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的引導


一、小事關係大事

       「一日要生何事,你尚且不能知道。」(箴二十七1)俗語說:「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往往有真神的僕人,立定心志,要在一日之中作出許多的事來。不料事與願違,遇見了百般的艱阻,使其所欲作的事不得成就。或恐主的僕人嘆息說:「唉!瑣事太多,真與主工有礙。」但我們當記得主的道路,非同我們的道路。倘我們在早晨禱告時,將一日的事交託主,難道主不管顧我們的事麼?如經上所說:「神豈不察看我的道路?」(伯三十一4)難道主沒有權柄使我們的小事關係大事呢?主用攔阻我們的事教訓我們,使我們知道各樣的歡樂、憂傷,都是主所安排。

       如今我要述說主如何引導祂的使女甘雅姊妹的事,實在奇妙。這甘雅姊妹終日行善,看顧患難中的孤兒寡婦,且到四處去派發單張,引領人認識主。一日早晨,甘雅姊妹去看望一位信主的窮婦人,這婦人以織線毯為業,已經織了幾條。可惜她用的線太粗,顏色又不潔白,貨品不佳,人就不喜歡買,所以銷售也又遲滯了。甘雅姊妹得悉此種弊病,就很可憐這窮婦人,情願幫助她漂洗她所織的線毯,使顏色好看些,以便易於出售。雖然當日預備訪候許多人家,她還將那幾條線毯帶回家去,為之漂洗。當其時以為只用半點鐘的工夫即可洗好,不料費力洗濯了一二個鐘的工夫,仍未能明淨。因此甘雅姊妹心媯菻獢A很愛惜費去之光陰,恰巧有一姊妹來相助,到底把這些線毯洗得光澤了。可惜半日光陰,已如箭飛去,不能復來。

       甘雅姊妹不肯再躲延片刻,等不及喫了中飯,就出門去。正欲動身之際,那知道那位姊妹倒茶奉敬,甘雅姊妹不敢拂其愛意,只得領受了,因此喫了茶後才能出外。甘雅姊妹意欲搭電車到某處去,慌忙趕到電車站,不幸事不湊巧,看見一部電車車輪轉動,方才開行,遲了數步,未及趕上。若欲等到下一班電車來到,還有十五分鐘。甘雅姊妹心中很為懊惱,嘆息說:「今日事事都不順,我若早知道是這樣,必不如此去作。」忽又轉念說:「我天父豈不知道麼?這乃是主所安排,而且既是主所引導,小事必與大事有關。」

       等了一刻鐘,電車來到,甘雅姊妹即上車,她的身邊常帶著福音單張,到處分送,在電車上也是這樣行。她便拿了一張福音單張送給司機,此單張上所標的題目,乃是「地獄在那堙v五個大字。司機接過手來一看,就唧唧咕咕的說道:「妳為甚麼時常把福音單張送給我?難道我是惡人麼?我跟你們喫教的人一樣好。」甘姊妹答道 :「聖經上說,人心比萬物都詭詐,極其不義,難以測度。這句話不但論到惡人並壞人的心,也論到你我的心。」那司機就說:「我還年青,無庸思慮到這事,等到年紀老了,那時可以預備來生,也不為遲。」

       甘姊妹回答說:「不是的,請先生看那塋地上墳墓有大有小,也有與閣下之身量相等的。俗語說:黃泉路上無老少。」那司機又說:「我今日不要談這些了,盼望再過片刻,就要放假休息,好回去與二三知己朋友,說說笑笑,快樂快樂。 」甘姊妹其時未說甚麼,惟下車之時,乃正色對他說:「先生!當記得光陰似箭,你不要沒有基督入墳墓而下地獄,因主耶穌曾替你死了。」說畢,甘姊妹就離開司機下車去了。

       當日晚上甘雅姊妹與七八位信徒禱告,並將日間所遇見之事,都說給他們聽,以後他們就同心合意的祈求天父,拯救那司機的靈魂。且特別懇切為他禱告,誰敢疑惑這不蒙神應允呢?

       次日早晨,甘雅姊妹又出門搭電車,恰巧上了昨日所坐的車,惟司機不是昨日的人,另換了一個新人。這司機就向姊妹問說:「昨日送福音單張給某司機,是不是妳呢?」甘姊妹遂應聲答道:「是的,是我。」那司機又說某司機已死了。甘姊妹遂驚問這話是真的麼?他是怎樣死的呢?他答說:「妳與他講道之時,我也站在旁邊,到了某車站,我應當與他換班,他就下車,欲搭別車歸家。不幸過車之時,失腳跌倒,被車壓死。」甘姊妹聽見了這事,不覺就憂傷之極,自言自語說道:「唉!這少年人身體強壯,昨日好好的,今日已經去世,我所最不放心的,就是他的靈魂下地獄阿!」

       以後甘雅姊妹搭別的電車回家,心中總是悶悶不樂。上車就坐下,這車的司機看見甘雅姊妹就問說:「昨日派福音單張給某司機的人,不是妳麼?」答說:「是的,但他所遭遇的事,我已知道,已有人告訴了我,我不忍再聽此悲慘的事。」司機又說:「恐怕妳所曉得的不及我所曉得的多,因我曾送那人入醫院,請醫生救治,一直到他斷氣之時,我總未離開他。」甘姊妹希奇問說:「先生所說,他沒有立時就死麼?」答說:「因他受傷過重,無法施救,延至今早七時四十五分方才死去。他也囑咐我,請我轉達給妳,他沒有無基督入墳墓,因他已信服耶穌作救主。」甘雅姊妹聽見此事,就知道真神為何使她昨日遇見許多攔阻,都是要她向那司機勸說,免得他靈魂滅亡。總而言之,主既領路,小事關係大事!


二、我非無基督入墳墓

       「又有落在好土堛滿A就結實,有一百倍的,有六十倍的,有三十倍的。」(太十三8)

       那與主耶穌同釘十字架的強盜如何去世呢?他承認自己的罪,稱耶穌為那義者,也稱耶穌為主。聖經上說:「若不是被聖靈感動的,也沒有能說耶穌是主的。」(林前十二3)因此主耶穌親口應許,那犯人要與祂在樂園堙C總之那犯人雖將死之時,才信服救主,還能進入永生。所可惜的,他一生一世行事為人總是犯罪,作惡既然如此,他的信心豈不虛空而無結果麼?斷乎不是!這強盜的事,既被記載在聖經上,則自古至今,就安慰了無數人的心。

       如此一面使屬主的僕人放膽勸勉臨死之人靠主洪恩,一面叫許多罪人臨終斷氣之時,因效法那犯人的榜樣,只說:主阿!我信。就安然去世。總而言之,那強盜的榜樣,使無數的人信靠救主,難道在審判之日,這不算為他所結的果子麼?此強盜如何,那年輕死的司機也如何,他聽見了甘雅姊妹所講的道,真如好種落在好土埵茧硃磥F。

       聖經說,在主埵漱F的人有福,他們所作的工也隨著他們。所以主的日子來到,那司機在榮耀堙A也要看見許多人因他的緣故信主而得救的,那時他要一面希奇,一面要歡喜。他間接所作的見證如何,就看下面,就知道甘雅姊妹與她的朋友商議,欲出版福音單張,述說那司機的事,那少年人死的見證,誠使人可慰。如孔子說:「朝聞道,夕死可矣。」他在將要斷氣之時,承認主耶穌為救主,必能感動人心,且警戒那些因年輕H延而不肯信主的人。所以甘雅姊妹與一班姊妹,先懇切禱告,後著作這福音單張,上面寫著「我非無基督入墳墓」八個大字為標題。隨後那七八位姊妹便四處派發此單張,像農夫撒種,常以祈禱為水澆灌此種。其禱告有功效麼?定然有功效。
那司機受傷臨終之時,豈不是這幾位姊妹為他祈求麼?當時他心中覺得此效力,因此信服了主,而細聲說:「我非無基督入墳墓。」


三、這事我不敢妄想擅說

       「早晨要撒你的種,晚上也不要歇你的手,因為你不知道那一樣發旺,或是早撒的,或是晚撒的,或是兩樣都好。」(傳十一6)

