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柝聲選輯

一談作詩歌

       我教的詩歌,向來多是從別的國繙譯來的;譯歌並無專律:有時每句之末加上一字有韻;有時隔一句之末才加一字有韻;有時全篇通是一韻的。對於平仄怎樣調和,音韻怎樣講求,都是茫然的。

       我寫這一篇的意思,不是要創始定作詩歌的律法;不過一談作我教的詩歌罷了。

       我國(?)近於詩類,能叫人特別發生美感的文字,頗為不少。我教現在所通行的詩歌:叫作詩,不是;叫作詞,也不是;叫作曲,又不是。簡直是一種例外的詩品。

       同道兄姊們如果要作詩,可以照舊詩的「律」和「絕」,或新詩的自由。我現在所要談的,就是作我們敬拜神,或是別的時候所唱的「詩歌」。因為這些詩重在歌唱。「詩歌」既重在歌唱,我們作詩歌的時候,就要關顧及歌唱了。

       對於平仄問題,我看我們作「詩歌」,可不必管。因為詩歌並非用以吟哦,乃是用以歌唱;不必顧及平仄,歌唱時所唱出的字音,都變成平聲了。無論甚麼「上聲」、「去聲」、「入聲」的字,在歌唱的時候,都化作「平聲」了。作詩歌的人應當知道,我們唱詩的時候所唱的字,沒有別聲,只是平聲。所以作詩的時候,不要管甚麼「平平仄仄仄平平」‥‥‥等;無論字是平是仄‥‥‥上阿、去阿、入阿‥‥‥都把它們當作平聲之用。

       譬如「倚」、「意」、「亦」‥‥‥等字,全都是仄聲的:「倚」字是上聲:「意」字是去聲:「亦」字是入聲。今你試開口一唱:無論它是上、去、入,都唱成平聲。倚阿、意阿、亦阿,都唱成「依」字的聲了。

        再舉一個例:「雨」、「預」、「玉」三字全是仄聲的:「雨」字是上聲:「預」字是去聲:「玉」字是入聲;一唱出來都成了平聲「迂」字的音。

       所以我看要編和樂譜,以為歌唱的詩歌,可不必受平仄的拘束;逢字皆可以用的。

       作詩歌還有一個條件不易解決,就是句末的韻。

       作詩沒有韻,自然好像沒有美感;然而,如果要韻,當從甚麼韻書呢?這個問題不易解決。自從《爾雅音義》而後,我國的音韻,也不知經過幾番的改革,直至今日,尚不適用。因為「古韻重考古‥‥‥考古不免複雜。」
《詩韻》堙A一韻不過百數十字,加之平、上、去、入的分別,叫作詩的人,受了字少的拘束,很是缺點。

       據我看來,我們作詩歌的人,可以別開生面從「國音字母」中,想個辦法來。

       第一,請注意!我們已不必管甚麼平仄了。我看我們可以把「國音字母」中的「韻母」作我們的詩韻。「韻母」計有十五字。這十五字都差不多把所有的中字都包在內!「韻母」上頭的「聲母」,我們不要管它。照這樣說來,每韻母最少也有幾百字,作詩歌豈不容易?敝姓的「倪」字和「夷」字是一個韻的。不管甚麼「裨」、「梯」、「奇」、「妻」、「里」、「米」、基」‥‥‥等字,平聲也好,仄聲也好,都是一韻的。

       至於有「介母」居中的字,也是照樣辦法:就是將「介母」和「韻母」兩下都同的字,列作一韻。例如:「花」、「誇」‥‥‥等字。
這樣,我們作詩就不必用詩韻了。不管甚麼字你會讀,你就知道那字是在那一韻。

       譬如凡字有「阿」字音的,不管它是平是仄都可以把它當作別的有「阿」音的字一韻。例如「巴」、「怕」、「法」、「他」、「哈」等字都有「阿」的音,作詩時就可當它們是一韻的(照此可以類推)。

       注意!我這一篇的理想,都根據「唱詩時所有的字音,全是平聲」而說的。

       願我們用心、口唱出神的救恩,並我們的愛主耶穌基督。阿們!詩調與立意,可照神的引導去定。

一九二四年一月十日 寫於福州白牙潭上《靈光報》

 

耶穌基督的降生

       「當那些日子,該撒亞古士督有旨意下來,叫天下人民都報名上冊。這是居里扭作敘利亞巡撫的時候,頭一次行報名上冊的事。眾人各歸各城,報名上冊。約瑟也從加利利的拿撒勒城上猶太去,到了大衛的城,名叫伯利恆,因他本是大衛一族一家的人;要和他所聘之妻馬利亞,一同報名上冊;那時馬利亞的身孕已經重了。他們在那堛漁伬唌A馬利亞的產期到了。就生了頭胎的兒子。用布包起來,放在馬槽堙A因為客店堥S有地方。」(路二1-7)


伯利恆

       神藉著祂的先知彌迦預言說:「猶大地的伯利恆阿,你在猶大諸城中,並不是最小的,因為將來有一位君王,要從你那堨X來,牧養我以色列民。」(太二6)由此而觀,則基督的降生地必當在伯利恆才可。再者,雅各明明預言那「賜平安者」是從猶大支派而來(創四九10),作大衛的後裔。所以基督降生,必須表白祂的先世才可。

       那時猶太並非羅馬屬地,不過一個附庸。該撒亞古士督因欲調查民間戶口,及分派捐稅的緣故,就下一詔令:「眾人各歸各城,報名上冊。」這事在猶太是頭次的,是創見的。在俗眼看來,不知何意,那知神是在這事的後面,祂撥動羅馬皇的心,叫他下詔,叫馬利亞雖在臨盆期近時,卻當回伯利恆,在彼生耶穌,以應彌迦的預言。因著約瑟和馬利亞都歸名,就證明他們是猶大支派人,大衛的後裔。他們的身分既判定了,他們名譽上的兒子的先世,就自然而然表白了。

       所以,神在諸事的後面安排一切,在人好像基督降生在伯利恆是一件難能的事。木匠約瑟的先世,恐怕戶簿吏也不大留心,那知神一舉手,難題就都雲消了。我們的神真會作事,有時我們看祂好像是太慢的,但是祂總不遲。有時我們以為太難,那知祂專門作難事。雖羅馬皇一世之雄,也不過是祂手中的小器具,這樣的主,豈不可靠麼?


馬槽

       約瑟和馬利亞本來住在拿撒勒,他們既奉命就動身南行,因為伯利恆就是在拿撒勒正南。他們夫婦「名譽的」二人,一因當日交通不便,二因馬利亞的身孕已重。所以回到父母之邦,比別人較遲。伯利恆本是猶大地之最小城,此次忽然增了許多的人,自然家家有人滿之患。就是該城平日孤凄的客店,現在也已滿客了,然而他們總不能無食宿之地,在人群中苦無立足的地方,不得已就寄身在下等動物的檐下了。

       這不足怪,義人如約瑟者,貞潔如馬利亞,當然在這罪惡世界中,是受棄若遺。他們夜間的安身地就是馬房了。牲畜住在一邊,人住在另一邊,其中黑暗污穢的景況,可不用想而知。就是在這堙A我們的救主降生了。天來住客,竟然在這黑暗污穢的地方降生!真的,祂是不怕黑暗、污穢的,祂是罪人、稅吏的朋友,無論你的心如何黑暗、污穢,如何充滿了罪行與罪性,如果你願意肯接受祂,祂就要生在你堶情C放出祂的光明,除去你的黑暗,用祂的寶血,洗你的污穢。親愛的罪人哪!不要想你的心是像馬槽一樣,不配來得主耶穌的生命,只要你肯,只要你要,只要你用信心接受祂,祂要來,要住在你心堙A把馬槽化作天堂,作天使唱歌的中心,你肯麼?

