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是愛

一、苦難見神愛

       「救主以色列的神阿!你實在是自隱的神。」(賽四十五15)

       有的時候,我們能達到那一種地步,我們不了解為甚麼我們要忍受這樣多肉體的憂患,和靈性的痛苦。在憂患、痛苦之中,我們覺得主的應許是靠不住的了。懷疑堵塞我們的口,缺少禱告的能力,輒生怨恨,常發牢騷。在這個時候,我們須要記住:主是自隱的神。

       我們遭遇了憂患,也覺得這些憂患已夠我們受的了,我們就到主前訴苦,求祂憐憫,也明明的對主說,這嚴重的試煉,不是我們天然力量能以忍受得住的。誰知禱告的反應,是更重大的憂患、更劇烈的痛苦,使我們肉體和靈堻ㄗ了打擊。因此我們更多的呼籲主,不料逃得災來遭了殃,招來的卻是更多的痛苦。這個時候,我們的心就很容易對神起反感,向來以主為一切慈愛、與福分泉源的信心和認識都沒有了,能感覺到的不過是暴戾寡恩,或善者和弱者開玩笑如貓逗老鼠一般的主罷了。這樣的思想在人的心堜~然有這樣大的力量,阻斷了人與主的聯合,在心堨R滿了神放手不管我的心思,這種情形是非常危險的。

       若如此,那些身受憂患、痛苦的人,就誤入歧途,原因是他們忘記了「主是自隱的神」。我們常常以為我們對於至高神的知識都有了充分的認識和徹底的瞭解,我們把祂當成一部我們這樣撥祂,祂就這樣動的機器,也好像橫行闊步不遇阻礙的棋子,我們根據祂的應許,擬就個人的計劃,將祂束縛在我們個人的計劃之中,限制祂不許祂有計劃以外的行動。

       但是主的行動,和我們個人的計劃,大相逕庭。祂所作的,是我們以為祂一定不能作的,或是不能答允的。因此一旦祂這樣作、這樣答允,我們就目瞪口呆,對於神是愛的信心就發生動搖。因為魔鬼在我們心靈至困的時候,乘隙在我們面前,將神刻畫成那麼冷酷寡恩,坐視不理我們的事的一副樣子。好像對我們說:你們呼籲祂是枉然的,祂充耳不聞,不願俯聽,也不願援手。這樣我們就墮入牠的網羅之中,以為神不再過問我了,所以註定失敗的命運臨到我們的身上。我們想:像我這樣一個渺小的人,遭遇憂患、痛苦一直到死,神也不會搭救,因為我在憂患、痛苦中多次呼籲祂,甚至力竭聲嘶,然而祂一次回應也沒有。

       是的,在憂患中失掉了信心,是信徒極大的危險。若一個人能以信得過試驗他的神是有美意存在的,不論這個憂患是何等的大,這個人定能站立得穩,行所無事。若在憂患中他把倚靠神和神對他必有美意的信心動搖了,並充滿了怨憤之心,他就岌岌可危。因為按著此可以達至剛愎而到褻瀆神的地步。這樣,在信徒堶措篕琱W算已經墮落了。若這樣的光景已久,結果必是很可憐。

       這種光景如何能逃避呢?我們應當記住:神是自隱的神,我們不能參透祂的作為,祂怎樣的看顧我們、引導我們,祂沒有必要和我們交代。

       若我的所有計劃都破碎了,再也不問來源去理,只是將自己交在自隱的神手堙A安息、等候在祂堶情A那麼,痛苦所發生的風暴,就在我堶推R止了。是的,我巴不得常常能安息在這句話堙G「我所作的,你如今不知道,但後來必要明白。」

       不輕易作明白和解釋主在我身上之作為的嘗試,只靜默在自隱的神堶情A這樣,我軟弱的信心的火炬,便不至熄滅,這火在憂患、痛苦中最易熄滅,而主張親自熄滅它的就是撒但。

       自隱的神特別在我受嚴重試驗的時候,必保守我軟弱的信心,不被黑暗的勢力所吞滅。這樣縱使憂患的環境圍繞著我,主耶穌也必保守我的信心,滋潤我、復興我。


二、信徒與苦難

       「堅固門徒的心,勸他們恆守所信的道;又說:我們進入神的國,必須經歷許多苦難。」(徒十四22)

       論到信徒的生活,有的時候我們會存著這樣的一個見解,就是我們信徒竟遭遇憂患和痛苦,那是十分不應當有的事。因為神是愛,聖經堶惜]有主眷顧屬祂之人,不容甚麼苦難進入他的居所的應許,所以我們常常有那樣的迷信,以為信徒是主的嬌兒,主必特別溺愛、保護,在他面前所預備的路,盡是坦途,沒有一點崎嶇,上面有和煦的陽光,下面有鮮豔的花草。若我們過了許多這樣一往順利永安常享的日子,我們就很容易想像這就是信徒正常的生活,理當是這樣優越的。

       不過,如果我們真的這樣思想,那就大錯特錯。我們讀聖經的時候,卻是半睜著眼睛來讀,所以不免一知半解,斷章取義。聖經固然明白的說,信徒在這個世界的福樂比非信徒要好得多,但耶穌的話:「在世上你們有苦難。」這是實在的真理。保羅也曾藉著他個人的經歷寫出這樣的一句話:「我們進入神的國,必須經歷許多艱難。」(徒十四22)

       聖經上沒有說,神要在如花似錦的世界上彰顯祂賜給信徒的福樂,使他永安長享。只想主的子民僅僅在教會遭受逼迫的時期中,有大過平常好幾倍的苦難,那顯然是一種誤會。

       我們要趕快棄絕以為信徒遭遇苦難,是十分不應有的思想。若這樣的思想不棄絕,我們遭遇苦難的時候,便很容易懷疑神的愛、聖經的應許、以及神為甚麼不答允我們的禱告。

       但是,若我們清楚知道憂患、痛苦在信徒的生活堿O不能免的、是自然的,一旦憂患、痛苦來到,我們就知道我們所遭遇的是聖徒在這世上時常所遭遇的,自可不大驚小怪了,把它放在心上。因為我們是屬主的,所以我們要遭遇憂患痛苦。若其他聖徒在這世上遭遇許多苦難,而我獨不然,那麼,我們有理由要問:我是甚麼人,竟可免去苦難呢?

       我們細心查考神的旨意,我們必看見,苦難在聖徒生活堿O很自然的。這樣,當那些日子來到我們面前的時候,我們就不至把信心、忍耐、盼望一同拋在汪洋大海中,也不至動輒懷疑神的愛,帶著一個埋怨的面孔,以為祂不扶持我們、不聽我們的呼求,而體認得出,苦難乃是表現神是愛的一個方法。

       有一個受試探的弟兄,曾述說他自己在黑夜中和懷疑爭戰而得著勝利。他的家庭遭遇不幸,嚴重到差不多使他失掉平日神是愛的信心的地步。一天晚上,他覺得自己實在受不住了,於是慨嘆悲傷,幽憂填膺,怪主待他不公。誰知深夜醒來,彷彿有一個人撫摸他,並聽見有聲音說:「神既不愛惜自己的兒子。」(羅八32)這一句話在黑夜中大放光明,將他從那惡者的網羅堭o了釋放。他懷疑神的愛,但因為耶穌受苦一直到流血的地步,耶穌還是父的愛子和祂特別所喜悅的,這樣看出苦難和神的愛並不相背,而實相成。

       苦難也有苦難的目的和工作,即使在苦難中,神還是表現祂自己是愛。是的,神的心思和作為,是自隱的神的心思和作為,但是,屬神的兒女們儘管放心的承受父親所打發來的一切事,因為知道愛的神,不論甚麼時候,對於屬祂的人,總是揀選上好的給他。

