造就故事(卷一)

若非這亦書

       有一個美國商人,到東方一個海島上去經商。他看見一個土人,坐著讀他本地的聖經。他就對這土人說:「這本書,在我們美國己經不是時尚的了。」這土人就回答說:「若這本書,在我們這堣]不時尚,你就早已在我的肚子堶惜F!」言時,以手指腹。頁的,神的話能重生人的生命。(倪柝聲)


你知道這個作者麼

       一個不信的人問一個女人說,為甚麼緣故,她這樣敬重她的聖經;她回答說:「因為我知道,也愛慕那作者。」 (譯)


一個爭辯

       有一個傳道人,傳揚一個忠心的信息,論到罪人的刑罰。有一個反對者,第二天來見他,說:「我相信你我之中,有個小小的爭辯。」傳道人說:「甚麼爭辯?」反對者說:「甚麼!你說罪人要永遠受禍,我不贊成。」

       傳道人就很冷靜的回答說:「若不過就是這個,則你我之中,並沒有可爭之處。你若讀到馬太福音第二十五章四十六節:「這些人要往永刑堨h;那些義人要往永生堨h。」你就知道,這個爭辯是在乎你與主耶穌基督之間,我勸你快到那堙A與祂解決。」「.…‥從天上在火焰中顯現,要報應那不認識神,和那不聽從我主耶穌福音的人。他們要受刑罰,就是永遠沉淪,離開主的面與袍權能的榮光。」(帖後一7-9) (譯)


母女

       有一個母親和她的女兒,在一個海濱佈道所堶情A被人引到基督那堙C過了一兩日後,這個少女說:「哦!我的母親!我們豈不甚喜樂麼?我不知道,是為甚麼緣故?」不久母親就解釋說:「喜樂:因為我們的名在天上」(路十20)。 (倪柝聲)


禱告還是讚美呢?


       有一個童子對他的同伴說:「約翰!你曾為你的得救事禱告否?」「芝美!不!我已經得救了。我現在因看我已得救了,我就要讚美神」(徒三8)。 (譯)

1925年11月《基督徒報》


駐馬站

       一個酒鬼悔改以後,又犯前者所犯的罪。當他站在教會眾人面前時,他真是很慚愧,很懊悔。牧師就說:這人的跌倒,在他看來,並不奇怪。因為一方面他雖然歡喜看見這人的悔改;但是,一方面他也是很擔憂的,因為他看見這人好幾次進城時,仍是停馬於從前叫他犯罪的酒店前。「要遠避世俗的虛談」(提後二16)。「各樣的惡事要禁戒不作。」(帖前五22)(譯)


主耶穌請進來

       一個小孩子因聽見人講啟示錄第三章二十節:「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便大受感動。一個主的工人,看他難過,就呼喊他的名字,對他說:「羅拔!人站在你門外叩門,你要他進來,你怎樣作?」他說:「我對他說:『請進來!』工人說:「那麼,你當對主耶穌說:『請進來!』他就照樣作,就得救了。(譯)


已經太好了

       一個屬世的婦人,反對一個敬虔母親養育子女的法子,說:「你的兒女們!他日終不能在世界上站一地位。」母親回答說:「不!他們已經裝備得太好,不要那個了!」「我……不能下去!」(尼六3)。你們應當在主堭虼|兒女。(譯)

趁著機會

       英國有一位出名的商人,名作「孫湯」,他是一個很富足的輪船商。一日有一位傳道人向他募捐(註:這本來不是好的)。他就寫一張十五金鎊(每金鎊約合洋10元)的銀行支票給他。那傳道人得此數目,真是歡喜。忽然他的僕人進來,拿一封信給他。孫先生是很仁慈的人,就請傳道人留一下,看他的信到底有沒有甚麼好信息報給他聽。開信以後,他就對傳道人說:「先生!請將那張支票還給我,讓我另換一張,因為我的船現在受了大虧,損失約在2萬金鎊之譜。你看這封信吧!」這位傳道人戰戰兢兢的接信一看,堶掩&]先生的船,已經完全覆沒,不特損失2萬鎊的現金而已。他沒法的,很憂愁的,將那15金鎊的支票,交還給孫先生!以為他既遭這樣的損失,自然不得不少捐一些。孫先生就另寫一張支票給他,他一看,那支票所寫的是50金鎊!他瞠目看孫先生!不知所謂,以為有誤!孫先生告訴他說:「我的父神!既然決定收回祂所借給我的家業;我就當趕快,趁著這家業還是是屬我的時候,奉獻給祂。」


獻子作工

       美國有一位寡婦,只生三個兒女。他們都到非洲去佈道,不久一一都死了。一日,一位傳道人遇見她,就問她說:「你將你的三個兒女,都獻給神,作救人靈魂的工夫,現在都死了;你憂悔不憂悔?」她回答說:「我很憂悔;因為我沒有第四個兒女,可以獻給神!」愛兒女比主更多的,不配作主的門徒。(倪柝聲)


得救之法


       有一人深被聖靈所感動,心中渴想得救。但不知得救之法。他就問他的一位朋友說:「我應當怎樣作才能得救?」他的朋友正非常忙碌辦事,就急回答他說:「從以賽亞書第五十三章六節的頭一個「都」字進去,從第二個「都」字出來,就得救了。」真的,他用信心接受這兩個「都」字的事實,就得救了。你得救了沒有?請用這個方法。(倪柝聲)


神回答禱告

       有一個小孩子,名叫「亨理」,他年紀雖少,但是他卻知道神。他告訴他的家人說,我們無論向神求甚麼,祂總是回答我們的,祂斷沒有不回答我們的事。他家堛漱j人不相信,以為神有時回答我們的禱告,有時卻不回答。一次,天下大雨,眾人就對亨理說:「神若回答你所有的禱告,你何不去求神,叫明天不下雨呢?」亨理說:「好的,我禱告去。」明天仍然大雨滂沱,眾人就問亨理說:「神回答你的禱告麼?你看!天仍下大雨!」亨理說:「神已經回答我了,祂說:『不!』」(倪柝聲)


基督身體

       一位屬靈的教士,告訴我他自己的一段經歷。他說,他從前是在某公會堶情A受派作某教會學校的教員。他因為愛主的緣故,就特別在學生中作工夫,拯救未信者,造就已信者,主大大祝福他的工作。大概就是因此,他的同工中,就有妒忌他的。

