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珍


十字架三重定理


       「一粒麥子不落在地埵漱F,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十二24)在這幾句話堙A我們看見天然事物的三重定理,也就是十字架的三重定理。這三重定理就是:

       (1)藉死亡得生命;

       (2)藉降服得自由;

       (3)藉喪失得豐收。


一.藉死亡得主命

       我們將基督本身所遇的事來表明這定理,真是再美妙沒有了。基督真正的生命,並不是三年半行走在這地上的生命,乃是祂經過各各他之後那永遠活著的生命。如果祂釘死之後不復活,也不永遠活著,那末祂那三年半事實還能生存到如今麼?還能在這世界的歷史中如此站住麼?

       基督已經復活了,而且永遠活著,這事實十分吸引人注意及祂從前在地上那片刻的生命和教訓,並且記錄祂「在肉體的時候」。所有論到祂的真理中,有一最大的真理就是說:「祂已經死了,卻又活著。」

       這經過死亡的生命已經管束了世界,也已經使世界真見其實在;無論世人如何決意盡力撲滅祂,祂卻沒有絲毫被消滅的可能。世界的組織、儀式,甚至統治權,都用盡過牠們的力量來消滅基督的尊名,和祂不止息的活力,但至終滅亡的是牠們自己,祂卻仍然得勝有餘的活著!

       我們非經過十字架,就絕不能得著基督的真正生命。我們若要認識這真正神聖的生命--耶穌基督的生命--只要看這生命的工作。祂在人堶惟狶@的工,就是使人的生活遠超過凡人的生活。

       基督說祂自己,「來,要把火丟在地上」,又說:「還沒有成就,我是何等的迫切呢!」祂要釋放這神聖的火、或生命,要自己的「迫切」消滅,就不得不受洗。哦!祂是何等願意這事成就呢!這洗就是痛苦的浸,就是十字架。祂要顯明祂普遍天下的職事,惟有經過這十字架。這「火」要普遍在祂全身的肢體堶情A使祂的肢體實在與祂一改,而這樣的與基督聯合,惟獨在十字架可得。下面幾節經言含有深奧的意義:「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堶惇△菕C」(加二20)「既受洗與祂一同埋葬。」(西二12)

       「我們……是受洗歸入祂的死。」(羅六3)

       「我們若在祂死的形狀上與祂聯合,也要在祂復活的形狀上與祂聯合。」(羅六5)

       「叫我們--像基督從死奡_活一樣。」(羅六4)

       如果我們要彰顯基督的生命,如果那滿有生命而不能被消滅的要在世界塈@滿有權能的見證,如果那神聖的得勝的、不可滅的生命--神自己的生命--要藉著基督身上的肢體向世人作滿有力的見證,使世人真見其實在,就肢體必須與基督的死和復活聯合。

       如果我們認識了這聯合,我們今生的生命就算不得甚麼。我們必須支取基督的死,向己死、向世界和其上的一切雄心、慾望、意見、及制度死,並且讓那死天天在我們堶惕@工更深,好叫復活的生命在我們堶惘h多彰顯出來。神的生命絕不能進入舊造,神的生命是新造的生命。

       不僅我們為罪人的時候,需要這「藉死亡得生命上的定理作工,就是我們為基督人的一生,都需要這定理作工在我們每一點生活上。就如說到屬靈的教育,我們要得真理的知識,就必須聖靈教導我們。聖靈的教導和世人的教導不同。世人不過能將許多理想的知識充滿我們的頭腦,聖靈卻使祂所教導我們的事作工在我們堶情A叫它們成為我們,叫我們成為它們。

       在屬靈的教育中會遇見這樣的事:比方說:你有一天聽見了甚麼,或讀了甚麼,或聖靈在你堶掩﹞F甚麼,你的靈奡N得了新的啟示,看見了奇妙的真理。你從前在理想中所知道的事,現在向你明亮的顯現。那時你就抓住了你所得著的真理,也許你就去禱告,或者為著你所得的感謝主,並且你也覺得你得著了極大的寶貝,就是於你的生命有無限價值的。你不肯失去它,因為它帶了這樣的喜樂給你。

       若是過了一時它走了,它似乎全歸烏有,它所有的權能和喜樂似乎都離開了你,它就成了消失的景象。此後,也許你不知不覺的到了你所從未走過的路上,酷烈的試煉臨到你,極大的困難環繞你,你也覺得你因著環境的壓力,已被帶到絕望的死地。在這樣的時候,那充滿你探索的頭腦的,就是那顯然過去的「真理」。在你窮追之間,那真理抓住你,你也竭力的要它,於是它又活了,並且證明它的活力--帶領你經過、高升進入得勝中。真的遇見了甚麼呢?

       你得了滿有生命的真理的啟示,這是好的!但是這真理必須在你堶惕@工,好叫它成為你的!從前你不過在悟性中理會了它,但是為的它要成為你的生命,所以你必須被帶進到這樣的死地,以致沒有別的可救你,惟獨這真理能救你。這樣它就成為你靈命的一部分,從此你就不會再失去它。它是你所知道所證明的真理,你無論何時向人述說它,它就立刻如同到了家。它是活的,是在你的經歷中從死奡_活的。這就是有效力的見證所有的獨一根基。

       一粒麥子--你雖然信牠有生長的可能,卻看不見牠的生命--下到墳墓堙A而後神所命定在牠四圍的迫力就起始作工在牠身上。哦!現在牠復活了、萌芽了,這樣以後,就沒有甚麼能阻止牠向上生長。

       我們再舉這定理來說到為主作工的事。主的工人需要死,一若罪人需要死。死抓住我們的工作,真是可怕的經歷。當我們作主工的人、傳道人,下到死地,被困在壓迫、苦楚、無結果之中,我們就失望著說:「我到了盡頭 ,我甚麼都完了。」在這樣的時候,試驗就來到,試驗我們的自己,和我們的工作。在我們堶惘酗F幾分存心要得人的喜歡呢?我們作工是否為的傳揚己名呢?為的要得好名聲麼?富人們稱讚我們的工作,我們有否覺得高興、喜歡?或者,當人們說我們些不好聽的話,批評我們,以為我們所作的不對,誹謗我們,我們是否回家去很覺得不好過呢?在工作上佔有幾分的我們呢?

       沒有經過試驗之前,我們自然也說過:「我沒有這樣個人的雄心,我不尋求我的利益。」但是當我們下到死地,工作的門似乎向我們關閉的時候,我們的動機、我們的感覺,都顯露出來,我們是否繫念己名過於主名,也顯露出來。我們必須脫離一切己的生命,然後神才能用我們。我們必須達到一個地步,就是絲毫不管人們思想甚麼、說甚麼、或作甚麼,只要神滿意、只要我們是在祂的旨意中。這是平安的道路,這是得勝的道路。但是我們必須落下,落到死地,「我」必須被治死。這就是:「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基督,滿有祂復活的大能而彰顯出來。

       有人問到慕勒工作的祕訣,他說:「曾有一天我死了,完全死了。」--他一面說:一面屈身,甚至幾乎碰著地--他又說:「向慕勒和莫勒的意見、選擇、嗜好、及旨意死;向世界和世界的嘉許或貶責死;不特這些,就是連我的弟兄朋友的贊成、或斥責,我也向牠們死;從那時到如今,我只學習得神的滿意。」

       神所親自發起的大小工作,都有這定理「藉死亡得生命」--在那塈@工。有時我們看見神的某件工作下到死地,似乎失去了所有的效力,成了一無所有。但過不多時,神的滿有復活大能的生命,卻叫那件埋沒的工作從墳墓的最深處復活起來。