       甘雅姊妹有一位姊妹名叫伊娥娜,患了疾病,現雖稍好,但身體還軟弱。所以甘雅姊妹欲與她往公園遊玩散步,在芳草茂樹之間,吸收新鮮空氣,藉以益補精神。

       是日,二位姊妹即搭電車出城,往公園去。在車中二位姊妹對面坐著一位乘客,乃是天主教的神甫。伊姊妹對甘姊妹悄悄地說:「我巴不得這神甫看我們的單張,使他得知那司機得救的事,他在去世之時是何等平安。只因我的膽小,不敢送他一張。」甘雅姊妹聽見了這話,就站起來,拿了一張她們寫的福音單張,恭恭敬敬的遞給那位神甫。

       不料,他不但不接受,反而責備她說:「女德淪喪,甘作下流。」他又說:「恐怕妳妄想擅說能知道妳的靈魂得救了。」甘雅姊妹就柔和的回答說:「這事我不敢妄想擅說。」神甫聽見這話,怒容就改為悅色,漸漸與姊妹說幾句好話。二位姊妹心中懇求天父感動那神甫的心。將要下車之時,甘雅姊妹又送那福音單張給他,說:「這乃是我們所寫,堶惟珧O的那司機的見證,是實在的事。」神甫的心雖然不願,但到底肯接受,遂放在衣袋內。

       甘雅姊妹又說:「請先生饒恕我,許我再說一句話,就是我剛才所講的:我不敢妄想擅說我的靈魂得救,此句話深恐閣下誤會,我的意思,並不是妄想擅說,乃是實在的知道,我靠著主耶穌就得救了。如聖經所說:因為知道我所信的是誰,也深信祂能保全我所交付祂的直到那日(提後一12)。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誰!」說完了就下車而去。惟真神說:「我口所出的話,決不徒然,卻要成就我所喜悅的。」(賽五十五11)


四、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誰

       「惟有神叫他生長。」(林前三6)

       這事以後,過了二年。甘雅姊妹到了一所醫院,探望一位姊妹。這醫院乃是天主教所管理的,因此甘雅姊妹便不敢在院中明明的派發單張,只好暗地堥ˇ鬫荍@,或由門窗投進,或暗藏在床褥之下,盼望隨後有人拾到,可以看看而得著靈性的益處。不料忽被那醫院的護士長看見,她就進前用手按著姊妹的肩說:「女兒!妳當小心,若在這堿ㄤo福音單張,與妳不利,恐怕不許妳下次再來。」

       過了片刻,那護士長在床褥底下拾到一張單張,其上所標的題目乃是:「我非無基督入墳墓」這八個大字。她就進前又放手在甘姊妹的肩上說 :「女兒!我不恨惡這樣的福音單張,我也不恨惡妳,然而我不能不勸妳要小心。」又說:「我巴不得與妳商議一件事情,只因這地方不便談心,請妳留下家媢q話號碼,日後好用電話約小姐往某處面談。」甘雅姊妹就留下電話號碼給她。

       當日晚上,甘雅姊妹與眾姊妹聚會,一面交通此事,一面同心合意的祈求天父,拯救那護士長,也為那昔日接受福音單張的神甫禱告。當中有姊妹為甘雅姊妹憂慮,恐怕她前去深入險地,疑惑那護士長不懷好意,用計謀害她。然而她們想起了聖經有話說,我的禍福都在主的掌握中。她們便打開聖經,翻到詩篇第三十四篇7節:「耶和華的使者,在敬畏祂的人四圍安營,搭救他們。」讀了這節聖經,她們便靠主放膽,堶惚雈郎w。

       過了幾日,忽有那護士長來電話,約甘雅姊妹到她家去商談。甘雅姊妹隨即答應前往,到了她家。她便將那司機得救的單張拿來問說:「這是妳的大作麼?」答說:「是的。」又問:「妳可記得,昔日在電車上曾將這福音單張送給一位神甫麼?」答說:「記得。」她就告訴甘雅姊妹那神甫就是她的兄長,現在患著重病,巴不得再與姊妹見面談談。但如今他躺臥在某城堛漱@位朋友家中,那護士長就請甘雅姊妹同去見她的哥哥。

       她又說:「恐怕妳不敢去。」但甘雅姊妹答說:「我敢去,因為知道我所信的是誰,也深信祂能保全我所交付祂的,直到那日。」護士長又說:「人若曉得妳與我們相交,妳就危險。因此妳要照我們婦女會的規矩,稱我為姊姊,我就稱妳為妹妹。我名叫小心姊姊。」

       次日早晨,二位女士便搭火車去見那患病的神甫。他一看見甘雅姊妹的面,就歡喜之極,說 :「謝謝妳!妳曾告訴我聖經的話,現在我也知道,我所信的是誰。」他的妹妹「小心」聽見這話,就很驚訝,說:「噢!哥哥阿,難道你要離開真教會麼?萬不可這樣玷辱全家的人,答應我不要離開真教會。」他就請甘雅姊妹讀一節聖經給他們聽,甘雅姊妹就讀彼得前書第二章五節,說:「你們來到主面前,也就像活石,被建造成為靈宮,作聖潔的祭司,藉著耶穌基督奉獻神所悅納的靈祭。」讀畢就說:「這聖經的話很顯明真教會是用活石造成的,那活石就是凡信服主耶穌的人。」

       甘雅姊妹就在床邊跪下禱告,禱告完了,那神甫就說:願她的禱告因耶穌基督得蒙應允。甘雅姊妹臨去辭別之時,那神甫附她的耳邊低聲說 :「請妳祈求上主賜給我力量,在臨終斷氣之時能為主耶穌作見證。」甘雅姊妹感謝主諸般的恩典,因為主如此引領她的道路──送一福音單張的小事關係搭救那神甫靈魂的大事。

       小心女士也受了感動,她問甘雅姊妹說:「我不曉得妳派發福音單張為何這樣熱心。」答說:「因為此單張上所論到的是神的福音,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人。」她又問說:「人要得救,只要相信耶穌替罪人死,而不靠行善積功累德麼?」答說:「妳若承認己罪而相信主耶穌替妳死,妳就得救了。」小心女士同答說 :「我不能相信,也不肯相信。」甘雅姊妹說:「我要祈求上主使妳也能說,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誰。」小心女士聽見這話,心中雖然驚急,卻未至於發怒。

       過了兩天,她又在公園婸P甘雅姊妹見面。甘雅姊妹即向她詳細解釋主耶穌釘十字架的救恩,叫她聽了,不得不佩服。再過五日,小心女士打電話告訴甘雅姊妹說:「我兄的病狀現在危急,請妳趕快來與我同去看望他。」甘雅姊妹即與她同去,一到病人家中,只見那神甫快要死。忽然有幾位神甫帶著小木頭十字架進來,請將死的神甫用嘴親它。不料他不肯,他們便勉強他,那將死的神甫卻用手推掉那十字架。

       小心女士就驚叫說:「人若如此去世,就沒有盼望得救。但我家兄因病重發狂,不知道自己所作的事。」但那病人回答說:「不是的,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誰。賢妹阿!妳為何不相信呢?因為那修心喫齋、積功累德,都是不能救贖妳的靈魂。」說完了這些話,就力氣用盡,喘不過氣來。

       過了片刻,他就對甘雅姊妹說:「請為我的妹子禱告。」又望著天說:「天父阿!我奉耶穌基督的名懇求你拯救我的妹子和兄弟,也賜力量給甘雅姊妹使她勸許多人如同勸我一樣。」又說 :「賢妹阿!妳為何不相信,為何不曉得呢?」話畢,他又氣息如絲,幾乎要死。那些神甫近前要為他行抹油禮。因此他們請甘雅姊妹出去,但那病人抓住甘雅姊妹的手,說:「不要出去,她曾指示我天路。」

       小心女士就扶著十字架說:「我哥,這是天路。」但他回答說:「那塊木頭並非是天路,乃是在其上捨命的基督;因為知道我所信的是誰。」又說:「賢妹!請妳將我的一樣東西送給甘雅姊妹作為記念。」問說:「是甚麼東西 」答說:「是我的新手帕。」有一神甫說:「天色已晚,我們要點蠟燭。」惟那病人喘著說:「不必點蠟燭,我的前途明亮。我雖閉目,死將臨到,但堶措磞b明亮,有極大的喜樂。是的,我堶悸熔晰看見救主耶穌。因為知道我所信的是誰,也深信祂能保全我所交付祂的,直到那日。」這話說完,氣就斷了。

