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記

陶恕小傳(Aiden Wilson Tozer 1897-1963)

前言

       「祂賞賜那尋求祂的人。」(來十一6)

       施浸約翰成為主耶穌的先鋒,為祂預備道路。陶恕弟兄亦是在歷史上荒涼期間被神興起的先知之一。他因著有一顆單純渴慕神的心,得以聽見神隱祕的聲音,並看見祂的榮面。這個深刻的屬靈經歷,使他有權柄和勇氣,在這邪惡墮落的世代,單獨地為神站立,一生忠心地事奉神。他拒絕一切的理學、傳統知識,只謹慎地以聖經中神純正完全的話為憑倚;他不倚靠任何力量,只倚靠聖靈的能力。

       在他一生中,他熱切地與神相交,在聖靈的引導下來解釋神的話語和旨意。由於他清心的追求,神給他發現了不少隱藏的真理。在他的信息中,為了維護純正的真理,往往直接地指出許多這世代的不義與摻雜,而成為這二十世紀的「憤怒的先知」。
但在這荒涼的世代,他那充滿了對神渴慕的信息,正供應了不少屬靈飢渴的聖徒,使他們得以飲於活水的泉源。


童年的生活

       一八九七年四月二十一日,陶恕(Aiden Wilson Tozer l897-1963)出生於拉候賽(La Jose),即現在美國賓州的紐堡。在六兄弟姊妹中,他排行第三。父親名叫雅各,祖父吉柏特是英國人,十九世紀中葉遷居美國。陶恕的家鄉,是多石多山的地域,所以他從小就看見那堛漱H們,在古老的帳棚婸E會。沒想到他長大以後,也曾多年在這種帳棚聚會中傳道。

       年幼的陶恕是個聰明伶俐,專愛搗亂的孩子,但卻有著一顆溫柔善良的心,曉得愛護嬰孩和小動物。

       有一次,家媥i了一隻營養不良的豬,陶恕就用奶瓶餵牠喫奶,把牠養大。還有一次,他發現了一隻生下不久,有三個耳朵的畸型小羊,因被母羊冷落,於是常把牠摟在懷堙C結果這小豬、小羊都成了他家堛疑d物。

       陶恕童年時,只是一個普通的孩子,看不見他日後的高超品德。他常因小事與鄰居孩子們吵架,惹父母生氣。

       一天,陶恕和妹妹爬上一棵蘋果樹,在樹枝上蕩來蕩去,隨口唱著兒童詩歌:「在天堂可有地方,為像我這樣的小孩子呢?」一個精明的鄰婦,就馬上從草叢中插嘴說:「若你想上天堂,就得先改好你的行為!」由此就可以看見,他的童年是如何頑皮的了。

       還不到十歲,他的大哥就到亞克朗(Akron)的橡膠公司工作。陶恕只好負起成人的責任,留在農場上工作,如撒種、栽種等。

       農場的工作歷時未久,悲劇就突然發生了。一場大火把他的家園燒的清光。起火的原因是一個老婆婆把木屑扔在炭堆上,火焰冒出煙囪,燒著了木頭蓋的屋頂,加上乾燥的氣候和強風,火勢很快的蔓延開了;然而饞十歲大的陶恕,早有了準備。他一把拖起弟妹,就往安全的樹林中逃避。原來他早已夢見火災,並曾告訴家人,若夢境成真,他將如何行動。

       大火過後,陶恕一家在舊地重建家園,在那堣S住了五年多。一九一二年,他們舉家遷往亞克朗與長兄會合;陶恕與父親和妹妹都加入長兄的公司作事。

       以今天的標準來看,陶恕的教育程度實在低淺,他只讀過初中。此外,在他的農莊生活堙A也只能利用主日,來閱讀他僅有的幾本書。他沒有甚麼音樂天份,所以很慷慨地,把一個免費學琴的機會讓給他妹妹。

       到了十五歲時,他的藝術才華開始顯露。他參加了卡通繪畫班,並大有表現,他的素描充分表露了他敏銳的才智。不過得救以後,他對這些東西,就再也不感興趣了。

       在亞克朗,陶恕一家饞有機會首次參加教會聚會。陶恕亦開始陪同弟妹上主日學,但他真正得救,卻是以後的事。


得救與追求

       一九一五年,他十八歲生日快到時,陶恕得救了,那經歷就像當日保羅往大馬色的途中遇見主一樣。當時他身在鬧市的街角,與一位年長的露天傳道人一起。那人所說的話中肯有力;他說:「你若不知道怎樣可以得救,只要呼喊神,說:「主阿!憐憫我這個罪人!」於是陶恕回到家堙A躲在閣樓上,內心開始掙扎,與神接觸、摔跤。

       結果,他從房間出來時,已是個新造的人了。跟著他在亞克朗的恩典循道會聚會,然後在弟兄會堥浸。他重生得救的過程似乎是一瞬間,其實在這以前,神已作了相當長久的預備;如藉著他的祖母瑪嘉烈,經常向孫兒們講述神,也藉著各樣的環境翻鬆土壤,把生命的種子撒到他堶情C

       得救後,聖靈的工作改變了他的生命。他的心竅開啟了,並且主所給的恩賜也逐漸在他身上顯露,家人和朋友都能看出他的改變。不過這只是他屬靈旅程的開端,要走的路還長遠呢!他的性格需要經過主的磨煉,恩典與知識還需要不斷增長。聖靈的果子成熟,必須待以時日。漸漸,他年輕時憤世嫉俗的態度除掉了,對主信心日堅。以前專好爭吵辯論,現在也變得比較仁慈體貼了。