       常有神的許多僕人清楚奉了神的呼召前去作工,卻看見工作按這定理走去。這樣看來,似乎神有奧妙的緣由,要祂的工作先下到死地,而後才能永遠的滿有活力、滿有得勝的活著。也許就是因著這樣,人的生命就必須出去,神的生命才能以進入。


二.藉降服反得自由

       「求主把我捆綁,我才得著釋放。」在以賽亞書第五十三章奇妙的說明這真理。在這一章書堙A有耶和華的受苦的僕人,祂甘願受各方面的捆綁,祂虛己順服去受十字架的死,祂捨去了祂的神聖權利,祂不為自己揚名,反倒甘願受一切兇惡權勢的戲弄,好叫祂因著在人方面落到兇惡權勢之下,可以將兇惡的權勢分裂、可以在超越的得勝中復活,得以遠超過一切權勢,及一切執政的和掌權的。

       在人方面,十字架是一幅束縛的圖晝。「祂救了別人,不能救自己。」(太十七42)「不能」這兩字是老亞當種類的掌權詞,但十字架卻是基督的工具,作成了完全得救的事,因為基督自己是新種類的代表,新人都包括在祂堶情C當十字架完成了工作,就脫離人類一切的限制,並且基督那樣滿有大能大力的從墳墓堨X來,就證明祂有資格得全宇宙的主權。基督叫那些聯合於祂的死的人與祂一同復活,生活在超凡的境地堙A並且祂藉著他們成就那些以前所絕對不可能的事。

       他們傳說一個世界的事,就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林前二9)只有神藉著聖靈向他們顯明了。雖然他們的工作可以完,他們的路程可以跑盡,他們工作堜狶t的那永遠不死的性質,卻是世人所絕對不能量度的。並且,我們已經說過,神藉著他們所作的工作越下到死地,越被魔鬼所壓迫、擾亂、譏誚,就越在復活的大能中證明這工作堜狾釭漫宒頩磞b是超凡的、無限制的。


三.藉喪失得豐收

       再看以賽亞書第五十三章,在此我們看見耶和華的贖罪的僕人進到殘酷之境,這全圖都是滿了殘酷的狀況。祂在那堜t苦零丁,被輕視、被棄絕。哦!祂的孤單是可怕的。祂的十字架叫祂喪失到淨盡!祂自己的弟兄不相信祂,祂最親近的門徒不明白祂!然而,這一章說末後一段說甚麼呢!「祂必看見後裔,並且延長年日……祂必看見自己勞苦的功效,便心滿意足。」(賽五十三10-11)

       我們讀啟示錄,就看見主耶穌基督最終的效果。祂在寶座中像是被殺過的羔羊,在祂四圍有許多的人,沒有人能數過來,是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來的,這就是基督所得的,這數不過來的人,就是祂勞苦的功效。

       神對於我們也常有類似的要求,而要我們實行的。神似乎常向我們要許多;當我們把最親愛的交付祂的時候,真覺得這是何等的痛苦的十字架,何等可怕的要求、可怕的剝奪。我們覺得似乎常有所給的,覺得奉獻的律是很嚴的對待我們。那知,這就是無限得勝的惟一道路,得超凡效果的惟一定理。

       魔鬼將世上萬國和榮耀給主耶穌基督看的時候,意思是牠要將這些給主耶穌--這是牠狡猾的用意--如果主肯拒絕十字架。撒但知道十字架所要作的是甚麼,也知道自己必定失去世上萬國,基督卻要藉著十字架得著萬國,所以牠怕主耶穌接受十字架。

       主耶穌卻拒絕了撒但的供獻,直向十字架而去。祂行走十字架的道路、棄絕世界、捨去自己,但祂後來所得著的是遠超過魔鬼所能給祂的。祂至終因著喪失萬國而得著萬國。

       現在我問你讀這一篇的人,你有否預備先喪失而後得著呢?你肯不肯喪失今世的,去得永世的呢?你肯不肯喪失暫時的,去得永遠的呢?你肯不肯喪失屬地的,去得屬天的呢?你肯不肯喪失目前的榮耀,去得最終的賞賜呢?喪失一切,就是得著一切的法子。基督現今已經從祂父手中得了一切的豐滿;我們若藉著十字架與祂聯合,我們現在就可以成為超越的豐富,和說不盡的滿足。

       有人已經證明過,他們甘心喪失了他們本來所最不願失去的,至終又看見他們所已喪失的變作更豐富的回到他們那堙A或者甚至那豐富是他們從前所未曾知道的。

       當我們在十字架那堙u將我們的珍寶丟在塵土堙A將俄斐的黃金丟在溪河石頭之間。」全能者就為我們的珍寶!(史百克)

第八期《復興報》

 

復活的生命與基督的身體




       「使我認識基督,曉得祂復活的大能,並且……效法祂的死。」(腓三10)

       聖經曾有許多地方論到「復活」的事情。在聖經堻o是一個奇妙的題目,可算救贖秩序中的最高點。聖經所注重的,不僅是死,並且是死和復活。在舊約堙A復活的真理是預表的、推考的、暗示的,也是直接的教訓。以色列百姓得救,離開埃及,可算是最明顯的復活。當他們的仇敵被死亡侵吞時,他們是站在生命的地位上。亞伯的獻祭能使神喜悅,因為這種的獻祭,是一種復活信心的表現。亞伯拉罕獻以撒,表明他相信神使他的兒子由死奡_活。神就是喜悅這種的信心。不是單單順服,也不是單單死,並且是復活;那就是神給祂實在證據的地方。

       在希伯來書第十一章的記載,就是表明復活的生命已經在舊約媄狻,並且介紹出來。遠望的信心,就是看見復活那邊,接受這復活而生活於其中。在新約堙A復活是每件事情的妙鑰。姑就基督的復活而論:神並不是因著道成肉身,因著祂的降生而喜悅,乃是因著祂的復活。使徒行傳第十三章三十三節說:「神使祂從死奡_活,……正如詩篇第二篇上記著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另譯)這意思就是:基督因著祂的復活,成功為有新意義的神的兒子。

       羅馬人書第一章四節也說:「按聖善的靈說:因從死奡_活,以大能顯明是神的兒子。」因為約但河是表明祂的死、埋葬、和復活,所以神就宣佈祂的喜悅說:「這是我的兒子。」祂乃是按著這個預表的復活,開始去教訓和工作。基督所有的生命,就是復活的生命。除了把這種的生命藏存在堶惜坏~,沒有屬靈的復活的可能。復活不是屬乎外面的,乃是在乎堶悸滿C我不是說到身體的復活,我是論到與主所分享的屬靈復活。堶惘酗F祂這種的生命,才有這種的復活。

       重生的意思就是說:我們接受生命的恩賜--接受神特性的生命,就是永生。神若叫我們這些天然(血氣)的人死,我們就不能再活著;因為我們的天然性並非屬靈的。只有屬靈的(指重生時所得的靈生命)能得以存在。因為必須先得著不可滅的生命,才有死和復活的可能。基督的死,是倒出祂的魂,不是祂的靈。天然的人是屬魂的人。因為基督所有的,不光是屬魂的生命而已,所以祂能夠死了而X生存。我們若沒有這個新的生命,天然人的魂生命若未帶到死地,我們就不能明白復活的意義。

       保羅未曾把腓立此書第三章十節放在基督人生命的開端,他將此處聖經的經歷放在他的改變之後,並以之為他永久的志向,和一生的追求:「使我知道祂,曉得祂復活的大能……效法祂的死。」換一句話說:他就是說:我藉著魂生命的死,來認識祂。人天然的方面死了。我藉著死,藉著效法基督的死,脫離我的天然生命,而進入祂復活的能力堙C這樣看來,復活使祂的生命彰顯在我們堶情F分享祂的生命,叫我們能夠繼續地更深地效法祂的死。祂的苦難,就是表明魂的死,「我魂堿えO憂傷,幾乎要死;」不是「我的靈」!這是祂魂的痛苦。