       所以你要置十字架在你背後正中的地方,不要隨隨便便的置在肩頭容易皮破血流的地方。要不偏不倚的置在背後正中央,和背起主所要你背起的。

       這樣,主必快快的來施祂恩手,雖然祂不急忙把十字架從你身上卸下來,但祂必加給你祂的力量,你藉著祂的幫助,還是背得起,走得動,雖不是昂然的大踏著步往前進,但是爬你總是爬得動的。無論怎樣,你所需的助力必不至缺乏。是的,這樣的經歷我們早已有過了,現在仍然是一樣。


三、在主前的靜默

       「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伯一21)

       原來沒有一件事,比在苦難中心埵w靜還要難些的。如果我們在苦難中能夠靜默的睡在主前,我們的懷疑和不信的試探,就能勝過了。

       在苦難中靜默的順服,是比任何事都難。短時期的苦難倒還容易,而長時期的苦難就較難得多了。人在短時期的苦難中,心堣揭野R分的信心,輕易不至動搖。如同約伯在第一次遭遇苦難時說:「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伯一22)但以後苦難紛乘,愈來愈多,好像沒有底子的樣子,在他堶悸滬滂玊j得這樣大,有的時候,他在苦難中竟然看不見神!

       學習在苦難時靜默在主的手中,這是何等要緊的事。小鳥當風暴來時就飛進自己的巢內,信徒當苦難時也當跑進主的翅膀底下,並要安靜如同孩童偎依父親的懷堙C信徒在那個時候,靜默不語,不求別的,只求主的翅膀護庇他。那麼,那惡者怒吼的暴風,充其量也不過從我們身上一掠而過。若我們在苦難中心堹鉬﹛G我一無所求,只求能作一個靜默在主懷堛漱p孩。那時我們的心就不至痛苦紛亂,且真能達到安靜的地步了。

       你看惡劣的日子總有過去的時候,秋雨連綿和厚雲四佈的時日太多了,差不多愁著沒有撥雲見日的一天,但當陽光出來的時候,我們仍是覺得,即使是漫長的陰天,也有雲散天青的時候。

       苦難的時候也是這樣。苦難如同長久不散的烏雲籠罩在我們的頭上,它帶來諸般的憂患、痛苦,不過這個時候我們要記住:這些烏雲不能長久不散,久雨初露之後的陽光,必能更加光明。

       暴風過去的時候,若在耶穌堭o著了避難所的人是有福的。若能和小鳥般跑進牠的巢,藏在神翅膀底下的人是有福的。讓那個暴風颼颼作響,拔樹毀木,以及雨打窗扉,無論怎樣的風雨交加,在主堶惜揭釵w息。

       一切的東西被蹂躪破壞的時候,不要問甚麼問題,那個時候過去了,才是提出問題的時候。同樣,苦難過去之後,可以尋求解答。在這個苦難的時候,不求別的,只要一心信賴主、握住主。

       再說,正當苦難之際,不要過多究詰苦難的來源,因為當人的心思搖動的時候,就失去估量任何事的平衡力。原來我們遭遇的苦難,往往是由於我們自己對於所有事情都想「打破沙鍋問到底」,以致苦難的刑罰臨到我們的身上。我不是說,我們和神訴苦是不應當的。但若不想禍上加禍的話,當與神訴苦時,務要存著謙卑和信賴神恩典的心,才是正當的方法。

       我們遭遇的憂患、痛苦,不能不陳明於神。但當陳明之際,要像蒙寵愛的兒女;偎依父親的胸膛那樣赤裸裸的稚子信託父親的心。

       這樣靜默在天父的手堙A必能得著真正的平安。讓主無所不見的眼目,鑒察你堶悸熔`處,以及最隱密的地方;讓祂的眼目吸引你,為的你能直言不諱和受祂的審判;這樣在苦難中,我們不但可以不憂不懼,且能真放心了,在主的手堿匙◣狶葖龤C

       這樣,我存者一顆不寧的心到主面前,靜默在祂堶情A你要記住:主比我們的心大,一切的事祂沒有不知道的,在安靜的知識上,主比你知道的要好得多,祂知道你的短處、你一切的罪和你所喜愛的罪,不過雖然如此,祂還是愛你的,比你生身的父母更甚。你愈偎依和安息如同孩童之在父親胸前,祂要慈祥的,小心翼翼的,看顧信託祂疲倦渴睡的孩童!


四、這是神的旨意

       「我父所給我的那杯,我豈可不喝呢?」(約十八11)

       由於我們目光的短淺,我們常常以為世上所發生的事,都是偶然的。固然,我們不能說世上一切的事都是受了神旨意的支配,就如殺人、戰爭等事,顯然不是出於神的旨意。但雖然如此,若是不得主的應許,世上便一事無成。若主縮回祂保護的手,世界就作成了許多的惡事,或是祂讓人流更多的眼淚,收割他們所播的種子,自食其果!

       若不得祂的允許,便甚麼也不成就。苦難臨到我們的時候,要緊的是我們能完全無條件的從神手中領受,「逆來順受」。姑勿論苦難的緣故是由於人,或是由於甚麼事,而認識這種苦難的臨到是神的工具,祂使用這工具之前,是經過深思的,因為祂這樣作是有祂的旨意的。

       這個事實的堶情A隱藏著極大的安慰,因為我們知道,臨到我們的苦難,其大小範圍,以及那一種樣式,一切都是受主的安排,而不是那惡者的權力所能及的。假使我們能保持我們對於主、我們親愛的天父的信心,苦難的銳利的鋒芒,就必折斷。

       若我們能真學習直接從天父手中領受現在臨到我們身上的一切事情,我們內在的生命就必得著進步。大衛逃避他兒子押沙龍追殺的時候,示每在他面前咒詛他,他的同伴要封閉他的口,但大衛卻說:由他咒詛罷,因為這是耶和華命他作的!大衛能在示每咒詛的後面看見了耶和華。加略人猶大在客西馬尼園掩捕耶穌的時候,祂的門徒要保護祂,但主卻說:「我父所給我的那杯,我豈可不喝呢?」(約十八11)耶穌對於父打發了那苦杯都全然接受,而猶大的工作只是將那苦杯拿到主的面前而已。

       我們能不能拿這種眼光來看我們家庭所遭遇的憂患、痛苦,而認識「這禍患是天父所打發來的」?若以這樣處苦難,也就能相信苦難於我們是有益的。神的旨意常是聖善的,神是愛,祂竟打發苦難磨煉我們,似乎與祂全善的性情不合;但我們自己雖不能了解,為甚麼我們還要遭遇嚴重的苦難,不過這苦難對於我們乃是恰到好處。因為知道神清楚我們靈性生活已達到何等地步,那苦難在那地步上最能造就我們靈性的生活,使他發榮滋長。若我們能切實相信、倚靠這種事實,那麼,苦難就必成為我們的福分。

       不過,一切的苦難不一定都能成為每一個人的福分,有許多人竟被苦難磨煉得更剛愎、更冷酷,變成幸人之災、乘人之危的人,這其中的緣故是甚麼呢?那是因為他們在苦難的後面沒有看見主,單單看見人在命運支配之下,如同拳打腳踢的皮球一般。這樣如同從濃霧當中看神,只是引逗人開玩笑,在人身上肆虐以取樂的暴君,而看不見別的;身受的人,惟有手指而咒詛之,所以他們竟然處窮而濫變成為剛復的人。靈魂的護士常常遇見這樣的人,但很難對他們說一句甚麼話,因為無論怎樣溫語撫循,他們都不會領受。

       學習在重大的試驗的後面看見我們親愛天父的手,這是何等的需要!和這種重大的試驗聯帶而來的是安慰。因為主自己親近祂的兒女,願意和試煉一同來,扶持和安慰。那怕苦難滿杯,並且溢出來,而身受的人,還能看見是在主保守之中,為主所扶持。原來沒有一個苦難是超過我們的能力,「因為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申三十三25)