       看哪!想想這位神甫在樂園媢J見那司機,必要告訴他說:「因你生前信主的見證而使我信主。」那司機就要何等歡樂,真是應驗聖經上的話,說:「作工的果效也隨著他們。」(啟十四 :13)


五、他卑賤的身體必變成榮耀的身體

       「當把你腳上的鞋脫下來,因為你所站之地是聖地。」(出三5)

       當日晚上,諸位姊妹聚會禱告之時,她們聽見甘雅姊妹述說那神甫如何去世歸天的見證,就恐懼戰兢,如站在聖地。然而她們明明的知道,這是天父應允了她們的禱告,因此堶悼R滿著火熱的心,就都一同跪下感謝主的恩典。她們便想起主耶穌的話來,說:「你們若奉我的名求甚麼,我必成就。」(約十四14)因著這句話,堶惜j受激勵。祂們就懇切的求告主,拯救小心女士和她兄弟的靈魂,說:「願天父因耶穌基督的名,應允那神甫的禱告。」

       那些姊妹當中有位邵師母,不料過了幾日,患了疾病,家堛漱H就送她到醫院去診治。甘雅姊妹每日下午去看望她,就照常趁機在暗底堿ㄤo福音單張。有一天晚上,邵師母覺著身體非常好,她就請甘雅姊妹再留片刻,因要甘雅姊妹告訴她禱告聚會近來的光景如何。那時甘雅姊妹因多蒙主恩,心滿意足,就跪下在床旁邊,把主怎樣應允了她們的禱告,完完本本的都告訴了她。從那電車司機聽道起,直到那神甫歸天為止,都述說出來,使邵師母的心滿有快樂。

       正說之間,不覺得天色已晚,只見得有一位護士前來,她先把院埵U洋燈的火燃起,好使病人睡覺,後就來到邵師母面前,給她服藥。甘雅姊妹問那護士說:「現在時候已不早,恐怕妳要我回家去。」但她答說:「小姐不必,妳們說話這樣低聲,不會吵著病人。」她就請甘雅姊妹坐下,把所講的故事說完。她這樣說,甘雅姊妹就知道自己所講的話,被那護士聽見了,還要再聽。

       甘雅姊妹就又接著往下講給邵師母聽,要表明真神是如何應允她們的祈禱。早一年之前,甘雅姊妹因要搭電車往某處去,她與乘客數人,站在路口等車來到。當中有一個是殘廢的人,身量很矮,背駝腿瘸,望之使人可憐。那人上車非常之難,他跳上座位,形狀如同猴子,雖坐位上,卻不能腳踏實地,因此坐不穩當。電車忽然開行之際,他幾乎被撞跌下來,幸得甘雅姊妹伸手扶住他。那殘廢人抬起頭來,要謝謝姊妹。只見甘雅姊妹滿臉慈容,於是心中一面受感,一面怨天。

       他就用反話說:「天生我這樣,豈不是很好麼?」甘雅姊妹就安慰他說:「先生!若肯信服主耶穌,雖然今生喫苦,來生卻要享福。」他回答說:「我不相信這事,我雖相信天上有神,但我不相信祂愛人。祂若愛人,為何造我如此?」

       甘雅姊妹就拿出一本新約聖經來送給他說:「請你看這本小書有話說,你若信主耶穌,祂將要叫你的身體改變形狀,和祂自己的榮耀的身體相似。」姊妹就用鉛筆將腓立比書第三章二十六節和幾處的經文,加上圈點,作個標記,請那人在家細細的看這些地方。

       當日晚上,甘雅姊妹將此事告訴禱告聚會的姊妹,請她們為那殘廢人祈禱。這事以後,很快已過一年,甘雅姊妹忽然收到那殘廢人妹子的一封信。信上說:「約早在一年之前,小姐在電車上送了一本新約聖經給一殘廢人,那人就是我的家兄。那時妳很憐恤他,勸他相信主耶穌。他到了家中,打開聖經,就看見一張福音單張夾在其中。此單張上記載了一個司機得救的見證,我的哥哥看完了,就心中戰慄顫聲說:「我不敢無基督入墳墓。」我母親就勸他看聖經,他看到約翰福音第三章十六節,就知道真神何等的憐愛他。到那時,他因信服主耶穌而得著平安,現在他已去世歸天,他卑賤的身體,必要變成榮耀的身體。臨終之時,他說:「請你們代我謝謝那女士。」又告訴我當用慈目看顧別人,如同小姐看顧了他一樣。現在我和母親都得救了,我們日日看聖經,且隨時隨地也勸人看聖經。」

       講完這事,甘雅姊妹就要辭別去了,不料那護士近前問她說:「妳所講那神甫歸天的見證,是真實的麼?」答說:「是實在的見證,我所講的話,未知妳全聽見沒有?」護士答說:「全都聽見了,前幾天我也拾到一張福音單張,就是論到那司機的那一張,我看過了,就轉送給別的病人看。」甘雅姊妹就問她說:「妳可曾相信主耶穌而得救麼?」但那護士還未達到此地步,所以甘雅姊妹便送她一本約翰福音,請她細細的看。

       週後,甘雅姊妹有一次遇見她,那護士就說 :「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誰。」她就離開那醫院,因她在那堣ㄞ鄏菪悛澈H主,以後就到病人家堨h服事他們。甘雅姊妹與邵師母分手之後,過了三小時,邵師母的病忽然加重,不久就斷氣了。但她的靈魂歸天,就看見主的榮面,也遇見那司機、神甫、及那在世上作殘廢人的,與他們同心合意地讚美救主的鴻恩。


六、何以知道自己靈魂得救了

       「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羅一16)

       自從那神甫歸天之後,過了三年,有一日,小心女士打電話約甘雅姊妹到某公園相會。甘雅姊妹就如約而往,及至公園,已見小心女士在那堙C二位女士就彼此交談,說話之間,也提到那神甫怎樣在電車上遇見甘雅姊妹和他談道,後來他如何悔改信主而得著生前平安,死後永福。小心女士問說:「真神的道可有權柄使人心如此改變麼?」答說:「真有此權能。」

       甘雅姊妹就述說下面所記的事,要表明真神救人的大能:有一個窮婦人,患病躺臥在床,甘雅姊妹常去服事她。有一天,那病婦人因看過記載那司機得救的福音單張,她就問甘雅姊妹幾句話:「一,那司機何能知道他死後上天呢?二,他的罪過如何得赦免呢?三,他說:我非無基督入墳墓,此句話是何意呢?」甘雅姊妹答:「他能知道上天堂去,因為聖經說:當信服主耶穌,你就必得救(徒十六31);他的罪過赦免了,因為聖經說:所以弟兄們,你們當曉得,赦罪的道,是由耶穌傳給你們的,你們信靠耶穌,就都得稱義了(徒十三38-39);無基督入墳墓,就是沒有倚靠基督耶穌而如此去世,因為除了耶穌以外,沒有別的救法。」

       雖然甘雅姊妹講解福音的意思這樣清楚,可惜那有病的婦人,仍不明白。因她已習慣靠自己功勞得救,也以為死後必要神甫唸經超渡她的靈魂。她所聽的雖不了解,但仍然日夜反覆思想此理。

       次日早晨,她又問甘雅姊妹說:「那司機在想不到的時候,忽然受傷身死,他何能知道自己的靈魂得救了?」甘雅姊妹就打開聖經,翻到約翰福音第三章十六節,唸給她聽:「真神憐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又說:「聖經既說,凡信服祂的人有永生,那司機也能知道他得救了。」

       不久,甘雅姊妹再去看那病人時,她就歡喜快樂,因為也知道自己的罪過赦免了。她對甘雅姊妹說:「那司機知道自己得救了,因為他信了真神的話,所以我也立定主意,要照樣信靠,就立刻覺著贖罪大事,救主已經成功,現在我歡樂不息。」

       過了幾天,她也歸天。她末了的話,就是說惟獨耶穌能救人,祂曾救我,並非一個木頭做的十字架,乃是主耶穌。因為在神和人中間,只有一位中保,就是為人的基督耶穌(提前二5)。

       小心女士聽甘雅姊妹講完前面的故事,她就提到她先兄末後的話,曾說:「知道阿!深信阿!祂能保全阿!這樣的話很奇妙,我還未明白。」

       二位女士就又談到主耶穌釘十字架的救恩。她們彼此分手之時,小心女士就沉思默想,心中如瞽目人揣摩一般。回到醫院之後,只因事多忙亂,就將主道暫時忘記。惟真神既要救她,豈能因世事攔阻,而使神的工作不成就呢?