       我們已經說過:在神救贖目的的表顯和發展中,死和復活的實行似乎是從神生之後的。說來也奇妙:既是神自己藉著神蹟而產生的,還當先死而後再復活。但這是實在的。復活的生命的原則,是我們屬靈經歷的關鍵。所有的事都是藉著這個作出來的。當我們悔改重生時,這生命就有幾分在我們堶惕@工了。它變成生和死的事物中間的一種分別之能力--把死的打倒放在一邊,而使生命顯出來。神將一個生命放在我們堶情A這個生命能鑒別一切從外面來的事物。身體壯健的定律,是把一種死的東西從身上除去;壯健屬靈的生命,也是一樣。

       如果我們屬靈的生命是壯健的,就我們堶悸熒s生命極富有鑒別力,能知道一切神所蓋印(意即「贊同」)的,和一切神所阻止的。聖靈的心思,就是生命(羅八6)。它在我們屬靈的感覺中施行審判,使我們對某種的事情覺得有「死」在堶情A無論是從其本身來的,或是由外面來的。它藉著敗壞,來鑒別、拒絕、和抵抗。凡不是聖靈的事物,它都把它們敗壞;這是健康屬靈生命的特點。

       我們若有充分的復活生命,它就要引導我們 如何認識和拒絕,我們就要知道一件事的重要,就是「天然人」(意即人有天然的部分)的存在,這「天然人」或者稱作「魂人」(意即人的魂)。這個魂,和他所包括的一切必須完全地交給十字架去治死,好叫復活的生命和它的新原則,能得著勝利。例如天然人的魂中的意志,他的特性就是羨慕聲勢、權力、地位、得著、和稱讚。這些都是我們的一部分。

       我們都是喜歡受人的注意和認識的。喜愛稱讚和能力的心,是在我們堶情C當聖靈一在我們堶惕@了祂的工夫,並使我們拒絕這些事之後,我們對於我們的地位,就有一種新的經歷。如果神有甚麼事要藉著你來作,祂就要作,並且當你作的時候,祂要將別人都放在一邊;如果祂沒有甚麼事給你作,把你放在一邊,那時你就要十分的滿意不作事。還有一種是屬情感的天然人。這堣]有許多的危險像其他的部分一樣。

       現在我的靈特別為神的兒女負擔,因為他們需要鑒別的靈過於許多別的事情,他們才會鑒別甚麼是從人的魂來的,甚麼是從聖靈來的。他們兩個好像是頂相似的,甚至中間隔著一張薄紙都是不能!銳利的屬靈生命,是有銳利的鑒別力的,因此,人就不至被屬魂情感所沖蕩。還有,人的氣質也可以作個例子--江浙之文弱,兩廣之強悍,北方之忠直。

       又如有者勇敢、有者善愁、有者富於審美。如果此中之任何一種在屬靈的工作中得勢時,你可以斷定,無論目前有何結果,屬靈常存的結果總是沒有的!人的意志和感情如何,人的理智也是如何。一個最愚笨的人活在聖靈堶情A藉著神的啟示,能成功無限屬靈的工作,遠過那些靠著才智而利用一切宗教的、神學的、並各種正宗的知識。保羅用他的才智,來傳遞從啟示中所得的。縱使才智是為著正宗真理這一方面的,也必須順服聖靈方可。




       在一個身體的構造上,有兩種的生命流:一為「血液」、一為「淋巴液」。血液把養料的成分運輸到血脈;淋巴液檢查各種的物質,把適用的取來,不適用的丟去。淋巴液好像個法官坐著 裁判說:現在你能夠製造有生命的纖維質麼?在屬靈生命的方面也是如此。人可以從演講中聽見真理,但他還需要一種東西來評判講義的性質,並考究其是否適合。

       如果甚麼是適合的,那在人堶悸滲咱糽R就判決、接受,而與之同化,以建立堶悸漸糽R。真理必須用神靈的生命來接受;不然,即便是活潑的真理,也只留人於死的境地 中。這同樣的原則,也可施於基督的身體上。第一種的定律是:同化--生命會接收物質,與之同化,而使之變成活的纖維質;第二種的定律是:關係--即生長的定律。這是關係於基督的組合之身體(羅十二4-5;林前十二12-13;弗四1-9)。

       「就如身子是一個,卻有許多肢體;而且肢體雖多,仍是一個身子,基督也是這樣。」意思就是基督的身體是一個活的有機體,為許多肢體所構成的,基督為其首。

       在生理學上,一種有機體,有兩時期的發育。第一個時期,是從這有機體生產起至牠會和別的有機體成就合作的功用和關係之時期止;第二個時期,是從這時期起一直進前。這很可以作個比方的。聖靈定要帶領每個信徒到一個地步,使信徒自己不能單獨作甚麼。人格、個性、才幹、和技能是不能夠的,還需要別的來幫助。身體的交通是需要的,基督人須用很長的時間,方能達到此地步。「為這緣故--不分辨身體--就有好些患病的、死的。」現在我們正當這身體將近完成,準備被提之秋,所以這種的定律,藉著聖靈,要十倍,百倍的努力施行。

       我們愈久愈看得明白:我們想要達到那個地步的惟一法子,就是要站在我們在這身體中的地位。信徒合一的事實是已經證明了;肢體單獨的行動會叫身體失了常態,發生混亂,使之進入死境。英國皇家毒瘤研究部的教授慕賴說:「在有生機的身體堙A已經發現兩種特性。第一肌肉中每個細胞,不是自己獨立為單位的,非各行其是的。這些細胞都屈服於一種普通約束的勢力之下 (其性質究竟是怎樣,還不知道)。這勢力限制細胞生長的速率和分量。因此,身體中各種的有機物和各部分都能維持著一種很平均的情形了。」

       試把這個事實,推論在屬靈的境界堙苤苳@種看不見而普通的管理勢力掌管所有的纖維質和細胞,乃使全體有一種平均的發育!慕賴又說:毒瘤之所以產生,就是因為有些細胞推翻了這種勢力的管治;所以那些細胞既脫離了約束,就有反常的發展--結果,就成為毒瘤!若讓這種的情形,發生在基督的身體堶情A反抗管轄的勢力,反常的發育要發生,結果就是紛亂!我不知道在屬靈的解釋中還有更深的意思沒有。我相信聖靈要使一切的肢體得同等的發育,祂也要引領許多不知道這個定律的肢體,給他們這個啟示。基督的身體喫虧的原因,就是不知道平均發育的原則。這次聚會的目的,就是基督普遍的身體,預備祂的降臨。

       還有一個權威的醫生說:「在人類身體中,器官之接近與否,是不甚麼要緊。各部器官,雖然彼此隔離很遠,但彼此能互相合作。總之,在人類的身體堙A最主要的就是與頭部要有同樣平均的關係。那些接收的細胞,自己要正當的作工。」這是好得無比的!「要靈堣齞騿F常常服事主。」(羅十二11)這是我們的本分,如同接收的細胞正當地作工,不像那些分離的分子,作個人的工夫;我們的工作應當達於皮膚毛髮。我們與頭部若有相互的關係,我們若在實際上「住在祂堶情v,就彼此距離最遠的器官,也將要彼此相應而且合作了,這是幸福的,且是自然的結果。這是身體(教會)適當的情形。這種工夫是藉著聖靈作的,祂能使距離數千里的肢體(指聖徒)彼此發生關係。身體只有一個,並且每個器官是附屬於頭。你不能摸著一個肢體,而不摸著頭部。你不能發一句有害人的話、一種苛刻的論斷,而不傷害到主。你要經過頭部,方能達到每一個肢體。