       神的兒子,馬利亞的兒子,沒有細軟的搖籃叫祂安息。沒有暖室,叫祂舒服。沒有使者在各城各地方報告王的降生,沒有國民同心的歡迎,沒有,都沒有。一重紗布包身,放在冰冷的馬槽上!這馬槽不是木頭造的,就是石塊作成的,何其硬、何其凍,就是如此接待臨世之君麼?是!他米說,人多想基督,當漸漸的自卑。自天堂降至半空,然後到該撒的王宮堙A然後到加利利的殷商家堙A然後到伯大尼的人家堙A然後到一漁翁的茅舍,最後降臨於馬槽中?不!不!祂不是如此。祂從至高躍到至低!如果祂不為此,那能叫我們從至低升上至高呢?不是祂這樣的謙卑,你我那有榮擢的盼望?祂的降生就是祂十字架道路的啟程。不是如此降生,那能替我們成贖罪的大功於十字架上呢?

       所以弟兄們,我們既接受祂代死的功績,而得著祂的生命活在我們堶情A我們應當如何為祂的緣故肯走卑下的路。雖然因著為祂被世人所輕看,並我們為人所當得的額分都被取銷,見待如牛馬一樣,我們也當甘心樂意的領受。如果祂因我們捨去許多的榮耀,我們豈不應當出營外受祂的羞辱麼?


客店

       祂為何當在馬槽降生呢?因為客店堥S有地方。沒有地方以接待臨世之君麼?沒有。因為堶惜w經充滿了人、物。客店代表世界,耶穌基督本是天上神,現在來世作客,世界是祂的客店,世界堶惜w經充滿了人、事、物,那有空處為主耶穌留著呢?我們暫停想一想:

       世界的政治沒有主耶穌的地方麼?沒有。如果有,政客們一天到晚的此詐彼為的行為要放在何地?主耶穌是要人完全服在神的政治之下,他們那堨昉@呢?祂說:「外邦人有尊為君王的治理他們,有大臣操權管束他們。只是在你們中間不是這樣。」(太二十25-26)如果他們順服了這一種教訓,他們的地位、金錢、勢力,豈非都沒有了麼?所以,「世上的君王一齊起來,臣宰一同商議,要敵擋耶和華,並祂的受膏者。」(詩二2)

       世界的商業沒有主耶穌的地方麼?沒有。「要賺錢自然免不得違悖良心。」「不說謊言,作不得貿易。」是他們的口頭禪。家家都是「全城最便宜」,「童叟無欺」,「虧本出售」,「折本拍賣」,那有家家都是全城最便宜之理。一年到尾都是虧本出售,貴店目的專為半賣半送麼?是折本拍賣?還是利錢三倍呢?如果今日的商家肯為祂留地位,豈不是要損失許多不義(從欺哄來)的錢麼?商業堶惆S有祂的地方了!

       世界的教育沒有主耶穌的地方麼?祂豈不也是一個大教育家麼?知識階級中沒有祂的片席麼?沒有。現今的大中學挍,就是非基督教的製造廠。二千年前加利利海濱之漁人,拿撒勒鄉間之木匠,那配與今日二十世紀有博士式頭腦的大學教授們論學問呢?他們太驕傲,不肯安坐祂的腳旁聽祂的教訓。我的學問已造就到這個地步。不說柏拉圖、達爾文、陸克、克羅泡特金,而傳甚麼十字架、贖罪救人的道理。獨不怕有學者齒冷麼?教育界堥S有主耶穌的地方阿!

       世界的社會沒有主耶穌的地方麼?現在在社會奡ㄜ珝s主義、演進說,是很時髦的。口頭堶Y帶著幾句服務犧牲,已經是基督化太多了。現在最要緊的是男女社交、跳舞、音樂會、同樂會,若說要作個真基督徒,與世不染,恐怕人家要說我是十六世紀人物了。在人前若談起靈性事情來,人家必要說:「如果這個老古董再把他的宗教帶來,我們就不要他來了。」

       然則在今日的教會堙A必定有主耶穌的地位了。不知這個客店的客人充斥,和其他各客店是沒兩樣的。好教友的聖經,是一禮拜一用的,婦女就把這一本厚書,當作女紅簿。許多信徒除了名字記在教會的簿子上面外,與基督並無別種關係。教會堶惟狴R滿的……和世界是一樣的(不過換了形式),教會堶惆漲陸繴生存的地方。莫說當日客店無地方,就是今日所稱作主的教會的,也是閉門也不納。

       慢說(普通)教會堥S有基督降生的所在,恐怕就是在今年的聖誕節的紀念會中,也是沒有空處為基督留下的。誰命我們紀念主的降生?羅馬教呢?還是基督?聖經只命我們紀念祂的死,直到祂再來(林前十一23-26)。若說這是一個娛樂的會,可以,但是招牌上豈不是說聖誕紀念會麼?這些紅男綠女、男女學生,到禮拜堂堥鴝閉O作甚麼?紀念主耶穌的降生?恐怕未必。我不必答那些諧話,合乎聖徒體統麼(弗五4),演劇是何意?聖堂是戲院麼? 唱詩班所唱的詩:「讚美、讚美,君王今降生。」心堹u的有讚美麼?恐怕唱詩的人,還有許多是沒有基督生在他們心堛漫O。我不用多講,親愛的讀者,請你想到你的禮拜堂堛爾t誕紀念會就明白了。

       教會中還有一派自命為維新的人,專傳一個打折扣的耶穌。祂是人,是人的模範。十字架是祂勇敢為道最高的表顯。祂的精神永遠活在人間。把主耶穌的神格,贖罪的代死,完全除掉。把祂永遠埋在黑洞洞的墳墓堙A就是我們今日所說的問題,他們也不承認。勉強令耶穌作約瑟的兒女,祂超乎天然以外的童貞生產,被他們宣告取消。真的,在教會堥S有主耶穌的地方。
但是,基督自有祂的地方,祂竟然揀選了「世上愚拙的,為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神也揀選了世上卑賤的、被人厭惡的,以及那無有的,為要廢掉那有的。」(林前一27-28)。所以親愛的讀者,你應當歡喜快樂,因為我們雖然在人面前有許多的短處,主耶穌卻是不棄。如果祂當日肯在馬槽降生,今日不肯在我們心中活著麼?馬槽本是不堪,我們本是不配,但是祂肯虛己,肯來改變我們,這真是奇妙的恩典。

       我們住在十字架這邊的人,看見了祂救贖的功績,看見祂如何從降生起,一步一步的親近十字架,擔當了我們的罪。我們紀念祂頭一步的捨己,為我們變作貧窮而降生時,我們應該若何歡喜快樂呢。願我們唱:

求來到我心主耶穌來 在我心有空處為你
求來到我心主耶穌來 在我心有空處為你


一九二四《晨星報》

 

身受代死之一人

       「耶穌站在巡撫面前,巡撫問祂說:你是猶太人的王麼?耶穌說:你說的是。祂被祭司長和長老控告的時候,甚麼都不回答。彼拉多就對祂說:『他們作見證,告你這麼多的事,你沒有聽見麼?耶穌仍不回答,連一句話也不說,以致巡撫甚覺希奇。巡撫有一個常例,每逢這節期,隨眾人所要的,釋放一個囚犯給他們。當時,有一個出名的囚犯叫巴拉巴。眾人聚集的時候,彼拉多就對他們說:你們要我釋放那一個給你們;是巴拉巴呢,是稱為基督的耶穌呢?』巡撫原知道,他們是因為嫉妒才把祂解了來。正坐堂的時候,他的夫人打發人來說:『這義人的事,你一點不可管;因為我今天在夢中,為祂受了許多的苦。』祭司長和長老,挑唆眾人,求釋放巴拉巴,除滅耶穌。巡撫對眾人說:這兩個人,你們要我釋放那一個給你們呢?他們說:『巴拉巴。』彼拉多說:『這樣,那稱為基督的耶穌我怎麼辦祂呢?』他們都說:『把祂釘十字架。』巡撫說:『為甚麼呢?祂作了甚麼惡事呢?』他們便極力的喊著說:『把祂釘十字架。』彼拉多見說也無濟於事,反要生亂,就拿水在眾人面前洗手,說:『流這義人的血,罪不在我,你們承當罷。』眾人都回答說:『祂的血歸到我們、和我們的子孫身上。』於是彼拉多釋放巴拉巴給他們,把耶穌鞭打了,交給人釘十字架。」(太十七11-26)
(注意:這一篇是在肉身方面下筆)

       我想主耶穌的替死,對於巴拉巴身上可以得著一個極明顯的模樣。

       主耶穌是替全世界的人死的;然而祂的死於肉身上第一個人受著的,可說是「巴拉巴」。

       巴拉巴是個兇手、強盜、大罪人,他已受了死罪的判定。他下在監獄堙A時候一到便要提出來釘死在十字架,受頂羞愧、頂悽慘的死刑。罪大像巴拉巴,自分必死,萬無倖免之理,不過苟延殘喘,以待死期就是了。

       想不到在他快死以前一日,耶穌來了;耶穌被審、定罪;他竟然得釋放了!