       後來,有一位竟在他所屬的公會年會時控告他以許多罪名。年會的委員並不宣佈原告的姓名,也不說出他被告的原因,只派數人告訴他說,公會現在不要他了,請他整理行裝回英國──革退!他聞知此事,如同半空霹靂,不知事從何來。他就要求那一班的委員說,他願意回國,不過他們應當告訴他,誰控告他,他被斥回國是因何罪。就是罪犯,也無不知罪案而上斷頭臺者。他們堅不肯告。後來,他就將這事在禱告中交給神。因為刺激之大,不禁在主前痛哭流涕;他自知並無過犯是叫他被斥革的。他自己思想:此後他的名譽、此後他的人格,將受人若何的鄙笑,就自以為若非令委員會以案情相告,爭個水落石出,不休。越想到他的將來,驕傲的心就越使他不肯幹休。

       但是他在禱告中,好像看見了主,主就教訓他說:你是屬我的;那誣告你的也是屬我的。我是頭,你們倆都是我的肢體。看我的手:拇指受傷,與中指受傷,在我(頭)看來,究有何別?都是叫我(頭)覺痛。是你受傷也好,是他受傷也好,總是叫我難過。你何必爭彼此呢?你何必要自己辯明,叫他蒙羞呢?你雖然脫離了誣枉,但我的痛苦豈不是一樣的麼?你何必自訴呢?我的孩子!要安靜!將你的將來都放在我的手中吧!他就回國了;受了人許多的誤會和輕看,以為他在中國犯了不可告人的大罪!今日他已又來福建作工約20年了,從前與他同工的,早已無一留在中國了!(倪柝聲)


我的天父是火車車長

       大約在十九世紀末葉的時候,戴德生(J. Hudson Taylor)在美國聖路易城的某會堂堨D領好幾次極美好的聚會;那時,那會堂的牧師,就是可愛的白路克博士(已故)。

       路城會畢以後,他快要往伊利諾州的一個小村去;因為他訂於某晚八點在彼主講。因此,他需趕搭早車(火車),不然,恐怕來不及了。

       白牧師平生對於一切聚會的訂約是最謹慎的,所以他就豫先吩咐了他的馬車夫早來等候。所訂的時間到了,車夫還未到。因為尚有很多時候,他們就很放心的在那媯扔菕C等了好久,白牧師放心不下,就到街上雇了一輛馬車,與戴德生乘去。路上恰巧碰看那輛車,他們就換車,並且吩咐車夫快快的趕。白牧師定睛在時計上,頂怕趕不上火車。但戴德生卻是很寬懷,且冷靜的說:「我的天父是火車車長,我是為祂作事。」一到火車站,火車開去久了!並且,若不是等到晚上,那堣@定沒有第二班的火車開往。白牧師不免十分抱歉,但戴德生又告訴他說:「我的天父是火車車長」。

       他們正出了售票處,忽然有個人跑到,對戴德生說:「哦!幾乎趕你不上了!我告訴你:神真用你使我得福呢?」那人一轉過身,就把一封信交給戴德生。信封堶惘s著75元的金票,且載有「自用」等字樣。戴德生就對白牧師說:「看哪!我的天父現在才把火車費給我呢。」白牧師愕然問說:「你還缺乏車費麼?怎麼不告訴我呢?」他回答說:「我已經告訴了我的天父。」又續下說:「一切錢款,若不是特別載明是我自用的,我未曾用過。」那時戴德生走近一個站在車旁的人,就問他說:「你知道這埵釦O條路可以到伊利諾的某村麼?」那人回答說:「這埵酗鶢息眴n開往伊利諾州的春田城;又有從芝加哥來的火車,要經過春田往那小村去。但芝加哥的火車必較伊利諾的火車前一點鐘到春田!」戴德生聽了,卻篤信的說:「今天伊利諾的火車必先到春田!」所以他就買張車票,上了車。他請白牧師放心,因為他的天父是車長。那天芝加哥的火車果然遲了一點鐘到春田。年半以來,這回遲到卻是頭一次的。戴德生就上了那車,好好的到了他的目的地,並沒有誤了開會的時刻;他就打電報與白牧師說:「我的天父是火車車長!」

       第二天,報紙上載有某火車遇險破裂的情形,哪知那火車就是昨天戴德生沒有趕上的!(倪柝聲)


奇異的改變

       巴頓先生初到新希不奈時,他是與食人的民族相處;這種人常食交戰時被擄的囚俘!巴君說:「雖然如此,但不及30年後,那從前食其仇人者,現在神的愛,並能以耶穌基督介紹給他們,且與他們同到主聖餐桌前,彼此頂親密的相交通。」(譯)


十字架的能力


       赴北美洲,在印第安人中佈道的楊先生說:「有個頂兇殘的酋長,因教士們的講道,就悔改而變成十分馴良;他仇恨神和仇恨人的心都被十字架的能力殺死了!」一天,楊君與之並騎出行,到一處舉目一望,忽見由峽中有一班印第安人跑來,酋長就對楊君說:「這一班的首領,就是我從前發誓所要殺的。我們各部落爭鬥經年,他尋找要殺我,我也尋找要殺他,但現在我不殺他了,他若要殺我,他能;但我總不殺他。」當那班人走近時,那首領橫眉怒目,好像馬上就要抽刀來刺這位酋長一般,但酋長即向前說:「朋友!我告訴你:我愛耶穌和神,我不願殺你,因為基督已救了我,所以我不要殺你。」(以愛殺死其仇恨的心)。這一句話使首領驚奇而安靜!他們就彼此談論,親切若知己;後來那位首領也就接受耶穌洗罪的寶血。(譯)


傳講十字架

       有一伯爵夫人一次在漢堡城的大戲園媞t說,當她講到教會時,她的聽眾就嗤聲騰沸;當她題到神時,他們就譏刺她;當她說及「基督徒」時,他們也冷嘲她,但當她引用經言:「神子耶穌基督的血,洗淨我們一切的罪,」並當她起首以耶穌在十字架的死告訴他們時,他們就靜靜的聽,在那夜的會中計有200多人悔改,十字架的大能,成就了這宗奇事!(譯)


無論何人

       本仁約翰(John Bunyan)[大概是他]說:「神若親手寫著說:『倘若本仁約翰肯回頭來,我定要救他』,恐怕我就不能相信這是指看我說的。我必無疑的自己思想說:『神所說的本仁約翰必不是我這個醉酒的本仁約翰阿!他若不是個生在幾百年前的本仁約翰,必是個幾百年後,將要生的本仁約翰;再不然,他必定是一個住在海外的本仁約翰了;無論如何,他總不是指我這個可憐不堪的罪人呢。』但神說:『無論何人』,我就知道這個不堪的本仁約翰也包在內了!」(譯)


