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潔和公義

富爾頓小傳


      富爾頓(W.Y.Fullerton)在1857年3月8日,是生於北愛爾蘭京伯爾法斯特(Belfast)。在那堙A他的牧師在主日學校曾說:「人若要得救,只要接受神的恩賜,並且說一聲『多謝』而已。」

       在1870年7月20日,他蒙了聖靈的感動得重生了,以後,他就學習實業家的生活。再後,便渡海往倫敦去,在那堙A他與每禮拜日講道給五、六千人聽的一位有名牧師叫「司布真」(Charles H.Spurgeon)的有交通,並且加入了他所創辦的一所神學院。

       他畢業以後,就在1897年4月起,陪著一位善於吹號筒的佈道家,與他一同出外佈道,向那些地方去佈道,一共有15年之久,結果,就使許多的男女和孩子們歸向了主,並且得了救。他們對於孩子們佈道,是效法一個牧師所曾用過的方法。原來那牧師為要使他的四個兒子能明白信主的意義,就對他的兒子說:「你們中誰願意將自己的心交給主,就可以上前來與我親嘴。」他們就站了一會兒,起初,只有那最小的兒子上前來與父親嘴。後來,其餘的三個兒子也都照樣作了。當富爾頓就用了那個方法來表明信靠主耶穌得救,這是何等容易的事。他用了這方法,領了許多孩子們歸向基督。

       在1894年,在一個有信徒1000人的大教會,並請他去作牧師。

       在1907年至1908年之間,富爾頓曾和英國的衛幹事到過中國,調查傳道事奉的光景。他在中國居住的時候,有兩件事值得我們思念的:

       (一)他在山西平陽府看見有夫婦兩位,因在庚子年承認耶穌為主,曾被義和團在額上印上了十字架的符號。

       (二)在山東鄒平縣,有年輕的兄弟,因在公庭誣告,致下獄大受其苦。

       富爾頓到後的次日,全教會的人都磕頭,請富爾頓設法營救。富爾頓卻說:「我並沒有插嘴的權利。」但是眾人可以祈求主來幫助他。富爾頓也為這件事著急,以致晚上不能成眠。那時,他看見主的顯現,對他說:「我在監堙A你們來看我吧!」到了第二天晚上,官吏就將那人釋放了。

       在1912年,富爾頓辭去牧師之職,被任為英國浸信會幹事。當他辭職時。聽眾之中有100人或100人以上,因為受了主的感動,就加入教會。他擔任幹事以後,曾到過非洲的剛果河流域,察看佈道的光景。在1927年,他雖辭了職,但仍然擔任顧問性質的名譽幹事。他又任教會的代表,往加拿大去赴會,那邊的大學就授以博士學位。他也到過澳洲和南非洲去佈道和講道。他曾在英格蘭北方幫助那些基督徒如何過一個至高屬靈的生活;他在開西(Keswick’s)培靈大會中,也時常講道。除了一切講道的事以外,他更使用所著的書去幫助造就信徒。其中:有的書確實能幫助我們過著那種至高屬靈的生活。有的書是專門為報告佈道事奉的概況。有的書卻專為介紹那些敬虔傳道人的小傳。此外,他也寫了許多首屬靈的詩歌。

       於此,可見富爾頓是一位佈道者、是一位牧師、是教會的幹事、是一位大有能力聖經解經家,也是一位著作家,這真可說是多才多藝的了。無怪在去年7月 ,他被人邀請在開西,主領3000人所參加的聖餐聚會。他又在同年月初,被舉為英國教會的代表,赴德國去參加摩爾維亞(Moravian)教會所舉行的二百年週年記念之佈道大會。但不幸在同年8月17日,他就在睡覺之時,便與世長辭了。

       他已到了76歲,且已成就了偉大的事奉,所以據著者看來:我們似乎不必替他加上甚麼「可惜」的話,卻要為在他身上所顯明神的大能而感謝主。他既然到過中國服事,而且曾獻上了他的一位女兒在中國作佈道工作,所以我們若能為他在中國教會歷史中留下一個美好的腳縱,那是一件美好的證據。富爾頓雖然死了,但是藉著他所寫的信息,我們仍能領受他在主 面前給我們的教訓。

1932年12月17日 梅德立(F.Madeley)



聖潔和公義(Holiness And Righteousness)

第一篇 最高的生命

      「盜賊來,無非要偷竊、殺害、毀壞;我來了,是要叫羊(或作『人』)得生命,並且得的豐盛。」(約十10另譯)


宇宙的奧秘

       我們都可以比從前的人,是更能理解這個宇宙的奧秘了。因為我們所居住的地球,不過為宇宙的一小部分。那麼,就不難想到,我們在神面前的價值,是何等的渺小。

       有一位天文學家曾告訴我們說:「在空中旋轉著的星球中,地球是最小的一個。」他們告訴我們說:「若將百萬個地球放在太陽堶情A太陽尚能多容納得幾個。」又說:「若將百萬個太陽放在空中,再加上其他的星球,宇宙尚有許多的空間。」我說:「想起來:我們的地球實在算不得甚麼,而居住在其上的人,就更算不得甚麼。」但是,天文學家卻告訴我們說:「憑他們用望遠鏡或天文學細察的結果,就知道在行星之中,只有地球可以供人類生存於其上,其餘的行星,不是太熱,就是太冷。」

       是的,若真是照著他們所說的,這地球必是為成就一種特別的目的而造的,乃是要安置那些按照著神自己形像所造的男女,他們也必是祂所特別蒙愛和眷顧的。我們絕不能想:那創造我們的主,為甚麼不把祂自己向我們顯現。我們若查考萬國的歷史,就知道除了主耶穌以外,便永遠找不到一個人能將神自己表明出來。我所要揀選的題目,乃是主耶穌自己的話。祂也特別告訴我們,祂來到世上的緣故。祂說:「我來了,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


一、祂來了叫人得豐盛的生命

       第一,我所說的事,祂說:「凡在我先來的,都是虛假的,我來了,特別異於他們,是為著特別的目的,也是與他們全然相反。我來了是要賞賜生命,並且要賞賜更豐盛的生命。」你們在這婸E會的人,特別是那些年輕的人,就要把主耶穌是真實的主,永記在心。是的,我在前面說得很清楚,這是千真萬確的事。

       那虛假的人來了,無非是要使人貧窮;但我們的主耶穌來了,乃是為要使人得豐盛的生命。

       他們來了,為的是要殺害;但我們的主耶穌來了,卻是要使人活著。

       他們來了,無非要毀壞;主耶穌來了,卻是為建造,不是要剝奪我們的好處,也不是使人過著貧窮的生活。

       祂來了,並不帶著甚麼律法,也不規戒我們,作我們看為很合理,也是很正常的事。

       然而,祂來到世上,特為要賜福給我們一些新的東西,就是我們新生命。祂在聖經告訴我們:生命包括了復活,因為若缺少這新生活,我們這個人在神面前是死了的。那就是說:「我們是與神隔絕了。」但是。祂要使我們從死奡_活。「時候將到,現在就是了,死人要聽見神兒子的聲音;聽見的人就要活了。」(約五25)就是無論何處,凡聽見的人,就要活了。因此,這從死人復活的事,現在已經實現了。


二、重生

       你們也自然會想起在約翰福音,主說:這種的生命,就是「重生」,這也就是說:「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見神的國。」從前有一個主教,渡海自愛爾蘭往英格蘭去,若是天氣很好,走水路是很快樂的。因此,那主教就和他周圍的人聊天。

       到後來他就問一個人說:「先生!你生在那堜O?」那人回答說:「我住在都柏林,但又是查斯特人(Chester)。」那主教還未想透,便驚奇地說:「先生!你怎能生在兩個地方呢?」那人就說:「先生!你不明白這事麼?是的,我的肉身是生在都伯林,而我靈體是生在查斯特。當我擔任有佈道工作的時候,就常常這樣說:人若只有一次的生,必要有兩次的死;但人若有兩次生,那只有一次的死了。俗語有時是很有意思的。對這問題,俗語說:人若只有一次的生,必要有兩次的死。但人若有兩次的生,必永遠不死。基督說:『人若遵守我的道,就永遠不見死。』(約八51)」是的,凡看見主耶穌的,不但不見死,反而能得著榮耀。這樣看來:我們所得著的是新生命了。若基督分賜給我們的是祂的永生生命,那就是祂的恩典,是祂白白的賜予,而「不是在於人的好行為,免得有人自誇」(弗二8-9)。

       至於我們是怎樣的得著,就是這樣的。在主後1870年7月18日,羅馬教皇宣告自己是沒有錯誤的。在1870年7月19日,法國和德國宣戰。同年7月20日,我信靠神的真道,因而進入永遠的平安。


三、接受神的恩典

       至於所發生的三件事,第三件是最大的,那是前62年的事。那生命就成為我的了,因為我樂意去接受。我聽見過一個人說:「你若要得救,就不要作別的,只要白白的接受神的恩賜,並說一聲『我感謝你』。」那時,我就立刻接受了神的恩賜,不但在舌頭上說,並真的在心婸﹛G「神阿!我實在甘心樂意來接受你的恩賜。」

       從那時起,我就開始說:「我要感謝你!」並且繼續直到如今,我還是這樣說,至今我也沒有學會,怎樣可說得更好,可是我還要繼續學習。今日這個生命是屬我的,這並不是因為我配得著它,並不是因為我作了甚麼,或有了甚麼功德,乃是因為我實在甘心樂意地接受它。至於誰可蒙恩,誰可接受那恩賜,那是不難說的,因為沒有人算是太壞,或是太老、或太幼、或太窮。今天晚上我們在這個帳棚 的人,都是可以取這個恩賜。並且開始唱那永不止息的感恩詩歌,歌詞就是:「感謝神!因祂有說不盡的恩賜。」(林後九15)當基督來賞賜生命的時候,祂是來尋找那些認識到自己卑微、敗壞,渴望得著生命的人。

       我剛才說:「你們本是死在過犯罪惡之中。」(弗二1 )可是,在當時也有一種的生命。因為生命也有幾種的,我所見幾種美好的花草,真是使人喜愛。我們吃飯的時候,在我們的桌子上都可以看見有些花,這些花在我生平所見的花之中,可算為最美麗的。但這些花雖然暫時活著,卻是將近於枯乾,因為與牠的根隔絕了。我們知道花是有它的生命。今天晚上我來聚會的時候,有一條狗擋住了我的去路,不願意給我讓路。可見這條狗不是條好狗,因牠沒有眼力見兒(yanlijianr),但牠卻有生命,與花所有的生命不同。

       今天早晨來到這帳棚 (註:開西培靈大會在原初開始,是從帳棚聚會開始的)的時候,我又在路上看見了小男孩,他也是有生命的,可是他的生命與狗的生命不同,而狗的生命與花的生命也不同。這樣,聖徒的生命與其他人的生命也不同,因為他是更高的生命。基督來了,不是單要把我們已有的生命加以改良,而是要叫我們得著新生命,至高的生命和分別為聖的生命。在英本的舊譯本中,有個「更」字,中文譯本聖經也有,可是添上那「更」字,並不能使題目的本意更明顯。基督並沒有對我們說:「你們已有的生命,我要多給你們一些。」乃是「我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豐盛。」我所要給的,必是無限量的賜給你們。你們要得的更豐盛、要得的更充滿。那所有更完全的一種榮光,對於那一種的生命,似乎是一種奇事。

       在沒有生命的地方,花是被看為奇事;在沒有毛翼的花看來,蛾是一種奇事;在走獸看來:人在樹林中幽暗之處雙膝跪下禱告,是一件奇事;在宇宙看來:那創造一切的、無限的大能者,也是一件奇事。宇宙間有草木那種的生命,有生物的較高級的生命,有人類那種更高的生命。「信我的人,就有永遠的生命。」(約六47原文)那人「是已經出死入生了。」(約五24)那就是福音所宣告的信息。這並不是要你作甚麼,也不是要你成為甚麼,也不是要你遵守新發現的規則,也不是要你將你舊人改良,所要的乃是接受那新的生命。

       主來了,是特意要賜給你,並且不是繼續地賜給你,乃是賜給的更豐盛。在這堙A我們要問自己經得著了那種生命沒有。

       前幾十年約翰.霍普金(John Ruskin)說:「他所以為奇怪的,不是他們所受的苦難,乃是他們所失去的好處。」今天晚上我們若願意正視,願意認識耶穌就是神的兒子,是特為來到這個小小的世界,因為其中有可以得著祂賞賜的大恩賜。我敢說:在我們中間,沒有一個人不是樂意接受基督所賜的。「我不以人所受的苦難為奇怪;所以為奇怪的,就是他們所失去的好處。」弟兄姊妹們哪!你們不要失去這個屬靈的恩賜。


四、更美的生命

       在前幾年前,我在英格蘭中部,主領講道聚會的時候,是與教會的牧師同住,一天晚上,他的女兒要求父親准許她獨自去見他。我覺得很喜歡,因為她不要見我。可是她要得著幫助的時候,是去見父親的,不是要見陌生人的,這就可證明那為父的是何等好阿。

       他領他的女兒到了客廳,有過一番談話以後,他就把談話的結果告訴我。她是一個聰慧的女子,受過教育,是一個活潑好動的女子。她在交際場中更是出眾的人,滿有機智與詼諧,真是一個很特別的女子。她和父親到了客廳,沒有別人在他們的面前,她就把頭靠著父親的肩上,突然哭起來,並對父親說:「父親阿!我若是作了基督徒,那麼就不能再開玩笑了麼?」這樣的話,你們中間有人聽了,必以為是很可笑的。我已經說明她是一個怎樣的女子,她的生活是快樂的。她所怕的:作了基督徒以後,要成為一個死板的人,不得不把她快樂的生活放棄。但是,她的父親卻告訴她說:「基督徒絕不會把任何真正的福氣奪去。因為主不是甚麼盜賊,祂絕不把我們所有美好的東西奪去。祂能使人豐盛;祂絕不殺害,祂要使人活著,祂不是毀壞,乃是要建立。」結果,那女子信靠了基督,擔負了基督的服事,以後就成為一個更聰明和快樂的人。

       今天晚上,我要藉著我自己六十二年的經歷,來告訴諸位這一件事:就是基督能使人終身過著一個更美的生活。你們若能接受祂所賜給的生命,甚至連你們肉身的生活,也必成為更美的。在基督與那些最可尊敬的和上好的僕人中間,有些人久為病魔所纏擾,但是,我想在我們中間,若早有人接受了基督所賜的豐盛的生命,就不必這麼長久的作病人。我們相信作基督徒比沒有成為了基督徒的人,必更健康一些。他們所得著的救恩,能使他們脫離諸般的罪惡和因罪惡而產生的許多疾病。基督也要叫你們在靈性的生活成為更高的生活。