       若能這樣,那麼,苦難縱然使我們發愁,縱然夠我們難受,甚至差不多要我們喪志,我們還能知道在這些事情的後面看見主。在我們的堶措藀葭o生爭戰,因為我們所看神的形像,和現實的苦難不能調和。不過雖然如此,信賴的根基依然存活;因為知道自己是在神手中,不能遭遇真正的不幸、實際的禍患,雖然這個時候,好像撒但的權勢在我的生命中肆行無忌,活躍異常。


五、願你旨意成就

       「願你的旨意成全。」(太二十六42)

       神的旨意和我們的願望相合的時候,我們很容易這樣禱告。這樣的時候我們禱告:「願你的旨意成全。」其實成全的倒不一定是神的旨意,而完全是我們自己的願望。

       但時候改變了,有時會看出來所有的遭遇完全和我們的願望不同,我們漸漸能認識這是神的旨意;人在那個時候禱告:「願你的旨意成全。」這是沒有他自己的成見的。

       若有些事情不是我們所深愛的,得失並不能使我們介懷,我們自然還能泰然的照樣禱告,不十分感到困難。不過如果我們遇見所偏嗜的東西、所眷愛的人物,失掉了他就如同失掉了自己的性命那樣情形的時候,我們就失敗了;我們要很痛苦的才能那樣說。

       這樣的禱告把自己心堜珧噤搌滿B所眷愛的都放在祭壇上,如同摩利亞山的故事一樣,這就是勝過了自私自利的心。若不是神的能力在我們堶措B行,就不能得勝。這樣甘心樂意棄絕自己所偏嗜的、所眷愛的,他靈性的成熟,雖是輕易見不到的,但我們也應當甘心樂意使神的旨意成全。可是誰能這樣禱告呢?愈是我們所寶貝的東西,愈不能割捨,這個時候,我們知道明明是神的旨意,我們還是那樣軟弱,我們對於神是愛的信心固然沒有改變,可是在這一件難割捨的事情上巴不得能夠隨我們的願望、能夠就我們的意思。我們覺得犧牲太大了,我們犧牲了這個,我們自己就沒有日子好過,也就等於棄絕了自己。所以這不甘心樂意的棄絕,巴不得我們能夠留在我們所滿意的光景中。但當主奪去了我們所眷愛的人的時候,我們連不埋怨的靜默的順服,也是難以作成。

       不過雖然如此,神的旨意的目的,必然是為我們和別人的益處。祂對我們不能有甚麼惡意,同樣對於我們所眷愛的人也是一樣。祂關切他們的福分遠過我們的關切,我們的心為甚麼不安呢? 為甚麼不完全信賴主呢?

       據我看來,最大的緣故是由於我們的眼光短淺,我們拿衡量世界福樂的量器來衡量各樣的事情。但是我們不能長久留在這個世界上,不久我們就要離這世界而去,所以按這世界的尺度來衡量諸事,大可不必。

       但是我們好像要主這樣的待我們,我們一廂情願在這個世上有福樂、有榮耀,不知神的旨意是要我們在永世有福樂、有榮耀。為此之故,若世上的福樂是我們永世福樂的攔阻時,祂就要破碎我們的世上的福樂。

       我們不能甘心樂意的顯出:「願你的旨意成全」的禱告,大概是源於這個事實。按世界的眼光來看主的作為,有時是暴戾的、嚴厲的。不過若我們能夠看見主所指著的目的是遠大的時候,我們的眼光就要完全變化了。那個時候我們再來用新的眼光來衡量一切的事情,看每一件事對於我們的永福有甚麼關係,為要達到那遠大的目的,我們要棄絕世上的事。

       因為我們在這世上是客旅,所以不能永久住在這堙A不久你我都得喬遷。我們將來回顧主的引導時,我們全然明白了每一個苦難的時候,原來是白白的恩典。那時我們也看得見在我們心堮禸銴ㄞ鄑扆O的事物,為我們永福的緣故,是主必然要拿去的。因為神的作為,是無可指摘的。祂一切的作為,一切的計劃,都是為我們的福樂預備。我們能不能享受,全看我們對於祂的旨意存的甚麼態度。若我們用謙卑和感謝的心接受祂所賜給我們的苦難,那麼這個苦難便成了我們莫大的福分。若心堨R滿怨天尤人的意味,那麼,苦難將使我們剛愎自是。

       巴不得我們能從心埵V神禱告說:「父阿!願你的旨意現在成全,常常成全。」若有人在每一個光景媟|這樣禱告,並且是甘心樂意的禱告,只有這個人能實在相信神是愛。所以這樣禱告乃是我們信心的試驗。


六、諸般的苦難

       整日生活在日光之下的山的陽面,不容易記得山的陰面還住有不少的人。他們終身看不見陽光,一生在悲觀和苦難中過生活。他們有的多年輾轉床褥;有的被災禍壓得透不過氣來;這些事也是與我們有益處的。我們有時也要分受這些人的憂苦,在這個時候,苦難問題縈迴在我們心堙A我們的心滿了詫異和痛苦。

       神是愛,和這世上創鉅痛深的苦難怎樣能以調和呢?特別是許多無辜的人遭殃,又有天真無邪的兒童,因他們的父母犯罪,得了病疾,要受一輩子的痛苦。這樣的事實,在我們的心中壓迫得非常厲害。

       神既是愛,怎樣能容許這一類的事實呢?許多的知識份子、哲學家,都來探討這個問題,也費了不少的心思。在苦難中的弟兄姊妹!讓我提出當那些苦難的時侯,在我的堶控o著安靜的經歷來,這我們觀察受苦難以信神是愛的心就會平靜了。

       我看生命的重心在於永生,我們被創造是要度永生的生活,在那埵釦畯怐漁a,那時一切的苦難都被解除了。現實的世界在人看來以為很長,其實是很短,一年的痛苦固然覺得很長,一個禮拜的痛苦也覺得不短,但拿來和永生比較,一年也不過是一轉瞬間而已。

       今生的價值完全在乎我們怎樣反應永生。若現實世界無異樂園的福分,那麼,人就膠住這個世界而願長此株守不去。不過這倒也不是太不得了、危險透了的事,若我們在這個世界能度榮耀神的生活的話。只是我們人類已經墮落了,與主隔絕已久,在這種與主遠離的時候,居然能追求到我們的福分,主對我們的計劃也就無從實現了。這樣不過是得著現世騙人的虛浮榮利而已,與主聯合的真福卻在這虛浮榮利中喪失了。真福只能在與神聯合中得著。

       熱切追求的世福,而鄙棄將來的永福,神乃是用苦難橫梗其前,來作攔阻人熱衷世福的工具。苦難是罪惡的代價,它在世界有平衡力,一面是罪,一面是苦,這樣使罪不至繼長增高,所以苦難中有神的愛。原來憐憫的神打發苦難來,將那行在歧路上的兒女扭轉過來,喚起他們的思想,使他們不再活在騙人的虛福中,免得覺悟太遲,噬臍莫及。

       將我們和世界隔離,引導我們親近主,是苦難的工作。神要在罪惡的毒杯中,調和苦難的草,免得人縱慾過度,飲那罪惡的酒,一直到乾他的杯,把自己陷於萬劫不復之境而後止。

       這是就事實的一面廣泛的看。對於第一個人遭遇苦難嚴重的程度遠過於第二個人,以及無辜的人為甚麼受很多的苦,還不能有愜心的解釋。這堨u提供一個思想,幫助我們認識神是愛,祂怎麼能成年成月的坐視盈千累萬的人受痛苦,不聽他們的悲哀?須知痛苦患難是主用以使人享受永遠極大的福樂的工具,但是這些人中,因苦難愈加剛愎了的也不少。關於此點,我要保留在自隱的神堶情A這是祂奧妙的智慧,不是我們人的智慧可以清楚解釋的。不過神在這些人身上,雖然沒有成就祂的計劃,然而他們所遭遇的苦難,也不是沒有一種意義。主的心思比起我們的心思有如天和地那麼大的分別,祂必然有許多計劃是我們測不透的,對於這些人,神自有祂慈愛的隱祕的計劃。