       陶恕一得救便為主作見證,跟弟兄姊妹一同在街上傳福音,又召開禱告聚會。起初他只憑一股火熱,不等候聖靈感動,就跑去挨家挨戶按門鈴,邀請人到他家婸E會。

       在他的屬靈道路上,惟一失足的經歷是有一次,他忽然丟下家庭和工作,跟隨一個童年的密友,乘小艇沿著俄亥俄河漫無目的地順流而下,一心要去闖世界。不料半途船翻了,兩人可幸無恙,但一切財物盡失;結果他滿臉羞慚地回亞克朗老家去。這次教訓,使他日後更能幫助那些軟弱退後的信徒。而另一面,經過這些事後,他對主反而恆切追求,信心日益增長,在靈程路上突飛猛進;正如詩篇所說的:「祂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十八33)


密室的禱告

       陶恕初得救時,雖然靈命尚淺,卻已深知內室生活的重要。他經常把自己分別出來,找個清靜的地方來讀經、禱告和與神有親密的交通。由於家中缺乏地方,他便在地窖中自闢密室。每次,當他的妹妹艾西下樓取東西時,若聽見哥哥的禱告聲音,便趕快迴避,因為她知道哥哥正在與神摔跤。陶恕很早便開始了禱告的生活,他時常隨身攜帶一本禱告簿,內中記下為自己或別人禱告的事項。這些的禱告,大都是與屬靈生命有關的。

       以下是一個被稱為基督見證人的禱告;是他按立為牧師那一天,對神傾吐的心聲。長老和牧師為他接手禱告後,他退到密室,安靜地與神交通。

       他禱告:「主阿我神!我聽見你的聲音,也懼怕你的囑咐;在這最危急的時候,你竟將莫大繁重的工作託付我;我深信你將會搖撼萬族、地上和天上。主阿!求你恩待我,使我得稱為你的僕人。除了像亞倫一般被神呼召的人以外,從來沒有人得過這稱號。你吩咐我向那些緊閉心門,頑梗背逆的人講解你的信息;但是主阿!他們既拒絕你,那媮椌眻筍搷琚A我只不過是你的僕人。

       我的神阿!我不再浪費時間,為我的懦弱悲痛和推卻工作;因為責任不在我,而是負在你的肩頭。你曾說:「我認識你、我差遣你、我潔淨你。」你又說:「你要走遍我差遣你去的地方,我要你說甚麼,你應直說不諱。」我是誰?怎配與神辯論,又質疑神的至高權柄呢?一切的成就與決定是在乎主,並不在我。所以主阿!依照著你的旨意行吧,不要成就我的心意。

       先知和使徒所傳講的神阿!我知道只要我榮耀你,你便榮耀我。求你幫助我許下這神聖的誓約,在將來的工作上,無論得與失、生或死,凡事都要歸榮耀給你;並堅守此聖約,直到生命的盡頭。

       神阿!這是你作工的時候;仇敵已進入羊欄,小羊已受侵襲和分散。但許多的牧羊人,卻忽視羊兒所遇到的危險,只是對環繞羊群的諸般危險訕笑。羊群被這些雇工欺騙,還忠心耿耿跟隨他們,一步一步與財狼相近,隨著被宰殺消滅。我懇切地祈求你,賜給我明亮的眼睛,洞察仇敵的所在;加給我聰明智慧,分辨信徒的真偽。使我更有勇氣,忠實見證所看見的異象,又求你賜給我有你的聲音,讓軟弱的羊兒,也認識這聲音來跟隨你。

       我主基督!求你使我靈命豐盛,將你的恩手加在我身上,用新約使者應得的油膏抹我,免我徒說聖事,卻沒有救人靈魂的力量。求你幫助我,叫我不要變成文士,忘記你的呼召。求你叫我不要仿效現代牧師一般的虛偽,救我脫離甘心妥協,假冒為善和視傳福音為職業的危險。使我不要從教會的大小、教友的多寡、每年奉獻的數目判斷教會的好壞。題醒我不可忘記自己是神的使者,不是道德的提倡者,更非宗教的經營家;讓我成為基督的奴僕。救我靈魂脫離屬世物質的慾望,叫我不要渴望成為眾人羨慕的對象,也免我被世事所縛束,在屋堮{然浪費光陰。

       神阿!求你管教我,當我與那天空的掌權者,和黑暗世界的惡魔角力時,求你驅我到安靜的一隅去禱告。不要讓我沉迷口腹之慾;教導我如何儆醒,成為耶穌基督的精兵。

       在我生命的路程上,我願意選擇困苦而工資少的事奉。我永不苟安,乃要學習忘記一切能減輕工作的方法,如別人找尋平坦小徑,我會毫不猜疑揀選十架窄路;我雖預知有許多難處,但我會默然不語地接受。若這些困阻是從你的聖民而來,也是你賜給我的恩典;求你幫助我抵擋不止息的攔阻,教導我利用所遇見的難處,使我不會傷害我的靈性,和減少我從上頭來的力量。若你允許別人稱揚我,讓我不忘記,我本不配得稱讚。倘若他們像我自己一樣深入了解我,必收回他們對我的尊敬,轉而崇敬那些值得敬仰的人。

       宇宙萬物的主阿!我把以後的日子,都奉獻給你用。無論時日是多是少,隨主旨意安排。讓我不在尊貴人前屈膝,倒願服事那些低微貧苦的人。這不是我所揀選,我也不願意改變你所定下的計劃。我只是你的僕人,一切順服你的吩咐,你的命令在我看來,比世上的福分、地位、功名更為美好,我願為你撇下世界或天上的一切。

       雖然我被神呼召揀選,願我永不忘記我只是出於塵土,具有人罪惡本性和害人的私慾。所以我懇求救主,救我脫離自己罪惡的捆綁,求聖靈和你的能力充滿我,使我披戴從神而來的能力,到處述說主的公義,盡力傳揚神的慈愛。