       倫敦最有名的牧師司布真(Charles H.Spurgron)說:「當他仰望救主而活著的時候,在他頭腦堜珩祪n的和摻雜的許多思想,就成為齊整而秩序的,如同擱在框架的各種物品之間有一定的間隔,無論甚麼的時候,要用都可以很容易的取出來。」我們中間若有人願意完全的接受基督所賜的生命,他們的行事為人,就不應當這樣的沒有智慧。我們要有更好的記憶力。同時,也應當知道甚麼是應當忘記的。我們若有基督所賜的生命,就應當忘記我們所不該想、不該作的事。同時,又應當記住我們所該想和該作的事。你們必更能鑑賞美的生活和美的世界。當你看蒼天藍色的時候,它必顯得更藍;看地上綠色植被的時候,它必顯得更綠。你對於音樂,也必有正確的鑑賞力,使你樂於聽聞。同樣,為工匠的,必更巧於手藝;為實業家的,必更能辦事。在家庭,必能過著更美的生活。基督能賜人以新生命,那種新生活能使肉身更豐盛、更廣大、更美好。祂來了,不是要盜竊,乃是要使我們富足,並且擴大我們的眼界。祂來了,乃是要賞賜給我們得勝的生活、豐富的生活、震動的生活,和唱歌的生活。祂所賜給的生活,不是貧窮的人所有的生活,乃是豐滿而有榮光的生活。祂所賜給那種生活叫作「永生」,這不是因為它永遠長存,乃是因為所有的本質和特點,使它不能不存到永遠。我們在世所有的生活,不過是為現在預備的,也是一種適合於肉身的生活。這個肉身的生活不能存到永遠。但是,基督所賜給的生活,必能常存到萬代,因為它所本有的特點是常存的,是毫無窮盡的。

       經上稱這種生活為「真正的生命」。現在我們所有的生命,似乎不是真實的,也像做夢一般。但是,主賜給的生命,卻是真正的、實在的。使徒書信上勸勉我們,叫我們持定那「真正的生命」。你們那些為母親的,就很容易明白這句話的意義。你們一見孩子或某些嬰孩,就能從孩子強弱的氣色上斷定說:「哪個孩子不能在這個世界上長久的活著。」但是,隔了一年,因見那孩子很壯健、很肥胖,你們就要說:「那個孩子已經把握了他以前所沒有握的生命。」試問:「我們有否把握著那真正的生命呢?」

       從前在英格蘭出過一個人,他是一個著名博物學家,又是一個著作家,他名叫「李察.傑夫立茲」(Richard Jeffreries),他寫了幾本關於自然界的著作,其中最好的一本書,名叫《心的歷史》。現在節錄其中的兩段:「在那 ,我獨自一人下到海邊。我是在海水的泡來到我的腳前之處站立著,用盡眼力,望著日光反映著的大海洋。在我背後,有大地所結的豐厚的果子,和山上已經發了黃的麥子。在腳底下,地是很堅固、很結實的。在天空,有大日照耀著。在眼前,有廣大的海洋。在波面上,有又大又涼的風吹來。地和海的生活,和太陽的熱氣,都充滿著我的肺部。我仰了臉朝著太陽,我開了口去接受風吹。雖有洶湧的海浪,我仍高聲禱告著。我內心的意志具有和洋海一樣的力量,我就發出聲音,對洋海的大能說:給我以豐富的生活,像海洋、太陽、大地、空氣那樣豐富的生活;也求你給我以豐滿的肉身生活,給我屬靈的生活,使所給的不但等於剛才提到的豐滿,並且還能比這更豐滿。關於靈性,使我剛強的,而能達到萬物所沒有達到的完全的地步。請把我心所正求的,那不可勝言的,在我堶措陵潮般漲落著的願望賜給我,使我能得著像海浪般前進的力量。」


五、生命的源頭

       他所祈求的,也就是你們所要祈求的。他以美麗的文字發表你們所要述說的理想。但是他的禱告卻沒有蒙應允,因為他是向那不是生命的源頭祈求的。以後,當他痛臥在床上,而生命危在旦夕的時候,他的妻子取了一本甚麼書呢?就是世界上最充滿美意的一本書「路加福音」,並且讀給他聽。他藉著那卷書,他的禱告就得蒙應允了,因為他已經得著了應允禱告的源頭,並得著了豐盛的生命。

       在他去世以前,他告訴他的妻子說:「我所以落後,就是因為過於重視自己的智力。」因此,我敢問各位:「攔阻你們前進的甚麼呢?是不是過於重視自己的智力呢?」今天晚上,我們都要相信基督是已經準備好,並且願意把最大的福分賜給我們,就是那永遠的生命、神聖的生命、滿有榮耀的生命,和得勝而唱凱歌的生命。請注意!祂這樣的賜與,是因祂已付了重大的代價。

       祂曾說:「我是捨去了自己的生命,為的要把祂取回來。」祂並不是輕易捨棄生命的。祂來到世界上,特意為我們經過說不盡的苦難。祂流寶血時,是何等的痛苦;祂所領受的,是何等的痛苦;祂所撇下的,是何等的榮耀;祂所成就的,是何等大的救贖。祂捨了祂的生命,而祂的父所以離棄祂,正是因為祂捨了祂的生命。父和子所盼望的,就是男女老少無學問的和有學問的,都能接受祂白白賜給人的生命。

       四年前,我在南非,到了山中很華美的一座城,名叫「比勒多利亞」(Pretoria),那城有為政府所蓋的大樓,價值百萬元,而蓋的時候,甚至連一個釘子也沒有用。此外,還有一件值得誇張的事,那就是能供給飲料的一個泉源了。聽說這泉源,每天能供給四百萬加倫的水。我想所發出的水比這堛瑭棜n多,但是,我不要言過其實。在抽出水來時,水量也是一樣的。我很盼望能看見這泉源,但是,有人告訴我說:這是不能的。

       有一天,女主人帶我進了泉源所在的大樓,那看守的婦女就准許我們進去參觀。她招呼一個非洲僕人,陪我們到泉源所在之處。他開了鎖,將兩扇活動的門推開,我們就進去,往下看那被日光照耀得珍珠般的和放著光的清水。這泉源天天發出百萬加倫的水,住宅堛漱H只要將房子堛滿u水塞」旋轉,水就源源不絕的流進來。水來到那地方,不是因為人在那堙A而是因為泉源早已在那堙C

       如果使你們在基督徒的生活中發見了好行為和救恩,這不是因為好行為叫他得救,乃是因為有那好行為為其效果。基督所賜豐盛的生命,就能夠使每個人和千萬人心滿意足,並且滿足直到永永遠遠。


第二篇 尋見永生的神

       「我們勞苦努力,正是為此;因我們的指望在乎永生的神;祂是萬人的救主,更是信徒的救主。」(提前四10)

       「勞苦努力」,這暗示著在運動會上,那忍耐到底而得獎賞的人(林前九24)。若把這一節聖經原文直譯:「我們為服事而努力,正是為此,因為我們信靠。」我們不是因為服事和努力,所以信靠;我們因為信靠永生的神(就是萬人的救主,為萬人施行救恩,並將其中的一些人拯救到底)。所以才去服事和努力。我要請求諸位注意!這四節經文,因為這四節經文能告訴我們:信靠永生的神怎樣能使我們脫離一切虛假的信靠:


一、離棄偶像歸向神

       (一)「因為他們自己已經顯明,我們是怎樣進到你們那堙A你們是怎樣歸向神,離棄偶像,要服事那又真又活的神。」(帖前一9原文)

       若說:「你們離棄偶像,歸向神。」這是句實話。但是,這和基督徒經歷的次序,就不相符合了。我們並不是因為先離棄偶像,才去歸向神的;乃是因為我們歸向了神,才離棄偶像的。在聽者之中,或者有人說:「你不必對我們說到離棄偶像的事。」至於是否應當這樣,我卻不能斷定。在我所認識的很敬虔的基督徒中間,也有些偏信吉物的人。也有人相信星宿和他們命運的好壞,是有關係的。有時,他們以為星宿太遙遠,無從捉摸,就去觀察手掌上的線紋。若不這樣行,他們就去查考杯中的茶葉多少。但是,我們若歸向了神,而離棄了偶像,我們就能將虛空的事除去。

       (二)「我們(即「保羅和巴拿巴」)傳福音給你們,是叫你們離棄這些虛妄,歸向那創造天、地、海和其中萬物的永生神。」(徒十四15)

       我們既將偶像離棄了,我們就能再進一步了。

       (三)「何況基督藉著永遠的靈,將自己無瑕無疵獻給神,祂的血豈不更能洗淨你們的心,除去你們死行,使你們事奉那永生神麼?」(來九14)

       在這個世界上,一面有「活行」,在另一面也有「死行」。「活行」是出於一個活潑的心;「死行」是那沒有活潑的心的所作的事。在我們中間,大概沒有多少能回想從前所用慣的一首復興教會的聖詩,它是這樣的:

「沒有事你能作,能夠使人得救,
許久時以前,主耶穌早已成就了。
你若沒有相信主耶穌聖名,
你一切所作的真是死行。」


       不論所作的是甚麼,都能成為死行。但如果它發在我們與主耶穌之間,以致攔阻我們不能信靠主耶穌的恩典,那真是致死的死行了。

       (四)「你要囑咐那些今世富足的人,不要自高,也不要倚靠無定的錢財;只要倚靠那厚賜百物給我們享受的神。」(提前六17)

       這樣,無論風從那一面吹來,只要我們信靠神,我們就能站立得穩。我們不要倚靠偶像、我們不要倚靠虛浮的人和虛空的敬拜、我們不要倚靠死行、我們不要倚靠無定的錢財,因為我們所仰望而倚靠的,只是神,就是永生的神。


二、永生神

       所以我憑著神的恩助,要對你們講解祂如何成為永生的神。神不是在遙遠的地方,而是離我們很近的一位神。祂對於人們的生活,不是一個無感覺的旁觀人。祂也不像在監獄堭擦i、失去視覺的參孫,雖然是在忙碌作苦工,自己卻一點也不知道末後要有甚麼結果。他是有的豐盛的憐憫和慈愛。在我看來:我們若去思想生活含有何種深意,那必定是於我們有益。試問生活上有甚麼附屬品呢?你們回答說:「凡是在有生命的地方,就必有感覺。」現在神既是永生的神,祂也必有感覺,祂能擔憂,也能歡樂。我們中間若有人多受患難、痛苦、試驗,和使我們失望的事,就要想起神是怎樣體諒我們,並彼此勸慰:「我們在一切苦難中,祂也與我們同受苦難。」無論有甚麼痛苦刺傷了我們的心,祂是與我們表同情的。沒有人能像神那樣向罪人多顯慈愛。

       如同經上說:「一個罪人悔改,在天上,也要這樣為他歡喜。」(路十五7)你們或者會說:「就是在天使面前,也要為他歡喜。」是的,可是,所含的意思還要比這更美,因為那有天使站在面前的一位神,也要為他歡喜呢?甚麼時候有罪人悔改信主,神的心就被這新的喜樂所激動。你們中間如果還有未曾回頭悔改的人。今天回頭歸向神,信靠耶穌,並讓那在天上的神拯救你們,那真是能使祂歡喜快樂。

       試再想!生活的附屬品是甚麼呢?你們說得好,凡有生活的地方,也一定有話語。雖然素常都是這樣的,可是全身若患強直症,也能產生一種感覺和沒有言語的生活。雖然是啞吧,他也能用種種手式來表示意見。神既是永生神,也能說話。聖經所以那樣的寶貴,就是因為它堶惘陳咿珨〞爾隉A它堶惕t有神的聲音。你們豈沒有聽見麼?當你們讀經的時候,豈不有時感覺神所吹的氣達到你們堶掩礡H豈不曾有經上的某節,被天上來的榮光照耀著麼?豈不曾聽見神藉著祂經上的話,直接和你說話麼?神既是永活的神,祂現在還能與人說話嗎?對於這樣的問題,你能怎樣來答覆呢?是的,如果神是永活的,祂必還能和人說話。祂是藉著祂的「道」說話的。當你們猶疑不定,不知道應當往那堨h的時候,你沒有聽見堶惘酗@個聲音對你說:「這是你要走的道路」。然而你沒有遵命去走那條道路。

       自從摩爾維亞(Moravian)教會差遣第一個代表出外佈道,至今滿了二百年,而那人所以要去,是因為聽從神的命令。新生鐸夫(Count Zinzendorf)乃是教會歷史上一個很可尊敬的人。一天,他正在燒些紙屑,看見有一片紙似乎不大好燒,他就把它拾起來,拿來一看,上面寫著這些話:「主阿!叫我們都藉著你身上的那些釘痕,得知道自己是蒙了召、被揀選。」他讀了以後,在堶探N大受感動。當時,在他所繼承的家產上,有他所請在那堜~住的一班避難的青年,他們都是向著神祈求,要知道他對於各人所有的旨意。所以新生鐸夫就把這些紙送去給他們看。

       當他們讀著的時候,他們也深受感動;因為這些是神直接對他們所說的話。他們都明白他們應當怎樣去作。他們不但要倚靠主耶穌,使自己蒙了救恩;還要背起祂的十字架,跟隨那身有釘痕的救主的腳縱。當場就有一位弟兄把自己奉獻給神,就要出去佈道。神對其中的一位弟兄所說的話,不是藉著那半燒的紙片,也不是藉著經上所說的話,乃是夜間直接的對他說:「你就是應當往多瑪斯(Thomas)去佈道的人。」這多瑪斯,就是虐待奴隸很厲害的西印度群島的一島。

       他既確信神已直接對他說了,以後有新生鐸夫為他抽籤,使他知道是不是一個應當去的人。結果,他們就抽出一張紙,上面寫的是:「准許這童子去,因為主與他同在。」這樣,他們就准許他出外佈道了。原來他所聽見的那個聲音,明明是神的聲音。我再舉一件事為例證:

       我所熟識的一個人,他的名字叫「馬克路.羅拔」(Robert McCall)他辭去勒斯特城(Leicester)牧師聖職,特與妻子同往巴黎,去看那堛漸景。他曾請聖書公會發些法文的勸世文,但是,沒有寄到。所以他一到倫敦,因不願意空手往巴黎去,就急忙上聖書公會去,拿些未曾到手的勸世文,再去趕火車。

       當他到車站的時候,汽笛已經響了,使他幾乎誤了車。到了巴黎,他就在各地方散佈那些勸世文。他不會說法國話,並且以後也不擅長法文,只是會說兩句法語:一句是「神愛你們」;一句是「我愛你們」。他心堭`常自問:我能作甚麼幫助他們呢?有一天,他站在十字路口,有群眾圍繞著他,忽然有一個會說英語的人從臨近的咖啡室跑出來,就對他說:「你是一個牧師,在這埵陷X千人已經把迷惑的宗教除去,誰人願意用真道來教訓我們,我們都是很樂於傾聽。」馬克路.羅拔就從那人所說的話 ,聽見了神的聲音。

       在往後的幾年當中,他雖再三在附近地方尋找那說話的人,卻始終沒有尋見。但是,神藉著了那人直接向他說話,使他離開本地,往巴黎去設立了「馬克路佈道會」。神對人說明祂的旨意的方法,乃是很多的。

       我曾到過中國的某個城。那時,有一個信徒被人誤告,以致收在監堙C他坐在獄中窗前,兩臂用繩綁起來,似乎沒有出獄的盼望。那天晚上,我在寄居的小屋 ,神忽然使我醒過來了,我聽見主耶穌的聲音很清楚對我說:「我在監堙A你們來看我。」(太二十五36)不用說,我們對於中國律法的執行,是沒有置插嘴的權利的。

       但是,到了次日上午,那城堛滷郱|的全體信徒,都來到教師們的住處,問我有沒有幫助他們的辦法。他們就磕頭求我想法子,使他們的兄弟得釋放。但是,我們不能有甚麼行動,只不過作懇切的禱告。當時我們就立刻禱告。而那天晚上,那人就釋放了。

       以後在青洲府(山東),我再看見那人。神能藉著一張紙、一個異夢,和直接對人說話的聲音,對你說話。但是最多用的,就是聖經上所記載的道。神是永生神,祂能對人說話。你切不可塞耳不聽,心媢x梗,偏行己路,使神無法顯明祂要你走的道路,和要你遵行的旨意。