       審判官問說:「你們要我釋放那一個給你們:是巴拉巴呢?是稱為基督的耶穌呢?」這一語的意思就是,不是釋放巴拉巴,就是釋放基督;不是釋放基督,就是釋放巴拉巴。不是將基督釘死,就是將巴拉巴釘死;不是將巴拉巴釘死,就是將基督釘死。換句話說,巴拉巴得釋放,基督就不得釋放。基督被釘死了,巴拉巴就免死了。再換句話說,就是這二人中,必有一個釋放,一個釘死;這個被放,那個就當受死;那個被放,這個就當受死。二人中總有一人是當死的。

       然而基督死了,巴拉巴放了。基督替巴拉巴死了。巴拉巴原是該死的,他是有罪的。基督原是無罪的,祂是不當死的,然而基督替巴拉巴死了。巴拉巴所當受的死都移到基督身上來;基督所當得的自由都遷到巴拉巴身上去。這是叫作「代替」。

       當日主耶穌在肉身上好像是替他一人死的;然而按著靈意,主耶穌實在是替全世界的罪人死的。我們世人有罪,好像巴拉巴一樣。世人當沉淪,也像巴拉巴一樣。世人已被定罪,也像巴拉巴一樣。

       然而主耶穌已替世人死了。主耶穌當日怎樣替巴拉巴的肉身死,祂也照樣替我們的罪死。基督死了;巴拉巴得了生命、釋放。基督替我們死了;我們也得著生命、釋放。

       如果當日巴拉巴站在十字架旁,他看見基督受死的慘狀,他也不知道要發出若干感想。他看見了十字架,就想起這十字架本來是釘我的,現在基督替了我釘這十字架,如果沒有祂替我釘,我也要像這左右兩個的賊,被釘在這堙C我不是比這兩個賊好,我所犯的罪比他們更大;然而他們竟然要釘死在這個地方,而我反得著生命,這是因為甚麼緣故呢?因為他們沒有代替的人,我卻有基督作我的代替,所以我活了,他們死了。

       當他看見人撐開基督的手,把又粗又大的鐵釘子釘入祂的掌中,紅血湧出,他就要想如果不是主耶穌替我死,我這個手(請你看手)就要被釘成一大孔,血將迸出。當他看基督那一邊的手被釘時,他知道基督所受的苦,原來是他所當受的;但是基督替他死,所以他的苦都到基督身上了。當他看見基督雙腳被釘,他就要想一個刺扎入肉堙A痛不可當,四肢被釘,其痛苦如何呢?如果今天基督不替我死,祂所受的刑,就要我受了。

       基督死了!祂斷氣了!如果祂不替我死,我就要死了!現在祂死了,我還活著,我這條命是基督給我保存下來的。各位!巴拉巴的感想果是如何呢?

       諸位!你知不知道你是有罪的呢?神說:「世人都犯了罪。」你也是一個罪人!你知道不知道呢?

       犯罪是有刑罰的,你知道不知道呢?罪人要永遠離開神的面,永遠在火湖堥痛苦,你知道不知道呢?永世!永世!永永遠遠的受苦。可憐的罪人阿!世人都是要到永世堨h受苦。世人!世人!將何以救藥呢?

       神極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兒子,賜給世人,替世人受罪的報應於各各他山上,釘死於十字架。祂因為要救罪人的緣故,甘願忍受十字架的羞辱、痛苦‥‥‥祂的愛何其深呢?

       主耶穌已經替我們死了,我們的罪所應當受的刑罰都到祂身上了,祂與我們已完全易地而處了。我們的罪,和罪所帶來的死,已移到主耶穌身上去了,祂的平安和神兒子的地位已變作我們的了。耶穌基督怎樣救巴拉巴的身體,祂也怎樣救了我們全人。耶穌基督完完全全的代替了巴拉巴,祂也完完全全的代替了我們。

       耶穌基督既死以後,巴拉巴既蒙釋放以後,彼拉多也不能再把巴拉巴下在獄堙A他不能再定他的罪了,他不能再加他一點兒的刑罰;因為他已經有一個替死的人了。

       請位!如果你現在信耶穌死是替你死的,現在相信祂作你的救主,用信心支取祂的死以還神公義的要求;則你已完全絕對、永遠得救了。天上、地上、地底下再沒有誰能定你的罪了。「信祂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經定了。」(約三18)

       一個女子患肺病,臥在醫院堙A她的生命被罪弄荒涼了。當她快死時,一群的人圍在她的床邊看她,她沒力的從她被中拿出她瘦白的手來。她用她一手的指頭,去捫那邊的手掌。她說:「沒有!這堥S有受傷;因為「祂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房中安靜了一刻。她又伸出她發氈的手,捫她的額上,說:「沒有!這堥S有受傷;因為「祂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她暈過去了。眾人以為她死了。但她細弱的手,摸索她的肋,說:「沒有!這堥S有受傷;因為「祂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再過幾分鐘,她就過去見為她被殺的羔羊。

       主耶穌在十字架上說:「成了」。祂救人的工夫已成全於十字架上了,不用你加上甚麼;只要你相信祂。

       主耶穌真是可愛的救主!你要怎樣對待這愛你的主耶穌呢?

       你現在應當接受祂作你的救主。

一九二四年五月六日 玉林山館福州《靈光報》

 

主再來的預兆

       昔日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因知道分辨天上的氣色,而不知道分辨那時候的「預兆」(英譯),受主耶穌的責備。我們對主耶穌再來的日子和時辰,雖然不知;但是我們可以看預兆,而可以知主再來是離好遠呢,還是甚近。

       主耶穌常告訴門徒,以為祂再來的日子,非人所可知的;但是祂告訴猶太人說:「一有這些事,你們就當挺身昂首;因為你們得贖的日子近了。」(路二十一28)祂對門徒說:「無花果……樹枝發嫩長葉的時候,你們就知道夏天近了。這樣,你們看見這一切的事,也該知道人子近了,正在門口了。」(太二十四32-33)我們的主明明教我們應當看預兆,才能知道祂再來的日子近不近。

       預言的學生,張開他們的眼睛,只見世上的政治、宗教、商業,都是應驗聖經的預言,表明我們的主快要再來了。光陰輾轉而下,快近這世代之末了!對於預兆,真是言不勝言。

       巴比倫的復國,洛桑會議的使土耳其成為清色的國,教會的聯合,教會與羅馬教的快要聯合,羅馬教的復興,歐洲十國的快出現,以及許多奇怪的事,大都應驗先知預言的話,主耶穌真是快要再來了。聖經對於末日近了的預兆,明白的說,茲引於下:

       在馬太福音第二十章堸O著我們的主看見一棵無花果樹,有葉無果,就詛了它,它就枯死了。這是表明猶太國外面的儀文、崇拜等等,好像是很熱心的、是頂敬拜神的;但是徒務外面,實在沒有結果;所以神棄絕她。馬太福音第二十四章三十二節說:「你們可以從無花果樹學個比方;當樹枝發嫩長葉的時候,你們就知道夏天近了。」樹枝發嫩長葉,意是這樹又活過來;這是指猶太國的復興而言。猶太國一復興,人子就快要再來了。