       親愛的主阿!當我年老無力,或太疲乏不能繼續工作時,求你為我在天上預備地方,讓我加入眾聖徒的行列,活在永遠的榮耀堙C阿們!」

       他的禱告影響他的講道頗深。他不僅對人講禱告,其實他每一篇信息實際就是他禱告所產生的結果。他經常平臥在地上禱告;先用一張紙鋪在地面,使地氈的塵埃不至沾到臉上,然後鄭重地謙卑俯伏,仰望三一神的榮美。在這樣的敬拜、仰望中,神自己就向他顯現啟示。

       陶恕深覺基督徒的生命,就是禱告的生命。我們的禱告與生活必須平衡,整體來看,我們有多高的生活,就應當產生多高的禱告。在急難中的呼求,就像太平門,只是供給人臨時脫離苦難,並不能代替正常的禱告生活;反之,這類禱告是不正常的,只是一時的屬靈行為。水不能高過本來的水平,照樣,一個基督徒也不能以突然、間歇性的努力,來提高本身屬靈生命的水準。果子的產生,完全根據樹的生命的情形。

       看見了禱告的重要後,陶恕每作一件事,都謙卑的帶到神面前,作長久的禱告與尋求。他的許多著作都是長時間禱告和默想的成果。他的著作絕不是頭腦的神學,而是內在深處生發對神的渴慕。《渴慕神》(The Pursuit of God)這本書是他長期跪在神面前禱告中完成的;所以這書蘊藏了無比的力量和祝福。


屬靈的爭戰

       一九一八年的四月二十六日,就是陶恕二十一歲生日過後的第五天,他與愛達西莉亞福茲結婚,婚後生有七個子女。陶恕的岳母是個敬畏神的虔誠婦人,她一直禱告,求神為她的女兒預備一位信主的丈夫;神果然聽了她的禱告。以後,陶恕在屬靈追求上得他岳母很大的幫助。她鼓勵他過一個殷勤的生活,又把自己的屬靈書籍借給他閱讀。

       陶恕深信救恩是臨及全家的,因此很快地便帶領他的父母與兩個姊姊信主。婚後的第一個夏天,他與小舅在西維珍利亞學校媔}福音佈道會。接著他應徵加入美國陸軍,在部隊服役直至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

       此後,他屬靈的爭戰期開始了。當時,維珍利亞教區的監督舒曼博士發現了他的恩賜,雖然陶恕未曾受過任何聖經學院的訓練,但仍被按立為當地宣道會的牧師;時為一九一九年二月。

       陶恕年輕時,即害羞又沉默寡言,家埵釩人來時,他不是逃到屋外,就是躲進廚房去,若是可能的話,他便獨個兒喫飯。雖然他是如此內向,但在公開的職事上,卻是靈堣齞騿F基督的愛除去了他的畏縮。但是在他的生命堙A他都是獨自往前的,為著與主交通,他甚至要遠離家人和好友。

       這種生活對陶恕的家人而言,自然不太好受。實際上,他就像個結了婚的修士一般。他沒有汽車、地產,也不要銀行戶口,任何能叫他發財的機會,他都不屑一顧,有時甚至拒絕加薪。當他出外傳道時,他的妻兒便不能與他共享天倫之樂;他完全接受主在路加福音十四章二十六節所要求的:「人到我這堥荂A若不愛我勝過愛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門徒。」

       陶恕幾乎對每件事物都有自己的意見,在某些事上,他更是態度強硬。你可能不同意他的看法,卻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氣與坦誠。他說話詞鋒銳利,也不管是否傷了別人,不過有時,他也會因話語過分而懊悔。

       在宣道會的一次會議中,他強烈反對一項已經通過的事;他的話很重,最終他所提出的意見並未得著同意。回家後,他開始感到不安,雖然他仍認為自己的立場是對的,但卻發覺話說得太過尖酸刻薄了。這事以後,他寫了篇信息,是他有能力的著作,題目為:「徵求:勇氣加上謙卑」,其中有幾段如下:

       「剛烈的性情,是難以順服的,而更難辦的是人因著驕傲,用自己的方法來幫助神。」

       「使徒保羅是個最好的例子,他似乎有著十足的勇氣,百般忍耐的性情,和神的寬容。從他得救前的光景看來,我們可以想像得到,若沒有神的恩典,他將會成為怎樣的一個人。當他從旁幫助那些用石頭打死司提反的人以後,便四出尋找基督徒,向他們口吐威嚇兇殺的話,甚至在他得救後,對某些事物的判斷,仍是速決的。當出去傳道時,他斷然拒絕帶馬可同去,可見他對不信任之人的態度。然而歲月、患難,加上與忍耐的主日益親密的關係,似乎已改變了這個弱點。他晚年的日子,充滿了甘甜的愛,馨香的仁慈與寬容;我們也當有這樣的改變。」


讀經的經歷與認識

       陶恕認為聖經是路上的燈,能將人引進永遠的福分堙F所以每天在閱讀其他刊物以前,他總是先讀聖經。他的工作也以聖經為根基。聖經中的話語啟發人的靈,堶惟珧O載的人物,是活潑的,其中最重要的主角──耶穌基督活現在紙上,清晰而肯定,從古至今歷久不變。人若深愛並相信聖經的作者──神自己,就能得著智慧與啟示。

       他得救以後,就不停地搜集各種不同版本的聖經,不論是新譯本或新版本他都要買來看。這愛好漸漸成了他終生難除的習慣。儘管他已經歷了多次慘痛的挫折和失望,但是只要一有新譯本出版,他還是禁不住要去書店買一本。

       他多次尋找,渴望能找到一本集各版本精華於一身的聖經,能將聖經的原意明顯地表達出來,就如一個優良曬相技師之沖曬,能把底片完全表露無遺;然而事實卻不如他的理想。

       他說:「對每一本新出版的聖經,經過數天或數星期的仔細研讀,總發覺手中的不過又是一本平平無奇的譯本,只好失望牠把它推開,再回到我最喜愛且熟讀的欽定本聖經。我對堶悸甄衝隆M印刷方面的錯誤,都已相當熟悉了,因為聖經教師們,總是不厭其煩地指出這本古老譯木的錯謬之處。」