       在你的生活之中,還有甚麼附屬品呢?你說還有該行的事。凡有生活的地方,就必有行動,就必有該行的事。要想到沒有行動的生活,是不可能的。

       卡萊爾(Thomas Carlyle)在意氣不平的時候,說:「神是天上的,但祂不作甚麼。」這樣的神,豈能成為你們的神呢?那被稱為智慧者,他對於神的認識是何等有限的。因為,當他在倫敦享盛名的時候,他那住在蘇格蘭的老母親,就寫信給他說:「唉!卡萊爾阿!不要因為你的學問,而忘記你的道。」可見,她比他更為聰明。神在天上,是不斷地行事。人們控告主耶穌不守安息日時,祂就這樣說:「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甚至連安息日和主日,無分晝夜,祂總是這樣說:「我父作事,我也作事。」而且我們也可以說:「聖靈也在作事,今天早上,祂仍是在這塈@事。」

       在美國釋放黑奴以前,為他們辯護的那些演說家中,有一位最能感動人心的,就是達格斯.腓特烈(Frederick Douglas)。他到各處勸勉黑奴要求當然的權利,使他們大大的感動和興奮。可是,他在某地演說時,竟喪失了銳氣,而他演說的結論也不恰當,他說:「凡事都不反對我們,然而白人卻反對我們,本國的法律不利於我們,時代的思潮不支持我們。在我看來:受壓制的可憐的奴隸的前途,真是沒有盼望。」說完了這些話,他就坐下。

       但是,那不是演說會的終結,一個身材短小的女僕,就站起來,發出尖銳的聲音說:「腓特烈阿!難道神是死了麼?」聽見了這句話,他就好像觸電似的起來說:「是的,這一點我卻忘記了。」神能幫助他們,使他們得勝。結果,他們就得勝了。神是永活的神,祂不是興起了一件事,留下不作,要你我去成全一切。祂是一個永活的神,是在不斷地作工。

       神是有感覺,能發言、能工作,此外,還有甚麼呢?自然應當回答,神是在救人。因為祂是神,祂是一個拯救者。祂並不是創造了我們,要我們至於死地。斷乎不是,「祂是萬人的救主。」不論是男的或女的,在世上沒有一個不是領受神恩典的人。第一,你生命是出於神的,祂是我們靈魂的父。你們得以進入世界,是因為有父母,更因為有神。祂叫得救的男女永遠的得救。祂說:「不要害怕,我是你那造物主、你的救贖主。我既創造了你,所以也是你的救贖主。」祂既為萬人的救主,所以萬人當有機會知道這位救主,都當有機會聽那福音的故事。神不是一位輕易發怒的、要毀滅人的神,祂乃是一位拯救人的神。

       當我回想我作孩子的時候,我以為神是在很遠的地方,而我卻在這堙C神用大聲發出祂的律法,並用火焰一般的眼光去查考,我是不是在遵守祂的律法。若不遵守,我就有禍了。我早想神在一邊,而我卻在另一邊。等到我學習而明白福音的真意時,我才知道神是來到我這邊。這就是主耶穌來到世上所有的意義。神說:「你與我聯合作成這件拯救的事。」可知必有這兩者,才能成就神的旨意。但是,終究全然在乎神,祂是那救世的主。

       你曾讀過《神在貧民窟中》這本書麼?若讀過了,必記得哈拿.加德倫(Catherine Hine)的故事。她是一個軟弱的婦女,要往中國去傳道,就去見醫生,醫生就說:「妳不能去。」我見有許多有盼望的想作宣教士的男女,被醫生認為不合格,不准出去傳道。我為了這件事,心堮伀`難受。我想保羅當初若是受了醫生的診斷,恐怕永遠沒有出去佈道的盼望了。但是他所作的事,卻比這個更美,因為帶著醫生,與自己一同出去。前面所提到的那婦女,因為要事奉神,以為達到目的最快的法子,就是加入救世軍。

       然而,當局派她到威爾斯(Wales)去,但在那邊,她的身體更衰弱起來。他們就派她在辦公室 服事。但是,她心堣ㄩ”活A因為她要對人佈道,特別是對中國人佈道。後來,知道在波佩拉(Poplar)──(倫敦的一部分),有中國人,她就在波佩拉賃屋,而搬到那邊去。她是為了基督的名,就到那堨h住的。她又另賃了間房子,請中國人到她那堨h。她不曉得中文。只拿些圖畫給他們看,並彼此交換意見和思想。她的人格和她所見證的道,竟帶領了一部分人順服基督。

       其中之一位必須回中國去,那人歸主的經歷,使哈拿很感趣味,她就把救世軍的一面小旗子送給他,叫他一同帶回去。那人回國到內地的本鄉,在那埵矰F些時候,過著很簡單的生活,對於外面的事,幾乎全然不知道。他回到他們中間,給他們說起他所認識的一位救主,和神所能為人施行的大能。其中已有幾個人信從了主,以後,他忽然得著信息,說是山賊來了,距離已很近,只不過三十里了。那堛澈H徒聽了這消息,就到他面前問他,所講的究竟是不是真的。他不知道怎樣回答,心媟Q到哈拿姊妹若處在這樣難境,是要怎樣行呢?她必要禱告神。所以他就禱告,神就直接對他說話,使他回到朋友中間,臉上帶著光榮,就說:「是的,我所講給他們的道是真的,而神必要救他們。」

       說話的時候,土匪相距不過二十五里了。再等了一會,聽說相距不過二十里了。而他們不論到那堻ㄛO殺人流血,他們最喜歡殺的是基督徒。他再想:這個時候哈拿姊妹要怎樣行呢?她或許要出去,甘受危難。所以他手堸黤菑p旗,挺身而出,要與土匪的頭目見面。那人就定睛看他,就說:「你從那堭o了那旗子呢?」他就告訴了他。那個土匪首領也曾到過波佩拉,但不曾受聖靈的感動。他雖然沒有感動,卻不曾率兵洗劫那村莊,他們就繞著走。於是莊堛漱H就得脫離危險而得拯救。試問:那堛漱H為甚麼得救呢?就是因為神是永活的神,此外,沒有別的答案了。

       我們的神是有感情的神,而我們也知道祂是對於我們很關心的。祂也能行事,誰能使所行的事像那全能者一樣呢?祂也施行拯救,使人們全然得救、立刻得救、永遠得救。當我們回到所熟知的住處時,我們仍要服事、仍要勞苦努力,我們雖是因信而得救,但是,我們仍要努力。我們務要努力,讓神因著我們所過的生活,得著稱讚和榮耀。我們要服事、我們要努力,因為我們有信心。因為我們所信的,就是與我們相近之永活的神,祂就是那位拯救者,那位有感情的、那位作事者和說話者,所以我們要更懇切的服事、努力。我們相信祂要顯示出祂的大能,因為祂時刻能與我們相交。但願我們都在那些信靠祂,而完全信從祂的人中間!


第三篇 勝罪的秘訣

      「但現今你們既從罪得釋放,作了神的奴僕,就有成聖的果子,那結局就是永生。」(羅六22)

       本篇題目所包含的共有四:

       (一) 罪──從罪堭o釋放

       (二) 服事──蒙召作神的僕人,這是完全自由的

       (三) 成聖──常結成聖的果子

       (四) 生活──一切的生活就是永生

       在這四天的聚會當中,前面的四點,乃是人人所應當經過的四個步驟。還有本篇題目 前後文 ,曾提出三種應付前面幾點的辦法:

       第一,乃是下一節所提到的「工價」,經上說:「罪的工價乃是死。」在第二十三節上有「恩賜」這兩個字,又在我們的題目上有「果子」這兩個字。「恩賜」是在「果子」和「工價」之間。


一、從罪 得釋放

       我們要從罪堭o釋放:之所以我們要從罪堭o釋放,是因為我們本來就是罪的奴僕,不要讓任何人來欺哄我們。我們獻上自己作奴僕,我們若順從誰,就要作誰的奴僕。原來罪是要付工價的,始終付出工資的,它往往是主人;而得工價的人,必須時常作工,為了糊口,就不得不作工。那些每星期六領工價的人,必須用上一星期的工錢來買食物。人們越多犯罪,也就越要犯罪,而犯罪的時間越久,就越發割捨不下。因此,最要緊的事,就是我們必須從罪堭o釋放。

       我們越熟思羅馬書第六章和第七章所講論的,有時以為兩章的教訓不同,其實,這堜狺嬰赤熙兢`,都是人為的,而我們所要交通的題材,已經充滿在第七章的了。

       我們怎樣可以從罪堭o釋放,論到這一點,有兩個隱喻、兩種方法、兩種描寫,或是兩種比喻,可以給我們作參考:一個是在羅馬書第六章,另一個是在羅馬書第七章,如果我們心媔隍A,所傳給我們的道理的模型,我們必得知道「罪在那媗膃h,恩典就更顯多了。」這也需要知道藉著恩典,我們得以脫離律法的轄制,使它沒有權柄定我們的罪。我所要說的,就是若罪已作了我的王,而我已被罪所捆綁。那麼,使罪得釋放,只有兩個方法:就是或者我死、或者罪死,試問:這兩者中間,我們要選擇那一種呢?

       羅馬書第六章,已經給我們清楚的講明。當基督死時,我們也死了。此後,我們算自己向罪是死的,向神是活的。基督何時死,我們也何時死,我們看自己是與基督同死的,我們真是在祂堶掩P祂同死。但是,這還沒有把我們的意思說完;因為一進入第七章,我們就會看見一個在丈夫制度之下的女人,在她的丈夫還活著的時候,她是受律法的約束的。在這堙A那寫書信的一位使徒,似乎把所用的隱喻反用過來,因為他不說她的丈夫是死了,反而要證明死了的是那女人。

       論到這一件事,我本沒有甚麼見解;後來,我讀了一位屬靈的聖經學者本格爾(Bengel),他的聖經註解,便始明白它的真意。現今的人,多以為他是一個嚴謹的人,可是在當時,他不但以屬靈的知識有名,同時,也以有聖善而有名的。某少年因為要知道他所過的生活是如何的神聖,就在某夜藏身在本格爾書室的幕後,要察看他靈修方法。本格爾坐到深夜,還在作他的聖工,到末後,他就抬頭向著神,仰面說:「主阿!還是那舊日的與你相交吧!」說吧,就入睡了。

       本格爾註解羅馬書是這樣說:「你本是一個嫁給『罪』的人,你必須先成為寡婦,然後才能與基督結婚。」請把這些話和經文中最要緊的一節「祂為了我們成為有罪的,」相提並論。我們卻認識祂死了時候,罪也死了,而我是罪人,所以也死了,這種講法是真的。現在我們的論點,就是:不是我死了,乃是罪死了,所以我對於那捆綁我的律法,也是死了。

       我從罪堭o釋放,因為我以為基督死了的時候,我自己也死了;我從罪堭o釋放,因為以為基督死了的時候,罪也死了。這樣,我就脫離了律法的綑綁。從兩面來看:這是實話,我不是在律法之下,而是在恩典之下:「這樣,怎樣說呢,我們可以仍在罪中,叫恩典顯多麼?斷乎不可!」我們怎能貼近那要叫我們死亡的事呢?因為罪已經死了,我們應當仍去犯罪麼?我要感謝神,因為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我們就得脫離了死亡;那是真正的脫離,也是真正的自由。

       「從罪堭o了釋放。」這一節經文一直就是開西(Keswick)聚會所特別重視的,和許多教會所忽略而不分明的一件事,就是人能立刻勝過罪。你們或許都記得奧古斯丁(Augustine)曾披戴主耶穌基督,不為肉體安排去放縱私慾的事,他說:「我將我那一切下賤的事立刻就除去,有甚麼東西可攔阻我呢?」結果,他在幼時,所遭遇的誘惑,就不再誘惑他了;因為他已從罪堭o了釋放。你或者要說:「人不能從罪堭o釋放;即使能夠,也非時常與罪惡爭戰而得勝不可。」

       是的,那樣的說法是不對的,你可以藉著一次偉大的信心,從罪堭o釋放。這並不是說,你在世上的時候,就能達到那不能犯罪的地步;然而你在這世上,可以達到一個「不必犯罪」或「能夠不犯罪」的地步,那就是說,和你原來的舊生命大不相同了。也不是說:你在無意之中遭遇的試探都能脫離。但是,你可以藉著信心得勝:「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


二、蒙召作神的僕人

       前面所說的,乃是第一步:「現今你們既從罪堭o了釋放。」這是真正的、實際的、確實的、自由的,不是一種幻想的,或是屬神學的理想。我們就用了所得的自由,特為擔當新的奴僕,就是「作了神的奴僕。」我們成了祂的用人、祂的奴僕。我們就得進入神的家了,就當照著祂所吩咐的去行。我們成了祂奴僕,就要穿上祂的全副軍裝,站著等候,只要祂以目示意,我們就去遵行祂的旨意,或到祂要我們所要去的地方。而神所使用的僕人,定是與祂親近的人。

       當你有服事的事需要作的時候,若有幾個可靠的人可以差派,你絕不會到各處去找可以打發的人,你必對那在你面前的一個可靠的人說:「你去作吧!」同理,若果你要被神使用,你就應當常在祂面前,時常與祂相交。當祂叫你的時候,就應當十分自然,一點也不勉強的去作事。正像保羅指著自己所說一樣,他說:「我屬誰的,我就要服事誰。」是的,我鄭重地宣告主的話說:「你們不能事奉神,又事奉瑪門。」的確,我們不能服事兩個主,我們也不可事奉瑪門,我們只可以事奉一位主,那就是神自己了。

       現代人多說到為人類盡力,和服務社會的事。但是,那樣的服務,常會像煙雲一樣的消散了。原來我們雖要服事人,卻不是屬世界的僕人,乃是屬神的僕人。我們若能忠心服事神,神就必引導我們。當英國女皇以利沙伯對培根(Francis Bacon)有所懷疑的時候,培根就寫了一封信給女皇說:「我是屬妳的,過於屬別人的!」這個意思就是說,他比別人更忠誠;他想:自己為忠誠的僕人,也比別人更切實。我們若自稱是神的僕人,也要顯出我們的忠心來。


三、成聖的果子

       然而第三步就是「成聖的果子。」「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來十三14)在新約的書信 ,那婺早寫成的,就是「哥林多前書」,這卷書信曾兩次勸勉我們「要成為聖潔」。在希伯來書第十二章,也曾兩次提到「成為聖潔」的事,其中有兩句最要緊的話:「要追求聖潔。」在哥林多後書第七章一節 所記的屬靈的追求目標:「當潔淨自己......敬畏神,得以成聖。」

       今天晚上,我們要把「成聖」看作當然的權利,並且還要祈求,我們不要害怕所祈求的,是過於我們所應當祈求的。我們是來到一位全豐的君王面前,我們不怕向那好施恩的君王祈求得太過分。「我們求的是成聖的果子。」然而使我們成聖的,不是我們的服事,乃是我們堶扈u正的屬靈生活。那種生活既是永存的,我們就不能不結果子。那是像香橙樹一樣,是時常在結果的,它先開花而後結出未熟的綠色的果子和成熟的果子。在香橙樹上常有甚麼花朵或甚麼果子,我們成聖的果子,也是這樣。但,這種聖潔,不是我們因服事而得的獎賞,也不是我們服事的效果,也不是我們服事的工價,乃是愛心的收獲和效果。

       你或者會說:「我不能對它有所懷疑。」又說:「我從前已在教會中得著了。」但是,你永遠不能達到終點。你現在靠主的恩典,儘管可以用手去拿,然而你還是一個窮苦的罪人,算不得甚麼,一切的榮耀都應歸給神。


