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聽福音者的命運
(What Of The Unevangelized?)


孫德生(J. Oswald Sanders)著


引言


       使人緩慢地癱瘓的普救論(Universalis),正迅速地在基督教界堭o勢,這論調就是那相信全人類結果都得救的信仰。猶大(Judas)和彼拉多(Pilate)、尼祿(Nero)和希特勒(Hitler),最後都會在天堂與保羅(Paul)、奧古斯丁(Augustine)、麥瑞英(Murray McCheyne),和慕迪(Dwight L. Moody)等結為兄弟之交。但這輕看罪惡的嚴重性,反對神的公義,刪去代贖的真理,以及否認有最後審判危險的真理,在聖經中並不能找到論據來支持。

       那些從未聽過福音,因而沒有機會接受這救恩信息的世上不幸的人民,他們的命運將會怎樣呢?他們是否失喪呢?抑或聖經予以盼望,可以在某些情形之下,不必有甚麼自覺的行動而得著基督的憐憫和拯救呢?這就是本書探討的中心。我謹以謙恭的態度,提出一些觀點,因深知「我們如今彷彿對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並且「所當知道的事,我們其實一點也不知。」所以直等到我們「知道,如同主知道我們一樣」的時候,我們對這問題的獨斷主張,才可以認為正確。

       為著想讀者從教會各宗派所公認的聖經學者和宣教領袖的見解中得益,作者特意直接從他們的著作中詳細引證,以指出這些觀點並非只是作者個人所獨有,更是在這方面比他資深的神僕所贊同的。

        凡閱讀本書的人,我們假定是相信「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在一切屬靈的事上,有著絕對和足夠的權威。假如我們沒有「聖經—這堅固的磐石」在我們腳下,作我們的根基,而貿貿然去面對這題目,我們將發現置身在人為的哲學與推論的流沙之上。福音派的信徒都持定一點:在聖經中神雖然可能不常給予足夠的啟示,以滿足他的好奇心,但實際上神已完全啟示他所需知,有
關今生與永世一切問題的了。

       因此他相信神所說過的話,假如神在甚麼事上默然不語,他曉得等候神在永生中更進一步地揭示祂自己的計劃。神的心意並不是打算把重要的真理故意含混,使人生疑,祂乃是清晰地啟示,以肯定的話去表達真理。人類只有義和不義之分,沒有中間的等級,正如善與惡之間,沒有中間的立場;光明與黑暗之間,沒有朦朦亮光的境界;天堂與地獄之間,沒有任何煉獄的存在一樣。人類必須在生死、得救或失喪之間有所抉擇。難道神會把這樣重要的一個問題不加解說,讓我們懷疑不安,在暗中摸索麼?

第一章 傳福音的動機


       基督徒傳福音的動機,和普遍的思想和教訓相反,既不是與主的大使命有關,也不是在乎異教徒靈性的需要。宣教的意念, 實在是三位一體的神的內在特性之一。

       神是存心傳福音的神,祂的福音要傳遍地極(約三16;提前二4)。祂差遣基督來做拯救的工作,在飽受苦難之餘,基督自然有權要求祂的跟隨者以祂為模型,做同樣的事情(約二十21)。祂的著眼點是廣大而普遍的;祂對教會的計劃是一件普世的工作;祂所希望建立的國度也是世界性的。聖靈就是傳福音事工的執行者—祂呼召、神差遣、祂分派宣教士到不同的工作崗位上去(徒十三24,十六67)。

       「神在基督堨s世人與自己和好。」傳福音的需要,也暗暗的包含在這福音的信息中。神已把勸人與祂和好的職分付託與信徒(林後五18-19)。福音本身的性質,就是要凡接納的人,都有責任去和他人分享。福音的特性需要人自己去傳,而只有那些經歷了救恩的能力與喜樂的人,才能有效地傳出。

       主的命令「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從未撤銷。不獨如此,它更將繼續在每一位忠僕心中施展大能。這命令是傳福音工作強有力的動機,雖然這不是首要的。

       所謂傳福音的末世論的動機,就是基於異教徒可能失喪的情形及其將來永遠的刑罰。這信心在以前雖曾感動人獻己事主,但今天已普遍認為實在行不通;它太古舊,太不合潮流了。今天宣教事工推動的力量,不再是盼望要把異教徒從未來的悲慘命運與永遠刑罰中拯救出來;宣教士的目標,乃是要引導他們過一個身心正常的蒙福生活,成為信徒和良好的公民。關於這方面,田立克(Paul Tillich)的意見,充分代表了時下許多神學家的看法,他說:「讓我們不要再誤解傳福音的目標了,難道我們傳福音,是企圖在世上列國中,盡量把人從永刑中拯救出來麼?這想法未免低估神的愛和祂的榮耀了!我們要放棄這想法,因它與我們和神的正常關係並祂的道有所牴觸。」

       前面的見解曾有人作如下的論調:「從前救亡工作的普遍呼籲,就是看到世上千萬沒有神和沒有指望的人,通往滅亡的道路奔跑這個可悲的景象。今天,這已不再成為普遍的呼籲了,因為現代的基督徒認為,若他們不把別人也一樣有分於神的愛這事實去告訴人,他們就是可咒可詛的。」但這觀點是沒有任何聖經根據的,更遑論其動機了!它更沒有承認約翰福音第三章十六節有關於神愛的中心思想,神當然是愛,但不信祂兒子的必定滅亡。
真的,傳福音的動機,對現代的基督徒來說:已失去了它的影響力。但這轉變,會不會是基督徒犯了錯誤呢?還是動機本身的錯呢?問題的關鍵是;動機本身是否根據聖經?今天,要推翻昔日主僕們對福音的看法,渲染誇大,然後加諸不合時代潮流的罪狀,並不是一件難事,但這是不公平的看法,有違聖經並與它相反的意見。

        無可置疑地,在我們這個世代,傳福音的重點已有所轉移,但我們應該查考這轉變的原因,是否中於聖經中的新啟示,還是因著某些較為低下的動機?再者,這轉變有沒有產生像昔日的傳道拓荒偉人一類的人物?一位真正的宣教士,斷不會輕看服務社會的動機,或因福音帶來的社會改變。但是,除非一個動機證實不符聖經原則,否則我們沒有理由棄掉它,何況它已影響了不少昔日偉大的傳道者!

       吉遜(Gibson)在他的《佈道法與其難題》一書中,對異教徒的結局是傳道工作的動機一說表示反對。他說:「我不能不告訴你們:別人可能因不能抗拒的信心,而作不同的結論,最低限度我要申明我的立場,我不相信沒有男女老幼都會受永遠沉淪的刑罰。這可悲的結局也不可能是傳福音的動機,聽過福音的如果是的話,就是一股消極的壓力,永不會激發實際的行動的。」
首先,假設一群真誠可敬的宣教士,他們所經歷的與吉遜所相信的剛好完全相反。但歷史證明:挽救異教徒的滅亡並不是他們唯一的動機,甚至或者是他們主要的動機。其實,他們的動機是因著他們的確信而生的迫切之心—就是異教徒除了認識神在基督堛漕さ磪H外,他們是失喪無望的。不少初期的宣教士和許多後繼者,也就因這動機成了十字架福音的先鋒。

        平心而論,這些宣教士並沒有忽視福音對社會的重要性。正如史皮亞(R.E.Speer)說:「沒有人會指責傳福音的工作動機太狹窄,只是為了拯救異教徒免於永死。」宣教士常給社會帶來不少的利益,但在他們眼中,這些利益只是次要的,傳福音才是他們主要的工作!

       宣教士的貢獻,清楚地寫在可稱為近代宣教事工的憲章,就是威廉克理(WilliamCarey)那聞名的《基督徒如何引領異教徒歸主》一書中。這書被認為是近代傳福音事工的信息。他寫說:「我們身為人類或基督徒,豈可聽到大部分同胞蒙在愚昧和野性埵茞@不動容?我們應該記得他們的靈魂與我們的同樣寶貴;我們應當知道他們聽了福音以後,一樣可以像我們得永生,並且有所貢獻;或以筆墨宣教,或以行為證道,使救主之名得榮耀;他們也一樣可以造就教會,討主的喜悅。我們豈可聽到沒有福音傳給他們?豈可聽到他們沒有律法、政制、藝術和科學?我們身為基督徒,難道不應挺身而出,把做人的真理和基督徒的人生觀介紹給他們麼?傳福音不也就是引領他們走向文明的最有效的方法麼?」

       這樣,可以中肯地說:正如他們所信,把異教徒從永遠失喪之中拯救出來,不但對早期的傳道人,是一股強大的動力,而且可以使他們對他們的屬世環境有所改善。

       相信大家都同意因拯救異教徒免於永死而引起的動機,不是首要的動機;但漠視這動機並不等於宣教事工邁進一步。丹尼(James Denny)在他的《神學研究》一書寫著:「傳福音的動機,不是因為異教徒到死時還未聽過基督之名,他們就必滅亡,乃是聯於順服主的命令,為了在世上大大的榮耀祂和從祂身上所學習的愛,因著這愛,才能不求自己的益處,才能推己和人,渴望把天恩分給在黑暗堛漱H。換句話說:基督的愛,激勵那真正的傳道者,他們並不是因畏懼可怕的將來而傳道的。」

       丹尼的話雖然很對,但是我們也不可忘記保羅的話:「我們既知道主是可畏的,所以勸人。」(林後五11)所以傳道事業最高的動機,無可置疑地,是一顆渴望榮耀神的心,特別是在拯救世人的事上,因為神的兒子,是為世人的罪而死。但是,因挽救與教徒免於永死所引起的動機已影響了古往今來不少偉大的傳道者,對宣教一事,充滿熱誠與關懷,這是我們所不可忽略的。Top


第二章 初期傳道者的信心


       許多近代偉大的佈道家,都深信異教徒沉淪之說。史皮亞是美國長老會傳道會的秘書,他是一位審慎和穩重的宣教工作辯護者。他在《主日學報》曾說過這樣的話:「近代宣教事工的創始者,是一群對永遠的命運有深切認識的人,因此他們認為靈魂的將來處境是不容忽視的。他們相信基督是唯一的救主,除祂以外別無拯救。這些早期的宣教士,由於他們好像只見異教徒靈魂的末日,所以常被稱為拯救異教徒脫離地獄的人。但是他們的信心並非膚淺的、虛飾的,像許多人形容的那樣。地獄對他們是實在的,但不認識他們意念的人,就以為他們心中只有一個將來的地獄,是為那些未聽過福音的人而設的。」

        戴德生(HudsonTaylor)曾在異教國家中生活,凡半世紀之久。在他接近生命的盡頭時,他肯定地說:「倘若我不相信中國人是失喪而需要基督的話,我永不會想到要往那堨h傳福音。」在悠長的歲月中,他這信心絲毫不變。克理猶得遜(Judson)、李文斯敦(Livingstone)、馬丁(Martyn)、卜萊納(Brainerd)等人也有同樣的信心。他們對異教徒是失喪的這個堅強的信心,使他們傳福音大得成功,因為他們感到有重擔,要去盡力廣傳福音給那些失喪的與垂死的人。

        他們的信仰是否錯誤呢?他們是否誤解聖經?可否找到證據證明他們的信心是假的呢?看來他們不是像某些人所想像的走錯了,他們的信心是建基於聖經之上,他們確信他們的同胞有著無限的靈性的需要。這信心使他們生發同情之心,激勵他們作無限的奉獻。寄語所有低估這宣教動機的人們,盼望他們能表現像昔日宣教士的愛心和成果。