       我們相信愛的神打發苦難於沉淪在罪惡深淵的人類中,惟一的目的是為我們的福樂。能作如是觀,我們看見人類遭遇痛苦、患難,我們對於神是愛的信心,便不至搖動了。

       巴不得我們能多學習用永生的眼光觀察世上事情,這樣有許多為霧所障的問題,便能對我們現出真相,無從解答的問題也必得著答案,不過仍有些問題,非進入神的榮耀堿O不能完全明白的。


七、苦難的工作

       每逢我們生活埵野D所打發的苦難的時候,它要完成它的工作。在苦難的時候,我們說不出它的工作究竟有甚麼意義,等到苦難過去了,我們才能推敲它的意義所在。但苦難深徹的終極的目的,仍然深藏不露的,因為我們是與自隱的神相交阿!

       苦難的意義固然不能完全了解,但局部的了解總是可以的。有何等多的人,自寬自縱、犯罪纍纍,因受著了苦難,他才在步向地獄的途徑上停下了腳步。旁人看他苦難中的生活有新的亮光,他自己也經歷了世界的福樂是不可靠的、是虛假的,於是他悔悟過來,開始在他的生活中尋求真實的根基。苦難之於浪子,無異於父親的通知書,他仰頭思想父家,這樣的苦難就成為了真正的福分。

       有的時候,苦難是犯罪直接的結果,我們以為我們不妨逢場作戲,無拘無束的和罪惡嬉戲,不至受甚麼禍害。於是苦難就筆直的來成為罪惡的代價,它作嚮導,引我們到主前交賬。這個時候,苦難使我們順服愛的神的旨意,因為苦難給我們指出所犯的罪是可怕的、可憎惡的,我們決志不再犯罪;雖然憑我們自己的力量是不容易作成的,但是苦難能使我們的心厭惡罪。

       苦難給昏矇的信徒也帶來了悔悟的通知書,沒有甚麼事比苦難更能表示我們信心實際的光景。順境的時候,我們容易自誇我們的信心,但是苦難臨頭,顯明我們堶惟M信心的真相的時候,恐怕我們向來以自己為信心偉人的,這個時候看出來不過是徹頭徹尾的、十分軟弱的可憐蟲,就是連表面上也沒有信心可言。

       這樣苦難在人的心塈@了清潔的工作,一切污穢渣滓,擺在人前,有目共睹,連他自己也要驚異他從來不相信他是這樣自私自利。這個時候他也看見,即使平日他不以為罪的地方,也都原是罪。苦難現出他的軟弱,他的毛病是何等的大,他自顧也是可恥的。有的時候甚至絕望,因為他知道他是迷戀著自己的骸骨(老亞當),正在這個時候,苦難來了,在他堶悸漱蒍}碎了,這是蒙福的先決條件。

       惟願苦難當頭的時候,實在能從堶控N我(己)破碎了,這樣,苦難就不至成為空的。

       鞏固我們的信心,也是苦難的工作。當一帆風順的時候,我們很容易保持對神的信心;不過若常處順境,代價將不免使信心軟弱無根,因此小船有時需要驚風駭浪,使它載浮載沉,飄搖不定,此刻一切有形的憑藉,支持我們的東西都沒有了,我們必需信賴那看不見的神。

       在表面上,主好像忘記了我們,所以需要堶悸滲鄐O握住祂的應許,那惡者逞其淫威,將我們層層圍住,使我們在牠淫威的後面看不見慈愛的神。可是信心就在這種試驗中,愈發長大、剛強,我們從那惡者試探堨X來後,隨著也更新了。

       不論甚麼時候,苦難常常能使人有一個倒空的心,來承受主的福分。主更願多用我們,使他人也因著我們蒙福。但在我們堶惘陶\多的攔阻,需要對付、潔淨;因此,主要打發苦難作祂潔淨的工作。苦難以後,主再在我們身上作工,我們就能滿有謙卑和愛的度量,痛苦、患難就這樣將我們在主的手中磨煉得清徹透明,合乎主用。

       主打發苦難對於有些人,或者是為榮耀主名的緣故。他們終身操艱苦的職業,與苦難為緣,苦難成為他終身的工夫。這種工夫並不是甚麼極微細的、極平凡的,乃是一種有目共睹變相的講道。一個信徒如果能甘心樂意接受他的苦難,別人就能實在從他身上看見主耶穌的大能來。所以人的心從這種變相的講道所得的感動,比從許多講道者所得的感動還要多些。但要知道:只有厚蒙天恩的人,才能忍受這種極艱苦、極困難,一生在他身上的工作。


八、一點也不多

       當夜堨0v,或苦難叢集在我們身上的時候,我們總是憧憧擾擾,覺得這樣的痛苦太多,承受不了。

       在這個時候,我們要記住:主清楚我們能擔當的是多重的擔子。誠然也有人壓倒在他們的重擔之下,報章上不斷的記載有一種好作狎邪遊的人,等到自己收他所播的種子的時候,才感覺到惟滿足情慾是何等不幸,志氣消沉,沒有力量承受犯罪的結果,陷於生趣毫無的絕望中,以致自殺的地步。

       若在苦難的時候,我們能進入在主的保護之下,苦難一定不能勝過我們從主所得的助力。喪掉生命,這不是主所喜悅的。主只要潔淨、更新我們,使我們愈能合乎祂用。因此,主從來不將我們所不能負的重擔,放在我們的肩頭上。

       這並不是說,苦杯堛漱@點一滴主都仔細的量了,因此我們遭遇的痛苦會是不多不少,恰如其分,決不至將我們壓成粉碎。主為要成就祂的計劃在我們身上,常對我們不取姑息、溺愛的態度。但我們可以確切知道,祂認識我們不過是塵土,塵土所能負的是有限的,是主所不忘記的;不過比我們自己理想中所能負的要多一些,主是按著這個標準衡量苦難的大小、輕重。

       主曾說,就是連我們的頭髮也被數過了。祂因為愛我們,就為我們受苦一直到死,也就是親自衡量我們苦難大小、輕重的意思。祂絕不會錯量,也不會過量。等到苦難過去,我們就可以看見我們所擔的擔子有多重,祂所賜給我們的力量也就有多大;倚靠祂就擔得起我們的擔子,沒有祂的恩典,我們要壓成粉碎。祂是信實的,連到了我們對於祂已經不再信任的時候,祂的信實仍是不改變,所以我們要將這個「倚靠放在堶情A免得在路上疲倦。」

       主不撇下你,雖然在苦難時你有這樣的感覺,你以為祂站在隔岸觀火的位置。其實祂不讓爐中的火力超過你需要的程度,若祂看你不能忍受,祂必減少苦難的成分,讓你嘗到祂的安慰。祂看顧我們,比慈母看顧有病的孩童還要細心。雖然在苦難的時候,我們對這個事實幾乎難以置信。

       有時我們還覺得祂好像以使人受苦為祂的娛樂,但這個思想明明是出於魔鬼的。主的愛是不能測透的,有的時候祂的愛不大顯露,僅僅是從事後才看見真相。苦難的時候一過,陽光又燦爛的射在我們身上,那個時候我們就可以看出,在短短的苦難的一剎那,都經過主的衡量,我們所要喝的苦杯和我們的力量是何等相稱!一點也沒有超過我們的力量,一切痛苦不堪的事,那個時候都成為我們的益處。

       苦難的時候,我們不需要別的,要像兒童那樣的依在父懷,我們就不至失掉這個信賴,一切的苦難就能有福的安然渡過;若我們失掉了倚靠主的心,那懷疑、不信就要充滿我們的心,我們就從堶掉Z落了。

       所以你要倚靠主,祂清楚你擔當得起是多少,祂不願將你最後的力量也試煉了;若你覺得苦難太大,那是因著你的不信,和自己的臆想將苦難擴大了。你應當試試安靜在主前,不應當焦燥不寧,加重、強調你的苦難。你信賴主,就能和緩你的痛苦、患難。

       苦難的大小,以我們用甚麼眼光去看為轉移。通常不是將在我們身上的苦難看得過大,便是自己站在旁觀的地位,以第三者的眼光,將他人的苦難看得過小,這樣的看法有失公允。原來實際的光景是在二者之間。苦難不那樣小,如同我們看他人身上遭遇的;也不那樣大,如同我們臆想我們身上所遭遇的;是的,主仔細為我們所量過的,一點也不多!