       「基督身體」這一個名詞,不單單是一種比方。我們的身體對於我們自己的關係是怎樣,我們對於基督的關係也是怎樣。身體是我們惟一的工具,來發表我們自己。「身體」兩個字(在英文)的字根,是從天竺的一個古字而來的,意思就是聯絡,使徒所用「愛心的聯絡」就是同樣的字。在醫學名詞上的意思,是指著繫膜--把身體各部分聯絡起來的東西。在這塈A就知道:基督身體聯合的天性,這天性是歷代以來的奧祕,在創世以前所預定的。
那有生機的纖維質是生命原則的表顯。生命創造纖維質,纖維質成為聯絡全部的能力。你不能創造這「聯合」,這聯合必須是生命堶悸漯穛{。這些纖維質是主要的,所以,能聯絡,是因牠是活著的,也必須有健康的身體,才能維持這聯合。如果要有更多合一的用處,就所有的肢體都應當加增他們的生命--更豐盛的生命。

       對於功用的分別--「我們各人蒙恩,都是照著基督所量給各人的恩賜。」這個宣佈之後就跟著說:「祂升上高天的時候,擄掠了仇敵,將各樣的恩賜賞給人。」(弗四8)一個是這樣,一個是那樣:「按著恩賜的度量」,將恩典賜給人。當你讀到羅馬人書時,你就看見那秩序是相反的,「按我們所得的恩,給我們不同的恩賜。」(英譯本)

       在一方面恩典是按著恩賜的度量;在另一面恩賜是按著恩典的度量。一個是主要的才能,一個是主要的能力。把這兩個聯合起來,就能使身體中每個肢體發生效用。神平均恩賜和恩典。當你越過你恩賜的度量時,你就要失去主要的能力當你墜落在你恩賜的度量之下時,你就掣肘了那主要的能力。最要緊的就是要知道:聖靈到底是給你甚麼恩賜,使你與別的肢體在這身體上有甚麼不同,你不僅要知道,並且要實行;因為神加給肢體主要的能力,就是這個目的。神只按著你所有的恩賜,而給你恩典。

       每個信徒應當知道:聖靈是賜給他甚麼恩賜來作甚麼特別的工作,因為神只給他主要的能力去完成那工作。這是根本的定律。今日有許多人不能顯出甚麼效用來,都不外下面三個緣故:

       (1)他們不分辨他們自己在身體堛滲S別地位和功用是甚麼;

       (2)他們沒有完全的把自己奉獻去成就那功用;或

       (3)他們想望了其他的功用,但那功用並不是他們的恩賜。他們試去運用一種未曾賜給他們的恩賜,所以那主要的能力不能得著。

       聖靈沒有藉著身體完全表現之前,每個肢體在他的地位上,先當互相聯絡得整齊,而後聖靈方能藉著身體完全表現。在身體的歷史中,十字架是聯絡肢體的最大工具。「祂藉著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西一20)按「和平」這兩個字的原意是「和諧」。罪惡進入世界時,就發生一種大不和諧的情形;神藉著基督將自己的生命傾倒出來以對付罪惡,並且把罪趕出宇宙之外。

       當使徒已經說明身體合一的道理之後,他就注意到每個肢體和個人的恩賜。你或者沒有天然的恩賜,但聖靈要給你特別的恩賜,叫你成就你分內的事工。你或者充滿了天然的恩賜,但你也須從聖靈堭筐特別的恩賜。凡依靠天然恩賜的人,不久要變成無用。保羅寫信對提摩太說:「」要把你堶悸漁汗蝚D旺起來,」這恩賜成了你的特性;這恩賜就是神特召你來得的;正為這恩賜,神要給你恩典。許多人妄想要承當某種工作,而卻沒有相當的恩賜,這是今日的不幸!你只要能求神生命的供給,去成就你蒙召在身體堜珥n作的職分。




       現在我們要溫習上面所說過的,目的是要發揚而實施之。第一要討論的是:那管轄、影響我們的事情,到底在屬靈方面,或職務方面,果否有一種利益呢?這種問題有著極大的關係。我們的心思意念是否充滿了我們的利益、我們的福分和我們的偉大麼?我們對主的態度、對主的信心是否憑著:我們承認祂是站在答應我們的禱告,和祝福我們的地位呢?是否因為我們曉得祂掌握一切能力,並能夠指揮那能力來謀我們的幸福呢?或者我們是否只為祂自己之故而用純淨的愛愛祂呢?神要徹底的追究這些問題。

       我們何等渴望在肉身的感覺上得些證據,叫我們能愉快地確信神是與我們同在。基督人生活的最大試煉,也許就是神不給我們一點的感覺,我們要問自己說:「到底我們愛神是因著祂所給我們的福分呢?或者是單為祂自己呢?」神若收回福分,你要對祂怎樣呢?神若關了你工作的門,你對祂要怎樣呢?神若不讓你作工,卻領你進入黑暗孤寂的境地堨h,你要怎樣呢?你能說:我還是信祂麼?當我們若多多祈禱而未見效驗,完全奉獻而終覺不足,我們就放棄麼?這是為我們自己的呢?或是為主的呢?

       聖經中神的僕人們都在這點上備受試驗,我們也要在這點上受試驗。當工作毫無成功而你又不自知其故時,撒但就暗示你說:你已經犯罪了。你的祈禱好像毫無效力,你覺得孤單,一切事物盡都破裂--傳道無興趣,工作叫你傷心,那光景好像神已離開了宇宙!你要怎樣呢?你作工是為福分和榮耀呢?或者你卻站穩著說:「祂雖殺我,我卻要信靠祂。」「我們的神能拯救;即或不然」也沒有分別!你曾否準備去接受這個為你生活的原則?--神是你獨一的產業,是祂的自己,不是祂所給的東西。

       你若站在這樣的地位上,你立刻要開始走一條新的路徑。十字架的死一經接受,十字架的福分立刻要起首臨到。你若要有意識地應付十字架的死,神必定知道你的存心,你可預先計算其結果。這一開始就當站的地位--是信心呢或是感覺呢?是信心呢或是成功呢?是信心呢或是祝福呢?你是為神自己而接受神呢?抑或是為得著更大的能力,為要成為更有用的器皿而接受神呢?請脫離個人的觀念而轉向到基督的身體。這種問題的結果,應當是我們放棄自己和自己的興趣,來謀基督身體的興趣。就是我們個人的權利也當放棄。別人或要不義地向我們的權利挑釁、問難或懷疑;你或有自鳴不平的正當理由;你到底要站在個人的地位呢?抑或為謀身體的利益而退讓呢?魔鬼要假個人的利益來破壞全體合作的工夫。

       一切為神作的工夫,都包在神子民屬靈的合一堶情C魔鬼只要使一個信徒說出或注重個人的權利,牠就能把合作的工夫撕得粉碎。我們常常要捨棄自己個人的權利,來保守身體的合一,和維護與我們在神工作上有關係的其他肢體的效用。你心中是否專以基督的身體為念,甚至為神國之故甘永遠丟棄自己的興趣呢?復活的生命會使這類的事成為可能。

       若要得著這個,我們必須取積極的態度,有一個包羅萬有的「算」--向神取一信心的神聖態度,承認我們是與基督在復活上聯合的,好叫死堨艅霂鉥擖X「大能的作為」來。(史百克)

第十四期《復興報》

 