七、除了你以外 ,沒有別的救法


我每思想十字寶架 榮光大君在上捨命
從前所愛世上榮華 今願為主一切丟去


       小心女士每回想到自己的靈魂未曾得救的事,她就心中攪擾不安,往往自言自語的說:「我兄曾知道他自己的靈魂得救,甘雅小姐也篤信不疑,我為何不像他們一樣呢?」只因小心女士從幼時就習慣了天主教的迷信,所以不容易明白主的救恩。她還依靠自己的力量,積功累德、喫齋唸經。不料她越修練,心中越不得平安。

       有一日,她在醫院堜騋畦薿妒漁伬唌A就請甘雅姊妹同她下鄉散散步。一面走路,一面談談心。在那地方離本城不遠,有一條大河名叫尼阿瓜拉,此河中有出名的瀑布,頂高約有十六丈,所以水勢下流甚急,所生的波浪,如同海的波浪一般。有時水勢相潮,沖起好幾尺高,人在兩岸觀看,無不目眩頭暈。二位女士在河上遊逛,到了一處僻靜的地方,就坐下,雖然聽見水聲如雷,心中卻安靜默然。

       她們看福音書上主耶穌釘十字架的事,主如何忍受人的辱罵、鞭打。後來日頭失色,偏地黑暗的時候,主怎樣喊叫說:「我的神,我的神,為甚麼離棄我。」(太二十七46)而且臨終時如何大聲呼叫說:「成了!」(約十九30)這都表明救贖大工已經作成了。

       二位女士看到此處,小心女士就豁然貫通,說:「我現在明白了,又知道、又相信。」甘雅姊妹問說:「妳信何事呢?可是相信童女馬利亞有權柄替妳祈求麼?」答說:「不但如此,我更相信主耶穌釘十字架的救恩。」又問說:「主為何事被釘於十字架?」回答說:「我現在知道主所受的苦楚,都是為我的罪受的。」小心女士說了這話,就跪下禱告說:「感謝我的主耶穌,因為我現在知道除了你的血以外,沒有別的救法。」

       甘雅姊妹問說:「妳素常修心的功勞如何?」答說:「不要提到我的功勞,因為主耶穌為我贖罪的工夫,是十分完全的,我不必加添甚麼。」又問說:「妳剛才說過,妳不但倚賴童女馬利亞替妳祈求,此話是何意呢?」答說:「在聖經上提到馬利亞的話不多,她蒙大恩生養主耶穌,卻除此以外,她與別的婦人無異,所以不應當敬她為神。雖然如此,我卻想慣了馬利亞替我們祈求。惟妳曾說,主耶穌親自替我們祈求,此話可是真的麼?」答說:「此話是真的,而且妳若奉主耶穌的名祈求,妳的禱告就當作馨香的祭,達到神前。」

       小心女士說:「此很希奇,我現在明白你們信耶穌的人,也行認罪禮,也有一位中保,也要行善。惟你們先靠主恩得救,而後行善。不像天主教的人,惟靠行善得救。你們奉主耶穌的名敬神,不奉童女馬利亞的名禱告。」二位女士就同心合意的禱告,小心女士也蒙主的悅納。因為經上說:「一個罪人悔改,在神的使者面前,也是這樣為他歡喜。」(路十五10)

       美哉!聖父和聖子,都是以贖罪之工為完全,因此我們罪人也應當篤信不疑。請問讀者!你曾信靠主耶穌否?

       二位女士將她們帶來的食物拿出來,先感謝主,然後才喫。她們歡喜快樂,因為小心女士由死入生了。於是她們商議將來之事,小心女士何能仍舊在醫院呢?天主教不是要逐出她麼?

       甘雅姊妹便安慰她說:「主必要為妳開一條出路,妳沒有在聖經上看過他們在急難時哀求,主就從禍患中拯救他們那一句話麼?」答說:「沒有看過。」甘雅姊妹就請她把詩篇第一○七篇二十八節抄錄出來。小心女士說:「妳這樣的書,我也要買一本,這真是少不了的。」答說:「是的,這聖經上的話,全為真神的道,就是比金子銀子更寶貴。聖經也說,應當知道你們得贖,不是憑著能壞的物,如金子,或銀子,乃是憑著基督的寶血。」小心女士問說:「此句話也記在聖經上麼?」答說:「不錯!此句話記在彼得前書第一章十八節。」小心女士嘆息說:「好的!我必要買一本聖經。天下的書籍,都比不上這本聖經。」

       二位女士再跪下,感謝基督的洪恩。禱告完畢,就各自回家去。小心女士仍然在醫院中服事病人,但她從那時起,一舉一動,顯為新人在舊地方。如此主應允那神甫為他妹子所祈求的,惟那神甫也為他兄弟祈禱了。主豈不也要應允此禱告麼?主必定要應允這樣的禱告。


八、然而祂知道我所行的路

       「於是耶穌對門徒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得著生命。」(太十六24-25)

       小心女士既然重生了,她的心思意念,就與從前不同,想要回英國去,看望她的妹子,且告訴她信主的人有何等的平安快樂。但她捨不得丟棄她在醫院所作的善工,也捨不得離開甘雅姊妹和別的好朋友們。她正在兩難之間,她豈不是許了離俗的願出家作修女麼?現在何能背願復新還俗呢?若說不要背願,仍舊在醫院堙A豈不是有名無實的呢?她心中既然信靠主耶穌,何能在人面前仍然遵守天主教的規條呢?若這樣,不是昧了天良,犯作偽的罪麼?真是欲進不能,欲退不得,不知怎樣方好,心中很為攪擾不安。

       因此,她懇求天父為她開一條出路。主就聽了她的禱告,使她確實的知道,應當離開醫院。她雖曉得天主教人要誤會她的意思,恐怕他們要譭謗、辱罵,她卻顧不得名譽,乃由人譭罵。但欲順服主之道,不能不離開那醫院。

       到了動身之際,檢點所有之錢,只剩兩塊洋錢,僅夠買一雙鞋子。小心女士定規暫時不用此錢,只管倚靠主往前走,所以她用電話將一切的事都告訴甘雅姊妹,且請甘雅姊妹到火車站來會晤一面,彼此話別。甘雅姊妹聽見這事,就心中憂愁不已,因為小心女士現在要出遠門,只是沒有川資,祂自己也沒有力量幫助她。於是她就懇切的祈求主,她知道主是信實的,向來主沒有一天不賜給她所需用的,難道主不知道小心女士的光景麼?豈不愛惜她、照顧她呢?