四、成聖的生活就是永生

       「就有那成聖的果子,那結局就是永生。」那不但是結局,也是神對於我們所有的旨意。那稱為「永生」的生活,不但能常存,更有它的特質和本性,它是一種永存的生活,到了終局,它是在那埵]為當初它也在那堙C

       屬天的道路,是在地上起始的。若不是在這堶熙~,你就不能達到天上。如果你要知道甚麼是「永生」,那麼,約翰壹書第一章二節,就會告訴你說:「這生命已經顯現出來,我們也看見過,現在又作見證,將原來與父同在,且顯現與我們那永遠的生命傳給你們。」主耶穌自己,就是那永遠的生命:「基督是我們的生命,祂顯現的時候,你們也要與祂一同顯現榮耀堙C」(西三4)

       從前有一位先生來開西聚會。他姓「賈符聶」,名叫「鄧保」(Canon Temple Gairdner)。他以後在埃及的京都開羅城成為一位有名望的宣教士。他在牛津作大學生時,已經是「出死入生」了;但是,他最後的決志,卻是在開西的聖約翰教堂堙C

       當他信靠基督時,就在牛津的宿舍媔K上了一句格言:「看哪!我使萬事更新了!」他又在所寫的信上說:「似乎在那一天,全本聖經中的那句話,使我最覺適合,因為我住在美好的、可愛的世界上,我心堛熙蒏恣A正像新婦與新郎同在所有的喜悅一樣,因為強烈的感覺基督與我同在。我幾乎要寫我感覺在基督的堶惜F。當時真覺得是那樣,而我也感覺祂的憐憫,真是奇妙偉大的愛。在當時,我就避免與人會面,因為我是忍受不住,我也夜深不睡,為的是與我所不見的那位愛人一直在交通中。當我到了開西去的時候,不是我一個人獨自去的。」

       我不知道你們各人離開這堨H後,要往那堨h,但我盼望在我們中間,沒有一個人是獨自回去的。


第四篇 聖潔和公義

       「叫我們既從仇敵手中被救出來,就可以終身在祂面前,坦然無懼的用聖潔、公義事奉祂。」(路一74-75)

       我們都是靠著讀聖經得以熟識這兩節經文,我們也知道這些是撒迦利亞的話,而出自主基督將臨世時,他所唱的一首聖歌。當時的全世界,好像都在發聲歌唱,表示非常愉快的光景。此外,還繼續唱著好幾首聖歌。可見在我們的主親臨世上賜福的時候,常常是這樣的。


撒迦利亞所學習的功課

       當我主第一次降臨的時候,人人都是唱著歌,先有馬利亞唱的「我心尊主為大……。」又有撒迦利亞唱的「以色列的神,是應當稱頌的……。」又有西面宣告的「如今可以照你的話,釋放僕人安然去世。」又有天使唱的「在至高之處榮耀歸於神……。」撒迦利亞、以利沙伯、馬利亞、西面和天使都是這樣的唱著,那是很可以注意的一件。現在我們藉著所唱的歌,就能曉得神的大愛,並能進到基督的面前。

       當撒迦利亞在主殿堥ぅ^神的時候,有天使對他說話,他因為不信所說的話,就成了啞吧。現在也是這樣:有許多人因為不信,就成了啞吧;有許多人因為不信,就沒有可作的見證。撒迦利亞等候了幾個月,等到他能再開口的時候,他的言語就和從前大大的不同。而本篇信息的題目,便是他所說的話語的一部分。他的出世雖在基督以前,他卻應當學習基督為祂的百姓所傳神的福音。現在我要提到他所學的六個功課:

       (1)他已學習這個的功課,「我們是事奉主」。我們曾那樣的學習麼?我們能不能說:「主阿!你是我所服事的,不要將我免職,卻要訓練我,使我能按你的旨意去行,因為我在這麼寬廣的範圍之中,也有能盡的職分。除了准許我繼續事奉你以外,我並不要求甚麼獎賞。」

       (2)撒迦利亞所要學習的第二個功課,就是:他應當事奉神,因為他已得救了。他所以能得救,不是因為他已事奉神。你能增高你學道的程度達到這個地步麼?你不能因為作了神所喜悅的甚麼事,就盼望得救。這是因為你得了救,才能得神的喜悅;你不要把次序顛倒。

       (3)撒迦利亞知道了神拯救人是全然拯救的,我們是被救拔脫離了一切仇敵之手。試問我們已達到了這個地步嗎?我們應當知道神不是從少數仇敵的手堿@救人,祂是從一切仇敵的手中拯救人。

       (4)他知道我們應當坦然無懼的事奉神,我們應當感覺我們不是在一位無情的督工的手下工作的;我們所事奉的,乃是一位滿心是愛,並且在我主耶穌基督埵足飢畯怐漱鰳哄C

       (5)他知道了我們是一生一世事奉神。在服事基督的時候,我們甚至連一日也不休息,也沒有假日,因為我們自己也不要休息。
我不要對前面的五點特別的注意,我要各位注意的第六個功課,就是我們應當「終身用聖潔、公義事奉祂。」請注意「用聖潔、公義」這一句話。


一、聖潔和公義的特點

       「聖潔和公義」,是兩種相異的特點:「聖潔和公義」,卻不是相同的,乃是兩種分開的德行。它不是一種德行的兩個名詞,乃是兩種德行的兩個名詞。英國有一句格言:「如果你要注意一種思想,你就會用兩個相同的字去形容它。」在英國《禱告書》的第一頁上,就是用這種說法,如同「承認和認罪」,這不是指著兩件不同的東西,乃是形容一件東西時所用的兩個字,其餘的例子,就可以照此類推了。

       當我們論到「聖潔和公義」時,我們並不是用兩個字來形容一件東西,乃是用兩個字形容兩件東西。我們若以為它們是一件東西,那就想錯了,它們雖然是聯貫的,卻是不同的。原來「聖潔」是指著一種性質,「公義」是指著一種傾向;「聖潔」是指著一種空氣,「公義」是指著一種態度;「聖潔」是指堶悸漸景,「公義」是指著外面的行動;「聖潔」是指著性格,「公義」是指著行為;「聖潔」是指著和神有關的,「公義」是和人有關的。


聖潔

       「聖潔」這是世人所嘲笑的一個名詞,也是敬虔人所竭力追求的,更是那些要盡量得神的恩賜的人所熱切盼望的。但是,許多的人,卻把它忽略了,因為它是遠離實際的事。

       一天,有一位大有地位的基督徒偶爾對我說:「我不信聖潔的事。」我聽見了這話,就用了我所以為是合宜的態度來回答他說:「但是,神卻以甚麼為聖潔。」經上豈不是說:「要追求聖潔,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當主把被救贖者領回家(就是「錫安山」)時,他們要經過那稱為至聖的路,就是污穢人所不能通過的道路。那些本是不潔的,現在卻已成為聖潔的男女,也在這條道路上行走。

       諸位!請不要看錯,聖潔不是良善,嚴格的地來說:「除了神以外,就再沒有良善的了。」這就是說:在我們中間,是沒有甚麼人是不受試探的,不論你作基督徒多少年,你總得要跳出試探的範圍,然而俗語說:「許多馬是走到了山麓,才失足的。」

       聖潔不是無罪,一個罪人是永遠不能無罪的;你懷疑這句話麼?請你想一想:你是一個罪人;你雖然是一個蒙恩得救的罪人,卻仍然是一個罪人。雖然這樣,但是,天上所唱的詩歌卻會這樣說:「藉著基督的寶血,你的罪洗去了。」但是,那些罪還是記在你的記錄上。你若回顧自己是怎樣從罪堻Q救出來,那也是你一分的榮耀。如果你說你沒有犯過罪,那便是自欺了。有時你只能欺哄那些愚拙的人,卻不能欺哄其他的人,因為他們知道你在胡說。

       「聖潔」不是無罪,因為只有一位良善的,就是神自己;只有一個人是無罪的,就是主耶穌。此外,只有一個人是暫時無罪的,那就是亞當了,成為無罪,並不是「成聖」的意思。閉上了眼睛,就不知道世界的罪惡,這並不是聖潔。原來使你所親愛者不知道有邪惡,也不是使他們成為聖潔。

       知道何為善、何為惡,這並能揀選良善,那就是聖潔了。「聖潔」是指著天性堶惆S有劃分之事(就是有幾分傾向這一面,另有幾分傾向那一面),使這兩部分都合而為一。在英文的「全」(Whole)字,乃是「聖」(Holy)字的語根。我若成為一個圓滿無缺的人,並把自己全然獻給神,那就是新生活的開始了。我的心意若全然奪回,都順服基督的律法,這樣,堶悸屁啋漕ぐN要止息了。這樣看來:聖潔就是完全無缺了。


公義

       論到「公義」,而在經上還有相當的解說,在路加福音第一章六節 ,曾論到撒迦利亞和以利沙伯說:「他們二人,在神面前都是義人,遵行主的一切誡命、禮儀,沒有可指摘的!」那就是公義。你們若遵守誡命,照著這樣去作,就沒有可指摘的地方,那就是遵行神所吩咐的,那就是公義,也是至高的美德。我們的主,祂自己就是公義的。因此,祂就捨己:「就是義的代替不義的,為要引我們進到神面前。」──這樣,神就是公義的神了。但是,單有公義,未免是一種嚴厲的屬性了,人能成為公義的,卻沒有情,他能成為公義的,或能尋求公義,卻沒有愛。

       你若遵行誡命,並嚴謹的守律法的儀文,卻不能對於鄰人盡所當盡的本分。一個嚴厲的公正的人,幾乎可以說是沒有公正的,你雖能遵守律法的儀文,卻失去更美的東西。但是,公義就是一種極大的德行,是人們所需要的,如果我們可以用一個「全」來代替「聖潔」,那麼,能代替「公義」的便是「直」字了。

       我們應當又全備、又正直,「全」就是指著一個智、情、意相合的人,用全力注於一點,並把自己全然奉獻給主。「直」就是指著一點也「不紐結」、一點也「不彎曲」的意思。我們若要稱呼主名的人,就必離開諸般的不義、諸般不平衡的事,或任何不正直的事。基督為我們捨己,為的要救贖我們脫離一切的不義、一切彎曲的事。祂「又潔淨我們特作自己的子民,並熱心為善。」請注意:在這 所說的是「特作自己的子民,」不是說:「作奇異的子民」。你們若是屬基督的,就必須剛強起來,而不怕獨立,就如同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但,也不使自己和人們兩樣,你們應當只求全備和正直罷了。

       現在我們已決定了「聖潔」和「公義」,乃是兩樣的德行,不是相同的;但,都是需要的,這是第一點所應當注意的事。


二、個人成為公義的,是可能的

       第二點所應當注意的事,就是一個人,或許是公義的,同時,卻不一定是聖潔的。這話,你們或許同意;為甚麼呢?你們或許會認識世界上某些人,就是有更高理想的人,擁有基督教所有的副產物,卻沒有正式承認基督作為他們的主。他們常享受基督教文化的利益,並浸潤在基督教的空氣之中,卻不知道自己所享受的利益有多少是有賴於基督。不但不知道,反而要加以譏笑。他們說:「不用注重宗教,也不用注重神;我們的信條就是要行義,不要怕。」這好比是說:「不用留意呼吸的事,只管站立。」是的,你若不呼吸,只能站立片刻,卻不能站立得長久;你或許是公義的,卻不是聖潔的。

       有些人說:他們比一些加入教會的人好得多了,所以他們不願意加入教會,也不願意與基督徒來往,所可惜的,就是他們所說的倒是實情。現今的世界上,有些人的道德和正直的行為,真是要比那些蒙神的恩典的人,和一般自以為是良善的人,要好得多。但,這並不是事情的結局,如果這班人不是那樣的好批評,他們的人格必要更好一些。如果他們有聖潔,與他們聯合,他們的公義就能達到更高的地步了。

       還有一班人,他們雖然有些微的聖潔,但是,他們所注重的卻是公義。他們雖是公義的,卻缺乏聖潔,他們雖已重生,雖已靠著聖靈而入門。但是,他們卻想要靠著肉體使他們自己成為完備的。你們也許很明白這一點,因為以前你們也是這樣的品行;幸而到了今日,你們是不再靠肉體了,因為你們藉著神的恩典,生命已被提升了。我確信凡接受基督所賞賜的生命的人,有時也會發生錯誤的思想,那就是要想靠著自己剛強的人格和意志,使他們自己成為完全的,你們若有堅定的意志,那是應當感謝神的。但是,你若以為藉著自己所有的,就能達到完全的地步,那是錯誤的。你們必須藉著基督而入了門,也須藉著基督前進。

       但是,我所提及的人,他們心思所專注的事,不是靠聖靈的能力而活,乃是要遵守神的誡命。他們把自己放在律法之下,使他們無端在何時何地都受捆綁。他們所以遵守誡命,不是因為他們願意這樣作,乃是因為他們以為遵守誡命是理所當然的。他們早晚只想到公義,他們要使行為正直、要照著自己的律法觀念去行,一點也不想到所行是何等的不容易,因為沒有神的愛澆灌在他們的心 。總而言之:一個人成為公義,是可能的;成為聖潔,就沒有這樣容易了。


三、個人成為聖潔,也是可能的

       如果我說:成為聖潔是可能的;成為公義也是不很可能的;那就要引起若干的疑問了。初聽之下,你們或許不信這話;但,這是實在的光景,而是為我們所應當記住這一點。有些人還沒有想到基督的生活可以分成兩面,他們雖與真正的聖潔有過接觸,對於真正的公義,卻毫無親密的接觸。他們所注意的,只是經歷,不是實行。他們所注意的,只是省察,不是去察看神的律法和基督向他們所要求的。

       我們已說過:以實用為主的人,是用心在正經的事務上,卻不多禱告聚會,也不多讀經。另有一班的人,他們常到禱告聚會去,他們也常讀經,並每早起來,就這樣行,卻忘記了平日行道的生活。我們中間也有人會這樣想,那些關於「公義」的,其他途徑是不足介意的,他們也忘記了最高的德行,就是「聖潔」。我們應當覺悟我們所要求的,不但是屬靈生活的聖潔,而且是屬肉身生活的公義。我們不但要藉著經歷與神相交,更要藉著我們所行的義和人們接近,並歸榮耀於基督。我們不可口 唱著「用工時間去成聖」的聖詩,而實際上卻用工夫去閒談,以致拆毀了鄰人的名譽。我們不可一面感覺神的靈運行;一面卻忘記了要付出我們的捐項。

       生性好批評的人常會這樣說:這班人的公義既沒有達到成熟的地步,所以他們的成聖,也是虛假的。其實不然,他們的聖潔是真實的,他們與神的相交,也是真實的;只是他們沒有敬虔的良心,也沒有悟性的更新。

       那干預大戰的頓那爾德罕刻(Donald Hankey)在他所著的《更美生活的主》中說:「道德是聖潔的結果,但並不是聖潔,而且雖然沒有聖潔,也能獨立存在。單純的道德是消極的,聖潔卻是實際的。道德好比是冰,聖潔好比是火。道德是慣例的,聖潔是美麗的。道德是自足的,聖潔是謙卑的,且有大願。道德是屬世界的,聖潔雖然在世上,乃是屬天的,道德是能達到的,聖潔是無窮的,而且是永存的。道德不過是不作惡,聖潔是能達到竭力為善。道德是受悟性的管治,聖潔是受愛的管治。」