那邊

       有個女士,一天看一本書,堶惇O說:若有一個人在倫敦為一個在2000里外的人代禱,結果在那邊必有事情發生;每次這一邊有人禱告,那邊必有變動;因為祈禱能更變萬事。這位女士有個未信主的兄弟遠在印度,當讀到這句時,她立時就想:「那麼,現在我若特別的為他禱告;那邊就也有變動麼?這本書所說的,果是實在的麼?」她覺得蒙主的引導,就起首為她的兄弟代禱,盼望他遲早要信服耶穌。一天過一天,她繼續祈禱下去;一次她很猶疑的對自己說:「在那邊真有變動麼?」但她心堳o回答說:「是的,那邊必有變動;然我頂喜歡我能知道!」後來當她寫信與她的兄弟時,她問說:「近來你有甚麼異常的事發生否?」她只題起這一句,並不告訴為他代禱的事。不久她兄弟回信說:「有一件異常的事情發生!兩月前,我的思想忽然被轉移而思念神;但我不知其所以然。因我並沒有讀甚麼聖書;也沒有聽甚麼人講道;也沒有與甚麼聚會;但我明明的知道我的思想是忽然被甚麼力吸引而轉向神!」他是生長在基督徒的家庭堙A所以他知道福音頂清楚,但現在他才信服耶穌;他又說:「我蒙主的引導,已將我的心獻給主耶穌基督了,現在,當我寫信與你,我已是個基督徒了。」這女士讀完了信,就計算這事發生的日期,那信說「兩月前」。她就知道那就是她起首特別代她兄弟祈禱的時候!「你們奉我的名,無論求甚麼,我必成就,叫父因兒子得榮耀。」(約十四13)(譯)


赦免

       某主人用皮鞭打他的奴僕,對他說:「現在耶穌能幫助你麼?」奴答說:「祂能叫我赦免你。」(布腓力)


環境

       一個賣聖書的人,到鄉村堨h傳道賣書,他對眾人說:「這本聖書有能力,能改變人的行為,不再受罪、不再犯罪。」一位詰難者就上前說,哪有此事?在罪惡充滿的世界中,誰能不犯罪呀?人能不受環境的支配麼?你曾看見甚麼不曾被環境改造呢?這賣書的人回答說:「魚在海水中,並不變為鹹魚!環境何怕呢?」(倪柝聲)


傳道人得救

       一個安立甘會未得救的牧師,穿了禮衣以後,忘記了他的講臺,因為他把講稿遺失了,他對聽眾說明瞭他的苦衷以後,就讀《公禱書》常日的課(詩八),他讀到第四節說:「人算甚麼,你竟顧念他」,就以之為題目。他的串珠聖經串到羅馬書第三章,他就讀那一章聖經,他的聲音與前大不相同。他讀到「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他們的喉嚨是敞開的墳墓;他們用舌頭弄詭詐;嘴脣埵陪k蛇的毒氣。」(羅三10、13)他就說:「這是神對人的評論,並不是我的,因為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人是這樣的。」他就看他聖經的串珠,又串回詩篇第八篇:「世人算甚麼,你竟眷顧他」;後來又串到約翰福音第三章十六節:「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他立時便明白、相信、得救,就在那媔М眴窗I(譯)


暗中結果

       美國波士頓有一個青年查經班,學者大概都是大學生,其中雜有一個鄉下少年。當先生叫他們讀約翰福音時,這鄉下少年翻到舊約堨h找,他不知道從哪娷蔑_;同班的學生都笑他的愚昧。這位先生卻有主的心靈,他親自到那鄉下少年作藝徒的地方,把手放在他肩上對他說:「你要作一個基督徒麼?」那少年說:「我要!」他就接受了主耶穌作他的救主。這個少年就是主所大用的慕迪(Dwight L. Moody),但是,這個先生始終不知道他所作的工夫有多大。(譯)


哪一條路離地獄最近


       一個愛說笑話的人,在汽車堶掖o樣問他信主的車夫,哪一條路離地獄最近?車夫說:「你開那個門跳下去,地獄就在面前了;但是,你應記著,你若信神,你就不會在那堙F因為在地獄堶惆S有一個信神的!」地獄堶掖ㄛO不信神的。雅各書第二章十九節說:「你信神只有一位,你信的不錯;鬼魔也信,卻是戰驚。」(倪柝聲)

心書

       一個目不識丁的人,誤將新舊約聖書的「聖」字,讀作「心」。聖書變成心書。大概古昔詩人的意思,也必定是這樣的,因為他在詩篇第一一九篇一一一節說:「我以你的法度為永遠的產業;因這是我心中所喜愛的。」(倪柝聲)


傳道人的心靈

       某禮拜一早晨,兩個傳道人在路上相遇,一個說:「我昨天晚上講說:『審判的日子要到了』的題目。」另一個就說:『我盼望你流淚著說這一句』。這個是真實的。使徒行傳第二十章十九節說:「服事主凡事謙卑,眼中流淚。」(倪柝聲)


祈禱之功

       慕迪(Dwight L. Moody)[偉大的傳道人]曾告訴我們一件很希奇的事,那事就是在他初次到倫敦所遇的。那時,倫敦人士認識他的很少,所以他沒有打算在彼講道;哪知他到倫敦不久,他就被請去在某會堂講道。在他自己看起來,那個聚會沒有甚麼趣味,不過是頂冷淡的,但他卻報告說,在晚上他又要在彼講道。那晚,當他一到會堂,他就覺其中的空氣大變,他卻不明其中的緣故。會末,他蒙主的引導,就請一切要得救者當眾站起,就有頂多頂多的人站立起來!翌日,他往都柏林去,不久,他接到一張由那會堂來的電報說:「大眾切盼先生來領復與會」。他一回來,即覺有奇異的復興臨到了,許多人都悔改信主!過了不久,他就知道這事奇妙的原因:一位殘廢的婦人,常常為那教會求復興。她祈禱了許多時,一天,她見報紙上說到在美國慕迪聚會的光景;她雖未曾聞過他,卻求神差他來自己的教會,復興信徒。有一禮拜日早上,她的姊妹由聚會回來,為她述說慕迪來倫敦並其在她會堂所傳的道理。她聽了,就用那天的全下午去祈求神,使那晚上有個奇妙能力的聚會。這就代我們解釋其中的緣由了!「耶和華的眼目看顧義人,祂的耳朵聽他們的呼求。」(詩三十四15)(譯)