       甘雅姊妹遂禱告說:「父阿!你若在今天早晨賜給甚麼錢與我,我就送給小心女士作盤程的需要。」當日早晨,忽收到一封信,由英國寄來,信內包著八鎊的鈔票一張。以後,又收到由郵局嬤茠漱Q塊錢。甘雅姊妹就上火車站要送小心女士上車。不料,她在路上遇見一位朋友,又送她十塊錢。

       到了火車站,果然看見小心女士在那堙C她遂向甘雅姊妹說:「我要回英國去,錢既不足,我就暫時到我一位女友家去,她家在某城堙A離此地不遠,我權且在那媯平唹D為我開一條路。」小心女士卻不知道主已經預備好了她所需用的。於是甘雅姊妹先為她買一張到某城的車票,隨後將剩餘的錢送給她,告訴她主如何應允了她的祈求。

       二位女士就感謝主恩不盡,且立定心志要專心事奉主,若遇危險,也不以性命為念,只管靠主往前走。甘雅姊妹就問小心女士說:「妳離開醫院之時,為何沒有為主耶穌作見證,明白詳細將離開的緣故,告訴院中的人。」答說:「我覺得不能如此行,我只管離開他們去。」正說話之間,火車來到,二位女士就要分手,不覺憂從中來,因為在世上沒有再會之盼望,惟她們知道將來在榮耀堨痍n再相會。

       小心女士遂登車,甘雅姊妹在月台相送,彼此情意真難捨難分,忽聽車笛一鳴,輾輾開行。小心女士想到聖經的話說:「然而祂知道我所行的路。」(伯二十三10)就大得安慰。

       再說甘雅姊妹回家之時,一面歡喜,因大大蒙主顧念;一面罣念小心女士,過了好久,小心女士始從某城女友家堥蚢q話告辭,現欲乘船往英國去。又過了好久,甘雅姊妹計算行程日期,諒已安抵英國,所以日日懸望有信來,報告她的朋友們,一路平安到了英國。不意等了好久,卻杳無音信,不勝詫異。這是為甚麼緣故呢?難道小心女士忘記舊日的朋友麼?恐怕她所受的試煉太重,或者心塈N淡了,或者信心到底不真實,因此退後了。這諸般的疑惑,攪擾甘雅姊妹的心,她就沒有別的法子,只得與她的眾姊妹同心合意的為小心女士祈求主。雖然禱告了許久,卻仍沒有得著消息。

       不料有一日,甘雅姊妹在家,忽聽門旁的電鈴聲響,就急忙將門打開,只見一位神甫向她問說:「妳可是甘雅小姐麼?」答說:「是的。」他就遞呈一本小書與甘雅姊妹,問說:「妳可認得此本小書否?」答說:「認得,是我從前在醫院堸e給人的。」又問說:「妳不是贈與小心女士麼?」答說:「不錯,先生如何認識小心女士呢?請問先生,她現今在何處?」那神甫說:「她是我的家姊,今已去世,我是剛從英國來的,家姊斷氣之時,就囑咐我將此書歸還給妳。我另外有一本書,妳可認識麼?」

       甘雅姊妹一看見就說:「這是她的聖經。」神甫又說:「我曾應許我家姊,要將此兩本書交還與妳。但她將死之際,說:請我弟轉達甘雅姊妹,我不入煉獄,也不至於定罪,因為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誰,也深信不疑。」甘雅姊妹說:「請問先生自己也曾如此深信不疑麼?」答說:「我相信耶穌為我的罪捨命,也知道我所信的是誰,我信靠祂,我總不能離開真教會(指天主教)。惟我蒙主恩開了我的心眼,使我明白除了耶穌以外,沒有別的救法。我很為我家姊憂愁,因為她離開了真教會,我要怪妳不應當如此引誘她。」

       甘雅姊妹聽了這一番話,不但得知小心女士歡歡喜喜的進入天堂,也知道主應允她們的禱告,拯救那昔日歸天的神甫的兄弟。甘雅姊妹翻開小心女士的聖經,她就看見小心女士將出埃及記第二十章所記的十條誡命,圈點起來。但在其下寫著一句,就是:這都是被除掉在主耶穌的十字架上,因為知道我所信的是誰。甘雅姊妹也翻開那本小書看,其中有一首詩,因被小心女士圈點,就使她注意,詩曰:主必領你為祂僕人,主必領你萬不錯,使你充滿聖靈能力,時時刻刻賜聖消息,命你轉達與旁人。如此小心女士轉達與甘雅姊妹的末了的消息,就是:主必領妳。甘雅姊妹心中答應說:「謝謝我的良友,願主領我,及至再相會。」


九、日久必能得著

       「當將你的糧食撒在水面,因為日久必能得著。」(傳十一1)

       離甘雅姊妹所住的城不遠,有一個大湖,湖中每天有輪船開往湖的對岸。那地方有一天然景緻,空氣清新,因此每年到了夏天,就有許多人往那堨h避暑。那時甘雅姊妹有位姊妹患病才癒,身體仍是軟弱。因此她也暫時到那堨h歇息,安心靜養。甘雅姊妹每晚乘船過湖,夜間同她作伴。

       有一日下午五點鐘,甘雅姊妹上船,手攜一竹籃,裝滿食物,為要送與那病人。在船上有許多人,因貪愛世界榮華,就要往那避暑處玩耍,開心作樂,所以在船上帶了一班音樂隊。船一開行,他們就奏起樂來。船客之中,有男女配對而跳舞的,也有賣新聞報紙的、賣食物的,來來去去,叫喚不休,無非要人買他們的東西,實在熱鬧得很。

       雖然如此,甘雅姊妹還派發她的福音單張,因為她不肯錯過任何救人靈魂的機會。當中有歡喜接受的,有譏誚而勉強接受的,也有不肯接受的。但甘雅姊妹無論人接受不接受,她總是出力派發福音單張,因為她想起聖經的話說:「早晨要撒你的種,晚上也不要歇你的手,因為你不知道那一樣發旺,或是早撒的,或是晚撒的,或是兩樣都好。」(傳十一6)而且主必引導,小事關係大事。

       忽又想起聖經的話說:「當將你的糧食撒在水面,因為日久必能得著。」(傳十一1)她就受聖靈感動,行一件奇事,令船客詫異。她心婸﹛G「過大海洋的人,若遇船破欲沉,絕無救命盼望,就往往寫一封信放在玻璃瓶內,緊塞其口,擲在水中,就漂浮水面,後來有人拾得,觀看這書信,就轉交信上所寫的收信人。我也用此法派發福音單張在水面上,有何妨呢?主曾說:日久必能得著。」

       甘雅姊妹就將一單張捲起來,放在瓶堙A然後將瓶口塞緊,擲在水中。那些船客看見她作這等事,就彼此說她是癲狂,而譏誚她。惟甘雅姊妹不理會他們,心中求主保全那漂在水面上的福音單張,而用之拯救人的靈魂。

       從那時以後,她雖然日日為此事祈求,過了一年,並未看見甚麼效果,惟聖經豈不說,日久必能得著麼?因此她便忍耐等候主的日期來到。再過了八個月,禮拜一早晨,有一位先生來拜會她,他看見甘雅姊妹就歡喜說:「我去年夏天,每晚看見妳在輪船上派發福音單張。又有一次,我看見妳將一單張裝在瓶中,而擲之下水,眾船客見了便詫異、譏誚。今我來意乃是要述說主如何用那福音單張使我悔改。我本來開店作生意,不幸後來生意失敗,盤查貨賬,就知道本錢虧損淨盡,不能支持,早晚必要關門。然而我卻怕受人凌辱,所以不敢在諸位債主前吐露實情。我日夜焦愁,幾乎要死,因此我幾次往湖邊想要投水自盡。不料,我膽小不敢,然而我的生意一日壞似一日,使我十分絕望。

       「有一日傍晚,我僱了一隻小船,獨自在湖盪槳,要等到黑夜,就不再盪槳,乃讓小船被風浪打擊,即遭覆沒。我作這事,要叫人以為我是無意淹死的。當昏暮之際,我將雙槳放進船堙A讓船隨波漂流,心媟Q著,過了片刻,就要喪命了,我心田的憂慮就過去了,寧死不辱。忽然黑雲裂縫,月光出現,照耀在水面上,我就看見在船旁邊有一個發光之物,漂在水面。我就伸手撈起,一看就知道是一個玻璃瓶,忽然想起這是妳所擲在水中的瓶。我就將瓶頭打破,把瓶堛犖眴絨瘙i拿出來,不覺就膽戰心驚,因為其上有大字寫著:「我非無基督入墳墓!你如何呢?」那時,我如聽見主的聲音如此警戒我,使我知道有一件比凌辱更大更可怕的事,就是沒有基督耶穌為救主,而如此進入墳墓。

       「雖當時我主意不定,過了片時卻說:我不肯無基督入墳墓。我就極力盪槳,如飛歸岸,下船回家,點燈看那福音單張,堶惟珧O那司機得救的見證。他如何在想不到的時候,忽然死期臨到,也如何在斷氣之時,信靠耶穌而得平安。我就忍耐不住心中的苦楚,求主開恩可憐我這個沉溺在苦海之中的人。但苦海無邊,回頭是岸。那時因我信靠主耶穌,就覺得有出人意外的平安和喜樂。」

       前面乃是那位商人的見證,他怎樣蒙主恩得救,自悔改之後,雖然店堛漸景如舊,但他卻成了新造的人。至於生意上的患難,他倚靠主的應許說:「我總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來十三5)

       次日早晨,就把眾債主請來,把一切實情全告訴他們,並說:「我所欠諸位之債,將來都要如數歸還,惟現在與諸位情商,總要寬讓幾時。」他們都同聲答應。此後就關了門,另找別的生意做,在他所掙的錢內,常省下幾分來用之還債。如此,他的債漸漸償清了。以後他才有膽量,在眾人面前為主作見證。

       總而言之,主的引導,小事關係大事。那張福音單張被放在水面日久,以後就有了這樣大的效果。是的,主的應許是靠得住的。那從前想要尋死的商人,現在倒有天堂的盼望。請問諸位朋友,你去世以後往那堨h呢?