九、向主傾心吐意

       若我們自覺良心無虧,那麼,苦難來了,我們便容易擔當得起;若於許多身體的靈性的痛苦、患難以外,還要加上良心的控訴,那就難以承受了。所以保持無虧的良心,對於容易擔當苦難是一件很要緊的事。但這件事在苦難的時候,和許多別的事,同樣的難以作到。更可怕的,是在苦難的時候,對於神是愛的信心的懷疑,苦難就掩蔽了我們的視線,不能看見神的榮面,於是人靈魂的仇敵來活畫嚴酷、暴厲的神的形像,我們對之便慄慄危懼。

       怎麼敢去到這麼威嚴、可畏的神面前,剖明心跡,向祂傾吐事實呢?在苦難中匍匐在祂的腳下,向祂呼籲:「主阿!可憐我!」能達到這個地步還算好的。至於真的就近祂面前,由衷的、倚靠、信賴祂,求祂赦免,那就更難了。

       若人摸不著慈愛的神,患難就愈大,痛苦也就愈深。魔鬼無論描繪神是一種甚麼樣子,我們還是應當到祂面前去。應當一面回想以前祂賜恩於罪大惡極的人:祂曾賜恩給抹大拉的馬利亞、賜恩給彼得、賜恩給十字架上的強盜。大衛承認罪惡就得赦免,連瑪拿西也沒有被扔出恩典圈之外。一個罪人到主面前來懊悔他的罪,主也一個不曾棄絕。魔鬼描繪的神的形像,不論是一種甚麼威嚴的面目,都是不對的,因為主是慈愛的。

       這個主常常收納罪人,祂是靈魂的大醫生,健康的人固然用不著醫生,但是像你、像我,都是又可憐、又絕望的病夫:極其可憐的人到祂面前去,祂要加以保護;絕望的人到祂面前去,祂必賜給他白白的恩典,這都是我們所需要的。

       得著恩典和得幫助的條件是甚麼?你知道不知道?那就是束手無策完全沒有辦法。

       若我們呼籲無門,找不到求幫助的門路,我們便永遠得不著幫助。

       我們要站在一個絕對沒有辦法的、絕對無望的罪人的地位,直接到主面前,一切毫不隱瞞,謙卑的在主面前。原來祂知道我們是怎樣的人,我們不要披上假冒為善的長袍,但這種光景確實是有的。

       是的,祂有憐恤,祂不能不憐恤,祂的心對罪人都是充滿了恩慈。浪子離祂還遠的時候,祂是這樣的恩待,現在浪子來在祂憐憫的跟前求恩典和幫助,祂難道會改變麼?是的,祂必賜下恩典。

       當暴風在我們堶惟M我們周圍的時候,不容易相信這是事實,不過這是靠得住的、是確切無誤的真理,若我們承認我們的罪,祂應許要赦免我們的罪,祂是信實,從來不撒謊的。

       祂的恩典比我們想像的大,我們想我們難得這麼大的恩典,不過這究是事實。若我們按著我們微小的信心,小器度來衡量、計算主的恩典,就是得罪了主。祂的慈愛、祂的恩典,比我們的思想大過萬倍。

       祂曾為罪人死了,甚至一切褻瀆祂的人,祂也為他們流了與神和好的寶血。那時祂也是為你捨身,藉著祂的寶血買贖你回來,使你的心傾向祂。原來祂不能,也不願意棄絕你。無論從那個角度來看,我們能得著一個確切的事實,那便是主耶穌愛你。

       若我們明白了這個事實,我們也就帶著我們的一切罪進到主面前來,我們的一切事都向祂講得明白、交代清楚。

       你要信祂的愛,雖然會惹魔鬼的氣,你還是要相信祂,祂的應許是靠得住的,祂等候著賜恩與你,如同祂賜恩給懊悔己罪,俯伏在主面前的人。

       是的,將來你必有主的應許是確實可靠的經歷,這種經歷對於你,如同對於我都是一樣的。


十、地獄之狗

       「地獄之狗」,這個名詞是本多畢丹監督的著作上所用的,用在苦難時候存著杞憂之人的一種稱謂。

       我們有這樣的軟弱,主打發苦難給我們的時候,我們自己無端加重我們苦難的成分;私心揣測:緊隨這苦難之後,一定還有許多別的禍患。因著這種虛擬的想像,於是憂懷莫釋,發生劇烈的痛苦。若能在痛苦來時,認識到這是神所打發來的,不另外增加自己的畏懼和過慮,那麼在苦難的時候,心堛熊h苦就輕省得多。不過人之常情,苦頭之不足,又加上一些想像的畏懼和憂慮,強調苦難,將苦難的成分加重了。

       我們的經歷應當成為我們的教師,因為在過去我們在這些事上已經上過了當,這個時候還要受它的指引,我們的痛苦、患難絕不能越過主所定規的範圍。主打發苦難給我們的時候,事先祂已精密計算過,我們所能擔當的,才命我們擔當。所以我們自己不應當加重我們的擔子,今天憂慮明天的事,把所預料的、將來所遭遇的事,放在今天的肩頭上,其實那些事也許一生遭遇不到。縱然有一日要遭遇這些事,主能改變我們的光景, 「因時制宜」,使我們力能負起這樣的擔子,比我們現在預先想到的更好。所以今天要滿意今天的擔子,一個新的日子,將有新的恩典和新的能力來適應。

       在諸般憂慮壓迫之下的人,有如那追人的地獄之狗,雖然今天沒有甚麼特別的理由可以憂慮,但是他們還是基於這個理由,或基於那個理由,畏懼將來,憂慮得不成樣子。

       親愛的讀者!務要倚靠神。雖然在那時候,在主面前,是很難靜默的,但這個卻是絕對不可少。我們遭遇苦難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使你進到沒有辦法的地步。如同小孩子的體力不能擔當甚麼,便投在父親的膝下,同樣我們是要投在主的保護之下。是的,主巴不得我們這樣順服在祂的手中,祂要全然擔當一切。若我們這樣將自己奉獻在主的祭壇之上,地獄之狗必要離開我們而去;我們安息在主的保護之下,地獄之狗可怕的吠聲,就必會停止。

       地獄之狗並沒有甚麼可怕,我們聽見牠汪汪的吠聲,心媟Q牠是不得了,就畏而卻步,其實那是「談虎色變」,純屬過慮。「你六次遭難祂必救你,就是七次災禍也無法害你。」我們心堶n記得這個事實,再回想主引導我們的父母尊親安然經過了苦難,他們現在在主的榮耀堙A主的恩典和信實對他們是何等的大!何等的奇妙!感謝神!他們在一切的苦難中都得著勝過苦難的恩典。