       神用祂的大能,在一九一七年,藉英人的手逐土耳其人離開巴勒斯坦,許猶太人設立他們的國的家庭。現在回國的猶太人甚多,一九二三年七月回國的有三百八十六人,堶悼u有四十四人不是猶太人,六月卻有九百五十人。

       巴勒斯坦地,已有春雨降下,應驗主託先知所說的話。該處現已有二十萬英畝(每畝約合六華畝)的地被人耕種。耶路撒冷已建大學,並大藏書樓。英人於一九一五至一九一八年所建的鐵路,從蘇彝士運河起,至巴勒斯坦北境,海法地止,已由巴勒斯坦政府承買,費用共需四十八萬英鎊。

       對於猶太國復興氣象的事實猶多,不能盡述。無論如何,我們總知千餘年來,散在萬國作萬國的尾的猶太國,現在離她完全復興的時候不遠了。我們現在看了這些事,「該知道人子近了,正在門口了。」

       現在的人真是像挪亞時代的人,「又吃、又喝、又娶、又嫁。」迷於世俗,雖聽說洪水將到,遠是這樣;又好像羅得時代的人,「又吃、又喝、又買、又賣、又耕種、又蓋造。」錢財與實業,是今人所注重的。然知神怒,還是不改。我們的主說:「人子顯現的時候,也要這樣。」(路十七26-30)誰能說現在的人不是唯物、不是沉於世事呢?這真是主耶穌快要再來的預兆。

       「嗐!你們這些富足人哪,應當哭泣、號咷,因為將有苦難臨到你們身上。你們的財物壞了,衣服也被蟲子咬了。你們的金銀都長了蛂F那蚼n證明你們的不是,又要吃你們的肉,如同火燒。你們在這末世只知積儹錢財。工人給你們收割莊稼,你們虧欠他們的工錢,這工錢有聲音呼叫,並且那收割之人的冤聲已經入了萬軍之主的耳了。」(雅五1-4)明以為末世,Rothetham說沒有這字的時候,富人只知積儹錢財而虧欠工人,現今勞工和資本家的種種糾纏,罷工的事差不多隨處皆然,這也是明指主快要來了。

       「第一要緊的,該知道在末世必有好譏誚的人,隨從自己的私慾出來譏誚說:主要降臨的應許在那堜O?因為從列祖睡了以來,萬物與起初創造的時候,仍是一樣。」(彼後三3)我們現在常常遇見這些人,他們說,保羅豈不是聖潔麼?約翰豈不是慈愛麼?教會中也不知有多少突出的信徒,他們都睡了;豈謂現在的信徒,要有不死的,主再來而被提上天麼?萬物都沒有改變,甚麼兆頭都沒有,卻說,主再要來麼?前二十年,豈不是就聽見主再要來麼?保羅時就說祂要來了,現在萬物與創造時無異,還說甚麼主耶穌再來呢?他們不知道他們自己就是主耶穌再來的預兆,大概這些譏誚的人,都是「隨從自己不敬虔的私慾而行」(猶18)。

       人的知識在末世必定加增,人在末日也必多多來往奔跑,可由但以理書十二章四節看見。以前的人,百里以外的地方,足跡多沒有踏著,現今因有科學的幫助,人的旅行就大大加增了。論到人的知識,真是加增甚多,許多奇奇怪怪的科學發明,都是人的知識加增的證據。所以我們知道末日近了,主耶穌快再來了。這節還有一種的繙譯,就是:「……封閉這書;直到末時,必多有人切心研究,知識就必增長。」從前人讀但以理書,多不會意,現在對於這書的知識,真是增長甚多了。已有多人能清釋這卷書,可見末時到了。

       請讀提摩太前書四章一至三節:「聖靈明說」──以下的話,就是聖靈特別說的,「在後來的時候」──主耶穌再來的時侯,「必有人離棄真道」──這是背道,像高等批評學,和新神學一般;現在背道真是厲害;不相信聖經是神所默示的,主耶穌只是人,祂的死是為殉道,不是作罪人的贖罪祭……等等。最可歎的,就是這些人多是教會的領袖!牧師!傅道!背道於今,可謂極了。主耶穌真快再來了!「聽從那引誘人的邪靈和鬼魔的道理」──他們先背神的真道,就以撒但的假道來代替;所以他們所相信的、所傳的,實在是撒但的道理、地獄的信息。「這是因為說謊之人的假冒」──他們外面蒙了宗教殼,其實是假的:「這等人的良心,如同被熱鐵烙慣了一般」──外面假冒,堶悸漕}心實是污穢。「他們禁止嫁娶」──嫁娶原是神所設立的、是聖潔的,他們假作敬虔,並嫁娶而禁之,「又叫人戒葷」──聖經始終沒有這樣的命令,他們以為這樣可以表明他們的敬度。時候到了,現在就是。異端邪說的著起,和許多新發明的怪異的道理,都是表明我主快要再來。

       提摩太後書第三章全章,都是論末世的危險。第一節說:「你該知道,末世必有危險的日子來到。」現在的日子,可謂危險了。甚麼災難都有,那種死亡都全,真是危險!所以有這危險緣故,記在第二至五節。第五節說:「有敬虔的外貌,卻背了敬虔的實意。」這是現今教會的一張圖畫,外面作禮拜、唱詩、祈禱、讀經,而堶惚h無實意,離棄一次傳與聖徒的信仰,而作有名無實的假徒。他們抵擋真道(8)。凡人相信十四至十七節的,就是立志敬虔度日的,都要受逼迫。這逼迫不是由未信的人來的,乃是由名稱作信徒的人來的,這不是真的麼?

       有了這麼多的預兆,我們知道我們的主已經近了。祂說:「我必不撇下你們為孤兒,我必到你們這堥荂C」(約十四18)現在是我們應該「趁早睡醒的時候,因為我們得救(見接),現今比初信的時候更近了」(羅十三11)。

       是,主快要再來!你現今已得救了麼?如果你未相信祂的死是替你死,祂再來時你要受災,而後沉倫。如果你已相信祂、接受祂作你救主,然而你的行為與蒙召的恩不能相稱,恐怕祂再來你要在地受苫,然後見接。所以這書苟落在一個未信的人手中,請他快信;已信的人,請他快預備。

一九二四年七月十九日自杭州《晨星報》

 



       「耶穌看見這許多的人,就上了山,既已坐下,門徒到他跟前來,他就開口教訓他們,說: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溫柔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憐恤人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蒙憐恤。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神。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 (太五1-12)

       馬太福音第五章一至十二節的話,是主對「門徒」說的,就是對「全教會」說的;雖然眾人在旁,但是這些話不是對他們說的。所以,這些話是基督對「教會」說的,而被世界的人聽見的。世人聽見了,他們自知作不到,但是他們還是以這個程度來測量信徒!