第三章 異教徒的定義


       我們所說的異教徒(Heathen),究竟是指著甚麼人呢?它的含義是甚麼呢?一般人通常以為這是廣義地指著那些在基督教文化恩典以外的地方的人,但這與聖經的含義是有差別的。

        開布爾(Mildred Cable)女士在她的《基督使者》(Ambassadors for Christ)一書中說:「我們所說的異教徒的光景,並不是指著他們社會低落的情況、經濟的貧瘠、或道德標準的低落,乃是指著他們不去敬拜神,反倒去敬拜撒但,撒但就把他們的頭腦弄昏了,使他們不能向上親近神,又把他們的靈魂關在墳墓堙C牠靜悄悄地操縱著一切拜偶像的醜事,就像在佛祖(Bubbha)沉思冥想時,身後躲著那惡者一樣。撒但唯一之目的就是攔阻人敬拜「神、全能的父、創造天地的主。」

        在舊約中,「異教徒」一辭是指著猶太民族以外的「外邦人」。新約把以色列人和外邦人的界限,分別得更為清楚。希臘文(Ethnos)一字,有人分別譯為「外邦人」、「列邦」和「異教徒」,在新約時期,除了認識作非猶太人以外,又包括外邦人中的基督徒和非基督徒。弗若斯特(H.W. Frost)曾說:「外邦人包括基督徒和未得救的異教徒,新約所說的外邦人、列邦和異教徒,是針對當時的異教徒說的,但由於今天的和那時的異教徒,其靈性光景並無二致,所以聖經所記載有關神對昔日異教徒的看法,對今日的異教徒也是適用的。」

        神差遣保羅到外邦人那堨h,把他們從撒但手中拯救過來。他直斥他們的敬拜:「外邦人所獻的祭,是祭鬼,不是祭神。」(林前十20)在以弗所書第二章二節,保羅稱他們是「悖逆之子」,由此可知,「異教徒」可以指著生活在文化最發達或生活在最墮落的社會的人,因為問題的重心,不是社會的情景或文化的盛衰,而是人神之間的關係。「悖逆」是表明人對神的真理有了相當的認識,但卻仍然不信。主到世上來,就是要尋找和拯救這些失喪的人(路十九I0)。

第四章 普救論


       本書的重心並非去討論普救論(Universalism),但由於它與我們的主題有關,尤其是在向異教徒傳福音的問題上,所以我們不能不有所涉及。

        那些提倡普救論的人,各人所持的理論雖然紛紜,但他們都有一共同的論調—他們以為神既是愛,祂的愛一定會勝過祂的震怒,所以每一個人最後必能在祂的愛的蔭庇之下。他們不相信神最後會棄絕那些按著祂自己形像被造的人,即使神真的會動怒,這震怒也不過是暫時的。有名的聖經學者陶德(C.H.Dodd)在其著作《今日的聖經》(The Bible Today)中表明了他的意見:「正如每個人都要接受神的審判,同樣地在神的憐憫之下,人人最後都得享永生。」

        在傳福音的事上,許多普救論者與奈爾斯(Niles)是持同一的見解的。他以為基督早已拯救了世界,終有一天,祂會召集世人到祂面前,但在這日子來臨以前,有些人因為不知道他們是屬祂的,也不知祂曾買贖他們,所以生活在叛逆之中。他又作了一個譬喻,以為這世上那些沒有基督的人,就像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被困孤島上的日本兵一樣,他們因為不知道戰爭早已結束,所以還在繼續作戰。

        在美國浸信會一次會議中,奈爾斯致辭說:假若我們稱某人為非基督徒時,就等於稱英國大主教為非浸信會會友。他以為無論一個人接納與否,他是在基督的救贖之下。他又明顯地指出在新約中,是沒有「你得救了嗎?」這一問題,只有「你知道耶穌基督是你的救主嗎?」這問題,可見耶穌是主,無論人知道或相信與否。

        沒有人否認基督是人類的救主,因祂死在十字架上,為世人的罪作了挽回祭。但聖經一貫地指出主所成就的救恩,以有在活的信心中才能成為事實的(弗二8)。

        由此我們可知普救論的見解。如果說所有的人都已被贖的話,那末傳道人的工作就不是領人歸主,乃是告訴人他們已得救,要他們過著新的生活。傳道人的工作再也不是把基督帶到印度和中國,因祂早已在那埵角F他們的救主;傳道人只不過要傳基督是普世的救主,使人效學祂的榜樣,如此而已。那些依照這樣生活的人,今生便能得著屬神的賞賜;其它未聽到的,今生雖然沒有這些福樂,死後卻仍然能夠享用。

        普救論者又常常引用一些經節,來支持他們的理論。表面上或斷章取義地看來,這些經節似乎是支持他們的。腓勒(Nels F. S. Ferre)曾自命為普救論者,他以為自己的論點是「根據於聖經最深奧和最堅固的邏輯中」,他列出了下面的經文作為他理論的據點:【提前二3-4,四10;路一37;羅二12;林前一18;多二11;西一20;約十二32;徒三21;彼後三9;林前十五22、28;林後五19;約壹二2】。我們不打算在這媯空G普救論者的解經觀點,雖然前面每一節經文,都有反證他們的論釋,在可靠的聖經釋義中便可找到。我們只想指出幾點,以證明普救論的學說是與聖經相違的:

一、普救論實際上否定了人類有任何真正的自由意志

       假如根據腓勒的說法,神極端的、徹底的愛會尋找每一個人,直至人人得救為止,那末人還有甚麼自由意志可言呢?不是出於自願的愛,根本就不是愛。人可貴的本質,豈非能說:「不!」甚至拒絕全能的神嗎?若說神的大能最後必會把人從對祂的不信與拒絕中改變過來,那末人的自由意志就被抹煞了;人也不再是有血有肉的人,他只是被人操縱的機械人罷了。

二、普救論拒絕了聖經的權威

       紐曼(J.H.Newman)在其《辯護書》(Apologia)一書中,以為普救論所犯的錯誤,是把神所啟示的真理,用人的眼光去判斷,而實際上這些真理是超乎人所能判斷的;此外,他們自稱能決定某些真理的真實性和價值,而其實只有聖經真道的能力,才能給與完滿的解答。聖經大部分的言論,尤其是主的教訓,是和普救論相反的。我們在聖經各處都可以找到以下強烈的對照,就是善與惡、永生與永死、光和暗、義人與惡人、得救的與失喪的、綿羊和山羊、被定罪的和不被定罪的、天堂與地獄。前面的對比是界限分明的,並非像普救論所說:可以有任何混淆含糊夾雜其間的。

        聖經又提到,得救的與失喪的將來必要分離,這將是無可避免的(太七13),綿羊山羊是要分別出來的(太二十五32、46),名字沒有記在生命冊上的人,是要被扔在火湖堙A永遠受苦沉淪的(啟二十10-15),這些和其它的經文,顯示得救的與失喪的最後必被分開。

        試把普救論和下列的章節比較,看看是否能夠調和:【太二十五41,十三41、43;帖後一8-9;彼後二9;啟十四9-11;路十六26】所說的「深淵限定」有甚麼寓意?主耶穌所說的:「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太七14)這有甚麼含義?若人人遲早會得救,主為甚麼說人一定要重生呢?(約三3)而對馬太福音第十二章五節的嚴重警告,我們又作何解釋呢?「凡說話干犯人子的,還可得赦免;惟獨說話干犯聖靈的,今世來世總不得赦免。」若普救論者承認基督的權威和聖經是真理的話,他們就必需解答這些難題。

三、普救論低估了罪的嚴重性

       從創世記第三章至啟示錄第二十二章,聖經不斷地指出罪惡的嚴重性。就因為罪惡的嚴重和其致人於死的力量,神甚至要捨棄祂的獨生子,在十字架上受盡痛苦羞辱,最後獻出祂的生命,為要把世人從罪中拯救出來。假如人人在永世的結局都是一樣,不信神的與成聖的得著同樣的報酬,人為甚麼要追求聖潔的生活呢?聖經中關於罪的工價的警告又有甚麼作用呢?死亡也不再是觸犯神律法所得的懲罰,反倒成了引至天上福樂之門。普救論最嚴重的趨勢,就是導人對罪的輕看。

四、普救論對聖經中最後審判的輕看

       若人人都得救,只要告訴他們就行了,那末新約中清楚地提到的最後審判,又有甚麼意義呢?(太二十五31-32;林後五l0;來九27;彼後二9;猶14-15)若人人都得救,最後的審判不是成了最後人人逃避被定罪的機會嗎?這種公義不是十分滑稽嗎?

        韋白斯特(A.C.Webster)曾說:「若一個普救論者主持一個喪禮,一定會使參加者大吃一驚的,因為無論死者是暴君尼祿(Nero)、使徒保羅(Paul)、殘酷的艾克曼(Eichman)、聖哲史懷哲(Schwcitzer)、狂暴的希特勒(Hitler)、尼慕拉(Niemoller)、不可知論者或教父奧古斯丁(Augustine)、無神論者或亞他那修(Athanasius),無論是猶大或雅各,他將會一視同
仁地堅決相信,在耶穌基督堙A他們將會復活並得享永生。

五、普救論掠奪了傳福音的迫切性和傳道的有力動機

       若普救論是真理,人無論怎樣終會得救的話,保羅所說關於將來的審判,就是虛言了。他說:「我們因畏懼神的忿怒,所以勸人。」若人人終會得救,那又何懼之有?若未得救的人死後仍會得救,那末聖經為何如此迫切地警告我們?(林後五10;來四7,十27-29)我們也更無須在傳福音的事工上作如此重大的犧牲了,普救論不是明明要人用他們的靈魂來作賭注嗎?

        前面我們列舉了近代新派神學者所傳揚的普救論所引起的種種禍患,我們目前所要做的,乃是重申聖經的教訓,就是除了基督以外,人類別無其他的救法。                                       Top

第五章 失喪的含義


       當我們討論這嚴肅的題目時,最好記沙德(W.G.T.Shedd)的話。他說:「耶穌基督是掌管著永遠滅亡的刑罰的神。凡不信有這永遠的刑罰的,就是與祂對立。這真理並不是教會或聖職所捏造出來的,尤其是後者,更永不會發明這教條,也不會在過去的世紀中,像耶利米先知一樣,以眼淚去訓誨人,除非那位曾說:『我吩咐你說甚麼話,你都要說』的主親自吩咐這樣做。毫無疑問地,我們喜歡述說得救的人的祝福,多於失喪的人的痛苦。

        但是,如果我們是照著神所啟示我們的全部真理傳講的話,兩方面我們都要宣揚。再者,只有在充分認識我們的罪惡和悲慘的景況之時,神救贖之愛才可以心領神會,而也在此景況下,基督來拯救我們。若拒絕聖經所啟示有關地獄的事實,我們對神那當配受讚美的榮耀的福音,將不能有足夠的認識和覺悟。只有相信聖經所說的,我們才可以看到『我當怎樣行才可以得救』這問題的真義,以及我們對那位來尋找和拯救失喪的人的基督虧欠的深重。」

        我們的主曾宣示祂降世的主要目的是「尋找和拯救失喪的人。」(路十九l0)祂用「失喪」一詞,究竟有甚麼含義?約翰福音第三章十六節中的「滅亡」和馬太福音第十章二十八節中的「滅」字,原文和「失喪」同為一字,於此可見這詞含義的嚴重了。「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堛滿A正要怕他。」經文背後的意思並非「存在的廢除」,乃是「敗壞」和「毀滅」。