       若他們現在回想他們過去的經歷,是不是他們要更多的希奇,在苦難的事上為甚麼他們要那樣的抱杞人之憂,使他們的生活感受不必要的壓迫?是的,主已經幫助他們勝過一切,一直到有福的路程完畢。原來我們每人的經歷,也是如此:多少次我們的心在苦難的掌握中發抖,有時幾乎驚怖欲死。但是今天在這個地方,我們能證實在苦難中,主是怎樣有恩典的攙扶我們過去,如同過去神攙扶我們的父母一般,照樣祂也必挽扶你和我。

       所以我們要學習凡一切憂慮將來的煩惱,藉著禱告放在主面前,求祂救我們脫離憂慮的網羅,除去自己累積的苦難。也要確實知道:這些煩惱不是從主來的,乃是從魔鬼來的。撒但希圖搖動我們倚靠主的信心,牠在我們實際的苦難上面,增加許多虛幻的、不會來的疑懼、害怕,我們在主的面前還是能夠安然,雖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若我們存著謙卑、靜默的等候,那幫助必自然按時來到,我們信賴主的心愈大,愈能多得能力,憂慮也就隨之消滅了。

       我們實在明白了沒有?這樣的憂愁沒有別的,只是一種實際的罪惡:疑惑神的愛和憐憫,相信撒但所描繪的神的形像,慈愛的天父在撤但手下的描繪是殘暴、肆虐的。因為懷疑神便是罪,所以必須認罪,既然我們承認這罪,所以我們也有理由等候主從那罪主將我們釋放。祂來了為的是救我們脫離一切罪惡,祂來了為要除掉撒但的能力,讓祂打破撒但在我們面前所描繪的神的偽裝而高舉神的真相。這樣,地獄之狗的狂吠,便不能擾亂我靈堛漫M平。

       願祂賜下主耶穌的平安在我們的堶情C原來我們昨天所憂慮的明天,就是今天──然而今天卻是一切順利!


十一、苦難與禱告

       我們心堨R滿著憂患、痛苦的時候,就很難禱告。那個時候,就如同暴風吹來,把我們的心思攪擾成波濤千頃,很難安息在主面前。若堶悸熊h苦之外而又加增了肉體的患難,我們更不容易禱告了。

       在這個時候,魔鬼的試探乘機發動,牠叫我們懷疑禱告的能力和結果,認為這是命定、自然的,沒有人憐憫,禱告不禱告也沒有甚麼關係。原來牠的試探就好像碾路機,能破壞內在生命的福分,這樣人便容易為牠的話所迷惑,覺得就是呼籲也沒有人傾聽,也沒有人答理,於是就愈發悲觀、愈發憂愁。

       原來這個時候,正是信徒最要出力的一場爭戰。禱告有沒有用處?是不是神逕情直行,按著祂的不改變的旨意,不論我們禱告也好、不禱告也好?這思想就將我們的禱告結束了。

       這場爭戰顯露我們疑惑神的心,我們因為祂打發了諸般的憂患、痛苦,我們就開始對於祂的愛懷疑,我們以為祂是殘暴不仁的,祂的旨意是不利於我們的,這樣殘忍的神,我們怎能向祂禱告呢?

       不過若我們相信神是愛,祂的愛就能在這個苦難中引導我們,成全為我們這個時候所不能明白的祂的計劃,以及與我們一同在痛苦中。這樣,我們對祂將有不同的態度!我們到祂面前來,就好像孩童在他父親面前,將一切委屈都向祂完全傾吐,我們必能經歷禱告的實益。

       首先是我們的心安靜下來,藉著禱告,聖靈穩定我們不安的心,並提醒我們,使我們看見苦難中應當信賴主,藉禱告滋潤信心,感覺到在主堶悸漸郎w,並相信一切最後必要過去了。

       有了這樣的信賴,我們就多有能力勝過苦難的時候,這樣禱告確有實益,因為藉著禱告,疲乏的得著聖靈的滋潤。

       但禱告也有另一面意義,在神管理全宇宙中,我們的禱告也有一分。若不這樣,聖經中許多論到禱告的教訓,和禱告得著應允的事實,都成了空的。如果這是空的,還能相信甚麼別的真理呢?

       在管理全宇宙中,神預備了禱告為特別目的之用,神斷乎不許自然律束縛祂的手,因為這些自然律只是顯明祂是有秩序的神。但是在聖經堿搢ㄞ囿爾隉G主是活神,無論甚麼時候,祂都可隨祂的旨意而行,不必和自然律相同。例如許多超自然律以外的得到治癒的事實,以及許多別的事,使我們明白禱告的功效,和看見主怎樣在人身上作工。

       我們要握住這個真理,我們有全能的活神,祂能作一切祂所願作的事,祂能應允我們的禱告來成全祂的旨意。但若我們不禱告,祂必用別的方法來成全祂的旨意,這就是說,禱告和不禱告,祂成全祂旨意的方法因之便不相同。

       主能作一切祂所願作的,若祂不願意按著我們的禱告而作,那必定有祂重要的緣故,就是因為愛我們的緣故,祂不能不毫不顧惜似的要我們接受祂開刀的手術,這個時候我們會經歷開刀是為我們的利益。同時我們也能確實知道祂還是垂聽軟弱之人的嘆息和禱告,明白開刀是減少痛苦的方法。那個時候我們的禱告並沒有徒然,在地上的我們測不透我們禱告的一切成果,但是在永生的堶情A我們看見微小的嘆息也已達至天上,到了神的耳中,發生了效力,與我們有益處。當我們禱告的時候,連我們自己也失了自信,以為禱告是空的。

       所以我們不要棄絕我們的信賴,儘管放膽用禱告在極大苦難中,因為那個時候實在需要特別的禱告。


十二 死亡

       原來一切有生命的東西都懼怕死亡,死亡就如同不中聽的腳步,在我們門前走動,使我們聽見了心驚膽顫,那怕是信徒,有時也是如此。不過有一件事實是確切不變的,就是主能從死亡的恐懼中將我們釋放了。可是最好我們不要在死亡面前誇口,自認為不怕死亡,因為我們都是沒有死過的人,自然沒有那種經歷。

       在屢次的苦難中,顯明我們憑自己的力量是何等的可憐!受嚴重試煉的時候,我們的信心又是何等的軟弱!所以我們不敢自恃信心的堅固,但以主為我們可信靠的,也知道祂永遠不忘記我們,也不撇下我們,就是在大憂愁、大苦難中更是如此。

       死亡在我們的思想中,無疑的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若我們有甚麼親愛的人死掉了,這一點更能明明的看出來。但是這個問題按生物學的看法就容易得多了,死和生同樣是生物中自然的現象,是不能避免的。先我而生的人死掉了,和我並世而生的也要死掉,只有那些屬主的人才活到主來,被主接去。他們這些人不至嘗死的味道,他們乃是改換環境進到榮耀堙C

       死亡確是一件自然的事,不應當恐懼它駕乎睡覺之上。但無論怎樣,在頭腦中總是抹煞不了;死亡來到,我們仍是恐懼如故。這其間的緣因,一半是由於死亡好像隱在幕後,若我們明明知道在死亡面前等候著我們的事情,恐怕就不這樣恐懼了。只因到那堨h成了嚴重的祕密,不容我們絲毫得知,所以覺得可怕。

       但是信徒不應當這樣受死亡的威脅,他得神恩賜愈多,愈不至這樣。信徒知道那堛漸@界是屬神的世界,如同我們這堛漸@界一樣。好像一棟一樓一底的房子,我們現在住的是樓下的房子,將來的房屋是在樓上。信徒也知道在那媯平埽菪L的永福,大過這個世界所能享受的。所以屬主的人以「遷地為良」,以搬到那堨h住為莫大的福分。在那媯平埽菄滿A是許多極榮耀而又是他意想不到的事。在主堶惘漱F主所親愛的人,主於再來時接他去,那是何等大的喜樂!將來有一天,親愛的人歡然再見,彼此擁抱,是他們當感到生離死別的痛苦時所萬萬想不到的,他們不能不希奇、讚美、榮耀神的羔羊。