       後來,他道出了自己多年來讀經的錯誤,因他把自己下沉的靈和冷淡的心,歸咎於聖經婺僈y的本身;認為普通的言語不能清楚,充分地表達真理。所以他心媮`存著一個怪念頭,以為只有從各種不同言語,或字眼的譯本來看神的應許和命令,才能有助於信心的接受和對神的順服,其實這也是錯誤的。

       神話語的目的,是要表明得救的真理,把人帶到基督面前,使人成聖,吸引人與神交通,並教導人認識義和信。無論何人,只要用禱告的靈去研讀聖經,就算是一本最簡單但忠於原意的譯本,聖靈也能點活其中的真理,並吸引人的心歸向神;一切在乎聖靈的工作和讀經者的反應。那些正確、忠實的版本固然重要,但最好的譯本,也不能改變一個人。美麗的修辭往往使人沉迷在其中,而忽略了神的要求。一個人若無心遵行神的旨意,即便讀任何新譯本,都不能叫他堶控o著平安。

       陶恕體會到,閱讀聖經時,不應當倚靠外面的幫助。今日許多信徒讀經,總喜歡跟隨一些解經或讀經計劃之類的書籍。信徒若養成這種倚賴的習慣,把讀經變得因循、機械化,便叫聖靈無法說話。真正隨從聖靈引導來讀經的信徒,常將一些章節在神面前揣摩數日,直到話中的真理在他堶惟韖,他若在某些經節上沒有跟神辦好交涉,就不肯放棄,繼續把自己交給聖靈,讓聖靈來運行和光照。


屬靈的職事

       新約中的先知與舊約時一樣,都是在聖靈的引導下,在公開的聚會中說話。陶恕早年在芝加哥傳道時已發覺,似乎先知的油膏在他身上,他感到為神說話,是何等重要;他與使徒保羅一樣地宣告說:「神樂意將祂的兒子啟示在我心堙A叫我把祂傳於外邦人中‥‥‥。」

       故此,他以活的基督為他權柄與能力的源頭,並確信神在用他說話。既作神的出口,便以高舉基督為一切的中心。他認為高舉基督比賺得靈魂更要緊,「願你的名被尊為聖」。神的名,在這背叛的世代必須被高舉,好使神能得著祂起初原有的地位。因為神救贖的目的,是要恢復祂在人堶悼膨`的地位,叫自高的人,再俯伏在坐寶座的主腳下。

       先知以賽亞曾把罪人喻作走迷了路的羊:「各人偏行己路」。他們以自己的道路代替神的道路,乃是罪的中心,是背叛、不信、自私、己意的混合。這正是今日世人所犯的錯誤。在美國、歐洲、及至鐵幕國家,神在人心中根本無法居首位,最多也只有居第二,或第三的地位而已。

       陶恕引用法國昆蟲學家費比瑞(Fabre)的一個有趣的發現作為比喻:一群昆蟲中,只要有幾隻領先環繞瓶口而行,其它的便會盲目地跟隨;經過多日無謂的繞行,牠們就都從瓶口上掉了下來。陶恕說基要派的領袖,就像這些昆蟲。許多世紀以來,他們一直在小小的瓶口上彼此跟著走,每一個都怕會超越半步,沒有一個敢去尋找新的方向,因此只好像奴隸般地互相附和。陶恕鄭重的強調說:這全是因為他們偏離了那高深的,被聖靈充滿的生命,而這生命是與基督一同藏在神堶悸滿F結果基要派的屬靈情形日趨下坡。

       因此,陶恕覺得教會的復興,基本上是在於個人的屬靈生活。假如教會的每一份子,都能有更多的禱告、過聖潔的生活、彼此切實相愛、熱切事奉神、服事弟兄姊妹、更多追求像主,教會才有復興的盼望。他並指出,這復興不在乎多舉行幾次會議或宣傳,只要帶領的弟兄姊妹,願意絕對跟隨主,他們就能夠成為聖靈合用的器皿,帶進教會的恢復;否則,縱使有再多的聚餐與飯後交通,也是枉然的。只有常常活在信心中,不斷地禱告、順服,才能帶進真正屬靈的復興。

       另一方面,他認為傳道的組織和個別的傳教士,必須達到更高、更新的使徒標準;否則把那些腐敗、低品的福音傳講出去,徒然浪費時間和金錢。除了純正的福音,和新約的教訓,傳道者無權柄將其他別的東西帶進教會。

       他鼓勵凡相信聖經的基督徒,都不要懼怕聖靈。過分的靈恩運動,曾把不少神的子民嚇得逃離了活水的泉源。為了避免強烈的靈火,他們寧可無火;到了一個地步,甚至讓「屬靈真空」的情形出現。然而神是幫助那些屬靈飢渴信徒的,我們必須相信祂,讓祂來作工。

       對於新約時代的教會,陶恕堅持要完全根據聖經所啟示的樣式。摩西建造會幕時,神給他的藍圖,甚至連最細微的東西,都有清楚的啟示。摩西決不能改變神原初的計劃,他必須遵照神在山上所指示的樣式去建造。在此可以清楚看見,神才是那設計者,祂有主權去決定一切,是人所不能更改的。今天新約教會的原則,無論是教訓或方式,都必須按照神聖言的指示。

       原初教會作事的法則,是直接從神那婸漼的,是經過聖靈向使徒啟示的。新約所記載的一切,就是神對教會的整個藍圖,此外神沒有再加添甚麼其他的東西。任何人偏離了神的計劃,都將招致虧損;近則影響當時四周的人,遠則影響至未來,把神在地上的教會陷入邪惡堙C

       那些看似好心腸,其實卻是愚昧無知的人,常使教會受到無可言喻的破壞與虧損。這些人自以為比主耶穌更清楚神的工作,他們一連串的改良運動,大大攔阻了真理的開啟,使神聖的計劃和樣式被改至面目全非。倘若原初的使徒能回到地上的話,他們絕對認不出,這就是當日原初的教會。