        路加福音第十五章的三重比喻,主耶穌以失錢、失羊、和浪子為實例。那塊錢是因無意而失落,那隻羊是因不小心而失落,但浪子卻是因任性而失喪。然而三者同樣是失喪,需要有人去尋找(路十五4、8、32)。概括來說:「失喪」是「得救」一辭所含的一切福氣的對比,這辭不但描述目前的狀況、有罪的性格,而且更記敘行將來臨的災難,所有未重生的人都不能倖免。「主耶穌同祂有能力的天使,從天上在火焰中顯現,要報應那不認識神,和那不聽從我主耶穌福音的人。他們要受刑罰,就是永遠沉淪,離開主的面和祂權能的榮光。」(帖後一7-9)在主贖罪的死中,祂知道祂的死不但能改善人類的社會狀況,而且更把人類從有罪的處境與可怕的命運中拯救出來。

        應當注意的是:失喪的人並不是那些得聞基督而加拒絕的人,這等人當然與那些從未有機會得聞福音的人有別,耶穌來拯救的,是那些已經失喪了的人,他們是「罪已經定了。」(約三18)保羅在哥林多後書第四章三節說:「如果我們的福音蒙蔽,就是蒙蔽在滅亡的人身上。」可見他們不單有失喪的危險,其實在與神的隔絕中,他們早已失喪了。人類不必等候死亡來臨才告沉淪,死亡只不過在另一生命的情況塈滼o事實向我們彰顯。

        如果要問「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何特別意義?(可八36)主自己已經用很生動的字眼予以答案,使人對失喪的可怕的含義,有著深刻的印象。巴刻(J.I.Packer)對主在這方面所採用的幾個名辭的意義,有如下的提示:『陰間(即馬可福音第九章四十七節和其它十處福音的經文的「地獄」),指著耶路撒冷城外的山谷,從前垃圾是在那媯I燬的:「不死的蟲。」(可九48)似乎是指著一個因良心責備而致人格不斷分解的形像;「火」是指著對神忿怒的痛苦的自覺;「外邊的黑暗」指著對失喪的認識。這失喪不但關乎神,更涉及一切良善的、和使生命似乎值得活下去的東西:「切齒」是指著自定己罪的厭惡自己。毫無疑問地,這些事情都是可怕之極,甚至不能想像,然而,那些被判罪的人對這些事卻所知甚少。這些痛苦,並不是任意施行的刑罰,乃是代表一種他們甘於墮入的自我選擇的境況中。

        除了這等人以外,沒有人站立在神的忿怒之下。神在怒中的行動,目的在給人領略他所選擇的是甚麼。因此我們要記著許多經節解釋的秘訣,這許多經節,通常都是以高度比喻的方法,把神聖的君王與判官在忿恨中主動地報應各人的情形描寫出來。解釋的秘訣是在乎曉得神這樣作,不過是進行審判罷了,這些審判在神所懲治的人中,已經因著他們選擇的道路而降在他們身上了。』

        事實上,人已經迷了路,離開了那宣示祂是到神那堸艉@道路的基督(約十四6),人靠自己實在是完全無望的,永不會找到道路的了。假如人的失喪,需要神無罪的兒子偉大的犧牲,就是在十字架上忍受極大的痛苦,可見他墮落的情形是何等的嚴重了。只有在各各他的奧祕中,才可以覺悟不肯悔改的人那無可避免的滅亡的全面的悲劇。

        有些人辯說「滅亡」(Perish)和「滅絕」(Destroy)的意思就是「消滅」(Annihilation),但是否可以從聖經中得著充分證據?從希臘原文翻譯過來的「滅亡」與「毀滅」,在聖經中並不含「消滅」的思想,說得正確一點,它們的同義字是「破壞」或「傾覆」(Ruin)而非「消滅」。譬如說:約翰福音第三章十六節的「滅亡」就是和「永生」站在對立的地位。人若得不著永生,就是滅亡。「滅亡」一詞,在這堥禱D意味「無窮盡生存」的相反,乃是意味著蒙福的相對,這難道還不夠明顯麼?新約中的「永生」,比之「無窮盡的存在」,含義多得多了!照同樣的推論,「滅亡」也就比不存在內容多得多了。

        假如死亡必等於惡人的消滅,那怎能有受苦的程度?就是主所清楚地教訓我們的呢?如我們讀經,沒有盡力對先入的理論尋求論據,我們一定要記得;惡人的懲罰與義人的福澤在以下的經文中與現出是有知覺的和永無窮盡的。經文:【太十28,十三41-42、49-50,二十五31-33、41、46,二十六24;可八36,九43-48;路九25,十二9-10;約五28-29】。


第六章 未聞福音的異教徒是否失喪?


       異教徒除了相信一位他們從未聽過的基督以外,究竟有沒有拯救呢?基督贖罪的功效能否達到一些對救贖毫無所知的罪人?主耶穌在約翰福音第十四章六節所說:「我就是道路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這是相對抑絕對的真理?人可以藉著一位未聽過的基督到天父那堨h嗎?保羅說:「然而人未曾信祂,怎能求祂呢?未曾聽見祂,怎能信祂呢?沒有傳道的,怎能聽見呢?」(羅十14-15)

       當他發出這些使人喪氣的問題時,他是否毫無憐憫地歪曲事實?主明白斷言:「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見神的國。」(約二3)祂有沒有某些尚未啟示出來的例外?當保羅提及以弗所的信徒還作外邦人的時候,是「在世上沒有指望,沒有神。」(弗二12)這究竟是甚麼意思?約翰得默示寫著:「那坐在寶座的說拜偶像的他們的分就在燒著硫磺的火湖堙A這是第二次的死。」(啟二十一8),他那時是否因年老被迷惑了?保羅說:「不要自欺,拜偶像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國。」(林前六9-10)他寫這話時是否被欺哄?有沒有經文上的保證,使人相信那些未聽聞福音的異教徒的名字會自動記錄在生命冊上?倘若沒有,對於他們的將來,聖經埵傍Y肅的詞句說:「若有人名字沒記在生命冊上,他就被扔在火湖堙C」(啟二十15)

        這些經文,至少在表面上顯示出那沒有基督的異教徒的失喪的光景,並使我們正在討論的問題的嚴重和迫切性更為顯著。無論如何,這些經文表面都似乎有附帶的意思,就是異教徒唯一的指望是在乎聽見和接受福音的信息。他們沒有充分理由支持,便隨便假設,以為即使教會不能滿足主的吩咐向萬民傳福音,異教徒仍然會被拯救。

        當我們考慮一個有著這樣重要關係,就是牽涉「永生」和「滅亡」的問題之時,我們很容易會用自然的願望來作判斷者。試問有誰不喜歡這意思,就是說:神的恩典會毫無條件地施於那些未聞真道的人?不論真理是屬那方面,我們可以確信,那位愛我們,甚至肯為我們在各各他捨命的主是會按公平而行的。更重要的是:當我們以永遠的觀點去衡量祂的作為,我們將會感到詫異的,不是祂的嚴厲,而是祂的憐憫。

        在這塈畯戔o表明,我們並非提供一個簡易的答案;甚至像奧爾(James Orr)這樣保守的一位學者也曾這樣寫著:「那些數以千萬計,從未得聞基督福音的人將如何?我們覺得,我們未曾而也不能下一個結論。」(參閱《基督徒對神和世界的觀念》一書)這見解可能是對的,但是,如果聖經完全是神對人的旨意,對祂的屬性,並對祂與人的關係的啟示,則在一個熱切尋求真理的人而言,已有足夠的啟示可使他明白這問題,並樂於負起向未聽過福音的異教徒宣傳這福音的責任。這遠比對這問題得著滿意的知識來得重要。

        如果那些未聽過福音的人真像主所說的「失喪」的話,那麼這對我們就不單只是一條信條,乃成為一個信心,使我們產生深切的關懷和犧牲的行動。在另一方面,假如這見解不合聖經,而又是落伍的話,我們就必需誠實地重新考慮我們對傳道事業的態度了。許多時候,由於它那可能是悲慘的後果,我們不敢觸及這嚴重問題,反倒去考慮許多皮毛的問題了。有關這方面的文章少得可憐,就是忽略的明證。

        當然,還有一個方法,就是尋求一更高的權威去給我們解答這問題,而由這問題的本質看來,我們只有從啟示而非空泛的推斷去得著答案。假如神基本對這事情沒有啟示,那所有的推想都有著同等價值,而我們所採取的方式就徒勞無功了。但我們是為那些相信神已清楚地啟示,並且祂的話是具有無上權威的人而寫的。

        龐斯(A.G. Pouncy)曾說:「明顯地,在設法使情感降服真理之下的時候,唯一安全的途徑是儘可能緊靠聖經的啟示。對這嚴肅的問題,至少在今生是可以沒有最終而又合乎理智的答案的,但靈堳o可安息在主必施行公義這絕對可靠的保證之上,因祂是審判全地的主,是超乎人類一切的邏輯的,並且祂的道路,對人類總是似非而是的(創十八25)。」

        然則未聽聞福音的人,對於他們自己靈性的光景,應該負多少的責任?我們相信即使沒有福音,異教徒在神面前,仍然是要負責的!                                                                              Top

第七章 異教徒不需負任何責任嗎?


       有人以為未聽過福音的異教徒,對自己所做的一切,可以不需負任何的責任,便能白白的得救,這也許是一種憐惜的想法,但這想法是正確的嗎?其實這是極其錯誤的觀念,是由於不熟悉聖經與人文主義思想而引起的。其實只有全智的神才能決定每個人所要負的責任,我們若沒有資格決定他應負的責任,那末除了聖經所能啟示的以外,難道我們有資格去斷定他不需負的任何責任嗎?

        那些以為異教徒不需負責的人,覺得這些未聞福音的異教徒,跟兒童和頭腦不健全的人一樣,是在基督的寶血蔭庇之下,可以無條件地得著拯救的,但這想法是否得著聖經的支持呢?