1926年7月《基督徒報》


何處沒有基督徒

       一個少年人因為受不了他父母對於神的熱心,他當不起這樣屬靈的空氣,以為他的本鄉基督徒太多了;他討厭與他們生活在一起,厭聽他們的天話,就搭火車,擬往湖中躲避他們。當他上火車時,他看見對座有兩個老者在那堨普}聖經,談論屬靈的事。他不禁怒火中燒,以為這種人竟如是之多。到了一站,他就忿忿的下車去疏他的氣。他看見有幾個老婦在那婼芵隉A他過去聽。她們所說的也是主耶穌的事。該處有個湖,許多的人去遊湖。他就坐上一隻火輪,往湖的那邊。他在火輪中又遇見許多人談論天上的事──他們都是基督徒!原來這是一個基督徒學校的旅行團;這叫他急得了不得。後來他就上艙面,與船主談話;他就忿恨的問船主說:「我應當跑到哪堣~能不看見這些受詛定罪的基督徒呢?』這船主原來也不是好人,就很尖利的回答他說:「除非到地獄去」。這一句話深深的刺入這少年的心中,叫他自己在不久的時候,也變為一個基督徒。(倪柝聲)


臨終的禱告

       英國會督長亞保爾是一個最忠勤為主作工的人,終日勞碌不休;他臨終時禱告說:「主阿!求你赦免我忽略的罪!」(倪柝聲)


立有效果

       英國開西靈修會(Keswick Convention),是全世界最好的靈修會,其中專傳成聖、奉獻、得勝的大道,至今半世紀多了。來華過的慕爾(Bishop H.C.G.Moule),一次主領該會。當開會時,對眾人說,你家中若還有過期未還的債賬,你不要盼望在此得著神的祝福。翌日,該處郵局的匯票沒有剩下一張。(倪柝聲)


門閂在人這邊

       有一次,一個人在倫敦街上,碰著一個傳道人,就對他說:「我在巴黎的時候,聽見先生所講的道,我現今還記得。那時,我聽了,就悔改相信神。」傳道人問他,他從前所說的是甚麼。那個人說:「你所說的是:『門閂在我們這邊』。我以為神是殘忍的神,所以,我應當作些好事叫祂喜歡。那時,聽了,我有了新的覺悟,知道主耶穌等候我接受祂。若主耶穌沒有在我們的心堙A這是我們的錯。」約翰福音第五章四十節說:「然而你們不肯到我這堥荓o生命。」(倪柝聲)


你有聖經否

       在倫敦有一個老年的寡婦曾被人問說:「你有一本聖經沒有?」她回答說:「我有一本聖經沒有?若是沒有,我不知道應該怎樣作。這聖經是我少年時的指南,是我老年時的拐杖;它打傷了我,它醫治了我;它指示我是個罪人,它領我到我的救主那堙C我生時,它給我以安慰,我死時,它要賜我以希望。」「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都是有益的。」(提後三16)我看重祂「中的言語,過於所需用的飲食。」(伯二十三12)(忠信譯)


不要同負一軛

       有一個女信徒要想配與一個不信的人,就請司布真替他們證婚;並且固請說:她巴望到了時候領她的情人信主。

       這位大傳道家就用他素來的好見識對她說:「下次那少年人再見妳的時候,請妳站在桌子上,他站在地下;試看:是妳能殼提他上來呢,還是他能夠拉妳下去」「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負一輛……你們務要從他們中間出來,與他們分別,不要沾不潔淨的物,我就收納你們。」(林後六14-18)(忠信譯)


不是的話救人

       一個不信的老人,在病中受感,知道他是個沉淪的罪人。他常常請一個傳道人,對他講得救的道理;因為他怕死後要受審判。那個傳道人不願再去同他講道;因為他所知道的,都已經講完了。

       有一禮拜天下午,那老人的女兒等會完之後,請傳道人說:「先生!你必須再來一次;因為你若不同我去,我不能再見我父親的面。」那傳道人說:「我沒有新的話對你父親說了;但是,我可以將今天所講的講稿帶去,讀給他聽。」

      那老人臨死的時候,想到他的罪,不知道死後要到那堨h。傳道人說:「我的朋友哪!我現在來將我方饞所講的讀給你聽。我先讀這聖經節

       「祂(主耶穌)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因祂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祂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賽五十三5)

       那臨死的老人說:「請停止罷!我得著了!請不要再讀了!祂為我的罪孽受傷,祂替我受苦祂;因祂替我受死,我要得生。感謝神,因祂說不盡的恩賜。」「可見信道是從聽道來的,聽道是從基督的話來的。」(羅十17)「我說這些話,為要叫你們得救。」(約五34)(忠信譯)


罪是重的


       一個基督徒在禮拜堂講經,他說:「你們應當將你們的罪惡拋到海中去。」後來,他十歲的孩子對他說:「你說:『你們應當將你們的罪惡拋到海中去』。更好的,就是:你應當將『罪惡』比著重如石頭。若是不這樣,他們還要將罪惡比著輕如草木。那樣草木還會浮在水面;那就不對了。」(譯)


福音的能力

       一個婆羅門教的富婦,悔改歸主,就跑到教會堶情C她的親戚告訴她說:他們要給她行送葬的禮;但這個歸主的婦人立刻就說:「我知道!我對你們是死的;但我立意信基督,並且還要活在世間,告訴國人以基督的愛呢!」她的親戚朋友就離別她去。到了她要受洗禮的時候,一堆的人圍她在中間,但是她是沒有害羞或是恐懼,她就進前吟詩:「主耶穌阿!我今來背十字架,捨棄世界,來跟著你!」 照印度的風俗,人一信主,她的家人應當給她行送葬的禮,應當焚燒她的肖像,將留下的灰,葬在死人的中間,來表明她是死的。她的親夫親自焚她的像,便娶了別人。但是,世上沒有一件東西,會從十字架下奪她去的。在她的意思:福音是神救人的能力呢(羅一16;加二20)。(譯)

1926年11月《基督徒報》


個人佈道

       美國某傳道人,有一次述說他在蘇格蘭大牧師麥克尼的禮拜堂講道的時候,他問有甚麼人知道麥克尼的。但是他不能找出一個;因為多數的人已經死了,或是遷移別處去了。末了,他碰見一個人說,他曾聽見麥克尼講道過。那傳道人問他:「麥克尼曾講甚麼經節甚麼話?」他不能回答;就是麥克尼在臺上講道的形式、樣子,他簡直都不能記得;他說:「然而有一件事,我實在記得的:我作小孩的時候,有一天我正在路旁作工,麥克尼來了。他說:『查梅!我要看你犯病的姊姊去。我恐怕她快要死了!』然後,他就以手放在我的頭上,說:『查梅!我願你將你的心歸向主耶穌基督,我必須看見你現在就得救!』」那人就對傳道人大聲說:「麥克尼的本人和他的話,我雖然差不多完全忘記了,我卻好像還能覺得他的手按在我的頭上呢!」(倪柝聲)


嗎哪何以每天降(出十六21)


       某國有一王,因為他的兒子每年只在所定的日子去見他,以支取他所應得的糧食和金錢,所以他改換父子相見的時候,每日至少一次;因此父子天天能彼此相見、親近、交通了。我們的天父對於我們,就是祂的兒女,也是這樣的;所以我們應該每天到父的恩座前見祂而求說:「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太六11)(倪柝聲)