基督耶穌和祂的釘十字架


一.聖靈引領基督到十字架

       「基督藉著永遠的靈,將自己無瑕無疵的獻給神。」(來九14)

       「基督的十字架」將基督的靈表現得最清楚。這十字架是基督的特別記號,將基督從一切在天在地的中間分別出來,並且賜給祂榮耀--在寶座上為中保直到永遠。如果我們不真實認識引領基督到十字架去的靈,我們就不會認識十字架,也不會認識基督。

       引領基督到十字架去的是甚麼靈?是「十字架的靈」。五旬節的靈就是十字架的靈!聖靈既引領基督到十字架去,就從十字架流到我們就是祂所買的,分受祂能力的人。所以當聖靈引領基督到了十字架,十字架就領基督和我們充滿聖靈,而聖靈又領我們回到十字架!因為惟有聖靈才能表現十字架的意義。


十字架是我們的生命

       聖經並沒有教訓:十字架的意義不過就是背負十字架和贖罪而已。聖經也沒有教訓:我們信靠十字架所成功的工夫時,我們和十字架所有的關係,不過就是存一個感謝的信心而已。聖經卻告訴我們:十字架是我們的生命,和我們有最親密的屬靈相交。我們活著,應當表明我們是已經與基督同釘死的,我們行事為人,應當表明我們的肉體是已經釘死的;並且勝過肉體的方法沒有別的,不過是每時每刻算肉體是已經釘死在十字架上了。

       我們應當天天背負十字架,以十字架為我們的誇耀。因為這十字架,就我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我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了。如果「十字架的靈」表示真實基督人的生命,叫我們像基督,那末,我們就必須知道,甚麼使十字架的靈成為惟一的能力--基督藉這能力賜給我們生命,或說:我們藉這能力在基督堭o著生命而安享。

       耶穌基督所走的道路是最有價值的,其所以有價值,並不是因祂受苦的多、受死的真確,乃是因祂存心傾向十字架。祂並不是到死的時候才傾向十字架,祂乃是一生存心傾向十字架的。信徒也惟有存心傾向十字架,才會明白「與基督同釘死」的真實意義。但是我們的主從那堭o著這樣傾向十字架的心意,和那成就這心意的能力呢:祇要看這篇題目下面所引的經句就可知道:「基督藉著永遠的靈,將自己無瑕無疵獻給神。」

       自基督降生以來,那在祂堶控郋奼Ⅲ﹛G「我必須以我父的事為念」的,就是這永遠的靈;並且「我必須以我父的事為念」這句話,豈不是已經包含了順服傾向十字架的心意麼?那引領祂去受罪人所受的浸的,也就是這永遠的靈。這位聖靈引祂去受浸,好叫祂配受死,那死是浸禮所預定祂受的。那引領祂到曠野去抵抗仇敵、得勝仇敵的,也就是這位永遠的聖靈;祂向仇敵的爭戰是起始於曠野,完畢於各各他。

       祂也藉著這靈一步一步的向前,忍受祂所必須受的一切頂撞、辱罵、和痛苦。從前諸先知曾說到基督的靈是預先證明基督所受的痛苦,所以後來藉著永遠的靈一切都應驗了、成全了。神的靈住在肉身堶情A使基督不得不誇勝著向十字架而去。

       「十字架」將聖靈的意思、要求、和工作都表顯得最完全。神要人不靠人自己敗壞的天性,要人脫離罪惡,要人得著神自己在堶情A就惟有一個法子,就是治死人的天性。在廣大的宇宙堥S有脫離罪的權勢的可能;祇有人藉著完全的死亡脫離牠。聖靈作成神所要求的!聖靈作工在為人的基督耶穌堙A基督是無瑕無疵的聖者,然而祂為的要與人聯合,領導人走生命的道路,所以連祂都須向罪死。基督的靈現今也照樣作工在祂每個肢體堶情C


領人釘死十字架的靈

       凡要被聖靈充滿的人,都請在這堸惆B,敬拜神,聽神的話說:聖靈引領人到十字架死地。在聖靈叫基督從墳墓復起之前,不能在基督堶惕@甚麼,惟有叫祂死在十字架上。照樣祂在信徒堶惜]不能作甚麼,惟有領信徒完全和十字架相交。

       請讀這篇信息的人在這堸惆B,敬拜神,求神使你明白前面所說的幾句話的意義。你曾否員的順服聖靈引領你走十字架的道路,像祂引領基督一樣。雖然你追求聖靈的充滿,但是,你是否實在完全聯於祂的目的,就是:要祂在你堶掩漰A釘死於十字架,像祂在基督堶惜@樣?真的,惟有這條路是帶領你進入榮耀的,如同帶領基督一樣。


二.捨己負架

       「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 (路九23-24)

       「背負十字架」和「跟從基督」,這兩件事是緊緊相連的。「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這句話媗膌有一個最深的根應當被捨去,或說:有一個祕密的力量應當被壓下。當基督人正在竭力渴想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從基督的時候,在他堶探N有一種祕密的力量--己--阻擋他、反對他。當基督人正在禱告、立志、掙扎要更進前的時候,在他堶悸滿u己」就拒絕主所呼召他去背的十字架。哦!這個「己」是人的中心,是轄制人的力量,是拒絕人接受十字架的。所以當基督第二次說到背十字架的時候,祂教訓彼得和我們:要背十字架之前,必須先完全捨己。


十字架的意思就是死

       「背十字架」意思就是:接受死;己--魂的生命--必須死。基督人的己如果不死,那末他在負架跟主這件事上就要不止息的失敗。哦!基督人應當捨己,背起自己的十字架。凡喪掉魂生命的,必得著生命。
基督要我恨惡我的自己、喪掉我的自己、捨去我的自己。為甚麼這「己」必須被交於十字架、必須死呢?基督既然已經為我死在十字架上,使我得著祂的生命,那末,為甚麼我必須死、必須捨己、必須天天背起我的十字架呢?


為甚麼必須背十字架

       這問題的答覆是簡單的,卻是不容易明白。人若在未明白以前,肯一心願意順從主耶穌,這真實屬靈的答覆就必向他開啟。亞當既犯了罪,人的生命就從高的地位上墮落;人的生命原來是神的能力和福分作工的器皿,自亞當犯罪後就墮落到這世界的神所掌管的這世界的權下。因此人的生命就變成了古怪的、反常的、屬世的。人原來是為著神的旨意和聖潔被創造的,自人犯罪後對神的旨意和聖潔卻完全失去了知覺。並且反而被邪靈黑暗可咒的工作所吸引,習以為常;邪靈的工作就是:肉體的快樂、世界的快樂、自己的快樂。

       然而人卻不看見,也不知道自己是何等罪大惡極、何等敗壞、何等死寂、何等與神遠離、何等裝滿了地獄的種子。並且人最愛的「己」,正是屬於那惡者的中心點,並不是屬於神的。「己」 的權力和驕傲,藉著許多天然的美麗和似乎的善義,敗壞一切的事,並且還使一切作罪惡、死亡及地獄的座位。甚麼時候人肯甘心願意完全的捨去這己的生命,甚麼時候人就要:


歡迎十字架

       並且愛十字架,以十字架為神所命定的能力--釋放我們脫離惡者的權勢。因為那攔阻我們效法神的兒子的模樣,攔阻我們的愛父、事奉父,像神的兒子愛父、事奉父一樣的,就是那惡者的權勢。「捨己」是堶悸漲s心,「負架」是外面的表現。

       「當捨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看透「捨己」的意義的人,就必明白為甚麼必須天天背起十字架來,我們不僅在特別試煉或痛苦的時候要背十字架,就是在平安順利的時候更需要背十字架。因為「己」是一生不離開我們的仇敵,是無時不想恢復權柄的。當保羅由第三層天下來的時候,他的危險就是「高舉自己」。所以捨己和背十字架是他天天的生活。當他說:「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我斷不以別的誇口,只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因這十字架,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他的意思就是說:他自己每時每刻活在釘十字架的生命。