        簡單地說:一般福音派所信兒童可以得救,並不是因為他們無罪,因每個人都繼承了一種罪性(羅五12-14),乃因為他們屬於基督受死所拯救的一群,也因他們沒有蓄意犯罪和叛逆不信,以致失落了這救恩,就如他們沒有個人的行為而承受了從亞當而來的敗壞一樣,他們也可以不需自己的行為而得著基督的救贖。斯特倫(A.H. Strong)曾說:「兒童們領受了基督的生命,正如他們領受亞當的死亡一樣。」

羅賓遜(Robert Robinson)在他夭折的孩子墓碑上刻了這些話:

魯莽的無神者阿!轉弱而死,
在此墓碑下一個嬰孩化為塵土—
他是失喪還是得救呢?
若死由罪而生,他犯了罪。因他已死在此。
若上天造他,他也不能重回天府。
理智阿!這如何使人喪氣!
翻查聖經金句—乃可迎刃而解;
他死了,因亞當之罪,
他仍活著,因耶穌曾為他死。


       但這理論能同樣用於未聽過福音的異教徒身上嗎?這兩種情形是否完全相同呢?對於異教徒中那些兒童和頭腦不健全的人,那理論無疑是一樣可以應用的,但對於其它的異教徒又如何呢?
聖經說明他們是「無可推諉」(羅一20)的。若他們不需負責的話,聖經是不會如此說的。他們是清白無罪嗎?他們不是曾蓄意違背良心的亮光去犯罪嗎?他們拜偶像也是無罪的嗎?一個孩童的無知,或一個因頭腦不健全,不能分辨是非而沒有道德感的人,跟那些在道德上要負責,能分辨是非卻不走正路的人,是截然不同的。

        我們並不懷疑這些未聽過福音的異教徒,對許多道德上和靈性上的律法是毫無所知的。但正如開洛(S.H. Kellogg)所說:「神有沒有因人無知,違反了自然律法,而停止運用這些律法呢?異教徒也許對許多道德律法,茫然無知,但他們是否可以逍遙法外呢?可能就在今世,神就要對付他們,那末,我們就更沒有理由相信在他們死後,會有任何不同的地方。」(《利未記釋義》)無知也許可以減輕我們的罪,卻不能完全除去它。

        何斯德(D.E.Hoste)是前中國內地會的總主任,他曾說:「在這嚴重的問題上,聖經一貫的教訓是這樣的—人既沒有因不認識真理而被定罪,他就必須負責遵行他所已知的真理。有一個極端的學說:以為人人都應該認識一切,甚至連他所不可能知道的事也包括在內,否則便要被定罪,為了要對抗這學說:一個傾向於另一極端的學說又產生了,以為未聽過福音的人,罪是很輕的,甚或對所犯的罪也不需負任何道德上的責任。這觀念不只令許多人對傳福音的事不聞不問,就是對那些正在積極傳福音的人,也使他們的熱忱大減。

       「以為異教徒不需負責的膚淺的思想和粗心的推論,實在深深地而不知不覺地使許多基督徒的力量癱瘓了,有許多人被一種不關重要的思想所困惑著,他們想到一些未聽過福音信奉異教的人,對自己所犯的錯誤 ,要負多少責任呢?其實問題的重點,是他們是否依照他們所得著的亮光而行。」

        我們大概可以得著一個合理的結論,就是一般像兒童一類的人,在神眼中是可以不需負責的,而在祂的恩典下得蒙基督寶血的蔭庇,故不定他們的罪,而他們也可正式得著救贖的恩典。其它的人對自己的行動和所引致的後果,是要完全負責的,神也會因各人應負責任的大小去審判他們,而他們所要負的責任,是根據他們所得的亮光而定的。

第八章 異教徒有甚麼亮光?


       異教徒在靈性上是全然陷於黑暗的嗎?神有賜亮光與他們嗎?約翰給我們的答案是:「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約一9)

       從聖經中查考所得,顯示每一個時代的異教徒都得著有關於神的知識,而且這種知識是超過他們所想知或去遵行的。他們自己的著作,證實了他們就是沒有由神所賜的摩西的律法,或基督的教訓,他們也不是完全得不著神的亮光的,以下就是一些例子:辛尼加(Seneca)說:「神離你不遠,與你同在,在你堶情C一位神聖的靈住在我們堶情A我們一切善惡的行為,祂都在監察保護。離了神,沒有一個義人。」又說:「我們都是惡人,我們所指責別人的事,各人都可以在自己心塈鋮魽C」

       路克惹丟(Lucretius)說:「人人都在摸索生命之路。」何斯(Horace)說:「我明白也贊許較好的道路,但卻隨從較壞的而行。」馬可.奧利略(Marcus Aurelius)說:「只要我決意,我就有力除去心中一切的邪惡和慾念。但要記著,你這力是造物主所賜給你的。」

       在印度教的一本神聖的經典中,記載著這些絕望的話:「我就是罪;我所作的是罪;我的靈是罪;我是在罪中成孕的。」

        前面的話顯示古代的異教徒哲學家,對真理有不容忽視的認識,其中最出色的,是為自己的罪的事實而悲慟哀哭,這是值得注意的。不過他們雖然得著有亮光,卻承認自己沒有照著所得的亮光而行,因而招致犯罪。

        就算在混沌原始的情況之下,異教徒對罪性也非全然不知的。我有一個在剛果傳道的朋友,曾到一處從未與白人接觸過的部落,他很想知道他們道德觀念的敏銳程度,藉著翻譯的幫助,他問酋長甚麼是罪,酋長毫不遲疑地回答說:「罪惡可以包括謀殺、盜竊、姦淫和行巫術。」這不是保羅在羅馬書中所說的其理最好的註腳嗎?他說:「沒有律法的外邦人,若順著本性行律法上的事,他們雖然沒有律法,自己就是自己的律法;這是顯出律法的功用刻在他們心堙A他們是非之心同作見證,並且他們的思念互相較量,或以為是,或以為非。」(羅二14-15)

        這些從未受到外來影響的原始部落的人,在他們本身就有見證。寫在這些人心中的神的律法,與由神力所傳給他們的律法,是互相呼應的。普魯他(Plutarch)曾說過:「有一種律法不是寫在外在的書本上,乃是銘刻在人的心堙C」而蘇富克禮斯(Sophocles)也提及在人的心中:「有一種沒有明文而又不可塗抹的神的律法。」神對每一個人都有見證,他們原來對神的律法的認識,是仍然保留無缺的(徒十四17)所記。人對於贖罪的觀念,遠自亞伯時起,就像常識一樣傳流下來,異教徒所知的,已足夠使他們自覺有罪,和認識他們敗壞的光景,這點可由他們不惜辛苦力求赦免見之—諸如朝聖、禁食、自刑身等。他們相信將來的禍福乃操於神的手中,而他們來生的定數,乃是今世行為的報應。

        對於那些知道真理卻不遵行的,無論是基督徒或異教徒,神都是棄絕他們的:「我們知道這樣行的人,神必照真理審判他。」(羅二2)

        從前面的例子看來,可知異教徒是有足夠的亮光,使他們信服自己有罪的光景。這由他們希望贖罪,而不辭勞苦去獻祭和克己等事,便可見到。他們知道神喜歡人行善,去追求公義;他們保留著用獻祭去贖罪的觀念,常常把極珍貴的物品奉獻,以求達此目的。他們認為行善必有善報,為惡必遭處罰;他們知道自己不能掌握命運,一切都在一個偉大的靈,或他們所不認識的神的手中。

        他們雖然沒有得著足夠的亮光,使他們完全認識和得享救恩的好處,但我們認為神在他們中間,未嘗不為自己顯出證據來(徒十四17)。                                                                      Top

第九章 異教徒亮光的來源


       除了神自己的啟示以外,異教徒又可以從以下的幾個來源得著亮光,其中主要的是:

一、來自自然界的亮光

       這就是從自然界的證據去認識神。我們不要輕看自然神學的見證,每一個人都有這種亮光。他能從神的作為堨h認識神,就如羅馬書所說:「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顯明在人心堙A因為神已經給他們顯明。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羅一19-20)

        「保羅說明了人從神在自然界的啟示中,能認識神至何種程度。每一個人在他周遭的世界堙A都能尋到神存在的跡象。但單靠這些幫助,人卻不能尋到他個人的神,因為從自然界中,只能看到神的屬性、威嚴和榮耀。只有從神在祂兒子身上的啟示,我們才能認識祂。」(R.C.Trench,《Synonyms of the New Testament》)

        一些異教徒哲學家在他們的著作中,證實了保羅的話;亞里士多德(Aristotle):「神,雖非肉眼所能見,但藉著祂所造之物,便向我們顯明了。」

        柏拉圖(Plato):「這世界必有一本源,就是那永遠的創造者。」

        西塞羅(Cicero):「每當我們仰望天際的星體,就如有智力超人的神性在操縱控制,這是明明可知的。」

        保羅引用希臘詩人的話來支持他的理論:「就如你們作詩的,有人說:我們也是祂所生的。」(徒十七28)

        他們既曉得有一造物主,那末去敬拜那些受造之物就罪無可恕了。拜偶像是明顯的罪,是應受責罰的。

        「叫人無可推諉,因為他們雖然知道神,卻不當作神榮耀祂他們的思念變為虛妄,無知的心就昏暗了,自稱為聰明,反成了愚拙,將不能朽壞之神的榮耀,變為偶像,彷彿必朽壞的人,和飛禽走獸昆蟲的樣式。」(羅一20-23)

        保羅向呂高尼的異教徒傳福音時(徒十四11-17),他指出神乃宇宙之創造者,從祂的創造中便可證明其存在和能力,由此也可知他們所拜的諸神是虛假的;神已給他們明確的證據,他們本應尊崇這位至高無上的真神。他們的不信,自己是要負責的。創造的本身,和其對神性之普世的見證,是極其明白的,那些敬拜受造之物或偶像的,就是違背了祂神聖的啟示。

        保羅對那些有高度文化但卻信奉異教的雅典人指出,他們從創造中,就應知道這創造者的榮耀,是超出人手所造的殿的(徒十七22-34)。在第二十九節他用「不當」二字,暗示這愚昧是要受責的。

        神既從天降雨,賞賜豐年,叫他們飲食飽足,滿心喜樂,他們就應知道神的慈愛(徒十四16-17)。

        保羅的話,就像教訓我們說:神在創造中,已十分清楚地向人顯示,那些對神視而不見的人是有罪的,他們必定要受審判。

二、來自傳統的亮光

       有一件使人驚異的事,就是當我們越是追溯那些異教國家的歷史時,就越明顯地看到他們對一個全能的神的觀念。這跟保羅在羅馬書第一章十八節至二十五節對異教徒世界的指責,是完全琣X的。他指出人從本來對神的認識,繼續不斷地墮落到一種卑賤的、可憎的、拜偶像的地步。

        保羅斷言外邦人「顯出律法的功用刻在他們心堙v,他們「順著本性行律法上的事。」(羅二14-I5)「順著本性」這幾個字原文的意思,足一件事物固有的素質,卻與後來所學到、得著、或做出來的相敵對的。

        在以色列得著他們傳統的律法之先,血祭就是一般認為洗脫罪惡的方法。埃及人、希臘人、羅馬人、非洲人和許多其它民族,他們的獻祭,有時甚至用活人,其作用就是希望得著贖罪。他們知道犯了罪,也知道開罪了一位他們應當尊崇的神明,所以他們便用宗教的儀式,以求己罪得赦。

        每一個國家都有其自己傳統的神明,人們假若真正信奉祂的話,就會尊敬這神明的要求(羅一21、28、32)。

三、來自良心的亮光

       神給予每個人一種超卓的本能,這就是我們的良心,它會對我們說:「這是對的,那是錯的。」神把律法放在人的心中,然後給他們這種良知去理解這些律法。良知並沒有對人說神是有道德感的,只是自然把這事向我們的理智顯示了,而良知便跟著承認這事實。

        保羅以為那些異教徒「顯出律法的功用刻在他們心堙A他們是非之心同作見證。」(羅二15)他們的是非標準也許不正確,但這標準的存在是無可置疑的。當他們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時,他的良知便會贊同;當他們做一些根據他自己的標準來說是錯誤的事時,他的良心就會使他有知罪與受責的感覺,正如一個人在聖經的是非準則下犯了罪一樣。假若不理良心的責備而一意孤行的話,這就是罪,而罪就會帶來懲罰。

        良心本身是沒有道德與不道德的,它只隨著各人個別的道德標準而作出反應。在自然界已知的事實中,證明異教徒相信神是良善的,而只有良善才能統領一切。

        異教徒既然有這些和其它有關神的知識,他們對已經知道的就必須負責,但對他們所不知道的,他們可以無須負責。他們若不根據所知道的真理而行,就跟那些蒙受較大恩典的基督徒一樣,都是要自食其果的。違背真理亮光的人就是犯了罪,神必要定他們的罪。所有未重生的人都是「悖逆之子」,而這悖逆的產生,證明了他們對真理已有相當的認識(弗五56)。

        異教徒既然有了這些亮光和知識 ,那末他們無須負責之說實在似是而非了。

異教徒學說的證明

       從異教徒的學說中,也可以證明前面觀點的正確。

        在異教徒哲學家中,「孔子」是其中一個最偉大的人物,他常抱怨人君的無道,官史的枉法和人民失去了道義的準繩;他又常提及「君子」,作為每個人所應當追求的典範。他自己雖然懷著這樣高遠的理想,卻感到仍未達到上蒼所定的公義準則,他以為「獲罪於天,無所禱也」,而他也不能為人代求。他知道凡違背了這至高無上的神靈,是沒有上訴的機會的。

        二世紀希臘哲人克理索(Celsus),在一篇反基督教的文章婸﹛G「自古以來,人人都相信邪惡的人,將要嚐受永遠的痛苦。」

        著者在中國遊歷時,曾到西藏邊境一所佛寺中,在廟堂兩側各有九幅畫,生動地描寫佛家十八層地獄的種種刑罰,是那些無主的孤魂要經過的。每一個看到這些壁畫的虔誠佛徒都相信,他們死後也無可避免這些刑罰。中國人都相信他們的罪惡必受審判,正如中國有一句諺語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若然不報,時辰未到。」

第十章 他們是否遵行他們所得的亮光?