衛斯理的信心

       「當我們開頭傳道的時候,有許多的難處,我的弟兄!查理!常常說:『若主肯賜給我們以翅膀,我一定要飛去!』我常常回答說:『若主肯吩咐我飛去,我要靠主賜給我以翅膀呢!』」「你們不要怕!」(出十四13)(倪柝聲)


完全割斷

       一次,有一位傳道人名叫艾狄根,他遇見一位少年女子在一間問道的屋子堙C她的父親是不信三而一神之道的;她的母舅是基督徒;她的未婚夫是富有資財,而明顯的無神派。她住在她信主的母舅家,為了要得他的歡喜,她就去赴會。

       在那堨D的話第一次搖動她的疑惑根。每晚上她受感甚深,當拿撒勒主耶穌經過時,直到她不能再抵抗她知罪的心,她立時看明一切的意義,至終歸向了主。她的未婚夫的不信心既不搖動,她就與他離了婚約。但如今使她驚奇的就是她得不著平安;她已經捨了她的世界,為的去得著主;而主還沒有成為她的「至大賞賜」。

       她落在如此的黑暗中,以致那傳道人幾乎失劉沒有法子,只有禱告,末了一晚的聚會,所講的多注重完全奉獻的必須。後來在盤子堿搢ㄓ@個小的寶石戒子,當晚他又遇見她:她的臉與平時完全不同了。傳道人間說叮怎麼會這樣的呢?」她說:「艾狄根,你看見了那個戒子麼?那個戒子是我末了一個鏈環接連看那已過的事,是他在我們訂婚的日子給我的;我把他送我的貴重禮物一起還了他,但是我還請求他讓我留看這戒子。

       在你講完全奉獻的時候,忽然有一問題到我心堥荂G「妳能否將那戒子獻上?」當時我心中就有猛烈的交戰。到末了我靠看奇妙的力量,將那戒子從我手指上脫下來,放在盤子堙C我作完了這事,立刻波浪過去,十分平靜了。我已將一切全獻上,而神已收納我,祂的平安,充滿了我的心!」(安信譯)


真智慧

       有一個人嘲笑主的一位僕人說:「你傳道20年,不過領了一個人悔改。」道人說:「我領了一個人悔改麼?」「是的,有一個這樣的人,在你那堮洹麊滿C」神的僕人說:「這樣,我願意再過20年,再得著一個。」永世將見證他說的話是真有智慧!(倪柝聲)


開荒者

       56年前,柯克先生到了亞利桑納的派末印第安人中間,當時他身邊只有2塊錢,(並沒有甚麼公會在他後面輔助他),白日他教書,晚間傳福音。過了12年,得了1個人信主,過了19年,第一個禮拜堂成立。在1922年有了5個禮拜堂,有1382個信徒──其中已有6位,早5年前出外作工。在派末印第安族中基督徒佔有百分之22。(譯)


譏笑者

       就是有譏笑的人起來,主的再臨亦必仍舊來到。一次,在公共馬車上,有一人以譏笑聖經的話去動搖眾乘客;他說:「聖經中的豫言,都是在事實成就了以後寫的。」車中坐著一位傳道人,他以前沒有作過聲,不過現在那人說了那樣的話,他就說:「先生!讓我指明一句經文:『在末後的日子,必有好譏誚的人出來。』我一定要留這句話,給眾乘客自己去定奪,這句豫言是在事實前出來的呢?還是在事實過後呢?」(譯)


神性的基督


       個人與主親密,是敬拜主最好理由之一。有一位在新開墾地傳道的,被人考問說:「你怎能證實耶穌基督的神性呢?」他回答說:「甚麼?」他們又問他說:「你怎能證實耶穌基督的神性呢?」他等一會,後來忽然大聲說:「祂救了我!」這是一個完全壓服他們的回答,得勝的回答!「子也照樣隨自己的意思使人活著。」(約五21)若祂復活了我,祂(主耶穌)就是神永遠的子。這是我們永遠敬拜羔羊的最上獨一緣由。(譯)


勸世文及其腳蹤

       一個安靜的主日晚上,很晚的時候,有一人在露天的地方,對許多常到那堶撞D的人傳講主耶穌的事。他是一個平常誠懇的信徒,雖少得恩賜,卻多蒙神恩的。當他講到十字架的事,總有許多人受感流淚,也有人俯首自卑。他們末了唱一首讚美詩,他就在人叢中,散佈那最合宜的勸世文。

       一年過去,這人有時想到這樣的聚會,有結果沒有?到了秋天的某晚,他在對岸,就是離他上次佈道不遠的地方,遇見一個粗俗的人對他說:「先生,晚安!我想你不記得我啦!」 他仔細看了一看,很誠懇的回答說:「是的!我不能說我認識你。」「阿!我卻認識你。押請告訴我,在那堙A是怎樣認識我的?押你記得去年夏天,某主日晚上,在岸那邊的佈道麼?我就是那聽眾之一──我感謝神!我是內中的一個!你講到將來的審判,你常對我看,我想你必已知有一個罪人緊靠看你站若。在你未講完之前,我已十分受感。後來你又給我一張勸世文,我帶回去讀了一遍。這張勸世文也講到要來的審判。我的良心很自責。我再看那文,又告訴我主耶穌是神的恙羊,是除去罪孽的。阿!這是我所急需的阿!我向神呼求。接看幾個禮拜我不能成眠,也是十分憂愁。末後我看明,我與神相交,惟有藉看耶穌基督;因為在神人中間,只有一位中保。但我安息在祀堶 ,並信靠祂,我就知道,死亡再無害我的希望,審判也非我所怕的了。我只信靠主耶穌,且藉荅均A雖我的罪像珠紅,也變成白如雪了。」

       「朋友!現在你怎樣?曾再犯罪麼?」「阿!先生!我願我說沒有,但不能,因我真犯罪琍「你犯了罪又怎辦呢?」「我惟到神前認我的罪。」「你死後盼望到天堂去麼?」「是的。倚靠主,不是靠我自己;因為我是完全不配的,但主是完全義的。」「怎樣就是天堂呢?」「在那堙A我要見祐(主)的面,總不再犯罪;在那堙A從恩典的河堙A陽飲無窮的喜樂。」

       這是他沉靜的答覆。問的人停止了。所有的答語,已足證神的奇妙工作。他是得救,是已經棄暗投明了。在人方面說,這就是工作的效果。撒種的人哪!努力往前撒種「在各水邊」;因為神不但能,也要「加給我們果子。」(林前十五58) (慧芬譯)