       許多人不斷地把新東西帶進教會,也不理會這些東西,是否合乎聖經真理,都一律當作正統的方法和形式來接受。很快地,這些外加的東西,便與純正的真理同被認可;漸漸形成:若有人抨擊這些,便等於抨擊真理了;陶恕驚奇地指出:「福音派的信念實在奇特;一面站在真理的地位上,批評羅馬天主教不合聖經,另一面卻又容許在教會中,有許多如聖水之類無聊的宗教東西存在。」今天流行的宗教電影,便為陶恕所批評,他認為這是一個摻雜了世界的作法。


末了的話

       陶恕一生的忠心追求神,正如他在受職成為牧師時的禱告一般,他只揀選神的旨意,並忠心的為神說話。由於他的信息簡潔、有力,且切中時弊,故此被公認為二十世紀的先知。雖然在他中年時,稱許、榮譽從各方面都臨到他,但這些一點未影響他向神所存單純的心,也沒有叫他的能力受到損傷,他仍然只要神的自己;因此到了晚年,他屬靈的生命便越顯豐富。

       多年經歷神、與神交通和默想神的話語,使他成為一個更深認識神的人。就像雅各臨終時,扶著杖頭敬拜神一樣,陶恕晚年的信息,也充滿了對神的敬拜;他認為一切聚會、禱告、讚美、唱詩、見證或寫作的中心都是神自己,而這一切的高峰,乃在於對神的敬拜與讚頌。這是永世時聖徒惟一所要作的,如同啟示錄中的二十四位長老,在神面前不住的敬拜一樣。

       在這方面屬靈的經歷,可從他晚年所著《認識至聖者》(The Knowledge of The Holy)的書中看見。全書充滿了他對神各面品格的認識和經歷,以真誠敬拜者的生命表現出來,完全沒有神學八股的言論,也非以優美委婉之詞吸引人。

       他說:「神是一位有位格的神,當我們準備我們的心尋求祂時,我們對祂的認識,必因越親密就越增多。當神的榮耀藉著聖經的話,向我們堶捧茷G時,我們可能改變以前對神的信心,也許我們需要安靜且溫和地與當前教會中,盛行的拘泥原文或譯本的研經風氣斷開。」《認識至聖者》第二十三章》

       這是他對當今教會荒涼的光景,和一些信徒對神低淺的認識,所提出之惟一的救法。他心中充滿了神自己,他的負擔不再是作一個憤怒的先知,斥責這邪惡的世代;而是積極、直接地高舉神,把人領到神面前,讓神的兒女藉著聖靈的引導,對神有更深的認識和經歷,從而對神產生正確的敬拜,並學習在凡事上認識祂、經歷祂。

摘自《生命樹》


附錄 陶恕夫人的一封信

諸位親愛的同學:

       謝謝你們的愛心,以及寫信來關懷我。為了我的丈夫未能到你們中間,我常感到遺憾。我深知他比別人更曉得自己身體的疲勞和有限的能力。每當他領會回來,總是筋疲力倦。我記得有好些地方,也述及他倦累的情況,我相信他的精力,好像一條毛巾一樣都被絞乾了。我也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像他那樣經年的堅持苦幹,總有一天會耗盡他一生的精力。事實果然如此。
我盡所能的,去減輕他一點的辛勞。甚至我年逾花甲還去學駕車,並且買了一輛車子,這些錢是神答應我,專為這目的禱告以後所賜與的。因為我體會他,極需要一輛車接送他去領會。雖然如此,但每當他領會回來,還是很累地倒在床上。不久,就起來喫飯,又寫作一會,然後休息一會。進餐時很開心,看來好像很欣賞那些食物,但是過後,他從不記得他喫的是甚麼東西。
他是在午夜離世的。甚至在他臨終前的那天早上,他還喫了火腿、兩隻雞蛋、一大碗麥片、兩杯咖啡和一杯橙汁──這是他日常所需的。但當我在早上九點半,送他去醫院的時候,他又告訴醫生,他肚子又餓了。看哪!他如此消耗他的精力!因此不得不繼續增補他的體力。我確知道他的頭腦,是永遠不停止工作的,並且我相信他也不會睡得許多。

       他在書房媞峞A而且常說他根本沒有睡。然而我不能告訴你們,他日以繼夜把自己關在房內有多久?那書房就好像變成了他的聖地,而且我也相信是這樣。我很少進去,但在必要進去的時候,我總是看見他跪在那堙A聖經和筆記本子打開放在他的面前。

       我深信你們若謙卑在主的面前,祂也會使用你們如同使用我的丈夫一樣。我願為此替你們禱告。他從不停止讀神的話,並且博覽《聖徒的傳記》及《聖詩》,而他也保持與時代一同前進,從而曉得現代人真實的需要。

       當我初認識他的時候,他是一個剛得救而閱歷末深的人。我請他到我家堛漁伬唌A他對屬靈的書籍,有很渴慕的追求,並且後來,他也奉獻了他的一生給主。當時。我就知道神帶領他,並親自教導他作傳道的工作。
末了,我謝謝你們在主的愛埵p此親切的慰問。

陶恕夫人謹啟 一九六三年七月三日


信息

基督的見證人與認識基督復活的大能


       「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徒一8)

       「使我認識基督,曉得祂復活的大能,並且曉得和祂一同受苦,效法祂的死。」(腓三10)


復活是聖靈能力的根據

       若是沒有復活,就沒有聖靈的能力。復活的大能是為著認識基督,聖靈的能力是為著神的見證。認識基督意思就是認識復活的大能。認識基督復活的大能,才能認識基督。在認識基督的事上,認識祂復活的大能是主要的點。我們必須認識基督復活的大能,才真認識基督。認識基督基本的點,乃是認識基督復活的大能。這復活的大能也就是聖靈的能力。若不知道甚麼是復活的大能,就不配為主作見證。