       「祂開口就教訓他們」(太五2);因為人多,所以聲音當大。「他們」是指信徒,已得救的人;他們蒙拯救,所當行的當與蒙召的恩相稱;所以主教訓他們。

       「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虛心」當譯作「窮靈」或「靈堻h窮」,主首一步就是注重人的靈性。「靈窮」是人的性情,是人所是的,不是人所作的。神看人是甚麼,過去人作甚麼。生命比工作更要緊得多。

       「靈窮」的人是對罪不留情的(詩五十一5-6、10、16-17),是謙卑的(賽六十六2,比較十八3)。

       「天國」就是千禧年的樂國。「天國是他們的」,意是與基督一同操權在千禧年國度堙C在今世是貧窮的、卑下的;然而在來世是榮耀的、尊貴的。貧於靈而富於基督。靈常是安靜的、空虛的,除聖靈以外,靈堥繭L別的事物‥‥‥這是真貧窮。有個「靈貧」才能隨聖靈的引導,而有自治;所以在千禧年國度堣~會操權治人。那最高是從最卑得來的。

       「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信徒在今世是背負十字架的,所以他們哀慟。世界的人以喜樂為有福;但是與世界反對的人怎能喜樂呢?世界是充滿罪惡的,在罪世堹鈳葝眭滿A必是隨流合污。信徒現在對於世界悲觀的,對於一個棄絕基督的世界是哀慟的;主怎樣為耶路撒冷哭,信徒也照樣為世界哭。世界是與神極端反對的,信徒是完全贊成神的,所以哀慟。他們要受著安慰,因為世界不是永遠這樣的;一日,主要再來,千禧年國度要立在地上,地要得著重生,那時不能再哀慟了;在無罪的世界媦~愁的,就是罪。

       「溫柔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甚麼叫作「溫柔」?「溫柔」就是「忍忍耐耐的接受不義的待遇」。雖然,按諸律法、公義,可以起訴;卻是甘心的受苦。雖有能力能夠報復,卻是無聲的接受非禮,不發一聲的對待惡語和恐嚇。這一語的意思,是有一班的信徒,是放棄他們合法的權利的。人家侵犯他們的自由,他們並不響聲,以保守他們的權利。他們並不報復人,他們將來要得著地土。

       溫柔人常是被人從他們的地土擠去。今世的地土多是金錢、勢力之所有;然而溫柔的人要得著地土。

       得地土是今世麼?不是,在來世──千禧年國度。今世他們都是受虧,無地上的喜樂、財富、和權勢,不能保他們所有的;強硬人才能守成他們的家業。千禧年國度的時候,這些人就要受地土了。現今的損失,就是他日的得著。你要得地土,切不可被地土得去。

       「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並不是說,義人是有福的,乃是「慕義」像飢渴的人是有福的。作門徒的雖然是不完全的,雖然尚有罪性的;但是迫切要得著義(信主後的行為上的義);這些人是有福的。盼望得著實際的成聖、得勝,因尋求的殷勤,好像飢渴一樣的熱切要飲食。他們有福了。

       「得飽足」,因為在今世「罪必不能掌權;管轄我們。」(羅六14另譯)這是一小部分的飽足。主再來時,信徒要得著復活的身體,永遠無罪,罪身不再與他們同在。到新天新地的時候,聖城將下降,惟有義者住在其中(彼後三13)。

       「憐恤人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蒙憐恤。」「憐恤」意是人侵犯我們的權利和自由,我們的能力,也能夠刑罰他們;但是我們因憐恤他們的緣故,寧可自己受損。人遇苦難時,善待他,也叫作憐恤。「憐恤」和「公義」是反對的。「公義」是只顧行律法,不顧人家的光景:「憐恤」寧可捨去律法上一己合法的權利,而為因施行律法,對人所要陷入可憐的光景著想。信徒是由神的憐恤得救;所以也當憐恤人。

       信徒將來要到基督的審判台前,那時,在世憐恤人的,主也要憐恤他(詩十八25);不是說,不憐恤人的在那日不得救,不過說,他要受主公義審判的責備;或者不得入千禧年國度操權。「願主憐憫阿尼色弗一家的人;因他屢次使我暢快,不以我的鎖鍊為恥,反倒在羅馬的時候,殷勤的找我,並且找著了。願主使他在那日得主的憐憫。他在以弗所怎樣多多的服事我,是你明明知道的。」(提後一16-18)[信徒不可作律師、知事、審判官、並海陸軍將領]。

       「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神。」「清心」不是清手;清手固然好,然須清心。清心比清生命更難。

       「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來十二14)信徒在台前的見祂,這是「審判」;因為清心的緣故,能夠見祂,這是「獎賞」。至高的神,祂的同在、祂的聖潔、祂的美德、祂的自己,被人看見,這真是喜樂之極。在國度的期間,恐有信徒因心不清,沒有這樣的獎賞。本章第二十七至二十八節:「你們聽見有話說:不可姦淫。只是我告訴你們:凡看見婦女就動淫念的,這人心堣w經與他犯姦淫了。」主說到「心」的問題。「你要保守你的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箴四23)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到處──教會、世界──都是紛爭;所以,信徒到處都可以作使人和睦的人。信徒不僅當使自己和平,而且當使人和平。唉!反對我們的人,也不知那樣的難,與他和睦!而更難的,就是使人也都彼此和睦!

       當神使世界太平的時候,千禧年就到了;在千禧年國度堙A他們要尊稱為「神的兒子」,信徒因聖靈的重生,已都成了神的兒子了。但是,這埵麻I分別:「稱為神的兒子」。意是接受特別的尊銜。人現在爭取好頭銜;然而在國度的時候,有一班的信徒必要特別的得著尊銜,就是至高的神所賜的(所以,信徒不應當作軍界中人)。

       「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這是指舊約為主作見證的人:「受逼迫」原文是「已受逼迫(過去)」。「義」是律法的根基,這些人為遵守神的命令的緣故,受了許多的苦難。天國是他們的獎賞。「你們要看見亞伯拉罕、以撒、雅各,和眾先知都在神的國堙A你們卻被趕到外面,在那堨痍n哀哭切齒了。從東、從西、從南、從北將有人來,在神的國塈亢u。」(路十三28-29)基督徒當不僅為義受逼迫,當為基督受苦,所以基督徒不當為義受逼迫,而只當為基督。

       「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獎賞」更好,因「賜」字有「白給」之意)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辱罵」:「因我為你的緣故受了辱罵滿面羞愧;‥‥‥辱罵你人的辱罵,都落在我身上。」(詩六十九7、9)「逼迫」:「行善受苦。」(彼前二20-21)

       「凡立志在基督耶穌媟q虔度日的,也要受逼迫。」(提後三12)這都是為愛我們的主的緣故。不特如此,還有壞話要來。口的辱罵、手的逼迫還是不夠,尚有關於名譽的事要到。信徒當為主的緣故,捨棄名譽。壞話不是真的,乃是「捏造」的;不僅一種,乃是「各樣」都有的。凡信徒願意與主一同受苦的,無怪謗聲要至,這是意中的事。名譽阿!還是討主喜悅呢?

       但是,這都是為主,就是為我們的愛主,為了我們捨棄一切的主。祂愛我們,我們愛祂;所以為祂受苦,也不覺苦,卻以為甜。注意!「你們若因犯罪受責打,能忍耐,有什麼可誇的呢﹖但你們若因行善受苦,能忍耐,這在神看是可喜愛的。」(彼前二20)因祂受苦才有福。人因主受的辱罵、逼迫、毀謗,多忿忿不平、或懊喪為聲、或憂愁傷心;然而主說:「你們應當歡喜快樂。」為主受苦是榮耀的、至高的、尊貴的、可喜樂的。當日使徒們受了人的辱罵(徒五28)、逼迫(徒五17-18、40)。

       然而聖經記說:「他們離開公會,心媗w喜;因被算是配為這名受辱。」(徒五41)有信心自然會喜樂。為主受苦,所以會喜樂;因為將來有國度的榮耀,所以喜樂。何故會喜樂呢?

       (1)因為在天上有獎賞。今日在地受苦,他日在天上有獎。這獎賞是在天上,他日必顯現出來。不特有獎;並且這獎賞「是大」的!今日怎樣在地上受苦,他日也照樣在天上受獎。「苦難」與「獎賞」是比例的。我們的主說,這獎賞是大的,則其大可知!實在是不可知,也不知有多大;不過主看作大,必定是大,罷了。

       (2)應當喜樂;因為眾先知,也受過這樣的逼迫。眾先知為義受逼迫,他們尚且靠主得著安慰;何況我們呢?他們將來要接受國度,何況我們呢?不要希奇,在這世上為主受苦的人,不僅你一人;從前有先知;現在尚有許多人同你一樣的受苦;不過你不知道罷了。信徒們應當知道,他們現在的業分,不是大、高、美、權、富、貴,現在他們的業分是和基督同受凌辱。基督現在尚是被人棄絕,教會中人也有許多賣祂的,現在尚未操權;我們豈可先作王麼?