       他們已經有了亮光,但究竟有沒有遵循那亮光而行?保羅對這問題的答案是否定的,他駁斥那以為他們有照著所得的亮光而行的意見。在羅馬書第三章九至十節,我們可以看到保羅那大刀闊斧的宣告說:「都在罪惡之下……沒有義人……沒有尋求神的……沒有行善的……他們眼中不怕神。」禁食和朝聖正是有罪的感覺的無聲表白。何勒斯所說:「我明白也贊許較好的道路,但卻隨從較壞的而行。」這奇妙地像是保羅廢然的呼喊:「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作。(羅七15、19)

        曾在中國這個異教國家居住,一生滿有經歷的戴德生,他宣稱從未遇過一個華人,無論是學者或農夫,膽敢自稱完全照著他所得著的亮光而行。他們剛愎地把木頭和石塊視為神性,寧去敬拜上自太陽下至甲蟲這等受造之物,而不敬拜那造物之主。他們害怕亮光,而耽溺於作惡、犯罪、縱慾。他們雖然不受我們那超乎自然的亮光審判,但卻必受他們自己的亮光審判。

        「有沒有異教徒,遵守他們自己分辨是非的道德水準生活?」《世界宣教評論》(TheMisionary ReviewoftheWorld)的前任編輯皮爾遜(A.T. Pierson)曾發出這樣的問題,他繼續說:『我們的回答是:「沒有!因為世人都犯了罪。」但為甚麼不可能有些異教徒依著他們的標準而活呢?為甚麼世人都犯了罪、成為罪人呢?我們的回答是:「為了同樣的理由,所有在美國的人也都犯了罪。」照著本性,「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為甚麼呢?因為我們同是一個墮落的族類,生在世上同有犯罪的傾向,這就是使我們有易於喜愛邪惡的傾向。正如大衛所說:「我是在罪孽中出生的 ,在我母腹中便有了罪。」這「原罪」不是因為我們跟隨亞當而生(有人錯誤地如此假定),人性的敗壞,因為我們都是生在這世上的亞當的子孫!由於這敗壞,人便遠離原來的公義,而他的本性也傾向邪惡了,並且繼續如此。也因為這緣故,異教徒與和生在福音傳到的地方的人,他們內在的罪惡得著優勢和操縱意志之權,而擄去、支配和奴役心靈。所以人類雖然嘉許善事,但卻行出他們自己所認為惡的事來。除了我主耶穌基督的救恩以外,對於此律絕對沒有任何的例外。」

       總括來說:異教徒和所有其它的人一樣,不獨不能守道,並且違背良心,做出連自己也知道是不對的事,因此,他們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                                                                      Top

第十一章 責任的輕重


       那些從未聽過福音的異教徒,比起那些已嚐天恩滋味的人,他們的責任,當然小得多了。這是毫量無疑問的,我們不必費神再去討論,每一位公平的法官,都會根據知識與特權,知道責任的程度有所不同而加以寬宥的。但同時我們卻必須接納和深悉罪惡的無可避免的報應這偉大而基本的原則。無論甚麼,如果有變更這原則,或削弱其控制良心的傾向,都和真正的基督教觀念相違。

        神是位大公無私的審判官。「因為耶和華你們的神,不以貌取人,也不受賄賂。」(申十17)祂是「那不偏待人,按各人行為審判人的主。」(彼前一11)所以我們可確信異教徒受罰的輕重,是按著他個人責任的程度的比例。這原則常見於聖經,當它與神在十字架上所彰顯的憐憫聯合,便大有助於排除任何對神不公的控訴。無論是愚蒙的野人或是有教養的希臘人,都會得著相等的機會。巴徹(R.Pache)說:「神不容許任何祂的造物遭遇永遠的失喪,祂必定有自己的方法去尋找他們,把他們挽回過來。因此,當人離世的時候,他已經有足夠的亮光讓他接納或拒絕神,故此他要向神完全負責。」

        這基於個人責任而受不同程度的賞罰的思想,也可以在下列的經文看到,雖然經文並非特別和異教徒有關。

        「僕人知道主人的意思,卻不豫備,又不順他的意思行,那僕人必多受責打;惟有卻不知道的,作了當受責打的事,必少受責打。因為多給誰,就向誰多取;多託誰,就向誰多要。」(路十二47-48)

        「人干犯摩西的律法,憑兩三個見證人,尚且不得憐恤而死;何況人踐踏神的兒子你們想,他要受的刑罰該怎樣加重呢?」(來十28-29)

        「哥拉汛哪!你有禍了,伯賽大阿!你有禍了,因為在你們中間所行的異能,若行在推羅、西頓,他們早已披麻蒙灰悔改了。但我告訴你們:當審判的日子,推羅、西頓所受的,比你們還容易受呢!」(太十一21-22)

        當審判的時候,南方的女王和尼尼微人要起來定那拒絕接納基督福音和神蹟的世代的罪(路十一31-32)。

        順帶提一提;值得注意的是,假如推羅、西頓享受和其它蒙愛之城一樣的權益的話,全知的主宣告祂有權估定它們的反應將會是怎樣的。這對某些學者所提出的論調,就是在對異教徒時,神的知識是個決定的因素,究竟有沒有關係?所謂「神的知識」,就是指神知道異教徒(如果他們已聽過福音)的反應將會如何而言。

        明顯地,並非人人都具有同樣的知識。對某些人,神樂意更完全地向他們啟示自己。因此,既然所秉持的知識是決定的因素,猶太人比外邦人就更應負責了。

        薩蒙(S.D.F.Salmond)在《解釋者的聖經》(TheExpositors’Bible)說:「工作得失與將來所獲賞罰成正比例這思想,在基督的教訓以及在新約中,比一般人所以為的,佔更重要的地位。每人所得的將會公平地照著他所領受的材幹、機會、和知識而定奪。這個賞罰程度有別的真理,是在我們思想今生調節的不善、境遇不同的奧秘,以及失喪者之分的時候,基督自己所給予我們的安慰。祂對未來賞罰的判額,備供一切可能的分等。」

        正如保羅所說:那些在沒有律法的情形犯了罪的和律法以下犯了罪的有所分別,而這聖經的原則畢竟對異教徒「失喪」的誤解的觀念給予一點安慰。

        自然地,跟著產生了以下的問題:「異教徒被審判,究竟將以甚麼為根據呢?」

第十二章 審判的根據


       按照神的屬性,祂對全人類的審判自然是大公無私的。這固有的堅信,表現於亞伯拉罕痛苦的呼籲中:「審判全地的主,豈不行公義麼?」(創十八25)但是我們得冷靜地記取,以所多瑪為例,神的公義就在所多瑪被硫磺火所毀滅一事上表現出來。亞伯拉罕的關懷是為著義人,神就應允他的懇求;但那些不肯悔改的惡人,當神彰顯祂的公義之時,情景是十分可怕的!

        既然對未聽過福音的人的審判,不能因他們拒絕接受那從未聽過的基督而定罪,究竟甚麼才是他們被審判的根據呢?明顯地,一定是神所啟示的旨意了。由於某些人比其它的人享有特權,這審判自然不是一成不變,一視同仁的,但聖經向我們保證,它將會—

根據真理

       「我們知道這樣行的人(意指『異教徒』),神必照真理審判他。」(羅二2)神既是無所不知的,祂當然會把每一項使罪減輕的情形,和有關的因素計算在內,而予以重視。

根據公義

       這審判是由一位神依著心中的原則而不是看外表的行為而行。「我真看出神是不偏待人。」(徒十34)「因為神不偏待人。」(羅二11)神的審判不會受到不合適的動機所影響。

根據所得的亮光

       那些不認識基督的猶太人,將會按著他們的聖經,和他們對其中所啟示的神的信心接受審判。那些沒有律法的異教徒,將會按著他們所得的亮光(就是前面的知識來源)接受審判。「凡沒有律法犯了罪的,也必不按律法滅亡;凡在律法以下犯了罪的,也必按律法受審判。」(羅二I2)我們應當注意的是:僅僅「沒有律法」並不自動地免除「滅亡」的命運。我們可以確實地肯定,沒有一個人會因為拒絕一位他從來沒有機會接受的基督,或因沒有使用他們所沒有的亮光而被定罪。他們的定罪,只是因為他們漠視所已有的亮光罷了。

根據行為

       「神必照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羅二6)

        「死了的人都憑著這些案卷所記載的,照他們所行的受審判。」(啟二十l2)

        神準確知道每人的行為(摩八7;羅二16);但是審判將是「照他所有的,並不是照他所無的。」

        總而言之:「外邦人將受到那刻在他們心中的天理法則的審判。那些生在舊約時代的以色列人,將受舊約啟示的審判;而那些除了舊約的啟示和真理的亮光以外,也曾得見福音之光的,他們的審判,將照依他們所接受的更大的光而施行。神會公平地對待每一個人的。」(《系統神學》貝可夫著,L. Berkhof in Systematic Theology)

        姑無論那未聽過福音的異教徒,在最後審判時的結局怎樣,我們慈愛的神,在這事上是無可指責的,這是必會顯明出來。關於這點,亞摩士(C.W. HaleAmos)說:「假如神願意所有的人都得救,我們就一定會這樣推斷:世上沒有一個人會永遠被定罪。從知識和權利上看,不論是異教徒或半異教徒,假如在他的心中,絲毫沒有一些故意抗拒那白白的,已完成了的救恩的話;而只有這救恩,才可以免卻那些完全明白福音喜訊的人的滅亡。從我們所知道的關乎我們得救的條件中,我們自然會達到以下的結論:除了因為自己的過失和故意的選擇以外,沒有人會滅亡。」

現在我們可以研究異教徒的處境了。                            Top


第十三章 異教徒的處境


       我們對身體上的需要、危難,或痛苦感覺很敏銳,但對靈性上的需要卻非常冷漠,這正是我們墮落了的人性的寫照。龐斯曾經說過:「魔鬼十分願意我們關懷異教國表面的需要。我們對疾病和文盲、迷信和猥褻的驚怖,並不會使牠擔憂。即使我們興建醫院、創立學校、教授農業,只要我們對固有的性靈的毒癌是盲目的話,也不會太擾亂牠的計劃。這些事情,如果我們確是關心我們的同胞的話,當然一定要去做的。但是,這些可見的需要其實不過是病徵而已,它可不是毒癌本身阿!」【《如果我們的福音被隱藏》(If Our Gospel be Hid)】