       我不知道你們有否看見過一種徽章,上面雕刻著一隻「人手」握著一個十字架,並且還有一句格言:「我背十字架,十字架背我。」基督在釘十字架之先說:「背起你的十字架。」這就是 「我背十字架」。基督釘死十字架以後,得著榮耀,顯作我們生命的時候,聖靈就說:「與基督同釘死。」這就是「十字架背我」。「我已經與基督同釘死,基督活在我堶情C」惟有靠著背負我的十字架的能力,我才會背十字架;但是,如果我不肯聽主的呼召去背十字架,十字架也就不背我。


背起你的十字架

       當我們聽見「跟從我」的呼召時,我們就大半想到這呼召所指著的一切。這雖是我們免不了要想到的,但這不是主要的事。一位可靠的引導者,必負路上一切的責任,必供給一切的需用。當我們想到「拾己」,並「天天背起十字架」,我們就覺得我們真是很少明白這句說話的意思,也覺得我們很少成就我們所已經知道的。我們必須專一倚靠那位呼召我們背起十字架去跟從祂的主耶穌。祂在各各他引領我們走路,為我們開路甚至通到神全能的寶座。讓我們專一倚靠祂罷!祂既引領祂的門徒,也必引領我們。十字架是一個奧祕。背起十字架,是個更深的奧祕。與基督同釘死,是屬於救贖的最深的奧祕。神隱藏的智慧是個奧祕。讓我們用誠實的心願來跟從基督,像祂活著,使榮耀歸與父神,並且藉著和祂同死與祂同進入那豐滿的生命堙C


三.十字架是引我們到神面前的道路

       「因基督也曾一次為罪受苦,就是義的代替不義的,為要引我們到神面前。」(彼前三18)

       十字架說到罪惡:人惟肯完全承認自己是滿了罪惡;是違背神的,才能以到神面前。十字架說到咒詛:神審判罪惡;如果人不承認神的審判是公義的,就不能回到神的面前。十字架說到痛苦:人惟肯接受神的旨意而捨棄一切,他才能與神聯合。十字架說到死亡:人惟肯絕對的、完全的,撇開自己整個的生命,且肯向之而死,他才能完全的進入或得著神的生命和榮耀。這一切,基督都作成功了。祂一生都是這釘十字架的靈所激發的。

       基督的背負十字架和進到神的面前,乃是為我們開路,好叫我們也能親近神。祂的死--擔負神審判罪的審判--乃是除去罪、結束罪。祂既受定罪、咒詛、和死亡,祂就擔去了罪。祂廢去並敗壞那掌死權者的權勢,使我們罪囚得以自由。基督的十字架、血、和死,是神對罪人的保證,使凡接受並信靠這救主的人,即得蒙赦免,並且永久為神所悅納、所親密的。神的律法所反對我們的要求與一切罪,和撒但所管轄我們的權勢,都到了盡頭;因為耶穌的死,就是罪和死的死。十字架的道路,就是基督為我們開的路;我們在這道路上有完全的自由和權柄,去親近神。

       十字架是人類親近神的惟一道路,是基督親自所走的道路,是祂為我們開的道路,是我們自己也當走的道路,也是我們能引導別人走的惟一道路。


十字架的道路

       「十字架的道路」乃是耶穌為人的時候,畢生所經過的道路;祂是我們的先鋒,為我們進入幔內,並顯現在神前。「祂既得以完全,就為凡順從祂的人,成了永遠得救的根源。」因為連耶穌自己也惟有藉著十字架的道路來到神前。

       如果基督惟有藉著死--完全捨去生命來到神前,那末罪人豈不更惟有藉著死來到神前得神的生命麼?現在基督的死已是一件成全了的事實,我們在祂堶惟珣筐的死和生命乃是能力--作工在我們堶情A使我們絕對降服神,將自已交於死地,接受主住在我們堶情C

       這樣的信心能使人歡歡喜喜的說:「我已經與基督同釘死,我只誇十字架;因這十字架,我已經向世界死了。」釘十字架的靈在我們生活動作上所表示的就是:反對世界,與世界分離,捨去一切的自樂,並絕對的降服神,就是至死也是降服的。這天天所背負、所誇耀的十字架,真是成了領到神那堨h的道路。


十字架乃是賜福的道路

       在這十字架的道路上,我們能得著別人、賜福給別人。正如基督被釘十字架,為人捨命,就得著能力來賜福給人。彼得滿有膽量的為主作見證就是:基督因著受痛苦達到榮耀堙C保羅所以有能力作使徒,乃是因他竭力願意完全效法他的主受苦。教會將自己獻給神,為人捨己多少,聖靈的能力就藉著祂作工多少。能救人的乃是被釘的基督;能用我們、肯用我們,去作祂拯救人的工作的也就是那位被釘的,活在我們堶悸滌繴。

       甚麼叫作「基督活在我們堶情B作工在我們堶情v呢?沒有別的,就是說:我們也願意像基督一樣為別人捨命,就是說忘記我們自己、捨去我們自己,並且肯受任何的痛苦,以得失喪的人。


藉死亡得生命

       當人初進入與基督同釘死,並且身上常帶著祂的死的真理時,他所注重的往往為他個人的成聖。他以為向罪死、向世界死、向自己死都是他自己得生命、得福分的道路。但是他這樣為己的心願,不會領他專一信靠基督為惟一經過死亡、滿有生命的主,也不會使他看見基督所有的順服父、勝過罪,都不是為著祂個人的榮耀,乃是為著拯救別人。信徒當知道:十字架的道路,不是那些不願工作、不願為人捨命的人所真能行的。反之,當十字架--向世界死,向己死--成為我們日常生活的定律的時候,真實的能力就經過我們而賜福給別人。

       十字架是基督到神那堨h的道路--為祂自己和我們。十字架是我們到神那堶悼h的道路--為我們自己和別人;為我們自己怎樣,為別人也是怎樣。

       教會不斷的論救人的工作的能力祕訣;但是很少明白那惟一勝過世界的能力,就是向世界死。那些能說:「我已經與基督同釘」的人,才會以釘十字架的基督(就是在眾人看來,是絆腳石、是愚拙的)誇口;才會傳揚十字架為神的大能。


四.仗著十字架誇勝

       「又塗抹了在律例上所寫,攻擊我們有礙於我們的字據,把他撤去,釘在十字架上;既將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擄來,明顯給眾人看,就仗著十字架誇勝。」(西二14-15)

       「感謝神!常帥領我們在基督婺堻荂A並藉著我們在各處顯揚那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香氣。」 (林後二14)

       凡明白聖經的人,都知道現在所住的這世界不是創世記第一章一節的世界,因為在第二節告訴我們說:那世界已經「混沌」了。並且查讀聖經別處,就知道那世界是魔鬼所敗壞的。後來神造了這個世界,看一切所造的都很好,魔鬼就想再強奪這世界,所以這世界在神和祂的使者眼前就成為要緊之點。神造人原是要人與祂同工,去勝過仇敵--魔鬼,驅逐仇敵;因此神放亞當在伊甸園中,不僅要他修理,也要他看守園,防守那惡者的權勢。這樣,這世界乃是天堂和地獄發生衝突的戰場。