為基督作見證的資格

       最大的問題是在乎認識基督有多少,對於聖靈的能力是容易明白的。我們不可以聖靈的充滿為目標。聖靈的充滿雖然是好的,但不該以此為目標。神的目標是基督,若認識基督,自然就有資格為基督作見證。

       為基督作見證並非講道理,不是神學知識,也不是解釋聖經。若只是按著我們所知道的,就不能為基督作見證。你認識基督復活的大能多少,就在神和人面前能宣告多少。人若是沒有經歷腓立比書三章十節,就不會有使徒行傳一章八節的見證。要先有腓立比書三章十節的經歷,才能有使徒行傳一章八節的能力。若認識基督復活的大能,基督才真成為我們的目標。你若認識復活的大能,就認識甚麼是基督,自然而然的,你就有資格作基督的見證人;同時也自然而然的得著聖靈的能力。你不必花許多的工夫去追求聖靈的能力,只要在一秒鐘內,你就有了復活的大能。


對基督需多有實際的認識

       在福建南部,有幾位青年弟兄要為主作見證。我就問他們說:「你們出來為主作見證,要對人講甚麼?你們可能對人說基督是這個是那個,基督為你們作了多少事。或者只會說一件事,就是基督作救主,以後再沒有可說的。若是如此,就沒有資格為主作見證,因為你們對基督沒有更多實際的認識。」

       不要以為有聰明,有口才,就會為主作見證。人所缺少的是神聖的生命和聖靈,只有真認識基督的人,才能使人活。不要以為一個人得救了,有聖經的知識,有口才,有好的思想,就能為基督作見證。重要的是你們在主面前有甚麼歷史。許多人說:「我所認識的基督已經都說出來了,再沒有可說的了。」這是淺薄的認識,並非基督豐富的見證。你認識基督是救主,這是對的,但你對基督的認識還有沒有更多呢?認識基督是救主,這是每個基督徒起碼的情形。我們對基督的認識應該更有長進,有更豐富、實際的經歷,如此才能供應人所沒有的。你若無更深的認識,單單解經講道理,那有甚麼用處呢?

       有一個弟兄到上海,要我為他安排站講臺,我對他說:「你的時候還沒有到。」他對我說:「你給某某三個弟兄有機會站講臺,請你也給我機會站講臺;他們能站講臺,我為麼不能呢?你可坐在那媗尼睋縑A我不會比他們講得差。」我很客氣的對他說:「你可能更聰明,口才更好,對聖經也很熟悉,人可能喜歡聽你講,但我知道你比他們缺了一件東西,就是他們在神面前對基督有更實際的認識,是你所沒有的。他們有許多實際的經歷,但你只有一點點得救的經歷,在生命上沒有更多的認識。」作主的見證人,必須建立在認識基督的根基上。你雖然能講很多,但不一定能作基督的見證人。


對認識基督需有生命上的歷史

       假定有一個牧師還沒有重生,但他已在神學院畢業了。他知道了由罪人起一直到得救的道理,但他只有得救的神學,而沒有一次確定的接受基督到心塈@救主。有一個禮拜堂請他講道,他講了一大篇得救的道理,若你在臺下聽,你覺得如何?我相信你一定盼望他快快重生得救就好了。他傳的道雖然很好,但他不能說「耶穌是我的救主」。在我們中間,不能說沒有這個危險。光講十字架的道沒有用,要在生命的經歷上認識基督的十字架,才是真認識復活的基督。不是光知道得救的道,乃是有得救的歷史;不是光知道得勝的道理,乃是有得勝的歷史;不是只講要溫柔的道、復活的道、升天的道、聖靈充滿的道,捨己的道、克己的道等等,乃是有這些生命上的經歷和歷史,這才是基督的見證人。神學家在教會中沒有多大用處。

       在教會中可能有弟兄或是姊妹從鄉間來,沒有甚麼知識,思想也不太清楚。但他知道如何凡事交托主,知道主如何作他的得勝和生命。你和他談話時,會引經解釋上下文,以及舊約許多的預表,又能講論甚麼是律法、恩典、各個時代等等。除此之外,你還有甚麼生命的經歷,甚麼屬靈的歷史對他說呢?你或者會對他說主如何三番五次的聽了你的禱告。但你在一年中的禱告,可能還不如他一天的禱告。你以為你配作主的見證人,「他不能,我能,因我有某種的眼光,他卻沒有。」我的意思並非說不要聖經的道理、通達的思想、流利的口才,我乃是說,要以認識基督為根基、為目標。你能不能講聖經中關乎血的道理,這不太要緊,重點乃在乎你有否主寶血洗淨良心虧欠的經歷;不重在能否講十字架的道,乃在乎有否將己和天然交於死地的經歷,並與主同釘十字架的經歷。

       有人問慕勒弟兄屬靈生活的祕訣,他說:「慕勒曾有一天向罪、肉體、己、天然生命,以及世界的名譽、地位、娛樂等死了。」他一面說一面的向地彎下,一直到整個人仆在地上。你若說認識基督,就不能沒有認識基督復活的大能。你若對人說背十字架的道,你能否見證在日常生活大小的事上,如何應用十字架的道?當你對人說基督復活的大能時,你有否經歷這個大能呢?你能否見證,在你天然中所沒有的,卻由復活大能而得到呢?當你天然的脾氣無法忍耐時,你曾否經歷基督是你的忍耐?若沒有生命上的經歷,就沒有資格作基督的見證人。


在死堨╞h在復活堭o回

       你能講復活的道.升天的道,但你能否超越屬地的一切事物?你有這超越的見證麼?若是沒有,你就不認識基督升天超越的實際,你對基督的經歷不夠深,就不配作基督復活的見證人。