       這是一個稱為「用兵器的大學生」的人所寫的,我雖不敢說:你們和他說的每句話所表同意;但是,他所說的,卻是特別的透徹。現在再請你們注意別人的話,即別人禱告的話:「那賜給我們的意志,使我們能照著我們感覺的去行,那賜給我們工作的能力,使我們能照著所行的去行。那賜給我們鋼鐵一般的意志,使我們能攻擊仇敵。我們不求智慧,主阿!我們所求的乃是意志,這是我們所急切所需要的,惟願我們能在更深的意志上,建立德行。」你們要在聖潔上加上了你們的公義。

       我們且舉一兩件事作為明證,大都是為基督熱切福音的使者,當莫過於佐治.懷特腓(George Whitefield)了。凡知道他的德行、他的服事、和服事果效的人,無不承認他為聖者。但,他卻是一個蓄奴者,並專用蓄奴所得利益去傳福音。他真是一個聖潔的人,但是在這一件事上,豈能說他是公義的人呢?不過,在他的時代,眾人的良心還沒有受過教訓,這是和我們現世的人的良心所不同的。

       有名的佈道家查理.芬尼(Charles Finney)說:「有一個酒館的主人,一旦重生了,就在其中賣酒的地方設立禱告聚會。」我想:若在今日,一個酒館的主人回頭信主以後,他就要把那酒館停業。這就是舊日的看法和今日的看法,彼此不同的所在。

       有人說:從前屬英的康雅爾(Cornwall)省人,也開設立禱告聚會,常有人的靈被神的能力所感動。但是,他們若發現了遭難的船,他們就要燃火引該船觸礁,然後感謝神,因為他們從破船堭o了許多利益。我敢說:他們是聖潔的人,卻不是公義的人。

       這樣,我們後裔必要回想我們所行過的事,並且會這樣懷疑我們,既注意於成聖的生活,怎樣在自己和眾人的言行上容許一些他們所認為十分不正當的事。

       如果諸位容許我,我就要講一個使諸位發笑的故事:有一個人入了美以美會的一個小教會,立刻就重生了。這種立刻回頭信主的事,是可能的,因為我已親眼見過數百次像這樣的人,如果用救世軍的口號來說,那是「好好的得救了」。他也參加各種禱告聚會,但是,其餘到會的人,卻知道他不但是一個盜賊,並且還要繼續他盜賊的生活。因此,他們都起了反感,但是不能解決這個問題,等到總主任來到他們中間,他們就把這件麻煩事的處理推到他的身上,並且對他說:「這個人是一個誠實人,他時常禱告,所以我們不要傷他的感情,或得罪他,但我們不知道應當如何處理才好?」那位主任聽見了這句話,因為要採取和平手段去對付他,就對他說:「聽說你已經重生了。」那人就回答說:「是的,先生你說得很對。」他就對那人說:「我聽說你本是一個盜賊,你現在仍然常去偷兔子麼?」那人便回答他說:「是的,現在還是這樣,自從我重生以後,那些動物仍然跑入我的陷阱中。」他說話時,一點也不害羞,因為不知道所作的是不義的事。等到他也看清楚他是作錯了,他就斷絕了那種生活。以後,他作基督徒,不但是聖潔的,也是公義的。

       我們也當如此行,我們應當把我們的信仰活出來,不要只有幾天的狂熱,徒然感情用事。我們應當把我們的言行實際的改變,並把神所用試驗一切事的標準實用起來,就是藉著我們言行上的公義,把我們的聖潔活出來。格蘭斯登(Gladstone)說:「我們是天天在大事、小事上,或不可摸的事上受試煉,並准許我們所信宗教毀壞我們的道德。」這幾句話,真是值得我們來思想的。有了聖潔的人,往往會忽略了公義。有些基督徒,雖然缺少偉大的理想,或缺少你所滿有的一分德行;但是,他們也許滿有你所全然缺少的德行。


四、不可少的兩樣德行

       現在我們要提到第四點的意思,就是說:這個德行都是少不了的。在約翰福音第十七章,就可以知道主在一個使人驚奇的禱告中稱呼父說:「公義的父阿!」又在另一處稱呼父說:「聖父阿!」我們的父是又公義、又聖潔,全然真實、全然公義。祂的聖潔,使天使在祂面前用翅膀擋住臉;祂的公義,使祂赦免世人的過失,寧使自己在十字架上受盡的痛苦。我們就應當以神的心為心,經上說:「你們要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又說:「你們的義,若不勝於文士和法利賽人的義,斷不可進天國。」

       在新約中,這個兩字曾有兩次在一同使用。羅馬書第六章十九節說:「我因為你們肉體的軟弱,就照人的常話對你們說:你們從前怎樣將肢體獻給不潔不法作奴僕,以至於不法;現在也要照樣將肢體獻給義作奴僕,以至於成聖。」若這兩面德行都有──就是公義和聖潔──哪一面應當在後,這是不要緊的事。

       「又要將你們的心志(那就是說:在性質上)改換一新;並且穿上新人;這新人是照著神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義和聖潔。」(弗四23-24)在這堙A既有公義和聖潔,又有聖潔和公義,這二面常是並列的。

       你們的公義能保持你們的聖潔,使不致於太軟弱,同時,你們的聖潔就能保持你們的公義,使不致於太嚴厲。你若有這兩面德行,這兩面為神所給的恩賜,你就能「在基督埵足飢馴人」。至於所說的公義,不是我們的公義,乃是因信基督耶穌而來的義,這義起先是算為我們的義,後來卻成為賜給我們的義。你們教訓孩子的或養育自己的兒女的人,必十分明白這層的意思,就是你們若要使自己的兒女有某種特點,最好的方法,就是獎勵他們。你若告訴孩子說:「你是勇敢的」,他就會成為勇敢的,神也是照著這種原則而行,祂把我們算為公義的,所以我們就成為公義的,因而成了義人。

       在英國改進派的政見流行之時(1836-1848),就是在製造廠還未興起以前,人們常在小茅舍堣u作,希望能得些微薄的收入。在克特靈(Kettering)的地方,有一個基督徒,他把他的織襪的機器裝置在一個食品雜貨鋪子後面的一個偏屋堙C食物是他所急需要的,但是他所掙的錢,卻不夠買他的妻子、兒女所需要的食物。他這個飢餓的人,是每天起來在他所渴慕的堆積著的食品中走過去,他把兩拳握得很緊,自言自語地從這中間走過去。而人們卻想他是一個對於社會有危險性的激進派的人,他們就仔細探聽和偵察他的舉動和言語。他雖時常在食物當中走過,而腹中卻是異常的飢餓。因此,伸手偷竊食物的試探,是在所難免的,他就不住的重複說著:「願純全正直保守我。」(詩二十五21)

       是的,這就是提出聖潔和公義,是照著舊約聖經預表的說法,因為「純全」和「聖潔」相同,「正直」和「公義」相同。但是,在前面的兩個名詞都含有「完全不缺」的意思,在後的兩個的名詞,都含有正直的意思,「純全」和「正直」保持了他,但願它們也保守了我們。

       在屬法國的斯特勞斯(Strasburg)城 ,從前有一個很有名的傳道人,他的名字叫作「約翰.陶勒」(John Tauler),他所傳講的,就是人靠行義得救而毫無力量的信仰,正與蘇格蘭的章伯斯(Chalmers),在他以後所傳講的一樣,不能在聽眾之中增加生命。但是,神藉著那些修士所說的話,和他接觸以後,他就退到隱居處,並知道「聖潔」的意思是甚麼。當他第二次出現講道時,他所講的道就十分有感力,使聽者知罪,而用聖潔、公義度日。

       有一天,某人寫一封信給他,說:「先生阿!我求你為神的名發一次教訓,說明現在的人怎麼能在靈媢F到最高屬靈的地步。」於是,陶勒就上講台講道,把他的思路分成二十四點來告訴了那些心思迷亂的人。我恐怕他只講了一半,而那些聽他講道的人,就會覺得不耐煩。

       撒迦利亞必告訴你怎樣達到成聖的方法,他不會告訴你24點,只告訴你兩點,就是:(1)聖潔;(2)公義。這兩面都是那公義者和聖者所賞賜的,祂必賞賜你在堶悸爾g歷和實行的能力。

       戴德生(Hudson Taylor)在其獨自讀這本《基督是一切》的小書時,曾讀到以下這幾句,在堶探N非常喜樂。「人接待主耶穌的,乃是成為聖潔的根基;人越愛主耶穌,乃是在聖潔上有進步。認識主耶穌無時不與自己同在,那就是聖潔的成全了。」容我也說,如果我們為造就我們的心思、行為和堶悸爾g歷,去接待主耶穌,那麼,我們的公義也必得成全。

       我們應當一生一世用這兩面德行,不是只在禮拜日用聖潔和公義,而在禮拜一就置之不顧了。我們應當天天用聖潔和公義。我們不能第一日用聖潔,第二日用公義,我們不能把這兩面德行活出來;我們天天應當聖潔,同時,也應當天天公義。

       撒迦利亞說:「叫清晨的日光從高天臨到我們。」我們或許記得「義人的路,好像黎明的光,越照越明,直到日午。」(箴四18)這就是達到了我們完全、正直的日子。


末了的話

       末了,我們要問這一切的目的是甚麼呢?關於這個的問題,我們曾聽人們說過,而我們自己也曾加以思想。現在我們要立志達到神所願意給我們最高的性格,我們曾用過心思:卻不曾達到目的。我們曾有過默想、有過期望。

       現在讓我們把生活完全奉獻給基督,使你和我都成為全備、正直的人,使我們那無益的後悔得蒙赦免,使我們能在神的道上,堅毅、活潑地行走,不犯罪、不後悔不立新志、不膽怯、不希望,卻懊悔我們已往的偏見和失敗的光景。我們應當各人求得一種平衡的生活,並且應當這樣禱告說:「主阿!我豈要永遠如此麼?此刻你願意運行在我堶情A使我有自責而更愛你的聖潔,使你得見自己勞苦的功效麼?但願此後,我們要終身在祂面前行走,直到我們能面對面的見祂。」阿們!

富爾頓(W.Y.Fullerton)

 


滿有榮光的大喜樂

       在我學生時代,我時常幢憬著一種美夢,就是我在爬登一個高聳險峻的山峰。我雖然經過許多困難和掙扎才達到盡頭,而一到了盡頭,就有人把我推下。當我被推跌倒,尖銳的石片剌透我的肋骨,使我感到極大的傷痛,因而在夢中號哭。一覺醒來,我仍舊高臥在溫暖的錦衾繡榻之中,溫暖至極,使我陶醉而不醒。在溫暖的錦衾繡榻中,使我發生一種奇妙的感想。我常說:一個人能在錦衾繡榻中得著這種快樂,實在可以報償跌倒時所遭受的一切苦難。

       我在9歲至10歲的時候,曾經有這種夢;直到蒙恩得救以後,這種夢境又再重溫。所不同的,是有一種聲音告訴我,「這是你的見證」


一、固守遺傳

       我以前對於基督的福音,反對得很厲害。雖然我最先曾在一個教會的中學讀書,在那婺g過了7年的時間,但是完全沒有關心到對於基督的認識。在我們同學中間,一班男孩子,多數人是憎恨基督教的;我們時常對於聖經教師和牧師加以嘲笑。我在學校媢L了5年的寄宿生活。寄宿生中,信仰印度教回教的住在一邊,信仰基督教的住在另外一邊。在我寄宿生活的5年當中,我想我從來不曾走到基督教同學的宿舍。這便可以表現出我對於基督教的冷酷態度。

       當我經過中學的會考以後,我得著一本很美麗的聖經。我把全本聖經的完全撕掉,只有那封皮,因為是皮製而且很美麗,就把它留下。在我中學和高等學校的時代,我對於基督的福音,始終保持嚴厲的仇視;卻對於自己的宗教,有存著十分純正的信仰,常在錫克神廟堛嶀F好些時間,遵守各種宗教的儀式。大家知道,錫克人對於社會服務是很有名的。我對於這類工作,也十分活動;但是我不能說,我遵守那些宗教儀式,曾經得著甚麼真正的喜樂。


二、留學英國

       我一生的野心,包括留學英倫,環遊世界,得著高深教育,享受全世界人類的友愛,保持我自己宗教的信仰等。同時我也有許多慾望,如同穿美麗的衣服,食豐富的筵席等。這些慾望,我年輕時雖未享受,但年事漸長,一切都得如願以償。我父親一向不贊同我去英國;他對我說,他情願給我任何數量的金錢,因為他需要我協助他一切業務。但是我總是表示,一定要去英倫一趟。當我大學畢業,得著學士學位以後,我感到萬分苦悶;只因為父親不肯讓我去英倫,便沒有一樣事情能使我感到到滿足。

       我們的弟兄一共6人,我的母親最愛的是我。有一天,母親對我說:「若你能夠允許我,不改變你的宗教信仰,我可以協助你去英倫。我時常聽見說,許多青年學生到了英國,便改變自己的宗教信仰。」這時候,我自己對於錫克人的信仰,存著一種崇高的信心;所以我不客氣反問我的母親:「你真的以為我會改變我的宗教信仰麼?」當我極力保證我的忠誠和篤信以後,母親便慫恿父親,許我留學英國。父親是一個商人,他只想到金錢;母親是一個教徒,她自然只想到信仰。父親終於對我說:「我願意盡其力量,寄給你需要的用費。」我也答應情願過一積極儉樸的生活。

       1926年9月,我到了英國,進入倫敦工程專科學校,研習機械工程的科目。我初到的時候,我發現一個人只要每月有80盾的印幣,便可以過很舒適的生活。於是便問我的朋友,為甚麼寫信告訴我:來英國要準備一個月300盾的用費。我並且說,我打算寫信給父親,每月寄款,不必多過80盾。我的朋友說:「你不要太心急,等幾個月以後,一切你自然會明白。」我接受他的勸告,結果以後常常造假賬。7個月終,我在銀行竟然有了1600盾的存款。

       在英國最先3個月,我還保存了我的宗教信仰。錫克人的風俗,全身的毛髮,不管任何部分都不得割斷。因此我仍舊留著長頭髮,蓄著長鬍鬚。後來我對於長頭髮,長鬍鬚,已經失了信心,但終於沒有勇氣把它剃掉。我一直留到6個月之久,我怕我若把鬚髮剃掉,一定會引起朋友們的閒話。

       當我把鬚髮剃掉以後,我成了無神論者。因為是個錫克人,我從來不會接觸到菸葉;這時我也開始吸煙起來了。我買了許多高貴的捲煙,並且購置一個金製煙盒。其次,我就開始學喝酒。我常穿著華貴的衣服,甚至於花400盾買一套,35盾一件內衣,20盾一條領帶,50盾一雙鞋子。我7個月儲蓄下來的金錢,在一個月就花光了;此時我才明白我的朋友教我不要太心急是甚麼意思。


三、感悟今世

       我費了許多力量,研習西方人的習慣和禮儀。雖然我從來不認識西餐的滋味,我卻學會了用刀叉。我經常要跑進戲院、電影院、跳舞場。我要盡力學習一切;換句話說,就是他們所作的,我也照樣作,他們所過的生活,我也照樣跟著他們一樣生活。我過了這種生活,差不多有2年之久。