十字架的仇敵

       我們若不聽從聖經上的教訓,就不會明白人類可怕的歷史。聖經告訴我們:神有旨意管理萬有;也告訴我們:神的仇敵--黑暗的君王管轄世人,將他們看守在黑暗中,並且利用他們攻打神子的國度。雖然在表面看來好像這些黑暗兇惡的光景是人的天性所致,其實都是仇敵撒但--在人後面掌管。這樣,我們就看出來:自古以來,撒但是不止息的攙雜在人類的意志和動作中間而掙扎。但是:


十字架敗壞了撒但

       我們從歌羅西書第二章十五節堿搢ㄐu十字架的救贖」工夫中所包含的是甚麼:主耶穌「既將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擄來,明顯給眾人看,就仗著十字架誇勝。」當主耶穌在十字架上,黑暗的權勢藉著十字架所經過的黑暗大起攻擊,用各種最可怕的手段攻迫主耶穌,以陰府的黑暗和困苦圍繞祂,甚至神面上的光都離開了祂。但是,祂把黑暗的權勢從祂身上振落;祂打敗仇敵,勝過試探。祂把仇敵明顯給眾人看;在靈界一切的地方無論天使或魔鬼都知道。


祂已得勝了

       祂復活了。所以祂向黑暗的權勢誇勝。在靈界堣Q字架是得勝的記號。祂的仇敵成了祂的囚犯;仇敵的權勢永遠消滅;仇敵禁閉人類的那囚牢的門也大開了;自由也已經向一切被囚的人類宣佈出來了。今世的君王,已被趕出去了。牠再沒有權勢捆綁那些仰慕得救贖的人。牠現在只能管轄那些甘心作牠奴僕的人。現在所有肯順服主耶穌基督和祂的十字架的人,都可來得完全的拯救。

       十字架是個誇勝--這是我們前面所引的經句堻怳j的功課。十字架是個誇勝,這誇勝起始於基督的呼喊說:「成了!」 這是得勝凱旋的起首;基督在祂隱藏的榮耀中誇勝著走遍了世界,捆綁了仇敵,釋放了祂所救贖的人,叫他們得以自由。因此,信徒能永遠歡樂,歌唱:「感謝神!常帥領我們在基督婺堻荂C」每次想到十字架、每次走在十字架下、每次宣揚十字架,都應當用神誇勝的腔調。「死被得勝吞滅了。感謝神!使我們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勝。」

       我們若不以十字架為誇勝,我們就不明白十字架的意義,也必不會經歷十字架的能力。在我們個人的生命中,倒反要以十字架為重擔;以背十字架的呼召為難於順服的律法;以生活釘十字架的生命為失敗;也以天天死為厭煩。並且釘死肉體,既需要不住的做醒和捨己,所以就以這事為絕望無效果的工作,因而就放下不作。若我們不欲有前面所說的這種敗壞情形,我們就當學習知道:


十字架是個誇勝

       我們現在不必自己來把肉體釘十字架,因為肉體已經在基督堸v死了。各各他山上釘十字架的舉動是個完成了的事實,並且由此而來的生命和靈帶著不止息的能力,繼續進行。我們是蒙召來相信、來放心。只有祂的死能使我們滿足,只有祂的死能使我們自由。

       「感謝神!常帥領我們在基督婺堻荂C」

       我們所以在這世界作工,就是因著相信十字架是個誇勝,勝過了黑暗的權勢。只有明白這真理,才能叫我們知道那超然的力量,靈界仇敵的詭計;也叫我們知道我們與「管轄這幽暗世界的」爭戰所必須有的目的,就是引人脫離這世界及其君王的權勢。只有明白十字架所已得的和已經給我們的誇勝,才能使我們站實在的地位,作我們得勝君王的器皿及僕人。我們得勝的君王惟一的盼望,就是要帥領我們在祂堶掘堻荂C並且當仇敵的權勢攻逼我們時,我們也只有因十字架是誇勝,才能有活潑的膽量和盼望。

       信心在一切工作和爭戰中,必須學習說:『感謝神!常帥領我們在基督婺堻荂C』人以為愚拙、軟弱、卑微、和羞辱的十字架,正是基督用兵器〔不是屬血氣的〕得勝的永遠記號。這得勝乃是當教會、或基督的每個僕人更深進入被釘之主的靈,更順服主時所能繼續得著的。

五•世界釘在十字架上

       『但我斷不以別的誇口,只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因這十字架,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加六14)

       主耶穌基督以這世界為祂的國度的敵國,為這世界的神所掌管的,並且還被這世界的靈所充滿所加力的。祂常用一句話表顯祂的特性,就是說:『我不是屬這世界;』祂也確確切切教訓祂門徒說:『你們不是屬這世界。』祂也警告他們:世界要恨他們,正如恨祂一樣,因為他們不是屬這世界。

       祂論到祂的受苦就說:『這世界的王將到,牠在我堶惇O毫無所有。』『現在卻是你們的時候,黑暗掌權了。』又對祂的門徒說:『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世界嫌恨基督,把祂釘在十字架上,這就顯露世界的露的真相,並證明牠在牠的神的權勢之下。但是基督用十字架來彰顯祂的聖靈,並且表明祂拒絕世界及世界的一切恐慌與許諾。十字架是祂話語的印記,就是說:祂的國不是屬這世界。我們愈愛十字架,並靠十字架而活,我們就愈知道這世界是什麼,愈要與世界分離。

       『基督的國度』和『世界』是不同的、是相反對的、是不相合的。這世界無論因基督人的影響,在外表上改變了多少,性質卻仍舊不變。這世界與教會,無論有多深的結合和平,卻仍是空虛而暫時的。但是當十字架被傳得完全,顯明了罪和咒詛,要人接受背負的時候,對敵的事就即刻發生。然而沒有別的能勝過這世界;惟獨從神生的,才能勝過牠。


誇十字架

       當我們讀到保羅所說:「我只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因這十字架;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我們就看見保羅對於十字架和世界的相反,是清楚覺得放膽傳揚的。他與十字架這樣聯合,因此十字架與世界的關係就是他和世界的關係。

       十字架將他與世界隔開。十字架是基督定世界的罪的記號;所以保羅接受十字架,被世界釘在十字架上,也向世界釘在十字架上了。十字架表明神定世界的罪。所以保羅看這世界是已被定罪的,且在咒詛之下。十字架永遠將保羅自己與世界分開。因此,他誇十字架,並傳揚十字架為惟一的能力,能吸引人脫離世界,親近神。


與仇敵爭戰

       在爭戰中最大的危險就是輕看仇敵的權勢。教會的工作是一個不止息的爭戰。「我們並不是與屬血肉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不僅人類有罪,這世界的自身就是罪性的,這世界是一種組織的勢力,被黑暗的權勢激動,為一個首領所引領,這首領就是世界的神。「那時你們在其中行事為人隨從今世的風俗,順服空中掌權者的首領,就是現今在悖逆之子心中運行的邪靈。」

       教會惟有接受這真理,及一切關乎這真理的,才能真明白十字架的意義,才能明白甚麼叫作把人從這世界救出來,才能有膽量相信:「惟獨堅持宣傳十字架無限的真理,能勝過這世界,並且從這世界中把人救出來。」作工在這世界的人類堶悸漕漕ョu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的權勢是沒有甚麼能制服的,惟有那更大的能力,就是神的能力,就是那位敗壞了「一切執政的、掌權的,仗著十字架誇勝的」主耶穌基督,能將黑暗的權勢制服。惟獨那擔當罪孽、咒詛、死亡,彰顯神的慈愛、生命、和誇勝的十字架是神的大能。