       在上海的教會中,有許多從各地來的弟兄,以為在這媥リ@點外面的作法,回去以後就能作傳道。他們以為聚會、擘餅、受浸等等,照外面的一套來講來作,就差不多了。對聖經稍讀一點,稍領會一點,就以為知道了一切。但對於己與天然的生命,沒有在基督的死堨╞h,如此就不能作基督復活的見證人。

       約三百年前,在英國有一位有名的神學家名叫Bengal,他有一個學生讀了羅馬書,就跑到他面前說:「我從羅馬書中,已經找到了罪的道理。」Bengal正在看書,聽了這句話就跳起來,問他說:「你有沒有在自己的生活中,在自己的堶惕銗X罪來呢?」人若在自己的堶惕鉹ㄤ蛝o,只在羅馬書中找到罪的道理;自己沒有對付罪的經歷,卻對人說要恨惡罪,對付罪,不可靠著肉體,就沒有用處。你自己未曾從罪堭o著釋放,豈能帶領別人從罪堭o著釋放呢?你若講一篇道,沒有一個實際的東西打到人的堶悼h,這篇道就是空虛的,聽的人從其中一無所得。

       保羅在腓立比書說:「要認識基督復活的大能。」他不說「十字架的大能」,因為十字架是死的了結,是消極的,但復活是積極的。經過死而出來的,不是生活存在,而是復活。復活乃是經過死有所成全。你天然的生命、口才、聰明、才幹,有否經過死而復活呢?你天然的東西是父母傳給你的,你應當有一個態度,對主說:「我不用這些,我不以這些為榮耀,願意讓這些在死堨╞h,在神的手中,經過復活而又得著。」你若讓這些在死堨╞h,過了些日子,可能是三天,很希奇的,神讓你的口才又回到你的口中,智慧、才幹也回來了,卻完全和以前不同了。天然的好不是你的,你不敢再用它們,因有一個十字架隔在那堙C在死堨╞h的,如今又得著,這才是復活。如同浪子的父親說:「我的兒子死了又活了,失去又得著了。」

       我不知道有幾個基督的見證人,是曾經有過這樣死了又活了,失了又得了的經歷。經歷這樣的死活、失得的人是有福的,因為這樣才開始認識甚麼是復活。在每天的生活中,多一次的遭遇死活和得失,就能多一次的經歷死活和得失。這種經歷是循環性的。在亞當堛漲n與壞,因著基督的死都了結了;在基督的復活堙A一切都是新造的開始。這是我們該站穩的復活地位,這樣才有資格接受聖靈的能力,作基督復活的見證人。所以主告訴使徒們,不要離開耶路撒冷,不能立刻就出去作見證人。使徒們必須實際的經歷基督,才能得著聖靈的能力。

       因此,基督的見證人,要多認識基督,並祂復活的大能,要經歷在死堨╞h,在復活堣S得著。基督進入了死亡,卻是死不了,因為死亡不能拘禁祂,祂又從死亡堨X來了。凡死亡所吞不了的,就是復活的。越多經歷復活,從你身上就有極多的東西留在墳墓堙A因為天然的東西是經不得死的。一切在亞當堛漯F西,經過死就不能再活了。復活就是主的生命,經過了死再出來。今日的光景,就是多有人在天然的生命堥證基督,而少有人在認識並經歷基督復活的大能堥茖證基督。但願在我們身上,天然的生命愈過愈減去,復活的生命與大能愈過愈彰顯。求主憐憫我們,賜恩給我們。阿們!
(倪柝聲講,K.H.記錄)


主的工作,就是生命的流露,不是為主作工,乃是讓主作!(倪柝聲)


禱告


那邊


       讀經:『你們奉我的名,無論求什麼,我必成就,叫父因兒子得榮耀。』(約十四13)

       我在英國的時候,有一次遇著一位姊妹,她告訴我這一個真實的故事,就是:她一天看到一本關於禱告的書,堶惇O說:「每次這一邊有人禱告,那邊必有轉變;若有一個人在倫敦為一個在,千里外的人禱告,結果,在那邊必有事情發生;因為禱告能轉變萬事。」這位姊妹有個未信主的兄弟在遠方的印度。當她讀到這句話時,她立時就想:『那末,現在我若特別的為他禱告,那邊就有轉變嗎?不知道這本書所說的事是真實的麼?』她堶掩X主引導,就開始為她的兄弟禱告,盼望他有一天能夠信耶穌。一天過一天,她繼續不斷為他禱告;一次,她很懷疑的對自己說:『在那邊真有轉變麼?』但她心堳o回答說:『是的,那邊必有轉變,我真的想知道那邊的消息!』

       後來當她寫信給她的兄弟時,她問:『近來你有甚麼特別的事情發生?』她不告訴她的兄弟說自己為他如何禱告,她只提起了這一句話。不久,她的兄弟回信說:『有一件特別的事情發生!兩月前!我的思想突然想到耶穌基督的事,我不知道為甚麼會這樣的,因我並沒有讀甚麼書,也沒有聽甚麼人講道,更沒有參加甚麼聚會;但我明明的知道,我的思想是忽然被祂的愛所吸引而轉到祂面前的。』他是生長在基督徒的家庭堙A所以他知道的福音頂清楚,到現在他才信服主耶穌。他在信內又接著說:『我蒙主引導,已將我的心獻給主耶穌基督了。現在,當我寫信給你的時候,我已經是個基督徒了。』這位姊妹讀完這信,就計算這事發生的日期。那信說:『兩月前。』她就知道那就是她開始特別為她兄弟代禱的時候!(譯)