一. 他們現在的情形

主的教訓

       在主的教訓中,時常可以找到末世論的思想,有時且十分顯著。關於這方面,我們記錄下來的主的話實在和今天一般的講道有很明顯的分別。試觀察祂的言論,多次提到有關天堂和地獄、審判、復活與來生等事。主嚴肅地警告祂的聽眾,凡不接納祂和祂的信息的,就會和祂脫離關係,與神完全隔絕了。悔改和信主是避免滅亡唯一的方法(路十二3;約三16)。祂重複地堅持只有藉著祂,人類才可以親近神。

        「我就是道路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十四6)

        「我就是門人倒從別處爬進去,那人就是賊,就是強盜。」(約十9,十1)

       「認識獨一的真神,並且認識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約十七3)

        「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見神的國。」(約三6)

        從這些絕對的、無上的基督的斷言中,顯而易見地,主教導我們除了靠著祂和藉著重生外,沒有人能親近神。

使徒的教訓

       他們的教訓和主的教訓並沒有任何衝突。假如有的話,他們對自以為是得著神的默示的要求將會是不能挽回的偏見了。正如他們所理解,是異教徒極度悲慘的靈性的缺乏,因為後者:

        沒有神、沒有基督、沒有指望:「那時,你們與基督無關,並且活在世上沒有指望,沒有神。」(弗一12)

        沒有生命:「你們死在過犯罪惡之中。」(弗二l)

        沒有亮光:「他們心地昏昧。」(弗四18)「從前你們是暗昧的。」(弗五8)

        沒有自由:「你們從前作罪的奴僕。」(羅六17)

        沒有對神的認識:「他們既然故意不認識神」(羅一28),「那不認識神外邦人。」(帖前四5)

        沒有產業:「無論是淫亂的、是污穢的、是有貪心的,在基督和神的國堙A都是無分。」(弗五5)

        沒有赦免:「我差你要叫他們得蒙赦罪。」(徒二十六17-18)

        沒有藉口:「叫人無可推諉。」(羅一20)

二. 他們將來的光景

       拜偶像和邪術,二者幾乎是異教國家一定的附屬品,使徒對它們的教訓,是極端嚴肅的,其含意也至為深遠的。

        「不要自欺,無論是淫亂的,拜偶像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國。」(林前六9-l0)

        「情慾的事,都是顯而易見的;拜偶像、邪術;我從前告訴你們行這樣事的人,必不能承受神的國。」(加五19-21)

        「惟有膽怯的、行邪術的、拜偶像的、他們的分就在燒著琉磺的火湖堙C」(啟二十一8)

        「城外有行邪術的拜偶像。」(啟二十二15)

        除非聖經的文字沒有確切的意思,否則,這些經文一定教導我們,凡從事前面事情的,將見逐於神國以外。在異教徒的國度堙A有著多麼大部分的人是包括在這一類中阿!

        假如這真是異教徒的現狀和遠景,又假如基督的教會掌握著唯一能使這些悲慘的「沒有」,變為得著「基督那測不透的豐富」的信息的話,那麼,傳道的事工該是何等的道切,而不去宣傳這信息又是何等大的悲劇呢!

第十四章 我們為何說異教徒是失喪的?


       如果異教徒是失喪的話,是否只因出生時的機緣巧合?是否因著地理或種族的原因?是否因著他們不能像那些生活於基督教文化下的人一樣享受這種權利?當然我們知道這都不是原因。假如他們是失喪的。

不是因為他們未聽過福音

       如果用信心接納基督是得救的條件和人類命運決定的因素,那些異教徒怎能對一個從未有機會決定的選擇負責呢?「沒有傳道的,怎能聽見呢?未曾聽見祂,怎能信祂呢?」任何的結論都對所有公正的原則損害,這些原則是和神有關係的,也是我們所熟悉的。聖經中沒有一句暗示或明言,說異教徒的失喪,只為他們沒有接受一個從未聽過的福音,這個論調,也沒有任何熟悉聖經的福音派信徒會提倡的。異教徒之所以被定罪,乃是因為罪過,而不是因為無知。

        戴德生某次在多倫多的講道中說:『我遇見許多人這樣告訴我:「我不能相信異教徒的失喪是因他們沒有聽到福音。」我完全同意他們的說法,我不相信異教徒因為沒有聽過福音,而是失喪的。』

        假如異教徒是失喪的,那末,所有其它的人也因著同一的緣故都是失喪的:

因為他們都是有罪的人

       普世的人,不論的奉教的、有教化的、或那些通常被劃分為異教徒的,他們失喪唯一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們是罪人。所有的人都是生來就有罪性和墮落了的天性:「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羅三23)全人類都毫無例外地,受到始祖(亞當)墮落的牽連,在這事上並沒有階級不同的分別。

        「聖經把眾人都圈在罪堙C」(加三22)

        「我們已經證明,猶太人和希利尼人(異教徒)都在罪惡之下。」(羅三9)

        神對普世人心的診斷是:「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耶十七9)不論是有教化的人或是異教徒,他們的「舊人」,都是不會渴慕神或是祂的聖潔的。他的一般態度就是:「離開我們吧,我們不願曉得的道。全能者是誰?我們何必事奉祂呢?」(伯二十一14-15)

        史皮亞這樣說:「人類在這個狀態中,不是因為他們未曾聽過福音,乃是由於他們是人。罪惡是靈魂的毀滅者,又是生命的毀滅者,這生命乃是人對神的知識。人類成為罪人,並非因聽不到福音。當然,如果他們得聞並接納這個福音,他是會得救的,但毀滅他們的,並不是對福音的無知或者拒絕,乃是對罪的認識。」

        他們失喪,因為他們違背了自己的良心,去做那些連自己也知道是不對的事。既然明知故犯,當然招致罪與罰了。

        故此,所有的人都是「本為可怒之子。」(弗二3)除了從亞當承受一種罪性以外,他們更罪上加罪,以致泥足深陷,無法自拔,這都是那些曾在異教徒的環境中居住的人所十分熟悉的,而這些罪行自然應受到神聖的審判阿!                               Top 

第十五章 假如異教徒不是失喪的,有甚麼方法得救?


       與許多經節明顯的教訓相反,如果那些沒有聽過福音的異教徒不是失喪的話,我們要引用怎樣的救法作解釋?這些主要的救法可能是如下:

        一、為異教徒預備一個好像煉獄的地方,藉此來補償他們的罪過。這是用來解決這個難題的一項巧妙的企圖。但這是毫無聖經根據的,並且與基督徒蒙光照後的良心是有矛盾的。

        二、為異教徒預備一次將來的考驗。這個思想好像是很吸引人,很能惹人好感,但是沒有一節絕對清楚的經文可為明證。為著答覆這爭論,羅拔遜(A.T. Robertson)在《Word Pictures of the New Testament》一書寫著說:「對我們來說:這個問題實在是太高深莫測了。但最低限度,由這件事看來,我們是不允許辱罵神的,因為祂對那些犯罪作惡的人的刑罰,並沒有過於他們所當受的。神規定了一個道德性的宇宙,公義要作它的根基。雖然堅持著所謂「永遠的盼望」,等候著,並相信全人類的最終救贖這意念是快慰的,但卻沒有經文和完整的道德作支持,須知推翻永刑的論調也將永生同時推翻。我們必須謹記:我們不明白罪惡是何等可怕,和神是何等聖潔。」

        假如異教徒還有另外一個得救的機會,基督的使命何必要這樣逼切,情願叫傳道人面臨痛苦、克己和可能遭遇的死亡?神何不把這使命留待將來?除非我們準備讓步,認為聖經是宣傳「普救論」的,否則,現在的時候就是唯一的蒙恩良機,「現在是拯救的日子」,「如今卻吩咐各處的人都要悔改。」

        三、另一種謬誤的說法,就是以為除了傳道以外,可用其他方法把基督介紹給他們,以為異教徒與得救的人一樣有選擇的機會。這種帶有點神秘意味的觀點,雖然富有吸引力,但依然缺乏經文作為根據。在聖經堙A沒有一節經文,清晰地予我們保證,基督的代贖可以對尚未知道的人有效。只有福音被宣揚和信靠,才可以產生效力(羅一16)。

        四、在神的全知堙A神知道那些人,假如福音傳了給他們的話,他們的回應將會是怎樣的,而神將會照著他們的回應對待他們。正如先前引用過,可能支持這觀點的一段經文是馬太福音第十一章二十二至二十四節。

        喬治.顧德滿(George Goodman),一位聞名的弟兄會律師和佈道家,舉出這段經文作為這論調的憑據,他說:「難道一位全知的神,既然看見他們對自己所已有的心中的亮光採取真誠的態度,豈不知假若那更大的亮光—就是真光—賜了給他們的話,他們便會因這光而喜樂麼?難道這光從未臨到他們這事實,便攔阻了神的恩典流露到他們身上去麼?」

        無可否認,這觀點有它吸引人的地方,因它承認只有因基督為中保的工作,神的憐憫才能施及這樣的例子。但是單這一段的經文,和它可能有的足夠分量的解釋,難道就可以推翻許多明顯的經節的清楚教訓,說那些蒙拯救的,完全是因著相信他們所聽聞的基督麼?

        五、「基督的死和復活,是在基督以前或以後的任何時代的任何人的唯一救贖的根基,雖然如此,救恩的門對每個未曾聽過基督之名的人並沒有關閉。」賴特(G.E. Ladd)在《挑戰》雜誌中提出上述的觀點!他建議說:「神恩惠的行動是會超越福音的知識的,正如神的恩典在舊約是比以色列為廣闊不!我們不將救恩的門向千千萬萬未曾聽聞基督之名的人關閉,正如我們不能說,在舊約時代,神能救人的知識,是只限於以色列人的。我們固然高舉只有基督的十字架和復活可以拯救,同樣,我們也宣稱不屬基督的宗教是毫無得救的真理的。

        但在福音信息以外,可能有些人是存心尋找真神的(傳十七 27),是尋求尊貴和不能朽壞之福的(羅二7),是有聖靈真正的割禮的;對這些人,神把基督耶穌的救恩賜給他們。我們不知道這樣的人有多少,我們只知道聖經所證實的;神寬大的憐憫,絕不會把祂恩典的水平降低,只給那些祂明顯地施恩的地方,不論是在以色列或基督的教會。唯有在最後的審判我們才能下一結論;誰人得救,誰人失喪。」

        這觀點比前面任何一個,都更有明顯的聖經去支持。但是,假如對任何一個題目的最終真理,就是聖經對這問題所提出的全部資料,那麼,我們可以說最終的真理就在這婸礡H作者已經引證多處的經文,這些經文看來都是否定這看法的,而這看法所引用的根據並不是聖經的根據!

        六、另外的意見是關乎沒有聽過福音的異教徒,和主前的世界。許多人都有一個錯誤的觀念:以為每人都有承受神憐憫的權利。但這意念與憐憫的整個意義全然相違,須知憐憫是恩惠的施贈,是沒有預先的要求的;當憐憫成了一種權利的時候,那就不成為憐憫了!