       對於死亡,我們要有耶穌基督啟示的亮光,祂死了,但我們知道祂也復活了,並度著比世界高過萬倍的榮耀生活。同樣,我們在基督埵漱F主所親愛的人,也是度榮耀的生活。他們現在在永福和屬天的喜樂中,是我們住在這個世界的人所難想像於萬一的。

       我們還願意回到這冷酷罪惡的世界中麼?我們常常為著離開我們而去的親人流淚、苦苦的記罣,他們和我們親密到這種程度,沒有了他們,我們的生活感覺到空虛、單調,但我們這種憂愁是不是攙雜私愛的成分?是不是我們竭力渴慕他們所要到的地方,比我們記罣他們,希望他們回到我們這媮棜n好得多?因為不多時,我們要與他們見面。

       最好將我們記罣他們的那個思想拋掉,他們那些去世的親人好像與我們一同住在同一棟房屋內,他們只是登樓去了。我們專注看那上面看不見的世界時,在墳塋那面的生活,就好像我們自己的家一般甜蜜可愛。

       我們不要過於注意帶孝的用人,他的工作是奉主耶穌之命接祂的孩童回家,我們只要想望天上的家。那麼,死亡這回事不過是片刻的睡了,短睡時候過去,一覺醒來,已經是在永遠圓滿的喜樂、福分中了。

       若我們活著就是基督,死亡就是我們實在的益處,這是每一個屬主的人必然的經歷,因為這是聖經許多榮耀的應許。


十三 歸家途中

       親愛的朋友!無論甚麼時候,不要棄絕這個思想,你是在歸家的路途中。每眨一眨眼睛,路途就更近了一程。我們巴不得全程盡是坦途,有的人他的車子靈便,行動自如;有的人他的車子笨拙,走路須費很大的氣力。原來主打發接你回家的這車子,恐怕你常常感覺它算不得舒適合用的,但你須要記住:這車子是主所打發來的,對於你是極其適用的,雖然不那麼盡如人意,但是保管送你回家。

       有一種名叫「孤獨」的車子:坐這樣孤獨的車子踽踽獨行,是使人很為難的、很發愁的。但是,若這個人知道邀求親愛的人作同伴,那麼他的旅程也能成為有福分的。你經歷了這個事實沒有?有主作你的同伴,踽踽獨行的單人苦寂的路也會變為興味盎然有生趣的路。

       另一種車子我們稱它為「帶病」的車子:坐這樣的車子行路是夠痛苦的,若能與主作伴同行,得祂的幫助,這條路程也能慢慢過去,回到家中。雖然有時不免疲倦灰心,但因有主的恩賜幫助,和主的安慰滋潤,還是能完成他的路程,到達目的地。

       還有一些不同名稱的車子,如貧窮、痛苦的家庭、這樣殷憂、那樣多愁的身子,名稱是千差萬別,但是每一個身子都能將我們送回老家。最好我們的視線不要落在那些苦難上,不要仰頭看它,因為「憂愁愈多,我們的苦難也愈多。」我們要學習善度主憑祂的智慧賜給我們的際遇,這樣,將來我們必得著為我們所應許的恩賜、慈愛、永福、以及豐富的榮耀。

       我的父親常看見不滿意他的際遇的甚麼人,便說:你要滿意你命定的福分,恐怕這福分在今生是很微小,但是你要滿意,因為滿意你的際遇是當前惟一的福氣。

       這幾句話是何等的不錯!我們年事愈高,愈能體會這堶悸熒N義。若人能學習滿意於每一個不得了的逆境堛犖a耀的奧祕,那麼,他是得著了生命的福分。但是這只有主和我為同伴時才能學會。若主是我們所最親愛的,我們就不管別的,祂是屬我的,我就有了我所需要的一切。

       所以親愛的讀者!當與主更加親密相交!與主親密一天,是我們每日努力的目標,這樣祂在那些形式各異,了不得的車子婸P我們並肩而坐,並將為我們所預備的、將來的、等待著我們的榮耀和永福,垂賜給我們。苦難壓迫我們一直到底的時候,我們需要聽祂的聲音,那些話對別人也許白費,但是我們需要祂那種的激勵,免得灰心喪志。

       船的帆已經張開了!若船是堅固的,船主是熟練的,水手要這樣張起帆來。原來我們生命的船主是熟練的,我們船的名稱是:「神的恩典」定可達到所要達到的目標,雖然路途中有時感覺顛簸痛苦,但是行程告終,痛苦以後必有大大的喜樂。

《神的大愛》(God is Love)慕約馬(Urho Muroma)

 

燕子飛去了


       「空中的鶴鳥,知道來去的定期;斑鳩燕子與白鶴,也守候當來的時令;我的百姓,卻不知道耶和華的法則。你們怎麼說,我們有智慧,耶和華的律法在我們這堙F看哪!文士的假筆舞弄虛假。智慧人慚愧、驚惶、被擒拿;他們棄掉耶和華的話,心媮晹閉し繯撮z呢?」(耶八7-9)

       燕子飛去了;嚴冬一陣陣的寒風吹來了;但是一隻燕子的影蹤也找不著了。當牠們將近飛去的時候,我們看見牠們飛在一起,我們看見牠們飛得高高的上去。沒有一個人看見牠們飛走。但是牠們飛到了南方溫和的地方去了。刺骨的風、霜、冰、雪,都不能加到牠們的身上了。這種鳥類的本能,真是特別……。在這堶惕畯怉鄐ㄠo著一個教訓麼?冬天快到的時候,我們留心看那些燕子,是很有趣的;你看牠們怎樣的成群結隊起來,怎樣的在那媯平唻e們離群飄泊的伴兒。於是牠們高高的飛起,準備要去了。

       我們思想:聖靈現在不是把基督徒集合起來,成功小的團體,叫他們去投靠主耶穌麼?在這堜峔綵堙A時常有徬徨歧途的人,加入到這些團體堨h。我們不應當高高的飛上去麼?我們和燕子一般,快要離開下面這世界了。這世界的審判,和其徵兆已開始在秋天的空中飛掠過來了。現在每個燕子,受了一致的本能的刺激,都翱翔起來,準備飛走了。阿!受聖靈感動的每個基督徒,顯然也準備著離開了。

       不過神整個的教會和燕子是完全不一樣的麼?是的,聖靈已經把他們集合在一起,組成小的團體,叫他們投奔主耶穌去了。祂經過了千百年以後,把天國的新郎和天國中會的呼召,重新顯露給他們,引導他們的思想和意念,一步步的向高處去。不久的將來,雖然世界上的人看不見他們離去,他們都是要走:「因為主必親自從天降臨,有呼叫的聲音和天使長的聲音,又有神的號吹響;那在基督埵漱F的人必先復活。以後我們這活著還存留的人,必和他們一同被提到雲堙A在空中與主相遇;這樣,我們就要和主永遠同在。」(帖前四16-17)

       這不是真神所說的幾句使人醒發的話麼?是的,弟兄們!我們都是要去的,沒有一個人會遺漏下來:我們要永遠與主同在的。燕子尚且能飛到氣候溫和的地方去,而我們卻能脫離這世界的寒冬的痛苦,免去主的最後的審判,在和平安靜之中,進入主的光榮的境界,這是何等的喜樂!

       倘使神不會失信於鸛鶴燕子,不會不在一定的時令把牠們帶去,祂還會失信於人,不在預定的時間,把眾聖徒帶去見他們的主麼?燕子尚且知道按時來去,我們人反倒要使主來抱怨我們,說我們不知道主的審判,這不是一件可悲可恥的事麼?現在基督教和以色列人時代的情形,不是一樣的麼?我們對於這種重要的問題,是怎樣的茫然無知呢?