十、一切都是主所預備的

       「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羅八28)

       神在世上作祂恩典的工,就是叫罪人悔改,信服主耶穌,祂就許他們與自己同工(林前三 9)。這不過是主的恩典,祂並非少不了我們的工作,因此我們無論作甚麼事,都要倚靠主引導我們,祂才能用我們成就祂的美意。如詩曰:


或這樣,或那樣,主必要預備,
雖不依我主意,也不依你主意,
主必有好主意,主必定預備。
或這時,或那時,主必要預備,
雖不依我時候,也不依你時候,
主必有好時候,主必定預備。

       可惜我們往往隨自己的意思,想出許多的方法,要多多的作主工,不料我們如此倒攔阻主的工作。設若我們將萬事交託主,無論遇著甚麼艱難、險阻,都以為是主所安排的,心中就可以時常平安,無一攪擾,無一煩惱。比方父親在花園堜獊鞳A他的小女兒情願在旁相助。父親既然准她這樣,那小女兒就以此工為樂,因為父親與她同在。若父親不在她旁邊,那小女兒就也不高興拔草,因為不是與父親同工。我們事奉天父,也是這樣。我們的靈與天父相交,我們就自然熱切傳道。惟我們依靠自己的智慧本事,不覺就喪膽灰心。

       當日早晨,甘雅姊妹曾求主引導她的道路,雖然她先遭遇百般的艱阻,後來卻知道這都是天父所安排的,如此一步一步的引導她,使她某時上某車,與司機相遇佈道,聖靈也賜給她所當說的話,使那司機悔改。以後這司機的見證,記錄在福音單張上,使那神甫信主。這神甫又勸小心女士倚靠救主。主也用那福音單張拯救那護士,和那殘廢人,與那有病的婦人,以及那神甫之兄弟,並那預備尋死之商人。

       總而言之,甘雅姊妹在電車上所講的話,按著主的美意,生出這麼多的效果來,使許多人的靈魂得救。不但在本書所提的人,我們也曉得另外有三五個人,因為看那福音單張悔改信主,他們如今還在,並且為主耶穌作見證。甘雅姊妹仍舊在世上事奉主,她所遇見的甚麼微小的事,一樣都不忽略。因為她知道這都是主所安排的,而且為愛主的人有益處的。

       願看此書的諸位兄姊!都實在覺得你們所遇見的事,無論何等的小事,都是主所預備的,沒有一樣是碰巧的。因此應當將萬事交託於主,如此就可得著平安,一無罣慮。主的恩典,不但拯救你的靈魂,此恩典也叫你與主同工。無論男女老少,都當隨時隨事與主同工,也當倚靠主為你們安排萬事,連最小的事都關係大事。(完)

 

因為這事出於我


       『因為這事出於我。』(王上十二24)

       我的孩子!我要對你說:『這事出於我。』我願這短短的五個字能銘刻在你心中,又枕在你疲倦的頭下,使你能安睡,心中的黑雲隨而消散,前面的嶇路平坦。

       你曾否思想過,凡與你有關的事,也是與我有關的?因為摸你們的,就是摸我眼中的瞳人(亞二8)。因我看你為寶、為尊(賽四十二 4),所以我要撫養試煉你。

       當試探攻擊你:『仇敵好像急流的河水沖來』(賽五十九19)的時候,我要你知道『這事出於我』,我是管理環境的神。你所處的境遇並非偶然,都有我的美意在其中。你不是曾求我給你謙卑麼?看哪!我已將你擺在謙卑的地步堙F你所接觸的人物和環境,都是為要成全我的旨意。

       你的經濟有困難麼?是否入不敷支呢?『這事出於我』,因為我是萬有的神,我要你向我支取,完全仰賴我,使你一切所需用的都充足(腓四19)。你要試驗我的應許,好叫你不被稱為那『……不信耶和華你們的神』(申一32)的人。

       你是否整夜唉哼而困乏呢?『這事出於我』,我是憂傷之子,常經憂患(賽五十三3)。你是否在艱難的環境中,沒有人同情,被人厭棄?『這事出於我』,我要你轉向我,以得著永遠的安慰(帖後二16-17)。

       是否你所敬仰和信任的朋友使你失望呢?請記著:『這事出於我』。我讓這些失意的事臨到你,因我要你學習到主是你的密友,傾聽你的祈求,並隨時扶持你。祂必保守我們不失腳,替我們抵擋敵人。阿!那最好的朋友是耶穌!

       是否有人譭謗你呢?卸給我罷!我是舌頭攻擊所不能達到的避難所,因為『祂要使你的公義,如光發出,使你的公平,明如正午。』(詩三十七 6)

       是否你的計劃全部傾覆,被憂悶壓得透不過氣來?『這事出於我』。因你自謀良計,僅求我加以祝福;但我要為你安排,因為『你和這些百姓必都疲憊,因為這事太重,你獨自一人辦理不了。』(出十八18)你不過是器皿,不是使用者,所以不用操心。

       你不是渴望為我作些偉大的工作,但結果卻臥病在床上,忍受痛苦與軟弱,『這事出於我』。因為當你忙碌的時候,我得不著你的注意。我要給你較難的功課。只有那些忍耐等候我的才能服事我,我要你退離活動,以學習掌握祈禱的能力,那才是我真正的僕人。

       是否你突然面臨艱巨重任。卸給我罷!『……因耶和華你的神必在你這一切所行的,並你手堜瓵鴘漕々W,賜福與你。』(申十五10)

       今天我已經把這瓶恩膏擺在你手中,自由地使用罷!我的孩子!在諸般不同的環境中,在每句使你心痛的言語上,在煩擾試煉你的忍耐時,在每次顯露出自己的軟弱時,使用這些恩膏罷!記著,『攔阻』不過是出於神的管教。『……今日所警教你們的,你們都要放在心上。……因為這不是虛空與你們無關的事,乃是你們的生命。在你們過約旦河要得為業的地上,必因這事日子得以長久。』(申三十二46-47)

       生活的困境不過是出於神的愛!