        在舊約時代,曾經有人對那位將要來臨的基督一無所知,但也蒙神向他們施恩和憐憫。例如亞伯拉罕,他居住在一個崇拜偶像的社會,但他以信心去接受神賜給他的啟示,離棄偶像的敬拜。因為他篤信真神,「所以這就算為他的義。」(羅四22)這堛滌暋D是:整個未聽過福音的世界能否視為主前的世界一樣?

        在《基督徒宣教工作的挑戰》(Challengeto ChristianMissions)一書中,威爾施(Welsh)將這問題提出和詢問:「亞伯拉罕和虔敬的猶太人,他們對歷史上的耶穌無所知曉,怎能蒙神悅納呢?他們有他們的道德律法與和關於一位聖潔和滿有憐憫的神的知識;他們有罪惡、獻祭和個人對神的虔敬的表記。亞伯拉罕得稱為義是因為他相信神,這就算為他的義。這並不是虛假的;他是不義的,但在他的信心埵雩q的胚胎和潛能。按著那些猶太人心媮儘鶠B相信和他們根據那藉物質上的表記和形像所得提示的憐憫向神哀求的程度—按著他們對那照耀著的亮光底回應的程度—他們有神所賜赦罪的憐憫。

       今天的異教徒與紀元前的一樣,對基督毫無所知。在紀元前神怎樣對待猶太人,祂也照樣對待那些在亞洲、每個大洲並小島的人,因為他們還沒有聽過基督的福音,還沒有得著這個福音的好處。雖然猶太人有比較完備的表記和明確的啟示,但這是在話題以外。神以同樣的方法和原則對待不同種族的人,把他們全部看作紀元前未聽過基督之名的人。最低限度,在謙卑的猶太人心中所存的恩惠,也經常同樣存於外邦人心中,只要他們的心靈有同樣的感應。」威爾施以他的結論當作千真萬確的事實,但這又是一次不清楚和不準確的論述,不能絕無疑問地解決此事。

        雖然我們曉得神以祂的主權,大可拯救一些毋需向他們傳道或聽過福音的人,但是這卻不能毫無困難地藉聖經來證實,何況有若干處的經文好像清晰地持著相反的意見?無論如何,附和這觀點的斯特倫承認說:「這些經文的數目是如此少,絕不會因此就削弱了對我們作傳道工夫的要求。」

        哥尼流的事件是這觀點所提出來的新約代表。由於他是一個信靠猶太教的外邦人,與猶太人的信仰有直接的關係,藉這信仰,他得以相信真神,因此他與未聞福音的異教徒是不同類型的。他有分於希伯來人所蒙賜與的特別啟示,又因為他與屬神的人有聯合,所以他成為使徒行傳第十章二十二節所描述的人,同時只有由於聽到福音的傳播,他才可以進入完滿救恩的福樂中。
同樣,那個埃提阿伯的太監也是一位信靠猶太教的外邦人,他手中拿著舊約聖經,即神對希伯來人的特別啟示。只有當腓力從這些聖經向他傳講基督,他才可以經歷救恩。

        這兩個事實所教訓的是這樣:神會鑒察我們內心的真誠,會賜下更多的啟示,帶領那些心埵^應聖靈感動的人認識基督。祂為哥尼流作此事。祂為那埃提阿伯人作此事,祂也為保羅作此事,神必定接待每一個尋求祂的人,祂絕不會讓尋求的信心得不著酬報!值得我們注意的是哥尼流的禱告;他祈禱的主題是要得著更多的亮光(徒十31-32),而神對這事的回應是差遣彼得。

        但事實上這兩個情形與那些從未聽過福音的異教徒是不能相提並論的。但是今天也有許多確實的例證,表明神繼續行出昔日為哥尼流和那個埃提阿伯人所作的;這些例證只是用以加強我們要履行傳福音責任的逼切和重要。

        當邁爾(F.B. Meyer)在印度傳道的時候,他慣常問傳道人說:「這地方有哥尼流一類的人嗎?」差不多每次他都得著一個肯定的答覆。同時他發覺不論在那堙A都似乎有一些虔誠的人盡心竭力,急切地追尋著一個更完滿的啟示。他比喻他們如同烽火信號,只需要一小點的火花,便能燃燒起來。

        在一九五三年,海外基督使團(Overseas MissionaryFellowship)的宣教士把福音帶到菲律賓某族,其中一個首先信靠主的,是作者認識的一位老婦。當她接受洗禮前的考驗時,她被詢問:「你是在何時開始相信主耶穌的呢?」「當然是立即在你把關於祂的事告訴我的時候,如果你早點兒到這堥荂A我們豈不是早些就已經信了祂麼?」這是她那使人傷痛和可憐的回答。在神的全權堙A為著要使這位年老的祖母可以得著她所需要的亮光,祂使中國對傳道工作關閉,來叫一位宣教士改變他的方向以供應一慕道者的屬靈需要。

       在一九五八年七月二日那期的《宣道週刊》(TheAllianceWeekly)中,尼斯溫達(N.L. Niswander)敘述一個在行為上順從真理,但不懂聖經的人的故事。他生活在一單從未聽過基督的人中間。一次當尼斯溫達講道時,他對這位聽者有深刻的印象;他被這個人的面孔所表現的坦誠和愉悅感動了,因他看不到素常所見覺得有罪的神態!基督作救主這主題,給這個人帶來了極大的喜樂。

        後來,當尼斯溫達與他談話的時候,他說出他生命中的三次轉機。第一次是有感於宇宙的完美和奇妙,自然界向他顯露全能者的偉大;第二次是嚴厲的自覺有罪和自定己罪,他那對自然界的美麗神奇的認識使他明白他的缺憾,他於是覺悟到自然律、道德律、和神的聖潔的密切關係;第三次是他成為一位熱切的追求者,而要知道神對他那惶惑的心靈與意志的解答。他作證當他懇求神的赦免時,他自覺一位救主在他身旁。他繼續說:「自從我聽見你的講道,我便認識了這位贖我罪的耶穌。」這實在是一位現代的哥尼流。

        在《His》雜誌堙A葛達生(WesleyGustafson)敘述他遇見兩位中國空軍將領而向他們講論基督的事:『其中一位立即便渴慕要聽更多,他說他從未聽過有這麼一位主,可以在戰時也賜平安。他在不久以前就已停止了對異教的敬奉,因為他覺得這從未能給他任何人化的目的。他曾懇切地這樣祈禱;若是有一位真神,必定會向他顯示祂自己。

        當我講及基督降世將神顯明出來,為我們的罪受死使我們可以確實地和直接地親近神的時候,他懇求要聽更多。我把救恩的途徑一而再的解說:我答覆了他的經過思想的問題,最後他感歎地說:「這就是我不斷尋找的那一位」,於是他接受了基督作他個人的救主。神看見這位軍官心靈的需要,於是差派傳道人去滿足這個需要。』

        不過無論如何,是否有事實證明異教徒的世界,正像哥尼流一樣,不斷尋求真理、敬畏神、和實行公義呢?相反地,當傳道人把福音的真理傳給他們時,他們不但沒有表示歡迎接受,大部分的人反加拒絕。看來他們當中並非有許多人在與邪惡對抗,撇棄敬拜邪靈和尊崇偶像等事,或尋求逃避罪惡的腐敗和不義的綑綁!

        異教徒的行為是怎樣的?我們可否說那些是公義的行為?當我們發出這問題時就相等於答覆了它。一位傳道人問:「你以為異教徒的行為是好的麼?有些人把異教徒描述為一批美好無罪的人,我們若損害他們,便是一件遺憾的事。其實,你不知道異教徒的黑暗是甚麼異教徒的生活是壞透了的;異教徒的憐憫慈悲是非常殘酷的;他們那末蒙福音光照的人生是非常黑暗和悲慘的,甚至他們的良心也定他們行為的罪!有時你遇見一位詭辯者,他爭論他是個好人,期望可進天堂。但我從來沒有和這樣的一個人深入的談話而發現他真是如此相信的,相反地,當你深入的與他們談話之時,他們便會告訴你,在世一千日的痛苦,也比不上他們正走向的幽靈之地一日的痛苦阿!」

        無可否認,神曾藉著夢、異象、或類似的事把自己彰顯至某種程度,許多在世界各方的傳道人也作同樣的見證。一位海外基督使團的護士敘述以下的經歷:「在泰國的時候,一對夫婦約在下午三時來到我們的家中。當我看見他們從小路行過來,臉上帶有愁容,我推測這又是另一位病人,恐怕自己染上了痳瘋病。當我從書桌的坐椅上起來前去迎接他們的時候,我心中揣測這兩個之中那一個是病人。在我還沒有想到其他事情時,那個女的首先說話。

        『「有一件事正在煩擾著我:我想你是唯一能夠幫助我的人。」我在她身旁坐下,說:「是嗎?」期待著要聽一段關於痳瘋病的故事。但想不到她卻這樣說:「我發了一個夢,是關於一個名叫耶穌的人的,你可否告訴我祂是誰?」』一個疲乏的護士立刻變為十分儆醒。那訪問者於是講出她的夢,接著問這有何意義。對於「耶穌」,除了聽過祂的名字一次以外,她沒有半點的認識。她和她的丈夫找尋平安(已有五年之久),二人也曾企圖照著佛教的訓言過一個聖潔的生活,但卻沒有得著平安。由於他們懇切地尋求,他們的鄰居都說他們是顛狂的。

        「在這一剎那。我求主帶領我;此後三個鐘頭,我們把一段一段的聖經翻看,聖經在其中引導並賜下悟性。這真是一件使人震奮到難以形容的事情,看見這對單純的夫婦領會神的話語的奧秘接著的星期一下午,他們再到這堥荂A彼此異口同聲說:『我們現在所得著的平安與喜樂,是我們從未領受過的。』」

        但正如弗約斯特在《異教徒的靈性光景》(The Spiritual Condition of the Heathen)一書中說:「神時常予這些經歷以限度是一件值得我們注意的事。哥尼流得著啟示,差人去找彼得;這位使徒需要在場,宣揚被釘死的救主,才可將救恩帶給他的聽眾。在異教徒的國家中,男男女女曾看見『白衣人』,告訴他們去某城或某禮拜堂,相信在那堨L們所聽的真理;這需要行動—找著傳道人、傾聽和相信—才可令他們明白那個異象的完整意義。
我們可以想像:神或許已經命定,直接藉著夢、異象和啟示向人傳達福音。但事實表明出來,祂並沒有這樣做;相反地,祂卻託付人去傳福音,叫他們去使萬民作門徒。這個責任放在我們的肩頭上,實在是無可推卸的。

第十六章 未聽福音的異教徒,除了信基督以外,是否有得救的希望?