       「我的百姓,卻不知道……。」當眾聖徒正要像燕子一樣的離去,而冬天的寒風將猝不及防的吹來的時侯,世人還正在那媢皕Q著永久的夏令,夢想那不斷的陽光、和平、節制、和繁榮(帖前五1-9)。

       這世界堛煽撮z者,對於這世界各國將要變到像嚴冬一般的審判,竟茫然不知,這真是使人難於相信……。我們從沒有見過像現在這樣自誇的說:「我們是智慧者」。的確,神所說的話,還在人們耳堙A但是誰能相信祂的話呢?在神降臨施行最後審判以前,教會的歡樂,已經明明的表現出來了。神已經說過,而且說得非常明白,就是眾聖徒要脫離世界,到天上去會見主;其他的人,就要受到可怖的審判。祂不是說得很清楚麼?是的,但是,神的話都是白說了的,人們是不會相信的。「你們承接遺傳,廢了神的道。」

       現在讓我們看千年國度的新時代開始前,這世上的十二月是怎樣的情形。智慧人慚愧、驚惶、被擒拿;他們棄掉耶和華的話,心媮晹閉し繯撮z呢?(第9節)讓我們聽聽這些不理會神說話的智慧者,講些甚麼:「這是何等希奇的事阿!我們看不起的那些基督徒,都像秋天的燕子一般的去了。世界上一個也找不著了!他們結合在一起的時侯,我們怎樣的嘲笑他們、憎恨他們。他們口口聲聲的說他們的主親自跑來迎接他們,他們將要高高的飛上去。我們聽了,不知當他們是怎樣的傻子。

       「他們嘴媮羲漸是些屬天的呼召;他們絕不談論我們這人世間的世務,我們看不起他們,因為他們不肯參加我們各種改造人生的計劃。我們憎恨他們那種除了十字架便得不著榮耀的思想。這些可憐被人輕看的人,集合在一起,告訴那四週徬徨無依者,說救主要來搭救他們。沒有人看見他們去,而他們都去了。

       「現在一陣陣猛烈的冷風,吹到這世界上來了。那些自詡智慧的人,都跑到那堨h了呢?這世界上是沒有和平了。我們從各方面聽到的,只是人類的互相殘殺。遍地都是饑餓、疫病、流血、饑餓、死亡。這世界的冬天已經來了,災難已臨到我們身上了。」

       「地上的君王、臣宰、將軍、富戶……,都藏在山洞,和巖石穴堙F向山和嚴石說,倒在我們身上罷,把我們藏起來,躲避坐寶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啟六15-16)

       唉!我們不聽主的說話,但是現在基督徒都走了,祂發怒的一天到了。狂風暴雨連續而至,我們弄得求死而不得(啟九6)。試問現在我們自命智慧的人到那堨h了呢?我們敬拜那些鬼魔、和金銀銅木石所雕的偶像(啟九20)。我們的一切世務,其結局是怎樣呢?自從冬天來臨,眾聖徒走後,所發生的事是怎樣的奇特阿!

       羅馬帝國最後的新主出世,不足四十個月。但是這四十個月是怎樣的日子阿!巨龍給這新主一切的權力,十個國度興了起來支撐這魔王。他張口便是褻瀆神的話。然而住在這世上的人,卻個個去敬拜牠。凡是違背牠的人,就要受到排擠,就要置之死地。這一切都在聖經堬M清楚楚的預示我們,但是我們因為聰明過度,不肯相信神對祂的僕人講的那一番話。無疑的從古以來我們沒有看見過像這一次的冬天,而且從今以後,也不會再遇見像這樣的冬天(太二十四21)。

       親愛的讀者!當那一年的最後幾個月快要臨到的時侯,你是在那堙H你受過羔羊的血洗淨了麼?你預備像秋燕一般快要飛去了麼?你還是要跟隨這世上不久便要受到羞辱和驚恐的智慧者麼?主耶穌不是吸引的中心麼?你是被召而跟隨祂,等候祂從天降臨麼?

       從主耶穌手堭N眾聖徒奪下來參加世人的聯盟,這種最後的努力,是很厲害的。讓我們快點一步步的向上去罷。神的話,大家都不肯加以注意。但我們切莫讓主耶穌一人在那埵捄扔菕C世上一切的事,對於主來拯救眾聖徒一節,都是諱莫如深。一切改造人生的主義,都不承認人類因罪惡而滅亡,都不承認神施於那些不聽神說話者的一種快要來到的審判。

       當這世上的冬天快來的時候,讓我們牢記基督的說話。祂是不會失約的。我們也許不知道燕子飛到那一塊地方去;但是主耶穌曾對我們說過:在我父的家堙A有許多住處……,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去,我若去為你們預備了地方,我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堨h,我在那堨s你們也在那(約十四1-4)。

       神的眾聖徒,現在快像秋燕一般的聚在一起罷。我們要牢記祂這番甜蜜的諾言。祂不是已經替我們預備地方去麼?阿!那榮光四射的景象和這地上的冰天雪地,還能相比麼?祂不是要來同我們到祂面前去麼?到祂面前去!我們不久便要和摩西和以利亞一樣的跟祂接談了!光榮的現實阿!不久我們要去了,主知道祂一切的人,沒有一個人會掉下的!喜樂的安慰阿!甜蜜而寶貴的希望阿!


真實

       在人和環境與我們敵對,並我們的疆繩鞭策我們的時侯,神的目標在將我們從虛偽中領出,進入真實的堶情A並直接對我們說話,使我們在外面有憑證、在堶惘釵w慰。

柏勒(J.G.Bellett)


讀者與編者


拾珍出版社及編者,各同工主埵w好:

       非常感激您們,上月寄下的一包拾珍季刊,已經收領。這些屬靈刊物實在太寶貴了,對我們的生命、生活的問題,真是一針見血。對我們的事奉前程,指出一條明確之道。對聖經神的話語的解釋,深入淺出。深入是有很多我們不曾發現的真理,此刊把它解釋出來;淺出是很多深奧的道,解釋出來,讓我看就懂。而且每次看的時候,像一面照鏡,照看自己,把自己隱藏著的一些東西都挖掘出來,甚至它很有感動力,其他屬靈書籍讀起來,較少有這種感覺。求主更多使用此刊,繼續使用此刊!

       以後新刊出版,敬請每期寄下一份,是為至盼,謝謝。 以馬內利!

1997.8.11 主內何XX敬上(泰國)

 

拾珍季刊:

       感謝你們的刊物,一個誠實願意在神前擺上的工作,連我們讀者雖遠在一方也能由心感染到那份膏油。謝謝你們默默的供應。求主親自祝福你們。

1997年8月 (美國)


       「十字架是進入屬靈之路的真正門路,其他都不通。因此,我們要不止一次地在主耶穌為愛我們奉獻自己的祭壇上,也為愛主耶穌而獻出我們的心來。」(佚名)

       「如果你還沒有遭受苦難,那一定你還不是主耶穌的忠僕,因為使徒們說得明白,誰要熱心事主,他必受逼迫。」(奧古斯丁)

       「神的兒子既然是用受難來拯救我們,必也是為教導我們應當受苦。所以最能榮耀神,為靈堻怞陳q的,就是曉得受苦。為愛慕神而受苦,是走入真理的大路。誰能受苦,又真去受苦的,就是有福的。不願受苦的,他的屬靈是不會進步。」(大德蘭)

       屬天的道路是窄的,誰想走得容易,就得脫離一切其他的倚靠,在一切事上專倚靠神,為愛神背著十字架,又藉著十字架前進的。」(十架約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