       這一條道路,雖然卑微、孤寂、又窄、又長。但是,這條道路,就是往榮耀操權的道路;由此一步一步的走,就進入榮耀。現在我們知道萬事為主,體貼祂的心,作祂的工,受祂的苦,受祂的辱。雖然甚苦,但是「現在的苦楚,若比起將來要顯於我們的榮耀,就不足介意了。」(羅八18)

一九二四年十月《復興報》社福州 《靈光報》

 

靈巧與馴良

       「靈巧」並非「詐虞」,更非「奸詭」。「靈巧」乃是神所賜智慧,所給我們的感覺。「靈巧」並非「欺騙」,「靈巧」乃是完全誠實而又有智慧,不至受神所未叫我們受的虧。主耶穌在世的生命,無處不表其靈巧,然而,主卻沒有詭詐。不回答權柄的來源、分別該撒與神所當得的供物等等,不過是其明顯的而已。諸如此類的尚多。後來保羅在審判時自稱為「法利賽人」,就是他的「靈巧」。

       「馴良」乃是不為自己合法的權利而爭。

       「馴良」乃是願意受虧,不特在大事上,就是在瑣碎的小事,也願意忍受損失。

       「馴良」就是無害於人,不特在無事時,就是當受人迫害,有力足以報復時,也是不肯傷人。

       「馴良」就是柔順的性情,在信徒的行為和態度上發表出來。

       「馴良」的人,決不會令人望之生畏。

       「馴良」就是和順、柔軟。

       主耶穌說:「我差你們去,如同羊進入狼群,所以,你們要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太十16)的話,是常為人所誤會的。未重生的教師常要以為「靈巧」意思,就是「狡猾」,他們是這樣想,但他們並不這樣說。他們的誤會固不足為奇,因為他們尚未看見生命。他們以為他們施行種種欺詐的手段,尚是遵行基督的教訓呢!他們可以很慈愛的說,可惜,多少的信徒也墜入這個錯誤。

       當我們謹慎讀過我們主的話時,我們就要得見,信徒乃是羊,不過在作工時,應當具蛇的靈巧,和鴿子的馴良而已。信徒固當靈巧,然而卻不可失去馴良。靈巧固要,馴良亦不可少。我們的主就是怕人偏重靈巧,所以,祂就將馴良的教訓,緊接在底下。我們知道羊的溫柔,然而,主說了羊,又說了鴿子,以與蛇對峙。這就足以表明主的意思了。

       「蛇化」的基督徒,太多了。我們教訓人應當像蛇。我們以為基督徒,好像是已經太愚笨了,在許多事上已經太喫虧了;我們就教訓以為他們應當靈巧‥‥‥其實,我們意思是說「狡猾」‥‥‥像蛇。類似的教訓,車載斗量,隨處可聽。我們以為信徒缺乏靈巧,我們願意我們自己和他們都更靈巧。為甚麼呢?

       我們豈非已太「靈巧」了麼?我們豈非已經太有屬世的智慧以與人周旋麼?我們所缺乏的,豈非「馴良」過於「靈巧」麼?蛇化的信徒已經太多了,像鴿子的信徒幾乎不見。為甚麼我們不注重作鴿子過於作蛇呢?為甚麼不寧勸人馴良,而勸人「靈巧」呢?然而,我們的錯誤,尚不止此;我們以「靈巧」誤為狡猾。我們勸人狡猾,我們以為這就是勸人遵守主耶穌的教訓。蛇原是「狡猾」(創三1)的;然而,主並不叫我們效法牠這個;主叫我們靈巧,主未嘗叫我們狡猾。

       一個偏枯的教訓,就是敗壞這教訓的原意。凡提起「蛇」、「鴿」的,我們未曾看見人二者並重,也未曾看見人注重鴿子,總是蛇的靈巧邀人的歡迎。這真是聖徒所缺乏的麼?實在,信徒缺乏馴良遠於靈巧;有的早已靈巧有餘而馴良不足了!現在是我們應當推翻我們前此錯的注重。

       「靈巧」原當有「節制」;若失之太過,就流於詭詐。「靈巧」與「誠實」是相行不悖的。一日覺得要靈巧就當不誠實者,則此靈巧已非靈巧了。多少的基督徒,所謂的「靈巧」,其實乃是完全的「欺騙」呢!主祝福埃及的產婆,並非因其欺騙‥‥‥即今人的靈巧;乃是因其敬畏神。靈巧的信徒叫人受虧,馴良的信徒也自己受虧。與其令人受虧而靈巧,何如自己受虧而馴良呢?

       實在說來,信徒缺乏靈巧的,其數甚多!自命自詡為靈巧的,實有神的智慧以應付的事麼?恐怕許多不過是利用屬世的智慧和詭詐的手段,以掩蓋世人好為自謀,不願倚靠神的惡行。靈巧實在是狡詐的美名而已。真有靈巧像主耶穌的,恐怕尚無其人呢!

       「馴良」的代價,大呢!「馴良」並非一時造作的態度,乃是從我們重生的天性堙A所天然發出的表現。因為我們得著在基督堶悸甄袉悼糽R,我們就自然而然的發出馴良的態度來,我們知道世界不是我家,此間的損失,並非真損失;我們的命定道路,乃是受苦;我們不過是在此世寄居作客的;這些思想叫我們歡喜迎接人的苦待,毫無怨懟,完全馴良。然而,肉身對此是何等的難當呢?勝過肉身的人,就不以此為畏途。

       總之,羊的生命乃是我們平常的生命。至於我們遇狼時,則當靈巧如蛇(不僅如此,並且尚當),馴良如鴿。「靈巧」和「馴良」是同時相濟的。「武力」和「怒氣」並非馴良;所以,不能藉口靈巧,而用武力和怒氣。主雖叫我們靈巧,然而主叫我們同時也當馴良。無論在何種的光景中,我們總是羊,斷不可失去羊的性質。

一九二四年《靈光報》

 

附篇

一談作詩歌

       去年倪柝聲寫了一篇「一談作詩歌」,登在《靈光報》第二十冊,那時我讀了既表同情,又生出不少感想。我同一位懂得音樂,長詩歌的朋友說:倪柝聲這一篇只談到詩歌的音韻方面,還有節奏、繙譯、意旨、辭句也都有連帶的關係,盼望有人也寫出一篇來,以補此篇之不足,豈不更好。這盼望到今天都末見事實,在我心堙A總似有美中不足的餘憾!

       基督徒所唱的詩歌,是一種例外的作品。但在我國所通行的詩歌,譯品居多,自己的作品,卻是很少。果真出於靈惑而寫的,譯得好,仍是非常的感動人,並不因為是繙譯的,就失去它的感力。不過詩歌重在歌唱,當然詞與譜,有密切的關係。若是詞與譜的節奏不和諧,唱起來,就一點不能使人得著它的意味,唱很拗口,聽著又不成話。

       詩歌是一種情緒的文學,在靈界方面,它的作用,真是使人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神與人,人與神的關係、靈交,都可在詩歌堛簉耤C若是繙譯的話,或是自己寫的詩,原意雖然極佳,而在文字上所表顯的,是一種外國文法,或是枯澀的生辭、或是俗鄙的俚句、或是勉強湊成的,既不能抒達情意,又不能造就別人,有甚麼益處?

       因詞製譜,那是再好沒有了,只是中國信徒中,少有這樣的人才。曾寫詩歌的,不一定懂樂譜;懂樂譜的,又不多能寫詩歌;大多數是按譜作辭,自然不免有遷就受拘束的地方。我是一樣也不懂──簡直的是外行,那奡掃竻@詩歌的話。不過我平日跟隨眾信徒唱詩的時候,有幾點是使我忽然中止了唱詩,心婸﹛G這樣唱起來,不成一句話;這一段,怎麼下文不接上文;這繙譯,在中文說不過去;這句話,與靈道不合。現在我舉出例來,盼望譯詩寫詩的信徒,加以審度。

       詞意均佳而節奏不和諧的,簡直唱不出意思來。例如:《頌主詩》第一五一首,在《復興佈道詩》三十九首,繙譯的詞意,都比《頌主詩》好得多,但唱起來卻遠不及《頌主詩》的詞句好唱,這就是節奏的關係。這首詩的第一節第一句是「耶穌眾門徒,有穩當的根基。」分析起來,有「耶穌──眾門徒──有穩當──的──根基」幾節,與譜子上的節奏正合,所以唱起來既容易,又使人一聽就懂。他的第四節第一句是「你雖受大試煉,由火婺g行。」按詞的分析是「你雖受──大試煉──由火堞w─經行」的幾節,合起譜來一,唱,就變成了「你雖──受大試──煉由火──婺g行」,這成甚麼話?