彈琴的童子


       我正孤單憂悶的時候,覺得四圍事物都淒暗無聊,所以我的心是被壓下,忘了「要把你的重擔卸給耶和華,祂必撫養你」的教訓!在那沉靜寂寞憂悶的晚上,忽然有一童子,彈琴發出那和諧悅耳的音調來。我聽見了,就出去給他一些錢,看他的臉,是很靈巧的樣子;他那大而黑的一雙眼睛,向我看時,好像告訴我,他有極大的憂愁和需要。

       我自言自語的說,他是餓了,我就拿麵包和肉,放在盤子堙A並取了在桌上的一本小書,都給了他。我雖未曾說甚麼,他卻很注意我的。

       我坐在窗後看他喫的時候,我心埵A三的祈求神,用這本小書,使他得救!他快快的喫完了,就拿著小書,念了書名:《如何成一基督徒?》就小心的把它放在口袋堣F。

       好幾年後,因著戰爭和戰事所發生的許多憂傷悲慘的事,我就把這年輕彈琴的童子忘了。又過不多時,我到醫院去看許多就醫的傷兵,醫生正依次的看病人。那醫生安靜而且憂愁的站在一個受傷者的旁邊,握著他的手腕把脈;那脈息正漸漸的微弱。我站住,一看那病人,他是很年輕的,閉著眼睛,臉上現出死色。當時,牧師也來了,俯視將死的病人,急切的要知道他還有氣息否?立刻那少年睜眼問說:「是不是我要死了?」牧師現出憂愁的樣子,卻不回答他。病人說:「不要怕而不使我知道,我是豫備好了。」牧師說:「年輕的朋友!我不能說定!但你已認識罪人的救主麼?你愛主耶穌麼?」「是的,我正因是認識祂,所以我不是迷失的,這個我必在未去世以前告訴你。」「你有母親麼?我能幫助你作甚麼呢?」

       「先生!我有母親!卻不在世上,她已在天上,我快要與她在一起了!但我有一妹,可憐的孩子,她要成了孤單的人!我已把她交託主,主必不丟棄她。我願意把這些東西給她。」說著,就用力從枕下拉出一口袋來,內有幾枚金幣、一本聖經、一張像片,並有一被血污而破損的小書。他說:「這本小書,也使我母親得救。幾年前,我不過是一窮苦的彈琴者,我盡力養活我的病母與弱妹,她們是很愁苦的!有一慈善的女士,給我這本小書,我讀給我母親聽時,她是十分的喜樂!從沒有人給我們這個──就是告訴我們得救之法的。從來沒有人對我們講到寶貴的救主,為我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從此,我們每天為那位女士禱告,很盼望能再見她。」我走近一些,為要使我得聽見那將死的人每一個字,因我曉得他就是使我憂傷的心靈變為快樂的彈琴者。我現在不能自禁,就放聲大哭!這樣把那垂死的人驚醒了。他,我,對看著,他仍是認識我的──他雖希奇,卻不能動彈了!慢慢的說:「主阿!我感謝你!我知道你聽了我的禱告!」

       弟兄姊妹!基督徒阿!傳揚救人的信息,或早或遲,你必見所結的果子,並那說不出來的喜樂,是屬你的阿!買書送人的工作是最有結果的。(譯)


從死奡_活的拉撒路

       有一個傳道人讀約翰福音第十二章,他看見有許多人到伯大尼去,不是為了要看主耶穌,乃是要看主從死堜珒_活的拉撒路;但是拉撒路靠主耶穌很近,所以他們也就看見了主耶穌。因此,這傳道人和另外幾個人一同祈禱說:「主阿!你給我們一個拉撒路,就是一個死在罪堛漱H,眾人都知道他是兇惡的,對於他沒有盼望的。求主拯救這城中最惡的人。」

       神聽了他們的禱告。有一禮拜六的晚上,有一個人──從來沒有到過禮拜堂的人──來了。他是出名的兇惡,人都怕他;他作了許多兇暴的事。他第一天晚上聽道,尚未得救。但過了幾個禮拜,他得救了。他回到他作工的地方──掘石處──把一切的事何每一個人述說。平常最怕他的人,現在也敢用最利害的話來譏謂他他的手指。他的同伴就說:「可憐阿,我們來把它包起來。」他流淚的說:「不!我還有一個比這更大的傷,必需先治好它。」說了這話,他就跪下,緊握他的手(血正在流著),他求你赦免他的罪。當時他的心平安了,就站起來說:「好了,神已經赦免了我,現在來包指頭罷!」

       此後許多人因為要看這出死入生的人,要聽他的見證,都到禮拜堂來。甚至在他見證的前一個半鐘點,禮拜堂已滿了人;許多人站得老遠,還擠不進去!(安信譯)


路程完畢

       柯克先生於1926年9月5日在主耶穌媞峇F。這篇是他睡的前幾個月所寫的。

       昨晚,約九時,我的姪兒通知我(他是一大醫院內的醫生,我昨天曾到過那醫院,末次驗我病的真確),說我病的難處,就是割除,也很難行,這病實在太深了;再過幾個月,或一年,終局就要臨到我。這幾句話是他用我所喜愛的方法說的,他說得又正直,又表同情;凡我所問的,他都靈巧的答覆我。

       或有人以為我當時的感覺是最奇特了。按人看來我就要與死面對面,自然我曾多次想到我的終局,也曾試想,我到那時,不知如何了。現在我知道──次序單在我面前。我好多年希望我的年數能達到70;按我的理想,這數目我能據為己有的。但在我說70的時候,神若說,65;我是誰,能反對神呢?

       那一夜我平安的度過,也沒有憂慮煩躁。有時睡著,有時清醒;醒的時候,就有許多嚴肅的省察。其中有一件我滿意的,就是在我離世以後,我的事務並不加甚麼擔子於我所愛的人。還有使我歡喜的,就是我沒有爭論的事,要我的同伴去安排;我沒有不和睦的事要他們去修補。不必說甚麼謝罪的話;也不必求誰的赦免;我盡我所能的追想,也想不出我損害過誰,也不曾有甚麼害我。雖然如此,我盼望在我的朋友面前,請他們赦免我向他們所發的軟弱,就是自從受他們認識以來,這多年中所有的弱點。

       想到離別我所愛的人,未免有些為難,但我確知這分離,無論如何長久,仍是極短暫的;在這極短暫的分離以後,就有與他們永遠相交的喜樂;因此所有的難受消退了。

       我又想到,在我所愛的事工上,不能再作些,就有些憂愁,但這完全是神的事,我的憂愁也被驅除了。

       我何等願意我所最愛的幾個人,能因我的回家,被領進永生,這是我所渴望的,是我懇切祈禱的。我書和單張的安排,並我喪禮的簡單辦法,都可用來作為題醒人。

       但是超過一切的,就是那將要確實臨到我的奇妙;再過幾個月,或幾禮拜的等候,就要脫離我的痛苦,而到榮耀的基督面前!這些是我在床上所有的思想中的幾個思想,我反覆的思想這些──我就要到那新而奇妙的境界去!