       當我剛剛修完機械工程的課程,我自己問自己:「我在英國得了甚麼東西呢?」我自己明白:我學會了穿硬領、結領帶、擦亮我足底的鞋子,刷光我頭上的頭髮,一天說了許多次的「謝謝你」、「對不起」!因為「謝謝你」、「對不起」,說得越多,越會使人想到你是曾經受過文化的陶冶。我也曾學習一切時裝的舉動,譬如說:他們怎樣喝酒,我也怎樣喝。換句話說,就是我要盡量學習怎樣體貼我的肉體。於是我又自己問自己,「究竟我比先前快樂還沒有?」但是我的靈告訴我:沒有!簡直比先前更敗壞多,我已經學會了自私,而更加驕傲、更加貪婪了。我對於父母和朋友的敬愛,已經完全失掉;我學會了說謊的藝術,我也學會了欺騙父母。我相信一個人可以作盡壞事,只要他作得祕密,不給人知道。

       我旅行過全英國,全歐洲。我參觀過許多博物館、藝術館、電影戲院。我穿過許多華貴的衣服,我喫過許多豐盛的大餐。我交盡許多或貧或富、或賤或貴的朋友,我參加許多社會活動。我沉溺於各種娛樂,我受過一切我所需要的教育;然而我始終感覺到不快樂。於是我自己思想,也許因為我自身還不夠文明的緣故。我轉而問我的英國朋友,「你們覺得快樂麼?」我把這個問題曾問過許多學生、許多教授、許多秘書。我常常這樣說:「你們有美麗的家庭、有可愛的兒女、有寬大的花園,你們能夠得著許多使肉體舒適的東西,然而你們究竟覺得快樂沒有?」不幸我始終沒有碰到真正快樂的任何一個人,於是我自己對自己說:「整個世界,真是虛空的虛空。」


四、初蒙光照

       在1928年,有一個學生團體要到加拿大作假期旅行。我和他們一同出發,決定顯示他們能夠作的事,我都能夠作。船上的團體相當多,各種娛樂應有盡有,我對於一切活動樣樣參加。

       8月10日那一天,我看見船上貼出個通告,通知全體船員和搭客在一等艙餐廳聚會。我自己思量,所有朋友們都去參加,我當然也得去。只是有一種懼怕,在這一天以前,我從來沒有到過禮拜堂參加聚會。但我又自己反省:我到過多少戲院、餐館、跳舞廳,對我都沒有甚麼妨害;一個基督教徒禮拜的地方,於我有甚麼要緊;何況聽說一等艙的餐廳是個華麗偉大的建築,也可藉此機會觀光。有了這些論據的自信,我走進去,在後排佔了一個座位。當他們全體站起來唱詩,我也跟著站起來,他們一同坐下,我也跟著坐下。傳道人宣揚福音的時候,我因為不願聽,差不多睡著了。聚會完畢,他們都跪下祈禱,只有我一個人,仍舊坐在椅子上。我自己說:「這些人完全不懂得關於宗教的事。他們一向在我們祖國開疆闢土,我看他們只曉得吃同喝,他們懂得甚麼?不管怎樣,我的宗教才是世界最好的宗教。」種族、知識、宗教,這三種驕傲使我不能與他們一同跪下。我準備走出餐廳,但是我的前後左右都有人跪著,我覺得驚動他們是不對;但是我還是不肯下跪。後來我心堣S思想:「我曾經到過回教徒和印度教徒的廟宇,我都按著他們的風俗、脫鞋和洗手,表示我的敬意。今天我當然也應表現我的禮貌,來尊重這個地方。」我居然放棄種族的驕傲、知識的驕傲、宗教的驕傲屈膝下跪了。

       讀者請注意!這是我第一次參加基督徒的聚會。我以前完全沒有讀過聖經,也沒有人與我談到基督的救恩。當我雙膝下跪的時候,我感到堶惘陪虓奶j的改變。我全身震動,我能夠感到一種神聖的力量進入我的靈堙A把我高舉起來。我堶惟珝P到的第一種的改變,就是一種極大的喜樂澆灌我的靈堙C第二個改變,就是我在重複呼求主耶穌的名。我開始說話了,「主耶穌阿!願頌讚歸你的名!願頌讚歸你的名!」主耶穌的名開始對我顯示甜蜜了。


五、清楚救恩

       1929年,我再回到加拿大,我往那堿鬼n完成農業工程的功課。12月我到了一城市叫作「溫尼伯」。在14日那一天,我對一個朋友說:「你能不能借給我一本聖經?」他覺得很奇怪,對我說:「你一個印度人,又是印度教徒,卻要讀聖經!我聽說過印度教徒最不喜歡聖經。」我說:「是的,我的手親自撕破聖經,我的口也親自褻瀆過基督;但在過去18個月中,我對於主耶穌的神聖大愛,我愛祂的名,祂的名對於我是十分甜蜜。然而我對於祂的生活和教訓,還是一點不知道。」他聽見了,便伸手從口袋中拿出一本袖珍新約聖經給我。從這一天起直到現在,這本新約一直在我身邊。這是我第一本的袖珍本新約。我把它帶回房堙A開始從馬太福音讀起,讀到清早3點鐘,神的話語深深銘刻在我心中。第二天早上,我寓目窗外,看見整個世界,佈滿著銀白的雪花。這一天我整天躺在床上,繼續不住地讀我的聖經。

       又過一天,我正在讀約翰福音第三章,讀到第三節的第一段,我停住了。那幾個字,「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使我認清我的罪狀。當我讀到這幾個字的時候,我的心跳得很快。我覺得有人站在我的旁邊,不停的對我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我平常總是說:「聖經是屬於西方的人」;而這聲音卻明明的告訴我:「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我生平沒有像這一次覺得那樣慚愧,因為所有一切褻瀆的詞句,我平常用來反對基督的,都浮現在我眼前,而且我在中學、大學時代一切的罪行,也完全浮現在我眼前。我第一次知道,我是世界上極大的罪人,我發現我的堶惇O那樣的污穢和敗壞,我用卑怯的妒心,對付我的朋友和敵人‥‥‥如是種種,一切罪行都明顯的擺在眼前。我的父母把我當作好兒子,我的朋友把我當作好朋友,世界上把我當作一個溫文爾雅的君子,我是只有我才明白我自己的本相。我眼淚汪汪,顫聲喊著說:「主阿!求你饒恕我!真的,我是一個大罪人。」這時候,我感到我是個罪人,沒有前途,也沒有希望。我正在悲傷哭泣,忽然聽見那聲音再對我說:「這是我的身體,為你贖罪而捨去;這是我的血,為你贖罪而流。」這時候,我才明白主耶穌的血,可以洗潔我一切的罪。我不明白到底是怎樣洗去,我卻明白主耶穌的血確實能夠救我。我不能說明緣故,卻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喜樂和平安進入我的心堙C我得著一個保證,我所有的罪都洗潔了,我明白主耶穌已經在我心塈@主宰了,我只有繼續不斷的讚美祂。


六、愛慕聖經

       過了2年,那位朋友堅持要送東西給我,我就說:「好的!如果你一定要送,請你送我一本新舊約聖經,因為我這堨u有一本新約。」他帶我到了市場,對我說:「你自己揀選罷!」他果然送給我一本聖經,我至今還帶在身邊,是一本我所最喜歡的聖書,對我是那樣值得寶貴。我攜了聖經,回到自己的房間,開始從創世記讀起。聖經的話是那樣銘感我心,我有時躺在躺椅上,繼續讀到零辰2點鐘。

       在1920年2月22日,我讀完了全本聖經,還把新約研究了好幾遍。我於是再讀全本聖經第2遍、第3遍‥‥‥我以前讀雜誌、讀報紙、讀小說的,一概放棄。我深信聖經是神的話,從創世記第一節至啟示錄最後一節,不管對於任何一節,再沒有任何懷疑進入我的心堙C

       最先,我常常感到奇怪,為甚麼有些基督徒有喜樂,有些卻沒有。後來我發現,凡是對聖經還存著懷疑的人,沒有真正的喜樂。

       我初時不大明白環繞著我四週的惡魔,幸而聖經替我解決一切的難題。我繼續讀聖經,經過2年之久。當我讀第2遍的時候,讀到希伯來書第十三章第八節:「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我早幾年曾經得了鼻加答兒的毛病,找了好幾個英國最好的醫生,總沒有治好。我的視力近來也慢慢衰弱起來。這一天,我讀到這節聖經,就對主祈禱,「願主醫治我的鼻子、喉嚨和眼睛。」

       第二天早上我起來,真是喜出望外,我覺得我的毛病已經治好了,我非常快樂。這個經歷給我啟示:主耶穌真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從這時候起,我得著替許多病人祈禱的恩典,主也很奇妙的應許我的祈禱。


七、蒙召傳道

       1932年2月4日這一天,我在加拿大溫哥華地方受浸。經過浸禮以後,我便周遊各地,作見證。在這一年4月第一週的一天,有人請我傳講關於印度的問題。散會後聽眾繼續提出質問,有人問:「你對於印度教會的工作,有甚麼感想?」我當時說了一些很嚴厲的批評作答覆。當我回到寓所跪下祈禱的時候,我覺得我不能夠祈禱。有一種聲音在告訴我:「你是甚麼人,居然敢干涉我的工作?你要別人犧牲,自己卻想以工程師的資格回去印度過舒適的生活。」這些話好似利刃一樣,刺到我的心堙C

       是的,我有許多計劃,想回去印度作工程師。雖然我曾經許下心願,奉獻所有金錢為主工作,然而主卻說:「我不要你的金錢,我要的是你自己。」那天早上,我跪下祈禱,求主饒恕,我說:「主阿!求你接受我!我豫備去到任何地方,不管印度、中國或非洲,我卻願意為你放棄一切,不管朋友、親屬或財產。」主說:「你要靠著信心生活,你不能對任何人請求任何事物,不管是你的朋友,或親屬。你不能請求一切,甚至於一杯咖啡;你不能自己安排任何計劃。」我說:「主阿!你一方面叫我放棄一切財產和家庭的權利,一方面又叫我只靠信心生活,誰要供給我一切的需要呢?」主說:「這不是你的事情!」經過了這麼多年,我敢為主的榮耀作見證,我從來沒有對任何人請求任何東西,甚至於向我的最好的朋友,我也從未請求過;但是主卻非常豐富的供給我一切需要。


八、回鄉見證

       1933年4月6日,我回到孟買,已經經過7年的闊別了;我的父母親親自到了孟買接我。我剛一下船,父親便立刻對我說:「只有你母親和我,知道你悔改的事。你最好嚴守祕密,為著家庭的榮譽,仍舊當作一個錫克教徒。你可以讀聖經,你也可以作禮拜,但是不要告訴任何人,你是一個基督徒。」我說:「我可以不要呼吸而活著麼?基督是我的生命,我豈能離開祂而活?」最後他說:「若你不能保守祕密,你不可以回到家鄉。」結果我的父母把我放在孟買;我只好獨自一個人,留在孟買作些為督徒應作的工作。

       隔了兩三個禮拜,我接到我姊姊一封信,她問我:「我聽說你回來了,你可以來看看我麼?」她不知道我已經作了基督徒,她以為我停留在孟買,不過是為著要尋找工作。我接了信,便起程到加拉基看她。當我姊姊看見我進去禮拜堂,並且在市埸露天佈道,她立即寫信給我的父親說:「他的情形十分嚴重,趕快來。」我的父親接到姊姊的信,立刻起程到加拉基。就在那天晚上,我們召集一個家庭會議,參加的有我的姊姊、姊丈,幾個弟弟,父親和我。我的姊姊很生氣,開始就罵我;她說:「你現在放棄你自己崇高尊貴的宗教,而成了一個流氓。」我說:「你還沒有看出我堶悸漸賑菕A我實在比流氓更敗壞。主耶穌告訴我了,我是一個最大的罪人。」我的姊姊聽了我的話,更加生氣起來,便開始說些反對基督的話。我的父親向我要那本印度文聖經,我給了他,他便把新約堶惇Y幾節讀出來。我的姊姊這樣說:「我們特意請你來譴責他,你反倒向我們宣揚基督的道理來了。」我的父親回答說:「你對於基督完全不認識,你實在沒有權利說那些反對基督的話。你只管責備你的兄弟,但是你不可以責備基督。」大家聽了,都覺得奇怪,這個家庭會議,也就這樣結束。

       第二天,我的父親參加一個禮拜堂的聚會,聚會完畢,我與他在路上步行,碰見一個錫克人,這人是我蒙主的恩典,帶領他歸向基督的;他把他的經歷告訴我父親。父親對他說:當他把我一個人放在孟買,心媊控o很不快樂,曾經訪問印度教各宗派的賢達,有如一神教的撒杜氏(Sadhus) ,崇拜西麻神的山珥氏(Sanyasis) ,請教他們怎樣才能得著真正的平安。他們的回答說:「要達到這種目的,是一件極困難的事。」後來我父親在拉和的地方,有個主日,忽然經過一所禮拜堂,聚會正當開始。我父親無意中走進去,坐在後排一個座位。忽然看見一種亮光,他高聲喊著說:「主阿!你是我的救主!」於是極大的平安進入他的靈堣F。

       在離開加拉基以前,我父親對我說:「若你願意,你可以回家!」就這樣,我回家了。許多親戚、朋友跑來看我,從早到晚都是對我譴責的聲音。不管男的女的,都有一些話對我說;我只是靜默不作聲。後來我的父親對我說:「你為甚麼不在禮拜堂為主作見證呢?」於是定期在新建的禮拜堂聚會,各階級、各種類的人都來參加;屋內屋外擠得水洩不通。感謝主!我在那堿匙╡@見證。

       聚會完畢,許多人圍繞在我旁邊,對我說:「我們想對你提出幾個問題。」我說:「好的,我們很歡迎!」第一個問題來了,「是不是你的宗教,許可你背逆你的父母?是不是你的愛而你使你的父母憂心嘆氣?你的父母花了25000盾印幣使你受教育,你要作基督徒,當然要得他的許可的。請看!你的父親,他心堿O多麼難過,你所謂愛就是這樣麼?」我剛想要起來答覆,我的父親先說話了。我的父親本來同我一樣,聲音很大,這次他更盡量大聲說:「我的心塈馴沒有難過阿,你為甚麼要把我的名拉在堶情H我相信我的兒子有了真正的平安。在你們再發問題以前,我要先問站在這堛漱H們,誰敢說他堶惘野瓣[的平安。若是你們有,請你們走到前面來。除非他有真正的平安,我不許任何人再提出任何問題。」當大家聽見這些話,看看我,看看我的父親,一個一個走開了。

巴新(Bakht Singh)

《巴新和孫大信》(拾珍出版社)


編者與讀者

*凡這 [ ] 符號內的都是拾珍對這故事和見證所作一點反應的話。


一、羔羊的靈

       倪柝聲弟兄常遭受毀謗,被人誤會。有一次我在上海聽見好些弟兄姊妹議論他的事情,他們都是說他不對。我聽見了也認為是不對的,以為我們的弟兄不應該這樣;但是大家都在背後說,不敢去當面告訴他。在那時候我很遵守馬太福音第十八章的教訓,知道弟兄錯了,就要趁著他一人和我在一起的時候,當面指出他的錯來。我這個愚昧的人就到他家堨h了,當面指著他的錯說,許多人都說你如此如此。等我講完了,他很簡單的解說幾句;始知事情與人所毀謗的話完全相反!那時我又怪他,既是這樣,你為甚麼不說呢?我是帶著責備的口氣來問他,為甚麼你不解釋一下呢?他很嚴肅的對我說:「我如果去解釋的話,我便沒有十字架了!」我一聽見這句話,好像有個大光忽然把我照了一下,我便滿面羞慚地回去了!我以為要去幫助他,結果反倒得了他的幫助。

       他不只在背後被人毀謗、誤會和批評,有時也被人當面責罵。他有一次在北平,一位弟兄就當面對付他,差不多有三個鐘頭之久,一直的責罵他。但我們的弟兄沒有申訴,也沒有辯論,連一句話都不說,只是點點頭,有時候笑一笑。在坐的有另外一位弟兄,就是徐仲潔弟兄;他看見我們弟兄的態度,三個鐘頭受責罵,一點都沒有還口,非常受感動。本來徐仲潔弟兄也是贊成那位弟兄的,但從那一天起,他便轉過來與倪弟兄同工了。這樣的事情不只有一次,可說是常常有的。我們的弟兄不為自己講理由、不為自己申辯、不為自己說話、不為自己表白,默默的接受別人的苦待,實在表現了羔羊的靈。(陳則信)

      [基督徒的生命真像個羔羊的生命(靈),主的生命在他堶情A使他能默默無聲地給弟兄責罵,一點都沒有還口,這樣真的顯出了基督生命的樣式。我相信這個功課實在不容易學習,要棄絕自己,更需要長久在主面前學習,不然便不能達到這樣屬靈完全的地步。願我們靠主恩進到這個地步。阿們!]