      《復興詩》第六十六首第一節第二句「扔在獅子洞內不傷」。分析起來是「扔在──獅子洞──內──不傷」,一唱就變成「扔在──獅子──洞內──不傷」了。

       《奮興佈道詩》三十九首第六節第五句是「尼尼微城,幸有約拿來」。分析起來是「尼尼微城──幸有──約拿──來」。唱時變成「尼尼──微城──幸有──約拿──來」了。類乎此點的很多,我不過在繙譯的及創作的當中,略舉一二罷了。

       我國原有的些詩歌譜調,古的太古、俗的太俗。如同老八板,梅花三弄這一類的譜調,用他作幾首醒世勸人的歌曲還可以,若在敬拜神的聚會中,祈禱宣道的時候,還是以莊重和雅的為宜。

       上下文是很有關係的,若不留意,能將正面的意思,變為反面的意思,或者一點不聯屬。例如《頌主詩》第二百首第四節:「救主恩惠無罷休,足可赦我眾罪愆,但望多得如川流,心能清潔守也然。」這「心能清潔守也然」,與上文如何聯屬?又是如何解法?

       有的詩在原文佳極,直譯出來,雖不失本意,卻不能在中文上使人得著它堶悸熔`意,如同:「Jesus is All the World to Me」,這句話,《復興佈道詩》譯作「耶穌是全世界於我」,可說是按字面直譯的,一點不失英文的意思,但在我這不懂英文,又不長中文的人唱起來,總得不著很深的觀感,所以《靈光報》轉載這首詩的時候,就改為「我視耶穌舉世莫如」,似乎是明顯雄慨些;但有的信徒說:還是「耶穌是全世界於我」好,我的心仍不謂然,

       《復興佈道詩》第十一首第一節第一二句,初版是「奉主耶穌全能尊名,當跪在恩座前,」這節詩在英文堶情A「當」是緊要的字。繙譯的人,想不失原意,但譯出來的,在文法上有些說不過去,所以第二版就譯作「奉主耶穌全能尊名,當跪在恩座前,」如此,雖然未能將原文的神氣傳出來,但在中文方面,卻是文從字順了,

       在《頌主詩》第六十七、六十九兩首,許多意思很好,只是「祈求聖靈下來」,「懇求聖靈自天降臨」,這些話,我不願唱,因為主耶穌升天後,聖靈早已由天而降,為甚麼還聖靈自天降臨呢?

       《頌主詩》第三八四首,是教會施行洗禮時很通行的一首詩,可惜辭句有不免俗處,只有一二節還好,《頌主詩》第一四四首「氣斷身亡主必接你」,這「氣斷身亡」一語,似乎有些俚俗,有損詩歌的風味。

       前面所說的種種,並不是敢吹毛求疵,來批評別人的不是;乃是就著平日經歷,說幾句老實話,對不起,很願意有專門知識的學者來指正,末了的話:(1)詩歌的節奏,必須與樂譜和諧,(2)繙譯要注意清晰明白,使人一唱即能會意,與其直譯不能暢達,不如譯意使人得益,(3)意旨貴在有真靈歷,真合乎聖經的教訓,(4)辭句宜蘊蓄而達情,雖俗不傷雅。

       基督徒聚會或佈道,唱詩有特別的效力,我巴不得許多富有靈歷,長於文學,兼擅音樂的信徒,在詩歌的事上作一番工夫,縱然一個人不能兼數長,很可以彼此幫助生命,各盡所長,合作起來,使我們所唱的詩歌,能顯出一種特色,真是可以唱出神的救恩,真是可以感動人的心阿!

一九二五年十二月《靈光報》李淵如


交通

領奮興會之要點

       一.奮興會前的準備,當在三、四禮拜前,懇切求聖靈預備人心自覺缺欠,尤覺萬不可少的一位救主。「預備主的道,修直祂的路。」(可一3)

       二.聚會之時日不必預先決定,當在聚會時隨神自己的指示為定。

       三.在奮興會之時,當將平日的事情、工作情願暫為罷休,始能承受神所賜的恩典。因神為我們情願捨棄其獨生子,我們也當情願盡力用功,即能領受從上頭來的能力。「你們要在城媯平唌A直到你們領受從上頭來的能力。」(路二十四49)因我們的光陰、時間,非我們所有的,乃是神所賜的,理當聽憑神指示我們聚會的時日。

       四.凡管理神羊群者,不獨打算信徒得奮興,也當留意自己的缺欠。如自己領受而不先被奮興,即在別人身上也不能多得效果。

       五.凡在教會為領袖者,或有缺欠、或有過端,如蒙神激勵引導時,也當用謙卑的心向人、或信徒面前趁機明認己過。

       六.凡為教會領袖,切不可以情面為辭,總當誠實說明人皆有罪,此是聖靈在人心中所作第一步的工作。「祂既來了,就要叫世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約十六8)

       七.要帶領人直接歸服認識基督,切不可只有認識教會領袖,因為教會領袖不過是基督所差者。「我若從地上被舉起來,就要吸引萬人來歸我。」(約十二32)

       八.最要緊的,是要將榮耀歸與我們主耶穌基督,亦為聖靈唯一的工作。「祂要榮耀我。」(約十六14)

       聚會不過奮興之開端,奮興禮拜猶如撒種,日後之結實收成之厚薄,專在教牧師培養的工作而成之。

       教導神羊群的領袖自己,應當以恆心修養,每日之「飲食」,即神的「聖經」。「你要謹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訓,要在這些事上恆心;因為這樣行,又能救自己,又能救聽你的人。」(提前四16)

       凡被奮興的人,當切實叮囑要常進步,每日的長進,靠聖靈的感動除去肉體之惡行。

       「你們若順從肉體活著必要死;若靠著聖靈治死身體的惡行必要活著。」(羅八13)

       「這樣,你們向罪也當看自己是死的;向神在基督耶穌堙A卻當看自己是活的。」(羅六11)

       「因為知道我們的舊人,和祂物釘十字架,使罪身滅絕。」(羅六6)

       總結:凡為領袖者不憑暫時外面之形狀為定評,當求聖靈所賜的知識辯明人心真正復興之實在,要常提醒人用相信接受基督在心中居住。「使基督因信住在你們心堙C」(弗三17) (余慈度)

一九二六年 余慈度《靈光報》

 

靈歷隨筆

體貼肉體的就是死

       常聽見信徒在那媢蠔薵獄﹛G「唉!我為甚麼如此失敗、如此軟弱?我的肉體為甚麼是如此的敗壞、如此的沒有良善?」這個就是「體貼肉體」。但是甚麼時候我們「體貼肉體」,甚麼時候就要死。「體貼肉體」不是說吃得美味一點、穿得華麗一點、住得舒服一點。因為「體貼肉體」的意思,就是你在那堨i憐你的肉體,注重你自己,想種種方法要改良你的肉體;你為著這個敗壞不堪毫無良善,只有罪惡的肉體難過;你以為你的肉體不會如此敗壞,這個就是「體貼肉體」了。體貼肉體就是死。

       但請你記得:「原來體貼肉體的,就是與神為仇。」為甚麼呢?因為「體貼肉體」就是不贊同神向你肉體的估價--十字架。你以為你那毫無良善的肉體釘在十字架上有點冤屈似的。你可憐牠,你反對神的「殘忍」,你推翻十字架的工作,所以你該死。不體貼肉體,就是不注重牠、不可憐牠;不為你的失敗而希奇;不為著你的肉體無良善而難過;你向你的肉體多說幾聲該死,你讚美神十字架的估價。這樣,你就有生命、就有平安。所以凡為著自己的軟弱而難過的,就是體貼肉體;凡誇自己的軟弱,就不是體貼肉體了。