       人生不稱意的時候,正是神向你示愛的好機會。

達秘(J.N.Darby)

 

主的釋放


第四章 在這名堛滷o勝

       「所以神將祂升為至高,又賜給祂那超乎萬名之上的名,……因耶穌的名無不屈膝。」(腓二9-11;約三18,五43,十四13,十五16,十六23,26;啟二13)

       當我們繼續往下看的特候,我們必須明白一兩件重要的事,也許它們對你們多少有一點專門,但是對我(我想將來對你們也是)卻是非常重要的。在腓立比書的這段經文,曾給我非常大的啟示。那不是說向耶穌的名(At the Name of Jesus)無不屈膝,乃是說因「耶穌的名(In the Name of Jesus)無不屈膝」,而其中的不同含有許多意思。並且那也不是因「耶穌」這名(In the Name of Jesus),乃是說因「耶穌的名」(the Name of Jesus)無不屈膝。單是「耶穌」這個名字並不能有這堜珨〞滿u無不屈膝」的可能。請你注意!在這堜疰D到這名的賜給,乃是在「人子」的降卑和受死之後。若這堜珓的,果真是「耶穌這名」的話,就應該這樣說:「神高舉祂的名」,而不是「神賜給祂這名」。

       但神並沒有那樣作。聖經說:「神賜給祂那超乎萬名之上的名。」祂沒有說:「祂高舉耶穌的名超乎萬名之上。」「耶穌」乃是祂降卑時的名字,而當你經過十字架達到復活和升天的地位時,就會發現有一件非常大的改變,發生在主的子民所給祂的稱呼中。在福音書堙u耶穌」這個名字出現過無數次,但那是在故事中約名字。「拿撒勒人耶穌」,也出現過數次,那只是為要把祂從當時的猶太國中所有其他名叫耶穌的人中分別出來而已。

       在十字架以後,「拿撒勒人耶穌」這名常是指一位被認為是假彌賽亞的名,祂因為褻瀆而被釘十架,此後,「耶穌」,這名經常只是用在屬地方面的特別關係中。但請你注意,現今除了為著特別強調,或為了某種特別的目的才用祂降卑的名之外,主的子民常把兩個或多個其他尊貴的頭銜和這名連在一起--「主耶穌」,「耶穌基督」「主耶穌基督」,「耶穌基督我們的主」。自然我們可以在這一點上花很多的時間,且得到很大的益處。

       但是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必須知道,除非在道理上說到神在地上的行事為人,不然我們單單把「耶穌 」這個名字用在復活和升天的地位上是不對的。有一段經文說:「我們卻不是這樣學了基督,如果你們聽過祂,被祂教導過並知道真理,就是在耶穌堶悸滲u理。」(弗四20-21原文)。那堻甈O用「耶穌」,為甚麼這樣用呢?因為這堛澈e後文是說到行為。

       使徒指出,他們的行為應該像耶穌在神肉身的日子中所作的一樣,那就是他要用「耶穌」這名的緣故在行為這件事上,使徒是把他們擺布各各他以前的立場上。當你明白了「拿撒勒人耶穌」這個名字,在一般人的心目中產生的聯想後,那麼,你就很容易體會到,當主向大數的掃羅說:「我是拿撒勒人耶穌」時,他必定會感到何等震驚!因為人人都由那個名字聯想到假的彌賽亞那是一位將天上榮耀帶來的主,對掃羅說:「我是拿撒勒人耶穌。」--假彌賽亞?

       但是當你真實地達到正確屬靈的地步時,你就會知道不是「耶穌」,也不是靠「耶穌的名」(by the Name of Jesus)也不是「因耶穌這名」(In the Name Jesus),我盼望你們懂得這細微的分別,乃是「因耶穌的名。」(In the Name of Jesus)耶穌的名是甚麼?「神已經將祂高升。」(祂是誰?--耶穌)「又賜給祂那超乎萬名之上的名。」那名是甚麼?耶和華--耶穌耶和華--救主耶穌被高舉,並賜給祂神性一切的權能。為甚麼,這一切原因都記在前面的經文堶情G「祂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那是祂原先的地位);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神將祂升為至高,又賜給祂那超乎萬名之上的名。」祂原是耶和華,但祂人子的身分經歷了十字架,就得了神賜給祂的產業。


這名的性質

       這名本是一個賞賜,但是「耶穌」這名並不是一個賞賜,「耶穌」乃是在卑微、苦難、死亡中的名字,神現在所賜給祂的這名乃是作為這一切的賞賜,神已經把這名賜給了祂。

       親愛的弟兄姊妹!這堜珨〞漱D是「因耶穌的名」,並不是「因耶穌這名」。在新約聖經中每一件事都是「因耶穌的名」而實行出來。當他們為這名的緣故前去作工的時候,當他們奉主耶穌的名行事、說話的時候,一切都在神性的權能中,並且主耶穌在祂名字堛漸D權是遠超過一切有權柄的。結果,在那堨峞u耶穌的名」,在那奡N彰顯耶和華的權能。所有的人都能說:這位叫「耶穌」的人不是別的,乃是神,他們是被這卑微的名帶到耶和華的名跟前,而耶穌已經取得了耶和華的地位,那就是耶穌的名該有的結果。

       他們所遇見的不是一個人,甚至不是一個得榮耀的人,使徒說:「奉耶穌的名」(In the Name Of Jesus)時神就藉著這話臨到了他們,他們所遇見的乃是在那卑微的名後面的耶和華。當你們開始奉耶穌的名禱告,當你們開始奉耶穌的名聚集的時候,那奡N有神的同在,不是奉「耶穌這名」.乃是奉「耶穌的名。」哦!更偉大的名已經吞滅了一切的羞辱。

       我多盼望你們能看見那名所包含的內容。神在基督娷З菑Q字架的得勝乃是:


「聖別」的得勝

       「聖別」,乃是那個得勝的立場和性質。神的「聖別」是在無瑕疵、無斑點的羔羊堙A就是那個沒有斑點、沒有玷污、沒有瑕疵的羔羊。乃是神在羔羊堛滿u聖別」,對付了宇宙中的一切敗壞和污穢,並勝過了它,並將一個完全的「聖別」帶回天上。而聖靈來到信徒堶情A就是要建立那個一「聖別」,另外,神在基督堛滷o勝乃是:


謙卑的得勝

       「祂就自己卑微」,基督在心堿O柔和謙卑的。祂的謙卑就對付了宇宙中因著撒但的驕傲而有的玷污;撒但是從心堸祀|自己,並說:「我要與至上者同等。」所有其他罪的根源就是驕傲,它已經被基督的謙卑對付了,祂說:「我所作的,你如今不知道,後來必明白。」

       他們以後知道祂曾取了奴僕的形像,並且存心順服以至於死。這就是祂十字架得勝的道路。祂倒空自己,因為撒但因著驕傲曾說:「我要作主人。」要解決撒但的工作,就需要祂以行動來說:「我要成為奴僕。」祂的謙卑勝過了撒但一切充滿罪惡的驕傲。這驕傲像毒素一樣,已經注射到人類堶情C各各他的得勝就是謙卑的得勝


愛的得勝

       在十字架上是神的愛偉大的得勝。這是信心的得勝,也是真理的得勝。我不知道你們是否看見這一切大都集中在耶和華身上。在這堜狾麻靋囿漲W稱,一個接一個的都含有它們自己的意義。「耶和華沙龍」意思是:耶和華是我們的平安,「藉著祂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西一20)「 耶和華齊根努」意思就是:耶和華是我們的義,「祂成為我們的公義聖潔。」(林前一30)還有很多這樣的名稱。你將會發現在舊約中每一個得勝的點都集中在主的名堙F當你來看新約時,就有這樣的話:「又賜給祂那超乎萬名之上的名。」那名就包括了耶和華一切的名字,以及這一切名堜狾釭漣t意。賜給耶穌的就是這名。

       那麼,這對我們有甚麼價值呢?哦!親愛的弟兄姊妹!它共有非常實際的價值。你知道我們若只在耶穌的名中,不能作任何一件事,也不會有甚麼成就,所以一切都聯於,也決定,包括在耶穌的名堙C


奉主的名禱告和聚會

       如果我們要在禱告上一直往前,我們每天禱告的生活就必須完全在耶穌的名堙C我們聚集在一起的時候,若是盼望祂與我們同在,就必須在耶穌的名堙C我們要進入服事麼?那我們就要遇到仇敵,我們將會發現仇敵緊緊地且強有力地控制每個人和每一種局面;面對這種局面,在撒但這種控制的範圍中,你的盼望是甚麼?我們的盼望全在於奉主耶穌的名。

       我們若是奉別的名,災禍將要臨到我;們我們若不是奉耶穌的名,最好不要前去。每一件事都必須在耶穌的名堙C那是甚麼意思?那就是說,每一件事必須符合那名的內容,也就是說你我是站在那名所包含的內容堶情苤赲臚@就是聖別。甚麼時候我們想要越過在我們生活背景中任何與神約聖別相敵對的事物,這些事物就要反過來反對我們,並要把我們壓垮。因為撒但在一切不聖的立場上有牠的權能。