       我在平靜的白天,寫我的新奇感想,有時我幾乎以為我是在記述別人的事呢。

       我的信仰在我幾十年所傳的一切中是穩固的。「神榮耀的福音」仍是超過人智的題目;我真滿了感謝,因我有這傳揚救恩的權利。這救恩是因基督贖罪寶血而有的;我傳揚了42年了。我對於主耶穌的再來,所有的盼望,沒有減少;雖然我或者不能在那些活著被接的人中有分,但無論如何,我將聽見呼叫的聲音,天使長的聲音,神的號吹響。我必有一永不朽壞的身體,跟著榮耀的救贖主永永遠遠。

       在等候的時日中,我要求主,使我沒有甚麼肉體的痛苦;這樣我臨終的時候有得勝與平安,可以向眾人作可信的見證,證明我所承認的真理是真實的──這是我向來所求的。

       我現在看清楚了,除非神行神蹟──我信祂有時行的──我的離世就快了;因為我的身體漸漸的更軟弱了;我的胃好像無力消化,無力支持;按我身體光景看來,我沒有幾天就要回家了(因為胃不能容飲食,必至飢餓而死)。

       我常有幾件回省的事:第一,我面向永遠時,對於我所寫的,或者我所教訓的,沒有一行字,也沒有一句話,我希望改的。

       還有一件使我歡喜的事,就是我就要去看見並經歷的事。去遇見主耶穌,將有如何的光景呢?主耶穌是怎麼樣的呢?祂要和我說甚麼呢?甚麼時候、甚麼地方去遇見我在地上所認識的聖徒呢?我的母親──她的樣子不知如何?天堂所有的:音樂、景象,是何等的活動!何等的美景!

       當神的計劃顯明,或進行時,我在榮耀的身體堙A與基督一同再到地上,在主派我的地方執政治理,以經過千太平年!

       我在這些喜樂的思想中自樂的時候,我覺得我是因多年切愛主的話而得賞賜。在主的話堙A這些事(就是以上所說的一切)在信徒的靈中,相信的心堙A是何等的真確!現在這些事與神一切的應許顯明支持的能力!神的話不是「想得巧妙的虛言」。各種態度皆指明我的終局:飲食減少;軟弱加多;疼痛未去。若神願意,有意,或無意,在此有好機會行神蹟。我願意祂這樣,但是我還未得絲毫確證。若神要我早日離世,我也歡喜。

       「我惟選擇神旨意,不過於此,不少於此,除此以外,別無選擇。」

       我試試效法一位臨死的基督徒的信心;當他朋友希奇,為甚麼神許祂的兒女受這種痛苦?他回答說:「我很知足,好像我知道了100個緣故;神的旨意是所有緣故的總結。」

       我不久就要看見那位奇妙的,就是啟示錄的約翰僕倒在祂腳前,像死了一樣。祂怎樣使約翰壯膽,也必照樣恩待我。祂是我最親密的朋友,我是祂的同伴,直到永遠。這一切都是因祂豐盛的恩典。(倪柝聲)


一篇未講出的講臺

       某大學的一位教授十分有名,大為人所羨慕的。有一天,他坐在書房堙C在他的書桌上,有許許多多的書,惟有一本獨一的書──聖經──沒有。他正在豫備最近主日的講臺,因他被請在學校的禮拜堂媮蕨D,他知道在那時必有許多人在那媗孕L。學校的校長、教授、以及學生數百名都必到堂的。本城的有名專家和商人也都要來聽他。這宏大的禮拜堂──著名於上好的音樂──上午的禮拜,是社會上人士常到的。既然如此,這位教授必得盡他所能的了,因他知道他自己的名聲很高。他同事中有幾個人從前也講過了,被人批評得厲害呢。他必定不要有他們所有的錯誤,他一定要說些新奇的話,適時的話。他是明明的求人的稱讚,不求從神來的稱讚。

       他把手蒙著頭坐在那堙A有時低聲的自言自語。到後來,他發聲說:「有了!」就拿過一張紙來,寫了幾個字在上面──「新思潮」。他說:「這就作我的題目──新思潮」。兩個禮拜以前,有一傳道人在那媮縑A人稱他為傾向著根本道的。他所講的,有些話被人譏誚;年輕的男女都稱他為「老古板!」現在這教授既然要講新思潮,他就找著機會去答覆那個傳道的所講的,他知道這是他聽眾所喜愛的。

       如今他起始要想略略寫出他所要講的。但是他必須一句經言──按看他們的規矩,至少總需一節聖經節作為禮拜日上午禮拜的根基。選一節甚麼呢?至終他選擇了使徒行傳第十七章十九節:「他們就把他帶到亞略巴古說,你所講的這新道,我們也可以知道麼?」他對自己說:「僥倖選得了這一句,我可以有一機會表顯我對於一些希臘歷史和文字所有的知識。」他就速速的寫了。等他記了些論亞略巴古和希臘哲學等,他就寫他講臺的第一段──「舊觀念!」他寫著說:「宗教上的事情,有舊觀念的,這舊觀念在近世科學研究的眼光中,不能支持了。我們祖宗所信的,都是太舊,不時新了。若從前的大神學家再回到我們這時代,他們也要丟棄他們的信仰,而附和我們的新思潮。」但是這舊觀念是甚麼呢?在此他有了機會去答覆那從前傳道人的話。他要想在這本確確實實無錯誤的書中找出可譏誚的信仰。他說:「這世上沒有無錯誤的事;『不錯』兩字就是『完全』的意思,這是不可能的事;世上不能有不錯誤的書,也不能有不錯誤的真理,或者不錯誤的人。基督也不是沒有錯誤的,祂也有作錯的。」又說:「耶穌為童貞女所生,這是科學解釋不通的信仰。又沒有史記上的證據,不過是無稽之談罷了。至於人從死奡_活,這件事是大文學家所反對的信仰;科學也不知道。明理的人都不疑惑耶穌的復活,不是人復活,乃是祂的行為、祂的人格、祂的指導、並祂的模範。舊思想說到人死後有天堂與一個『受刑罰的地方』(他把這句來代替『地獄』)。這信仰也是沒有理的。我們並不知道將來。死後或者有來生,但是總不至於像聖經所說的來生。我們不確知這個。」

       前面一些話是他寫的講臺第一段;現在他要寫他的第二段:「就是新觀念」。他說:「我們也像古時的雅典人仍舊尋求新的,我們現在正在尋求呢。」現在他寫到新進化的神學,他就寫得更快了。