《復刊基督徒報》第十一-十二期 李淵如

 

在血跡的路上

       心可痛,腹可枯,迷路的小羊不可不看顧。舊的傷痕尚未癒,新的傷痕又來了。但是眼睛望看加略的路,怎敢不揮淚前進?走這條道路的,誰都知道艱難崎嶇!但是途上已滿了先聖的足蹟,點綴看血和淚。鼓勵阿!前進,何必等到那欲進無由時(路十三:24)?現在四圍雖都失敗,黑暗勢更甚,環境此前惡劣,神也似遠離,但是謝謝主,藉著一線光明的信心,已足使我按步前行了。(俞成華)


× × × ×


       有的人常問說,聖經沒有禁止人吸煙,也沒有禁止人看戲,那麼有甚麼不可呢?因為基督徒是在場上賽跑的人(腓三14),你想擔著一個擔子的人來賽跑,能不能得獎賞呢?所以應當放下各樣的重擔和纏累的罪(來十二1)。至於去看戲或到別處去,只要基督也能和你同去的,你就只管去好了。不然你就不能常住在基督堣F(約十五4)。(俞成華)

       弟兄們!你曾否想過你是基督的一部分呢?基督身體的組成是缺不了你的呢?假若你是基督身上的一個小指,如果基督缺少了你,豈不成了殘廢麼?我告訴你,這是不可能的,神必定負責完成這寶貝的身體,既然如此,你為甚麼還疑惑神不肯將祂的最好給你呢?哦!當知道神替你所預備的,是極其尊貴豐富榮耀的阿!(俞成華)


× × × ×


       問:『……。耶和華因以色列人受的苦難,就心(原文魂)中擔憂。』(士十16)

       答:我們知道神是靈(約四24),這是定規的。但在另一面,我們也看見神有魂(自我)的表現。例如:『魂中擔憂』(士十16);『免得我魂與你生疏』(耶六8);『我的魂豈不報復』(耶九9);『我魂堳賵c』(賽四8)等等。(俞成華)


× × × ×


       『祂把自己交託耶和華,耶和華可以救祂罷;耶和華既喜悅祂,可以搭救祂罷。』(詩二十二8)

       我們知道這一節聖經是應驗在馬太福音第二十七章43節:「祂倚靠神,神若喜悅祂,現在可以救祂;因為祂曾說:『我是神的兒子。』」這羞辱不僅落在被釘十字架的主的身上,也是落在主所倚靠的神身上。一個全心愛神的人,對於自己的榮辱生死是小事,但是對於神的榮耀是大事。但是主竟然肯將神的榮耀也放在一邊,就必定有更深的東西在堶情C這就是主未到十字架之先,已經有了異象,祂必須向耶路撒冷去,成功神所定的救贖。去經歷比表面更深的十字架,就是將神的榮耀也摔在一邊,來成功神的旨意,叫神得更大的榮耀。(俞成華)


× × × ×


       有一位眼科大夫,有一天遇見了一位患白濁眼的病人。大夫看了之後,就很誠懇地勸他說: 『這病非常危險,你必須住在敝院打針洗滌,不然,雙目必定不見。』病人心堣@點不信,只說 :『大夫,請你替我上一點兒藥就好了,我想不要緊,我也沒有錢住院。』大夫再用極誠摯的態度對他說:『你生病少,我看病多,你千萬不要回去,要住在院堙C若是沒有錢,我替你想辦法給你免費,你的眼若不早治,必定要瞎。』病人終於不信,用不少別的話來推辭。結果回去了。過了兩個多月又來了。可是雙目已經完全不見。這時候,他再三求大夫想想法子,但是大夫說:『你第一次來的時候,我有辦法,現在沒有辦法了。』

       親愛的讀者,你是否信耶穌得永生呢?如果沒有,請你現在相信罷。因為現在是拯救的日子,是神勸你信祂兒子耶穌的時候。若再遲延,失去了現在的機會,將來時候一過,神也沒有辦法了。因為神不能不公義阿!(俞成華)

× × × ×

       有人以為信徒堶惘陸玨`屬靈經歷的時候,就要發出狂歡大喜、非常的興奮、特殊的感覺,豈知不然;那被信心管理而活的人,在堶惘陶怬馴的安靜,是甚麼都不能搖動他的。因為有了這一種安靜的緣故,就能清清楚楚地將基督的形像反映出來,好像平靜的湖面,在他的堶扈鈳抪ХT地將四圍及上面各樣事物的影子映照出來一樣。還有因著在神堶惘酗F滿足的信心,毫無私己的傾向和私己的阻力的緣故,一切恩典的印像就要很容易地進入在他堶情C(俞成華/譯)

 

讀者與編者

親愛的編輯先生:

       本人近兩年無意中在官塘閱覽室及種籽書室 (旺角)取得《拾珍季刊》,手上只有四本,第十九至二十二期,閱讀了其中幾篇,心感有莫大幫助,可惜少了共十八期參考,仍望未來日子可以繼續閱讀,未知貴編輯室可否寄來兩本,使本人及在台灣高雄的妹妹,有機會參看前人的屬靈寶藏。在末世的時代,有一份屬靈刊物來參看,實不容易。看到貴社默默耕耘地工作,本人內心惟有默默地禱告,求主使貴刊繼續得蒙恩主庇祐,在末世作明光照耀,喚醒信徒沉睡的靈命,激起初信者對靈命的追求,及甦醒未信者的靈魂。
除了《拾珍季刊》(第二十三期)兩本外,可否寄來 「拾珍交通(1)《身體的侍奉》何曉東著」一本。

29.3.1993 主內歐XX (香港)

 

拾珍編輯部弟兄姊妹安好:

       轉瞬就收到您們的回信及所需的季刊,在此特要致謝您們在主堛熙珥W,深信主必紀念。很多事情在人是不能,但在神凡事都能作,在末世時代,神兒女們所需要的,是屬天生命的餵養;而《拾珍季刊》正好像是春雨一樣,滋養久經乾旱的心田。

       我惟願拾珍出版社能在主大能膀臂下,繼續逆水行舟,排除萬難,在主的恩典下努力前進,以致榮耀歸主名。

       最後,我付上少少奉獻,望主能使用此點微力;使更多人得到屬天靈糧的餵養。願主祝福您們。

14.4.1993 主內歐XX (香港)

拾珍出版社主內平安:

       我是一名基督徒,受洗後不久就覺得基督徒難做而遠離主,在逃學跌倒的日子中,幸得主的大愛,又把我牽引回主祂的家中。我雖用百般藉口逃避,但父還是賜給我最好的──一兒一女,與個幸福的家。

       在靈命的成長上,我的根基很淺,因看環境的關係,我又少與肢體往來,自己封閉在一角而不知如何突破,惟有不斷地禱告、讀經,再來便是看書,及一些基督徒的刊物。我的先生不信,現在我又在基督徒生活中摸索,每有感動,又不能與人分享共鳴,很怕自己又掉入錯誤的腳步中。今天我看了貴刊的1990年春第11期《季刊》卷四「如何知道神的旨意」,如臨甘泉,正是目前我的靈命成長中最需要指正的部分,因此更覺得多讀信息的重要,多方的研討、默想,續不致使我又走錯路。人生還長,我不想就在主堹禫穔M不知所活的混過。

       所以想請貴社能寄些叢書、手冊,隨便甚麼都好,或是福音單張,舊的、過期的,隨便都好,幫助我更認識我的信仰,及教導我如何能在主埵角@新人,好作為我先生面前的榜樣,領他也信主。

       我深切的禱告願主看顧所需的。

       非常的謝謝你們,我不知道該如何說,「謝謝」!

       以馬內利!

6.1993姊妹施李XX敬上 (美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