二、屬靈的度量

       倪柝聲弟兄有一個很大的度量,在他一生之中不知道受過多少人的頂撞,但他都能饒恕,從來不計算人的惡。從前為生化藥廠的事,許多人反對他,在背後批評他、毀謗他,或是當面頂撞他,但在他恢復職事的時候,他都赦免。向他認罪的,固然赦免;就是沒有向他認罪的,他也赦免。有一位同工,現在也為主殉道了,就是張愚之弟兄,當倪弟兄去經營生化藥廠的時候,張弟兄反對得很厲害。但當倪弟兄恢復職事時,張弟兄看見自己的錯,向他認罪,他全都饒恕了;不只饒恕,並且他和張弟兄一同事奉主,在上海末了的幾年,張弟兄成了他最好的一位同工;他赦免人到一個地步,如同詩歌堜珨〞滿G「一若毫無其事發生似的」。神怎樣赦免我們,他也怎樣赦免那些得罪他的人。由於他度量的寬宏,所以能包容一切與他不相同的人,也能包容許多反對他的人。他實在是被神擴充過,具有寬廣的度量,因此他也能帶領那麼多弟兄姊妹往前去。(陳則信)

       [基督徒的生命是滿有基督的度量才是,同樣仍需要活在主的憐憫中才能完滿的把這生命顯露出來,不然在我們生命中必要顯出堶掄蘌礙漲覂擉荂C]


三、可咒詛的名

       倪柝聲弟兄也是一個不求名的人,除非為著責任的關係,在文字上才寫他的筆名。只要能避免的,他都盡力避免;只要能隱藏的,他總是盡量隱藏。他不願意出名,雖然他不願意給人知道,但卻是人所共知的。有一次我在杭州參加特別聚會,他在同工聚會中說:「我實在羞辱你們,因為許多公會的人,都說你們是倪柝聲派;這『倪柝聲』三個字都加在你們身上。」他立刻就轉了一個口氣,並且很厲害地說:「『倪柝聲』這個名字,是可咒詛的!」他恨惡自己的名字。我們有主耶穌的名字就夠了!一個人既不求名,也不求利,在世界上來說,是相當不錯的;就是在屬靈的境界堙A這樣的人也是非常難得的。 (陳則信)

       [感謝神!倪柝聲弟兄的這句話,「『倪柝聲』這個三名字,是可咒詛的!」在主面前我實在很阿們這句話,真的,在亞當堥S有一樣是好東西,在基督堣~有好東西,唯有基督自己配得一切讚美!阿們!]


四、我情願留在這種情形下

       亞豐索(Alphonso de Liguori)因著為主作工,格外勞苦,健康越來越差,最後得了一種很厲害的風濕病。這病使他半身不遂,直到晚年再不能走路,頭也抬不起來,且是歪的,下顎垂在胸前,時有痛楚;雖在這種痛苦情形之下,內心卻很安然。他說:「主願意如此,讚美主的名;如果祂願意,我願意在這種情形之下,直到我臨終。」他又說:「讚美主賜我這點禮物,我雖自頭至腳完全成了殘廢,且受各種痛苦,但我仍要感謝我的主,賞賜我這十字架,我深知這病是一個憑據,就是祂願意使我像祂。」(亞豐索)

       [基督徒的生命必須在百般的試煉中才能達到生命的成熟,因為試煉是顯明為主受苦的試金石。]


五、不盈利不傳名

       亞豐索(Alphonso de Liguori)常常寫書,作傳道的工作一共出版一百一十一種書,他寫這些書的目的,完全是為榮耀主和救人的靈魂,絕無盈利的意思。有一次,有人建議賣書之時應當賺點錢。他立刻答覆說:「我不是商人,不要賺錢,我賣這些書,非為賺錢,乃是償還我的負擔,完成我的服事。」

       又有人建議要把他的相片印在書上,他卻很生氣的回覆說:「把我的相片印在書上,別提這個,這對本書不太合適;因為這書是為叫人認識神、愛神,何需叫人看見作者的樣貌,況且我又不要傳名。」(亞豐索)

       [基督徒生命一生的目標不是要讓人人看見我們自己是何等有用、偉大和屬靈,乃是要讓人人唯獨只看見我們的主,只要高抬基督、榮耀基督。願將一切榮耀全歸給祂!阿們!]

六、耶穌的見證人

       史百克(T.Austin-Sparks)弟兄是為基督異象持守耶穌見證的人。他沒有自己的教會、沒有自己的工作;也不願為他的文字高抬甚麼地位;他說:「我死了,我所辦的《見證報》也要一起埋葬掉;以後有人接續;請不要用這個的名稱。我在世上活著,主託付我辦這一個文字的供應;我死了,別人有負擔的話,不必繼承我。」在這一小點他都唯恐玷污了耶穌的見證。(徐爾建)

       [屬神的文字工作不需要遺傳,只要忠心那個時代的職事便夠了;感謝神!真正屬靈文字的工作實在有永存的價值。阿們!]


七、頂到一尺高

       我(徐爾建)在上海的時候,得著汪佩真姊妹很大的幫助。有一天,她請我吃飯,便對我說:「如果主差遣你到漢口的教會去,若那堛漣怚S姊妹的生命只得五寸高,而你的生命已經一尺高,那麼你該怎麼辦呢?」我想:我既然有一尺高,就要盡我的力量把他們提拉;然而汪佩真姊妹說:「不對!你要把你的一尺往下壓成四寸半,低微在他們下面,然後再往上頂起來,頂到一尺高‥‥‥因為不是提,乃是頂。」(徐爾建)

       [這生命若不是出於主自己的生命,你是沒有能力能頂到一尺高的,真的,你千萬不要以為自己有這個能力,因為你自己的能力是一無所有。]


八、要禱告、禱告、禱告

       慕安得烈(Andrew Murray)在一九一七年一月十八日被主接去。離世以前他有時神智不清,但迷糊中似乎總是在要求他的同工要多用時間禱告,他也常提到我們要更多的思想神奇妙的大愛與恩典。神百姓的光景仍然重重的壓在他心上;有一天晚上,他大聲喊叫說:「要禱告、禱告、禱告,使我們的百姓剛強,公義度日。」又有一次他說:「我們因為自私而滅亡。」

       [在慕安得烈堶惘陸繴的靈,他直到被主接去仍活出一個禱告的靈,禱告是他一生的職事和見證。]


九、堶掠繴的生命

       十九世紀蘇格蘭有位偉大的傳道人威切爾(Alexander Whyte)。某天一個婦女走到他跟前,對他大為稱讚、並恭維他。威切爾知道她是真誠的,但他知道那在自己身上的一切稱讚是不應當接受的,他也知道那不是真正他自己的光景;所以他便對她說:「女士阿!當妳真認識我時,妳便會唾棄我。」

       [真實的謙卑生命不在於我們外面的敬虔,乃在於堶掠繴的生命;真的,若不是主的生命作我們的生命,我們的生命必會叫人跌倒。]


十、愛的靈

       有位神僕達米先(Damian) ,他蒙神呼召要到夏威夷的莫洛凱島痳瘋病人那堨h服事他們,當他去的時候便講了這些話:「我知道我是去一個終生放逐之地,我也知道,我遲早會染上痳瘋病。但是,如果是為基督而作,便沒有一個犧牲稱之為太大的犧牲。」

       結果他到那堛A事了二十幾年便染上痳瘋病,他又說了一些話:「直到現在我還是感到幸福快樂,與其讓我揀選痊癒離開這堙A我寧願在莫洛凱與我的痳瘋病人終生在一起。」

       [在他堶惘陸繴的生命才能活出這樣的生活,也才能顯出為主至死忠心的靈。]


十一、謙卑

       一次,有人問奧古斯丁(Augustine)說:「請你告訴我們:如何達到屬靈的秘訣呢?」奧古斯丁便回答他們說:「達到屬靈的第一個秘訣是謙卑。」他們又問他說:「那麼第二個秘訣是甚麼呢?」奧古斯丁又回答他們說:「是謙卑」。他又再問說:「第三個秘訣呢?」奧古斯丁又再回答他們說: 「也是謙卑,一切都在於謙卑。」

       [是的,一切達到屬靈的秘訣是謙卑,主耶穌在馬太福音第五章的山上寶訓,第三節的話「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真的,其實「虛心」就是謙卑。]


十二、不如在我家吃飯

       有一次,有些弟兄姊妹們來探訪欒非力弟兄(他是倪柝聲的同工,一生著有二本書;一本叫《得勝者的禱告》,另一本叫《認識你的仇敵》),欒非力弟兄便問他們吃飯沒有,你們不如在我家吃飯。那時他連買菜的錢都沒有,於是他們從前門進來,他便拿著自己的衣服從後門去當了,把那些錢去買菜來招待他們這班弟兄姊妹們;然而這些事他們都不知道。

       [看哪!他對弟兄們的愛心是如何將主耶穌從他生命堶探擛y出來,他不叫人知道,只叫主耶穌知道。]


十三、是主的忍耐

       有一次,有一班修女來問小德蘭(Teresa of Lisieus)說:「小德蘭姊妹阿!我們從妳身上看見妳是滿有忍耐的生命,不知道如何能夠像妳這樣呢?」小德蘭便回答她們說:「姊妹們阿!妳們看錯了,我是一點忍耐都沒有,我的忍耐是主的忍耐。」

       [阿們!真的,讓我們真認識主是我們的忍耐,這樣我們在屬靈上便有前途。]


十四、成為一顆小沙粒

       小德蘭(Teresa of Lisieus)在她的自傳中說:「我願意在耶穌面前成為一顆小沙粒,讓人踐踏。」

       [真的,我也願意在耶穌面前成為一顆小沙粒,讓人踐踏、輕看、辱罵、棄絕。阿們!]


十五、一心熱切愛主耶穌

       小德蘭(Teresa of Lisieus)曾說:「我只知道一心熱切愛主耶穌以外,對於其他一切的事,我卻茫然不知。」

       [是的,我只知道一心熱切愛其他一切的事,唯獨對主耶穌的認識,我卻茫然不知。]


十六、轉彎的地方被提

       有一次,倪柝聲與和受恩姊妹(M.E.Barber)在一條街道上談話,和受恩姊妹便對倪柝聲說:「弟兄阿!我可能在我們轉彎的地方就被主提去了。」

       [真的,有被提的生活才能有被提的生命,這是被提的原則。阿們!]


十七、重金去僱惡人

       有一次,伯納多(Bernard)對一班修士們說:「如果在一座靜修院中,連一個天性壞的(惡人)而惹人討厭的人都沒有,那末就可以用重金去僱一個這樣的人進來,因為這一件壞事若用得很恰當,為我們的靈性是大有益處的。」

       [在屬靈道路上前進的秘訣,莫過於使用這個原則,這樣我們必要蒙福。]


十八、把一切都奉獻給主

       我們都曉得施達德(C.T.Studd)是蒙神呼召到中國去傳道,他也是內地會的宣教士。在他很年青時便得著了一筆很大的遺產,然而他沒有為自己留下一分錢,卻把一切都完全奉獻給主作宣教的工作。

       [真的,完全的奉獻,不為自己,一切為主,一切為主;沒有自己、只有主。阿們!]


十九、被主愛充滿的一次經歷

       有一次,法蘭西斯(Francis of Assisi)騎著馬沿著無垠砂路飛也似地馳去,忽然他看見在路旁有一個痲瘋病人站在他面前。那人光著身子,遍體瘡痍斑斑:他的下顎已被癩病腐蝕,鼻子只剩下兩個紅紅的洞孔;一道黑紅色的血從他的左眼角滴下來,左眼圓圓地腫起像一隻癩蛤蟆的眼睛;右手上只有一個指頭。痲瘋病人抬起頭來看了看法蘭西斯,他表現著心媯L限憂傷。

       法蘭西斯被嚇得毛髮豎立,恐怕受到傳染;他立刻趕緊策馬馳騁而去,連頭也不敢回一下。可是在他急行中,他心堿藒M有一句說話:「你輕看你從前所得著的,而寶貝你從前所輕看的。」他立刻懊悔的責備自己,說:「你這個假冒為善的人,當讀福音書的時候,便被主耶穌的話感動得痛哭流淚──但是現在你看見一個真實在這世上有苦難的人,反倒自私地跑開了。」他感覺到羞恥得無地實容。感謝神!忽然左手緊拉韁轡,掉轉馬頭朝著原路回去。

       那痲瘋病人仍舊站在那堙A他渾身的臭氣幾乎把法蘭西斯熏昏過去。但他立刻下了馬向那人致敬,在他的身上法蘭西斯看見耶穌基督受苦的形像。他現在對著自己的一切,甚至於他的生命也毫不顧惜,所感覺的只有主愛的同在;他便充滿喜樂地去親吻了那人腐蝕的嘴唇。那痲瘋病人就感動得哭泣了,他頰上血淚模糊。他的下顎在微動著,但欲言又止,並沒說出一個字;因為他的舌頭早已潰爛掉了。這是法蘭西斯被主愛充滿的一次經歷。

       [除了主耶穌第一個與痲瘋病人接觸以外,第二個人就是法蘭西斯。在法蘭西斯身上,完全彰顯出基督榮美的生命。]


二十、最好的傳福音和講道

       有一次,法蘭西斯(Francis of Assisi)對他的眾同伴說:「弟兄們!明天你們要跟我一同出外去傳道。」那些弟兄們聽見了這句話都非常高興,因為這次他們出外去為主工作和為主傳福音。

       第二天,法蘭西斯便帶著眾同伴一同出外工作、探訪、為那些痲瘋病人洗傷口和看顧他們;這樣工作了一天便回去了。

       他的眾同伴便對法蘭西斯說:「法蘭西斯阿!你不是對我們說過要出去外面傳福音和講道給他們聽麼?但是今天我們甚麼都沒有作過呢?」法蘭西斯便對他們說:「弟兄們!你們已經為他們傳了主的福音和講了主的道,因為你們今天的生活和服事已經就是最好的傳福音和講道了。」

       [生命的見證不在乎外面的行事,而在乎生活上實際彰顯出基督福音的生活。]