       正在他寫的時候,忽然有兩隻小手抱著他的頸項──這是他的11歲的獨生女孩;她進入這書房,她的父親並沒留意。她說:「爸爸!飯已經備好了,母親已叫過你3次了;我們想你是睡著了呢。」他指著他的寫稿說:「不!我並沒有睡,我忙得了不得呢;你知道麼,你的爸爸在下禮拜天早晨要在大禮拜堂講道阿!」

       在他喫飯的時候,他完全講論他的講臺;又講他怎樣得了這個題目;又說他還要用整個下午與晚上寫成他的底稿。當時,他的女兒說:「爸爸!但是,你已經應許我,今天下午,要領我去走到那個小山頂的──這事現在怎樣呢?請爸爸帶我去!」他搖搖頭說:「我怕你還得等我到下一個禮拜,就是等我講過了我的講臺。這真可惜;但是,今天已經是禮拜三了,除了我教授以外,凡我所有的工夫,我都要用來豫備我的講臺。」他的女孩真是失望,幾乎要哭了;當時她的母親就安撫她,對她說,爸爸在下禮拜一一定領她上山頂,還要到山頂上的墳地堨h,還有那個老農夫的房子。

       那個下午,這教授忙著寫。直到半夜,他還把他的字句寫而再寫許多次;後來他說:「現在我能把這個排成了,明天、後天及禮拜六,我能用工夫去讀它了,讀而再讀。」說了這話,他就到那靠近他書房的一間──就是他的臥房堨h睡了。

       第二天早晨,他的妻子比平時早些來告訴他,說到他的女孩,昨天一夜沒有睡好,而且發熱;又說這恐怕又是膽汁病,她給她用了平時所用的藥。他就跑去看他的小孩,小孩就說:「爸爸!若你昨天帶我到那山頂去,到那墳地與農夫家,我今天早晨就不至於生病。」他親親她說:「下禮拜一我帶你去」。

       他又回到他的書房,忙著他的新思潮──講臺。他到學校去上課是在下午兩點鐘,所以他現在把他所有的工夫都用在講臺上。將近中午,他的妻又敲門進來說:「我實在不願意煩你,但是堪羅(女孩名)好像病得厲害。她的熱度是103;她一直說到跑上山頂的事;她不省人事了。」他就打電話通知醫生,請他立刻就來。飯後,醫生來了,說她病得厲害,熱度很高,喉嚨發脹。醫生傍晚再來。小孩在那時更不好了。就看定這小孩是患喉痧。晚上就給她進喉痧苗。這小孩的體質不好;熱度全夜未退,而她的父母在她床邊焦急非凡的看著她。父親(教授)──時常跑到他的書房婺鬫b他的桌子前
──在上面有他的講臺底稿;他暗暗的流淚說:「神阿!若你是聽禱告的,求你救我的小孩──我的獨生小孩──堪羅!」

       明天早晨,醫生一早來看她;一看,他就失望了,因為孩子更不好了;於是又請了另外幾個醫生來商議。小孩氣很急,又時說糊話:「爸爸!上山!」醫生臉上都顯嚴肅狀;他們定規在那堹d住幾點鐘。

       這教授又回到書房堙F他要禱告,然而不能禱告。過了一小時,有一位年老的醫生──他是基督徒──叩他書房門。這教授連忙起來說:「醫生!她怎樣?她受你的醫治麼?她會好麼?」那位老人不作聲的看看他,後來低下了頭。到末了,他說:「教授!你來看她好看的笑臉;她是更好──基督徒想這是更好……」話未完,就到了病人的房,小孩躺在那堙A眼睛閉著,白臉上帶著笑容。她死了。
  
       這憂愁的消息傳得很快。教授的學生中,有幾位是熱誠信主的,他們到晚上,都聚在教員書房窗戶下,用柔和的聲音唱著:


日光已沉願主在此停足 黑影越深請於敝舍住宿
我甚孤苦切望恩主耶穌 憐我無助欣然與我同居
人之一生有如一日將暮 樂如草歇榮華消散如霧
萬物更易實勢盡成空虛 主永無變求主與我同居


       他們不知道這教授是坐在書房堛漁鄐l旁。他的講稿丟在一邊;他一切的參考書都放在書架上。在他的手中握著一本聖經,他無意的翻到一處讀看(這時他的眼睛滿了淚):「你們心堣ㄜn憂愁;你們信神,也當信我。在我父的家堙A有許多住處;若是沒有,我就早已告訴你們了;我去原是為你們豫備地方去。我若去為你們豫備了地方,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堨h;我在那堙A叫你們也在那堙C」(約十四1-3)

       在這時他聽外面唱詩說:(這時他輕輕的在那堳s哭。)

我到臨終兩眼註定十架 其光引路脫離世間黑夜
天堂在目幽暗陰雲全無 或生或死求主與我同居

       他又翻他的聖經再讀:「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凡活著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你信這話麼?」(約十一25-26)。他發抖的聲音喊著說:「主阿!我信!」他的眼睛,立刻就開了。他看出新思潮的空虛;在他堶悸熔`處,他覺得那是沒有盼望、沒有安慰給他的。他從前所信的,都是於他無生命、無能力、無盼望,在他憂愁的時候,不能給他所需的。他跪下禱告──阿!這是何等的禱告!他承認他的錯,而將他自己投入赦免他的主的懷抱中。

       禮拜一早晨他們上山去。小孩所臥的棺材被白花蓋著;這棺材是教授中的4位抬的。傳道的讀聖經說:「我們現在照主的話告訴你們一件事;我們這活著還存留到主降臨的人,斷不能在那已經睡了的人之先;因為主必親自從天降臨,有呼叫的聲音,和天使長的聲音,又有神的號吹響;那在基督埵漱F的人必先復活。以後我們這活著還存留的人,必和他們一同被提到雲堙A在空中與主相遇;這樣,我們就要和主永遠同在。所以你們當用這些話彼此勸慰。」(帖前五15-18)

       棺材放到地堨H後,這父親就走出來──低著頭──站在大眾面前說:「朋友!我所愛的小孩已經去了。她是與替她死的主同在了,而我在這開著的墳墓前承認這位主是我的救主。主離開天上的榮耀到地上來為我們的罪死;祂埋葬了,第三天復活了;祂還要再來接我們到祂榮耀的自己面前。到那時我的小孩還要再抱在我的懷中。這個信仰,就是我在你們面前──學生與同事前──時常不承認的,如今卻是給我平安與盼望的惟一信仰。」(倪柝聲)

1927年4月《基督徒報》
這些信息在《倪刊藏珍》(1)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