       我們雖已盡力面對許多可能的解釋,但是還要發問,並試圖回答這最終的問題。我們必須對可能將這負荷減輕的每段聖經予以適當的重視,這心靈的重擔就是相信未聽過福音的異教徒的失喪光景,是每個關心這問題的人無可避免的重擔。這關連是如此重大,只有麻木的人才會不去探討那能滿足他們對最終得救的盼望的經訓的每一途徑。

        但經過衷誠的努力,不認為自己有完全的知識或無誤的觀點,並把神的恩典和憐憫加以擴大,作者也不能從聖經中找到一些明顯直截的教訓,可以證明這結論是正確的。雖然那真理損害了我們的理性,或與我們的哲學概念相違,不過假如聖經真是如此教導,我們就沒有理由去拒絕。我們需要承認:人的極度下流,罪惡摧毀了他的道德力量,歪曲了他的屬靈異象,使他正等候那審判全地的主按著祂的旨意的判決。

        那些沒有聽過福音的異教徒,如果他們要得救的話,就必須相信他們所聽聞的基督,這在林塞爾(H.Lindsell)的《宣教事業的基督徒哲學》(A Christian Philosphy of Missions)一書中闡釋甚詳。以下是一大段引用他的話,作者認為其內容是有明確的聖經根據的:

        『當我們再度追溯神學的根源之時,我們發覺在啟示塈馴沒有提到或暗示,說未聽聞基督而死去的人會有任何的希望。聖經斷然宣稱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聖經明白地教訓我們:基督的身體(即「教會」)只包括那些接受基督的工作和功勞而重生的人。沒有基督,人類絕對沒有盼望;沒有基督,任何人絕不可能得救。但這主張有一個弱點,是我們所必須討論的,免得有人以為可以逃脫進退維谷的境地。我們說除基督外沒有人可以得救是一回事,我們主張這原則與全世界的人都有關係,並說人類除非藉著基督徒聽見福音和自己的努力,又是一回事。許多人雖然口頭上同意除基督以外,沒有人可得救的主張,但是,要拆毀這說法的主要因由,他們又不敢說我們確信那些從未有機會藉世人得聞福音以致失喪的人,神沒有超然的啟示賜給他們。

        『他們否認自然啟示是足夠的,同時又不相信聖經所說神的教訓在基督啟示圈子以外當時並沒有任何工作。克雷瑪(Kraemer)說他相信「有些曾被接納,或可能現在蒙悅納的有信心的人,他們雖然生活在非基督教的權勢底下,卻沒有受到它的影響,他們乃是聖靈奧秘工作的成果。」他繼續確立這論點,感歎地說:「主不准我們這些凡人如此不敬虔,說定神要在何處和如何施行祂的恩惠和慈愛。」

        『我們可以簡單地說:聖經完全沒有使這假說得著確立的地方,假如是可能的話,也沒有甚麼坦率的陳述或可以採用的含意,來提出這個可能性,我們可以更進一步,說明神的啟示意味著假若祂在基督的啟示以外做救人的工作,便是不合理的。神在基督以外有工作而竟然對這個關乎傳道動機的重要的問題保持緘默,實在使我們難以置信。沒有人願意否認神能按著祂的心願,在何時和如何工作,但若以此為根據,以為神可行出與祂的屬性和品格有顯著衝突的事,便是背乎聖經,並且是不合理的了。除了淵源於一個同情心,熱切期望異教徒在他們不完全的宗教外仍有得救的機會,這樣的觀點是沒有根基的。

        「就算神在基督教以外確有拯救的工作,我們還要想到神的公義,何以用奧秘的行事去拯救一些人,卻不給其他失喪的人有同等的機會?這樣,難免也是一種怪誕的公義,好像另外一種,是支持神奧秘工作能力的論調的人所不喜悅的!所以,我們並不是故意避開問題的重點。(我們只需要承認,神在祂所作的事上都是公義的;不論祂作何事,縱使有任何相違的表現,祂的公義仍在施行。神公義合宜的作為的整幅圖畫,是由許多要素所構成的,但因我們是有限的人,我們自然不知道,也不認識其中許多的要素。這堛澈H心包括在每件事上相信神的公義,即使在我們看不見亮光的範圍或地方,也無須試圖想出一些逃避的方法。)【註:前面括號堛爾僈y是我們補充的】

        『因此,否認神在教會所傳的福音以外顯示祂自己的思想,就的確會使異教徒的處境看來更為可悲。另一方面,這幅圖畫的黑暗,應該使教會傷心,叫整個教會跪下來,以誠摯的心努力補救這個情況,因為有許多人沒有基督,在今世和永遠堻ㄗS有盼望,教會是應該要負責的。

        「無論如何,在這悲慘的光景之中,每個信仰純正的基督徒,總存著一個指望。真的,他實在可以看到神在某些特別情形底下在異教徒身上所作的工。這些異教徒,只要是誠心誠意地尋找真光,他們雖然甚至連那光究竟是甚麼也不知,神仍然替他們工作。但神所採用的方法,是和祂的啟示一貫的,並且與祂在現代作工的方法完全吻合。宣教士們能夠向我們作證;多人因為和福音發生接觸而得救。在談話中,這些異教徒表示他們久已渴望和追求真理,然而,真理並非藉著一些超然的啟示臨到他們之中,乃是藉著宣教士的差派,把福音帶給他們。這接觸一向都是平常的,自然的接觸,而採用的方法也是神所定規和指示的方式。與其容許未重生的人一些超然的啟示,神使未重生的人有機會聽到基督的福音而得救。」

       作者一定要嚴正地指出:今天在世上許多傳福音的活動中,福音雖已傳播有年,但仍然沒有發現一個可與哥尼流相比的人。史皮亞曾經這樣寫著:「無論是否異教徒,人只有靠著神在基督堭o救。當我們以為找到了現代的亞伯拉罕和哥尼流,在預備接待他之時,我們其實並不知道在那堨i以找著他。但我們卻可以肯定地相信,當我們找到他,他是會認得他用信心去尋找的救主基督的。」

第十七章 基督徒的責任


       前面已提出了聖經所說:有關未聽過福音的異教徒的靈性光景,由此看來,向全人類宣揚基督,是我們急不容緩的義務。就算有人要推翻這些理論(雖然他們差不多無可能找出實證),我們的責任仍然是何等重大阿!我們既認識了基督,就有當然的責任趕快把這事告訴每一個人,假若我們蓄意的隱瞞著,那末對大部分正陷於黑暗沉淪的人類來說:我們就是罪大惡極了。
假若教會和每個基督徒,不把得救的真理向需要它的人宣講,他們就要負起一切的後果。各地宣教的歷史,不斷重演著因延誤而產生的可悲的事件。

        一個年老的愛斯基摩人對薩爾刻克主教(BishopSelkirk)說:「你在此地已好幾個月了,你到來時已知道這福音吧?或者在幼年時就知道了吧?你的父親大概也知道了吧?那末為何不早點來呢?」

        在積滿雪的安迪斯山(Andes)上,一個秘魯人感嘆說:「為何在我以往的歲月中,從未有人對我說到耶穌基督曾講過這些寶貝的話呢?」在卡薩布蘭卡(Casablanca),一個摩爾人(Moor)對一個販賣聖經的商人說:「你為何不向各處推銷這本書呢?為何我這許多同胞尚未認識這書中所說的耶穌呢?你為甚麼隱瞞著不告訴我們呢?你應該感到慚愧!」

        一個希臘婦人初次聽到福音以後便說:「這真是奇妙的事,貴國的婦女相信它嗎?」

        「她們都相信。」

        片刻以後,這婦人說:「我以為她們不相信的,不然她們就不會這麼久還不來告訴我們了。」

        「你終於來了」,當一個宣教士進入一所中國廟宇時,一個宣教士這樣對他說。他曾見到一個異象,知道有一個遠方的使者將會駕臨,但他卻足足等了十八年之久。

        一位倪先生問戴德生說:「你們英國得著這福音多久了?」

        他含糊地回答說:「幾百年了。」

        「甚麼?幾百年了?你們怎會隔了這樣久才來告訴我們呢?」

        在孟加拉(Bengal)一個回教婦人問一位宣教士說:「耶穌為罪人死了有多久呢?你看看我,已有這一把年紀,我以前常常禱告、布施、去廟宇參拜,常因齋戒而變得軟弱無力,現在才知道這些都是枉然的,這些時候你到那堨h呢?」

        是的,他究竟到那堨h了呢?

        聖經記載人類初期的歷史,述說神向一個人追問有關他兄弟的事,因他兄弟的血在地埵V祂哀告。使人驚異的是第一個對他兄弟不負責任的人,竟是一個殺人兇手。「我豈是看守我兄弟的嗎?」(創四8-10)就是這一個既輕看生命尊嚴而又看輕靈魂價值的人的反問。對於我們的兄弟,我們是要負責的!

        主支持舊約的教訓,祂宣稱這血債該歸到以色列身上:「所以我差遣先知叫世上所流義人的血,都歸到你們身上;從義人亞伯的血起,直到你們在殿和壇中間所殺的撒迦利亞的血為止。」(太二十三34-35)

        在這重大的使命上,主已指定了我們所當盡的責任:「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太二十八l9)「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可十六15)「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徒一8)這堣w直截地指出,就算我不能肯定千千萬萬未聽過基督的人的命運,迷途的羊的比喻已為我們立下了一個原則,就是只要這是百分之一人類的命運,我們就有義務,甚至要冒最大的危險與付出最大的代價,去為主拯救他們。

        我們應當認真思想下面一段經文重要的含義:「人被拉到死地,你要解救;人將被殺,你須攔阻。你若說:這事我未曾知道;那衡量人心的,豈不明白麼?他豈不按各人所行的,報應各人麼?」(箴二十四11-l2)「我對惡人說:惡人哪!你必要死;你以西結若不開口警戒惡人,使他離開所行的道,這惡人必死在罪孽之中,我卻要向你討他喪命的罪。」(結三十三8)

        我們拯救異教徒的責任,與自己的能力,傳福音的機會,和使福音能夠廣傳的努力是相等的。當然基督自己能拯救異教徒,但聖經告訴我們說:祂不是單獨行動的,祂在這迫切的工作上,要與祂的教會聯合。

        假若教會沒有執行祂的命令和使命,她不只犯了蓄意叛逆之罪,同時因這叛逆,許多人將失去聽福音的機會,因而不能得救以致滅亡,這責任也要歸到她身上的。假若我們沒有盡力去傳福音,我們真要像大衛一樣禱告說:「求救我脫離流人血的罪」,因為恐怕我們沒有忠於主的託付,以致在審判座前,我們雙手染滿了那些本應可得救的靈魂的血污。

        「我們應記著人類世世代代不會慢慢地等候教會傳福音給他們聽。人生是短暫的,他不會等基督徒傳福音給他們,所以假若某一時代的教會不去傳福音,這時代的異教徒便永無聽福音的機會了在傳福音的工作上有一真理,就是我們今天永不能估計明天,而明天也不能替代昨天,每一個時代拯救靈魂的工作,必須由那世代的人擔負。」(弗約斯)

        假若我們辯稱那些從未聽過福音的人,除了信基督以外,還有別的方法進入天國的話,那末除了因為博愛這理由以外,我們便完全否定了所有迫切的傳福音工作的重要性。這思想也抹煞了我們對這工作的迫切。但我們知道地獄是實在的,我們也知道逃避的方法,假若我們不去警告和勸服那些未聽過福音的人,我們又如何能逃罪呢?

        有一次,司布真(C.H.Spurgeon)的一個學生,向他問和那些未聽過福音的人得救的問題。這位偉大的佈道家回答說:「我所考慮的,卻是那些聽了福音而不去傳給別人的,這些人會得救麼?」

        在亞拉伯宣教的缶空納(Ion Keith Falconer)所說以下的話,雖是對上一代的人說的,但對今日的青年也有深遠的啟示:「當廣闊的大陸正處於昏沉黑夜之中,萬千的生命正在異教徒與回教勢力的恐怖下,過著水深火熱的生活,你就當背起這重任,證明神把你置於此時此地,是給你一個傳福音的場所。」

他們滅亡,很快地滅亡,
每日有千千萬萬人,
失喪在罪中沒有指望!
在必臨的可怕的審判日子,
他們若控告你當負他們滅亡之責,
基督的教會阿!
你那時將有甚麼話講?


宣信(A.B.Simpso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