黑暗蒙蔽的心思

       這世界的權力,是幽暗的。「不信的人被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或作「蒙蔽了心思」)。」「我們是與那些管轄這幽暗世界的爭戰。」如果信徒或教會堶惘酗F世界的靈,就不能在神的亮光中看明萬事,並且反倒存著世界的靈所致的偏見來判斷屬靈的真理。因此他們無論怎樣抱著誠實的目的、熱切的心志、有力的理智,都不能明白、也不能接受神的真理,因為他們的心思被世界的靈蒙蔽了。然而甚麼能使蒙蔽的心思再明亮呢?惟有忍耐等候聖靈、降服聖靈,因為這是惟一的亮光,能使蒙蔽的心思明亮,得以看見,並且認識:甚麼是屬世界的、甚麼是屬神的。惟有真實的順服聖靈,那釘死肉體和世界的十字架,就成為我們生命的律。十字架與世界乃永遠背馳,互相反對的。

       神的旨意是要人活在地上靠屬天生命的能力,並且與神交通,又順從祂的旨意。但是人犯罪了,就完全墮落在這世界的權勢之下,這權勢是這世界的神的,是牠用以作試誘和犯罪的機關的。人的眼睛也就看不見屬靈和永遠的事,並且被黑暗的權勢轄管了。這些是犯罪所遭的敗壞。

       有的人以為:基督的十字架把罪的咒詛和權勢從這世界除去了,以致信徒現在得以沒有危險的自由進入這世界的快樂堶情A教會現在也有能力來取用這世界,並在這世界堶惇偺咻領地位。這說法絕對的不是聖經的教訓。

       十字架乃是將咒詛從信徒身上除掉,並不是從世界上除掉。那埵雩o,那奡N有咒詛。信徒從世界媯L論得著甚麼物件,都應當藉著神的道和人的祈求,使它們成為聖潔。沒有別的能保守我們脫離世界,惟有基督的靈和十字架,使我們看見世界的靈的兇惡,並拯救我們脫離這世界的靈,好叫我們在世界,卻下屬世界。基督藉十字架勝過了世界,乃是付了代價的--祂受痛苦,汗如血滴,祂嘗可怕的死味,捨去了祂的生命;所以,我們也惟有藉著完全、甘心的,和祂的釘死聯合,才能救我們脫離世界的權勢。

       我們當求神啟示我們十字架的能力及世界的面目,好叫我們把十字架傳揚得完全:不但傳揚稱義方面,也傳揚成聖方面;不但傳揚赦罪,也傳揚能力,就是那勝過世界,並完全脫離世界的靈的能力。十字架的能力是在那些真實的、明顯的向世界,和其所有的一切釘死的人身上證明出來。(慕安得烈)

第十四期《復興報》

 

屬靈程途中礁石


       航行者必須預先測定航行之路,照著所測定的航線而前行,才可無觸礁擱淺之慮。若是看得見的礁石,不去躲避它,看不見的礁石,不去發現它,我們就知道航行遇險是不足為奇的了。在屬靈的程途中,也有一條航線的。所以,基督徒也當防範靈程中的礁石。看得見的,就應當剷除,看不見的,就應當發現。不如此的話,我們就要看見不少觸礁擱淺了的神的兒女。

       沒有進入屬靈生活初步的信徒,還談不到這個問題。惟有那已經走在屬靈的程途上,卻好像有一個梗阻在那堙A又好像有一粒的東西在那媬i擦他;有時又好像食物不化,總覺得有些不舒服;有時又好像一腔蘊蓄已久的忿氣,一觸即發似的,這些情形時,就用得著這篇信息的提醒。

      《屬靈人》這本書,可說都是引導神兒女走屬靈的道路的。所有這道路中的正軌與危險的原則,總算列舉無遺了。所以在這塈琤u概括的說到一點靈程中的礁石;舉一反三,就在乎各人自己了。

       有的時候,我們為著靈性所受的創痕而憂傷、而流淚,我們卻不肯追究受傷的原因是在那堙C有的時候,我們也知道受傷的原因在那堙A卻有一種負氣的存心,好像說:我就是這樣的受傷,我就是這樣的滯留不前。頭一的情形,就是觸了暗礁,第二的情形,就是觸了明礁。神的兒女如果就是這樣下去,就萬難在靈程上前進的。自然有多少的時候,神是讓我們去軟弱、去失敗,為的是叫我們認識自己,好恨惡我們的肉體,好將我們的肉體交於死地。神並不願意我們老是進?趄起地,悲嘆時發地不肯下一個決心來對付。

       到底甚麼是靈程途中的礁石呢?簡單的說:就是為肉體留的地位、就是為撒但留的地位。為肉體留下的那一點地位,為撒但留下的那一點地位,就是我們靈程途中的礁石。我們一碰著它,大則就使我們船破,小則就使我們擱淺了。

       有這以下的情形之一時,我們靈程中就有了礁石,不過,有的是明的、有的是暗的。例如:有了一種情形,雖然也有理由,卻不敢讓自己的良心來證實一下,也不肯放在神的亮光中去審定一下,就是怕追究這件事的根源而定其是與非。明知某點是神所不喜悅的,卻想用理由丟辯護,惟恐神拿去他這一點。已經在神面前來查看了,卻深怕神就指出了他那一點的弱點。在非正式中好像是可以公開的理由,或事情,卻不敢到神的面前去述說。不肯走到神所要他達到的那一步,就停步了。不肯等候到神要他等的那一個時候,就動作了。明知叫自己靈性退落的緣故在那堙A卻仍是自恕自諒等。因為我們這樣的怕追究,怕順服,就自然不容易在靈程上進步。

       我們怎麼對付我們靈程途中的礁石呢?就是要發現牠、要知道牠。既發現了、知道了,就在主面前一一的承認。是為肉體留了地位呢,就再一次將肉體交於死地。是為撒但留了地位呢,就用意志將那地位收回。如果信徒時刻願將肉體交於死地,時刻抵擋撒但的話,就在他的程途中,沒有觸礁擱淺的危險了。如果我們常存無虧的良心(提前一5),向著標竿直跑(腓三14),也是曉得仇敵的詭計(林後二11),不為魔鬼留地步(弗四27),礁石就無害於我們,因為在我們的航線中,已經預先測定好了,也是知道怎樣避免牠了。

       讀者阿!你現在是一往直前的走著呢?還是在那媃[望徘徊,或者在那堜h息自己,抱怨別人?到底在你的程途中,有甚麼礁石,使你受創呢?若是你已經知道使你受創的那礁石,肯不肯就決定的對付牠?

第二期《復興報》

 

編者與讀者


       感謝讚美神!祂帶領我們進入了第八年的服事,在這七年當中,我們實在經歷祂話語的豐富就是『耶和華以勒』。這句話實在成為我們的實際之經歷與供應(雖然常有缺乏,但祂總帶領我們安然經過)。願一切榮耀全歸給祂。阿們!

       在我們還活看的時候,仍要仰望祂賜給我們恩典,更忠心的事奉祂,獨一地討祂的喜悅。阿們!

       在這塈畯怜要感謝神,使那些在祂堶掉鬗褶R主的聖徒之手,來為我們禱告、奉獻、記念、介紹與話語上的供應。願父神在暗中察看與報答。又願神憐憫我們,加增我們對祂有更深的渴慕與追求,好叫我們能更愛祂、事奉祂。阿們!

拾珍編輯室 一九九四年春季

 

讀者與編者


拾珍季刊諸位主的工人: 平安!

       謝謝你們寄給我這寶貴的刊物,使我得益許多,也使我生活愉快,得到安慰和知道那將來永遠的盼望。雖然我不明白,但我深信是真實可敬的。
今附上美金XX,望查收。願神厚賜恩惠,使你們的工作順利完成,使多人蒙恩多結果子。你們的勞苦是不落空,蒙神悅納的。

23.9.93 主內敬上XXX (美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