二十一、對飛鳥講道

       一日,法蘭西斯(Francis of Assisi)旅行於Spoleto山谷中,他到了接近Bevagna的一個地方,在那埵釩雃h各式各樣的飛鳥。那時法蘭西斯看見了牠們,因著他心堨R滿著愛,便將他的同伴留於路旁,而喜悅地走向鳥群。及至他走近鳥群時,卻看見牠們正在盼望他的來臨,使法蘭西斯頗感驚喜的,是因為牠們並不如平時一樣群起飛走。於是法蘭西斯滿溢著喜樂,謙卑地請求牠們來恭聽他講道:「我的飛鳥弟兄!你們要讚美你們的造物主,並要時刻敬愛祂,因為是祂給予你們羽毛作衣服,賜你們翅膀可飛翔,並賜你們所需要的一切。祂使你們在受造之中是非常高貴的,使你們居住在清潔的空氣中。你們雖不耕種也不收割,祂仍然保護並照顧你們,全用不著你們操心(太六26)。」群鳥聽了這些話,如同法蘭西斯及與他在一起的弟兄們所說,開始一依其天性,以奇妙的方式表示其高興。牠們伸長頸子,展開翅膀,並張口望著他。法蘭西斯在牠們中間稱讚神。

       [真的,唯獨真實單純的人才能顯露出這樣單純的生活行為。]


二十二、逆境中的讚美

       亞衛拉(Abelard)曾說:「在逆境中,我們只要說一句話:『神的名配受讚美。』因為這一切比在順境中說一千『感謝神』的話更有屬靈價值。」

       [因著為主受苦在逆境中、在百般試煉中所說出來的話,這些話才是真實的屬靈價值。]


二十三、與神旨意聯合的人

       有一次,約翰.道來羅論到他自己一點屬靈的經歷:「在多少年以來,我都常求神給我打發一個人來,能教導我如何來過一個敬虔的生活。有一天,我聽見有一個聲音好像對我說:『你到某一個教堂去吧!在那塈A可以找到你所尋求的人。』於是我便走到那一座的教堂,在門口,正遇見一個乞丐,他赤著腳和滿身都是創傷。我便走過去對那一個乞丐請安說:『我所親愛的朋友!願神祝福你一天安好。』那一個乞丐便回答說:『神甫阿!我從來也不記得有沒有度過一天不好的日子!』我便對他說:『願神賜給你一個快樂的生活吧!』那人便回答我說:『我從來都沒有度過一個不快樂的生活。』他仍續繼問,那乞丐就說:『神甫阿!請你聽我說:我所說的「我從來都不記得度過一天不好的日子。」這並不是我隨便說的,因為當我在飢餓的時候,我便讚美神;當我在下雪的時候,我要歌頌神;當我遭遇人的輕看、驅逐、或其他任何不幸的時候,我便把一切榮耀歸給神。此外,我所說的「我從來沒有度過一個不快樂的生活。」這也是真的,因為我已習慣了願意神所願意的一切,以及棄絕一切自己的願意,因此我不論是遭遇甚麼事,或是快樂的、或是痛苦的,我都喜喜歡歡地在神的手中接受過來,認為這一切都是為我最好的,所以在堶掖ㄔR滿了喜樂。』

       道來羅又問他說:「如果神要你下地獄,那麼你要說甚麼話呢?」那個乞丐便回答說:「如果這是神所願意的,我要謙卑地和充滿喜樂地投靠在祂懷中,並且緊緊地抱著祂,假如祂真的要把我丟下在地獄堙A祂就必與我一同下去,這樣我也要與祂一同在地獄堙A因為這好比離開祂到天堂去得享百般的福樂更為甘甜。」道來羅便問他說:「那麼,你在甚麼時候得見神呢?」他便回答說:「當我在世上棄絕世物的時候,我便要得見祂自己。」道來羅就對他說:「那麼你究竟是甚麼人呢?」那位乞丐便回答說:「我是一個君王」。

       他就問說:「你的君王在哪堜O?」那人便回答說:「君王就是在我的堶情A因為我順服祂為我所安排一切的事,然而我的意志也完全順服神。」最後道來羅便問他說:「這究竟是甚麼緣故,使你達到屬靈完全的道路呢?」那位乞丐就回答說:「魂安靜!因為我與人保持魂安靜的時候,我便能與神有美好的相交;也可以與神的旨意聯合,以至在祂堶惜@切都得著了,並且如今我在堶惜敢o著靈堛漸郎w。」總而言之:這個乞丐所以活在這樣屬靈的環境之中,他是一個與神旨意聯合的人。他雖然受在世上諸般的貧窮,然而在實際上,卻比世上所有的君王都更豐富,也比那些貪戀世物的人更蒙福。(亞豐索)

       [屬靈生活是一個只活在主面前隱藏的生活,無論你是處在何等卑微的生活當中,你仍然存著一個喜樂、感恩、知足的心;我看這個是我們所要追求的蒙福生活。]


二十四、喜樂之歌

      「有一天,有一個人到樹林堨h打獵,聽見有人在快樂的歌唱;他便向著這歌聲走過去,只見是一個很可憐的痳瘋病人,他滿身都腐爛得已不成人形。那獵人便問他是否剛才唱歌的人呢?那痳瘋病人便回答說:『是的!先生阿!剛才唱歌的人,就是我。』那人便問他說:『你是這樣的痛苦,也實在叫人可憐,你豈能還是這樣高興地唱歌呢?』那人便回答說:『即便是我落在這樣百般的可憐之中,我與神之間那個親密關係也沒有阻隔,只有我的肉身這個的阻隔,若是除去了這個阻隔,就能得見我的神了。如今我見我的肉一天就落下一塊,即便是如此,在我堶惜晴T不住地喜樂便歌唱起來了。』」(亞豐索)

       [真正的喜樂之歌,是他與主,主與他的密切相交中生出來。]


二十五、我們全都死了

       有一次,在一架飛機上有幾個烏干達的牧師和傳道人在談話,其中的傳道人埋怨說:「在我們的教會中做傳道人真不容易,教會在真理上實在很混亂,這個教會說這個是真理,那個教會說那個是真理,個個都說她的真理是對的;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才能夠帶他們走在真道上並前進。」立刻便有一個牧師很真誠地說:「真的,這個教會真理問題是很容易解決的,只要我們這班牧師和傳道人全都死了,那麼一切的問題都解決了。」

       [是的,教會的問題不是從信徒來,一切都是從那些敬虔愛主的牧師和傳道人來的;真的,一切問題的源頭是從「我」來,不是從你來的,或是別人來的。阿們!這句我們要進入在至聖所中來經歷,這樣才能夠真實認識神。]


二十六、要從心堥荋L重

       有一次,在一個宣教聚會上有一個傳道人埋怨說:「我們做傳道真不容易,很辛苦,工作又多,叫他們(信徒)來幫助服事,他們又不大願意,並且他們更不尊重我們,這樣實在叫我很灰心。不知如何才能叫他們尊重我們呢?」其中的一位宣教士立刻回答他說:「弟兄阿!你若想要人尊重你,你便要用更多的時間,或者你要全心全意來服事他們,那時候你不要他們來尊重你,他們必要從心堥荋L重你。」

       [是的,真實的尊重必須你是親自給他完全的洗腳,並且洗得徹底,這樣他必要實際的尊重你,不然你所得的尊重是外面的、虛假的。]


二十七、卻一個也沒有遇見

       有一次,史百克(T.Austin-Sparks)弟兄在夢中進入天堂,他在天堂必會遇見在地上那些他以為是屬靈敬虔愛主的人,為甚麼如今在天堂上卻一個也沒有遇見他們;然而所遇見卻是那些在地上他以為不屬靈、不敬虔愛主的人。結果他曉得神看人不是看外貌,乃是看人的內心。

       [阿們!我們的神是看重在你堶(純心)所作的多過於看重你在外面(不純心)所作的,這個是永不改變的事奉原則。]


二十八、必須死己才能活

       陶勒(John Tauler)在一三三一年中經歷了他一生屬靈的大轉機,倘若那時,他不認識完全被棄絕自己的意義,或者不願意竭盡降卑與羞辱的苦杯,他便永遠不能認識完全被主悅納的意義了。在當時,有一個屬靈的團體「神的朋友」(The Friends of God)保存了有關他自己的見證。

       陶勒他自己宣稱,他要成為今世所能達到的最完全的傳道人。那著名德國的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大教堂(法國東北部),常在聚會前便擠滿了人,他們都渴望聽約翰.陶勒的講道。他向群眾所傳講的,就是完全向世界和向己死,還有他形容為「滅亡的智慧」(林前二6另譯),也必須降服在神的手中。

       那時他正當滔滔不絕地傳講這些信息時,在會眾中有一個人認識講員,他並未完全親自經歷過他所傳講的,陶勒的己生命一點都沒有死掉。這人是巴斯里(瑞士西北)的尼柯拉斯(Mcholas of Basle)是「神的朋友」中有屬靈分量的一位,是俄巴林的有名的敬虔愛主的聖徒,他更是滿有豐富的屬靈經歷和知識。

       當他聽完了他講道以後說:「這位弟兄是非常可愛、溫柔、良善;但無論他具有怎樣豐富的聖經知識,但他對於屬神的事卻一無所知。」他聽完了陶勒的六次講道以後,在尼柯拉斯找到了一個機會與他有交通。

       他說:「陶勒弟兄!你必須死己(棄絕自己)!」這位斯特拉斯堡的有名講員說:「死己?你說的是甚麼意思呢?」第二天,尼柯拉斯又來對他說:「約翰.陶勒弟兄!你必須死己才能活。」陶勒便說:「你說的是甚麼意思?」尼柯拉斯回答說:「要學習與神同在,離開你那擁擠的教堂和那些稱讚你的會眾,及你在這城市堛獐v響力;進入你的內室獨自一人,這樣你就必明白我的意思。」他率直的話起初確實的觸怒了陶勒,而他的氣憤正說明瞭尼柯拉斯的診斷,對他是何等的準確。

       陶勒經過了很長的時間才來到他的盡頭,但尼柯拉斯是一個滿有愛心與忍耐的屬靈教師。那「破碎」的過程是緩慢而痛苦的,但神為了祂永遠的目的,只要能將祂的僕人作成破碎倒空的器皿,「合乎主用」,祂不在乎時間的長短,也不顧惜祂僕人要遭遇何等的降卑與痛苦。

       陶勒覺得要聽從他朋友的勸告,於是他便離開他的教堂,遠離群眾,朋友們都把他當作是瘋了。但他獨自與神同在,從事一場最艱巨的爭戰──與那惡獸「己生命」的爭戰。

       他被撒但攻擊,堶接敢獢A身體軟弱,因他的罪而破碎,虛度光陰,失去一切機會,他軟弱地躺在房間堙A被憂傷所擊倒。然後約翰.陶勒的「己」死了,他聽見有聲音對他說:「務要信靠神、要安息、要認識祂降世為人時,不但醫治病人的身體,也使他們的靈魂健壯。」

       然後,約翰.陶勒從死奡_活了。當他從昏暗中甦醒過來時,他全人、全身都充滿了新的能力;一度對他來說,那是黑暗的事物,如今卻光明透亮了。這條向著他的名望、力量、智慧、熱誠與口才死「己」的道路,真是又長又痛苦。兩年之久,他走在完全死「己」的崎嶇路徑上,認識他的人都猜測他變成甚麼樣子了,又為他長期的靜默而覺得奇怪。

       一天陶勒便請尼柯拉斯來,當他聽完了他的經歷時說:「現在你有分於神的恩典了;你現在必能認識明白聖經,也必能將永生之道指示人了;如今你講一次道必勝過以往百次講道所結的果子。」

       人宣佈他將再有三天講道時,大教堂擠滿了長久期待他的信息的會眾。他上到高高的講臺,好使那一大群會眾都能看見他,也能聽見他。然後他禱告說:「哦!慈愛的永生神!若是出於你的旨意,求你賜給我當說的話,好使你的名能得著讚美與榮耀,並使眾人得著益處。」

       當眾人屏息靜候,等候聽他講道時,陶勒卻哭泣起來,他哭泣的聲音,在肅靜的大教堂中都清晰可聞。最後眾人不耐煩了,有一個人便發聲說:「先生!我們要等候多久呢?時候已晚了,若你不講道便讓我們回家去吧!」

       這位已破碎了心的講員,卻禱告說:「我的主阿!如果是出於你的旨意,求你拿去我的哭泣,好讓我可以釋放這篇信息,以成全你的讚美與榮耀。但若不然,我便認定是你判定我尚未完全被置於羞辱中。親愛的主阿!成全你的旨意,在我這可憐的受造之物身上吧。」他只是不斷地哭泣著。

       然後他對吃驚的會眾說:「親愛的孩子們!我衷心向你們道歉,讓你們等候了這麼久,我卻一直哭泣無法說一句話。請你們為我禱告,求神幫助我;如果神給我恩典,我會儘快在下次補償你們的。」

       試看這是一幅怎樣的光景阿!講員哭泣著不說話,大群都指望聽道的會眾,就辱罵著離去,說:「陶勒真的成為一個愚拙人了。」陶勒帶著破碎而降卑的靈離開了空的教堂,便步履蹣跚地走回修院他的朋友們那堙F他覺得他經歷再講道失敗的消息,被傳開後,必要成為全城的笑柄,他是徹底的失敗了。

       他自己的弟兄們便禁止他再講道,他們認為這段日子,他那些無意義的行動已使他失去常態,也使他的頭腦出了問題。

       當尼柯拉斯從巴斯里趕到時,便對他說:「振作起來罷!我親愛的弟兄!顯然你的好朋友(主)看見你堶惟|有一絲你未見察到「己」的驕傲,所以便把你被置於羞辱之中;不要輕看這十字架,要看之為是從神來的大祝福與恩惠。」

       尼柯拉斯建議陶勒在神面前安靜了五天,然後再請求向修士們講道;他們既允准了,於是陶勒講了一篇他們一生從未聽過的道;他們那樣的受感動,所以允許他再一次公開講道。

       在他首次失敗之後的三個禮拜,他再次站在講臺講道。他的講題是:「看哪!新郎來了,你們出來迎接祂!」他用一種新奇美妙的比喻,述說他如何從掙紮矛盾而進入極深的屬靈安息。他藉新婦的口說出他堶悸漫I求:「親愛的主!我的良人,我在此應許你,要完全如你所願。來吧!無論是疾病或是康健、快樂或是痛苦、或甜或是苦、或冷或是熱,一切只要是出於你的旨意,我都甘心接受。我願意倒空己意,完全順服歸向你,只願你的旨意成全在這可憐不配的受造之物身上,從今時直到永遠。」

       他的信息那麼充滿了神的權能,以致在講道中間,人仆倒在地如同已死,而陶勒怕下面還要發生甚麼事,便不得不提早結束他的信息。

       他曾走過完全被人棄絕的道路,如今他走在完全被神悅納的有福之道路上。雖然我們所能得著的間接轉述的講章很少,但那些渴慕神的人,仍然飢渴地讀它們;而那些讀過他講章的人,都能更認識主的話:「一粒麥子不落在地埵漱F,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十二24)

       [阿們!生命必須經過破碎、剝奪、更深的死己(棄絕自己),然後在他身上才能夠彰顯出主耶穌基督美麗豐滿的生命;真的,由死亡得生命,這個是永不改變的屬靈原則。]


二十九、一束沒有價值的稻草

       在中古世紀的大哲學家多瑪斯(Thomas Aquinas)年老時,他的秘書曾勸他要繼續寫作,但他卻說:「我不再寫了,因為以我現在所見、以前所有的著作,都只是一束沒有價值的稻草而已。」

       [「我不再寫了,因為以我現在所見、以前所有的著作,都只是一束沒有價值的稻草而已。」這句話我很阿們,因此我們的生命不是追求為講道而講道、為禱告而禱告、為聚會而聚會、為寫書而寫書,乃是追求基督的生命在我們日常生活中活出來,不然這一切都是假的、虛空的、死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