       請看士基瓦的七個兒子。當他們來到被鬼附的人面前時,他們說甚麼呢?哦!他們並不認識這名,他們說:「我奉保羅所傳的耶穌,勒令你們出來。」他們用錯了詞。他們並沒有正確瞭解保羅所講論的內容。他們說:「奉保羅所傳的耶穌。」他們單是用祂在十字架上得勝之前卑微的「那人」的名,他們踏入這個屬靈的境界,並且在他們的無知中,妄想處理這個局面,那惡者就滿有權勢,污鬼跳到他們身上,也有就赤著身子逃跑了。我們如果說保羅突破了這個局面,那是因為兩件事--他認識耶穌的名,不是「耶穌」,這名而是耶穌的名;另一面他是站在那名所包含的內容上面,因為十字架已經解決了他生命中黑暗的背景,也就是他生命中「不聖」的一面,血已經洗淨了這一切。他認識「耶穌」,就是耶和華救主。主要把我們帶進大能而有果效的事奉中,為要應付黑暗和惡毒的局面。我們生活中的任何不聖,都足以使我們癱瘓,如果我們投身於屬靈的境界中,在我們身上卻還帶著我們知道是不對,而且主也指責的事情,撒但是絕不會被捆綁的。

       親愛的弟兄姊妹!那就需要來支取十字架工作的果效。若是要有效的把這名--就是耶穌的名--「運用」,在那些反對主的局面和情況中,首先就要保持那名的基本意義和狀態--聖別就是主是我們的義--耶和華齊根努。

       在艾城的失敗完全是因為亞干隱藏了一條金子,一點隱藏的罪會把全體帶到失敗之中。

       受浸是聖別的靈就帶著這名,奉這名,以及這名所有的權能一同前去。這名乃是聖靈在事奉的生活中有一個嚴肅的呼召;五旬節降臨的聖靈乃是聖別的靈。他們既在聖靈中聖別,絕不能奉這名祈求禱告。我們在此說的,特別與事奉有關。在救恩中聖靈的工作就是使人因罪自責,因為聖靈是聖別的靈。這名乃是那位降卑自己者的名,祂的心和靈都是謙卑的。仇敵的權勢是建立在牠自己的立場上:驕傲是牠的立場,驕傲是牠的本性;正因牠的驕傲致了牠敗落的下場。那埵傅熄ヾA耶穌的名在那奡N不能有效地施展祂的作為。驕傲必須除去,否則,這名就不會產生甚麼果效。

       在聖經的記載中,你看見這個原則。在每一個曾被神大用的男女身上,你也可以看見這個原則;你也能看出主用盡各樣的方法,要把他們帶到非常卑微的地步。最偉大的聖徒永遠是最謙卑的人。神的大能乃是在謙卑的立場上工作,因為那名就表明謙卑,這就是謙卑的得勝。「靈堻h窮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


信心的得勝

       你記得這些事麼?「因信祂的名」,信祂的名,這是超乎萬名之上的名,我們是蒙召進入祂的名,也是在祂的名婸X了呼召。這名包含著一個屬靈的特性和本質。那並不是一個公式,扛著一個招牌說「奉耶穌的名」,必須是站在那名的經歷和實際的內容堙A要有實際的聖別,實際和真實的謙卑、信心、愛心和生命,那就是得勝的路。「奉我的名求」--並不是把它當作一種口頭禪來對神,乃是認識自己是在這名婸P主耶穌在十字架上合而為一。在這十字架上,驕傲、不聖、不信和沒有愛已經被對付,因此站在這名堛疑咩i會得勝,而且必定得勝,因為這名已經得勝。若是我們要在這名塈@見證,在這名婸☆隉A在這名塈h咐人,那我們屬靈的背景就要在生命的境界中。這名代表我們屬靈生命的地位,就是我們在祂堶悸漲a位。

       現在我們來看聖靈。我們已經看見聖靈被差來,是由於主在祂的得勝中完成了祂的工作並回到榮耀堨h。聖靈被差來的目的,乃是要將祂的得勝帶到主子民的生活中。你有沒有注意主所說的:「保惠師就是父因我的名所要差來的聖靈。」(約十四26)這句話是如何實現的?聖靈已在這名堥茪F。祂就是聖別的靈。祂就是那謙卑的靈,因神並不說到祂自己。這也是說出這名某一方面的內容。祂是愛的靈。「聖靈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堙C」那是按這名另一面的內容。而這一切就是得勝。這樣聖靈是在這名十全十美的內容中來臨的。這名的權能乃是完全寄託在這名的性質上。這名的權能期待著聖別、謙卑和愛給神機會施展神奇的大能。這名乃是在這個立場上得到榮耀。

       親愛的弟兄姊妹!聖靈就帶著這名一切的內容和這名一切的權能,並將這一切帶到我們的生活中。那就是聖靈的浸。


聖靈的浸

       聖靈的浸,就是要被聖靈充滿。哦!我勸你在這問題上頭腦要清醒,為甚麼?因為關於聖靈的浸,惡者的假冒曾帶來可怕的曲解。今天當你一題到「聖靈的浸」這一個詞時,人立刻會想到那種哭笑無常、無法自制的光景,以及屬於這方面的動作,希奇古怪不正常的情形。你知道我指的是甚麼,今天當你說到聖靈的浸時,這就是最先浮現在人思想堛漯F西;因為有謊言說:除非你能夠說方言,否則你並沒有得著聖靈的浸。在保羅所列舉的屬靈恩賜之中,說方言乃是最末了的一個恩賜。

       保羅說:「豈都是說方言的麼?」 「但要切切的求那更大的(最好的)「恩賜」。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如此看來,好像說方言的恩賜並不是最高的。你若能說豫言等等卻沒用愛,那就沒用益處。聖靈的浸在基本上是一種在神面前和人面前的屬靈光景--聖別、愛心、真實和謙卑。聖經告訴我們「凡事要察驗」,而聖靈的浸的證據乃是在於它所帶來的聖別、謙卑、真實、愛心、以及和平的果效。

       讓我們毫不猶豫的來尋求被聖靈充滿,但我們要全心注意這名的榮耀以及它所代表的意義和神聖的內容。不論顯在外面的是甚麼、不論各種各樣其他的表現如何,不論是講道、作見證、或者別的事奉--你若活在這名堙B活在這名的性質中,一切就都沒有問題。你知道在這一切事堶悼]含著極深的經歷,一個非常偉大的歷史,也就是在國內和國外事奉的場所中,整個悲慘失敗的故事,沒有果效、後退、撒但的得勝,以及因著這些軟弱,使惡者在主面前的嘲笑。但是所有的禱告豈不都標明是「奉耶穌的名」麼?這種禱告有多少的價值呢?

       許多傳道人所以被打敗、被打倒、被破壞--因為他們無法應付所面臨的局面,以致於不得不放棄他們的工作而回家去,工人也不得不放棄教會的工作,這是正常的麼?甚麼地方錯了呢?這名不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都是一樣的麼?難道這名失去了它的權能了麼?祂不是仍被高舉坐在高大至大者的右邊麼?不!不是那樣,神仍舊在那堙A祂也仍舊在我們堶情C主正在呼召我們過一種更深的聖別生活、更深的謙卑生活、更深的不自私生活、更深的愛的生活。祂正呼召我們在這些事上進入更深更高屬靈生命的境界。我相信這信息正是神的號角,發出一個清楚的呼召,要在我們堶措F到生命中成聖的各種表現,使這名得以被尊崇並得著榮耀。這名若得不著尊崇和榮耀,撒但仍能用任何方法來羞辱這名。

       親愛的弟兄姊妹!撒但之所以能羞辱這名,乃是因我們生活中某些地方的不聖和失敗,以及缺少愛心、謙卑和信心等。無論在本地或國外,這呼召要臨到所有在傳道的事上有分的人,因他們正面臨一種特別的局面,一個令人灰心的局面。我們必須把自己獻給主,使這名的一切意義,在我們身上都成為真實,使我們中真實的在主耶穌的名堙A並使這名的性質,成為我們的性質,而這名的權能就藉著我們得以彰顯。

       聖靈的降臨,乃是主耶穌在這名的權能堛瘧孺鞢C

《The Release of the Lord》 史百克(T.Austin-Spark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