神是以利亞的神

       有一次,他們在鄉下傳福音,發生了一件非常奇妙的事:倪弟兄帶著六位青年弟兄到梅花村去佈道,他們住在一家中藥店堙A那年正月初七夜,他們第一次出去佈道,那堛漱H都不願意聽。第二天,同去的一位青年弟兄拉住一個鄉下人問他說:『你們到底為甚麼不要聽福音?』那鄉下人說:『我們這堛滲咫茼h了,別的神一概不能接納。我們這埵酗@位大王神,每年正月都要舉行遊行賽會,你們來得真是不巧,因為十一日就要舉行賽會了,大家都在忙著籌備,沒有時間聽你們傳講耶穌。並且這個大王,自從明朝直到現在都很靈驗;據說從清朝以來二百多年,每次出會都是天晴,沒有一次下雨。』那位青年弟兄聽了十分生氣,就說:『你看今年出會,必定下雨!』哦,這話一說:出去,不到兩個鐘頭,就傳遍了整個梅花村!於是大家紛紛議論說:『今年若是下雨,就是耶穌靈;若不下雨,就是大王靈。』這位青年弟兄返回藥店,把此事告訴大家。倪弟兄聽見了,就知道出了大事。於是大家同心迫切的禱告,在禱告中神給倪弟兄一句話,說:『神是以利亞的神。』以利亞求不下雨,雨就三年零六個月不降在地上;他又禱告,天就降下雨來。他們有了主的話,信心堅固,確信今年大王出會的時候,必定下雨。於是初九日,他們又出去傳道,並且都說,今年叫十一日必定下雨!這時全村的人都等著看這話應驗不應驗。十一日若是下雨,就證明耶穌是神;如果不下雨,就大王是神。到了十一日清早,他們的信心實在受試驗,因為太陽已經出來了,並且照在他們的床上!但他們相信,神是信實的神,並且因信而讚美;等到大王要出會時,忽然天色改變,降下雨來,越下越大。本來大王預備上午九點出會,可是那天雨從九點下到十一點還是不停。因為大王出會不可遲 過一個時辰,他們就勉強把大王抬出來了。那天下的雨實在不小,積水至二、三尺。大王剛從廟 門抬出來,抬的人就一跤跌在水堙A大王自己也跌了下去,跌斷了三個指頭,一隻手臂,連頭也扭了!因雨越下越大,不能再往前走,他們只好把大王暫時抬進一間祠堂堨h。到了中午,弟兄們求神下午天晴,可以出去佈道。結果,雨真的就停了!那天他們出去佈道,所帶的福音書籍一下子都賣光了!許多鄉下人說:『大王不是神,耶穌才是神!』主實在藉著祂的僕人顯出了奇妙的作為和榮耀。

       因為他和幾位弟兄努力的傳福音,在學校奡N有許多同學蒙恩得救;學校之外,也有許多人重生了!這些新蒙恩的人,心堣齞騿A好像新酒一樣。而當時的禮拜堂,卻是暮氣沉沉,冷冷落落。如果將這班人帶到禮拜堂堨h,那真是將新酒裝在舊皮袋堙A是非常不合適的!而且那些新蒙恩的人,他們也不願意去。為此他們就奉主名開始有聚會。(陳則信)


交通


不靠人的聰明乃靠神的恩惠


       我們作基督徒的,不能用人的智慧作人,也不能用人的手腕去做事,基督徒行事為人不能像一個政治家,用手腕、用聰明,基督徒不能這樣做。

       我們先讀兩處的聖經,第一:「我們所誇的,是自己的良心,見證我們憑著神的聖潔和誠實,在世為人,不靠人的聰明,乃靠神的恩惠,向你們更是這樣。」(林後一12)我們注意「在世為人,不靠人的聰明,乃靠神的恩惠。」

       第二:「那時,耶穌說:父阿,天地的主,我感謝你,因為你將這些事,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出來。」(太十一25)

       這媯鳩畯怓搢˙{識神的途徑。如果你想憑著你的聰明來認識神,那你就絕不能認識,因為你聰明,神就藏起來了。如果你像一個嬰孩的話,神就要向你顯明白了。認識神也好,得啟示也好,得著亮光也好,都是一樣的。回想在創世記的時候,亞當、夏娃吃了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吃了後,聰明了,能辨別善惡了,但是能不能進步呢?眼睛是明亮了,好像神一樣,但是我們知道,他們都墮落了。人不止能分別善,而且也能分別惡,你知道撒謊不對,但是你還會撒謊,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沒有生命,吃了並沒有用處,智慧只能叫人驕傲,智慧只能攔阻神的旨意。

       在使徒行傳第二十四章堸O載了兩個人,我們來比較一下,便曉得那一個是聰明的,那一個是屬靈的,在第三節堙A帖士羅說:「腓力斯大人!我們因你得以大享太平,並且這一國的弊病,因著你的先見,得以更正了,我們隨時隨地,滿心感謝不盡。」你看,這堨L一開口就是一連串的高帽子,我們碰見這種人多得很,頂聰明,說話婉轉,但是堶授礙漕瓣ㄛO好的東西,你繼續讀第四節,你看見,還是這一套,還不知道自己錯。但我們看保羅,他怎樣回答呢?他說:「我知道你在這國娷_事多年……。」(徒二十四10)說的是歷史,是有根據的,這才一個基督徒應當有的態度。在我們看來,被告的人應當多說一點巴結的話,但保羅卻不這樣,這奡N給我們看見我們在世為人應當有的基督徒之態度——不能用人的聰明。

       在四福音書埵釩雃h動腦筋的人沒有一個不被主耶穌所攔倒的,好像有一次,法利賽人打發他們的門徒去問耶穌說「納稅給該撒,可以不可以。」耶穌就向他們要了一個上稅的錢來,問他們說:「這像和這號是誰的?」他們回答說:「是該撒的」,結果耶穌就對他們說:「該撒的物當歸該撒,神的物當歸給神,他們聽見就希奇,離開祂走了。」(太二十二15-22)

       又有一次,文士和法利賽人, 帶著一個行淫時被拿的婦人來,對耶穌說:「夫子!這婦人是正行淫之時被拿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們,把這樣的婦人用石頭打死,你說該把她怎麼樣呢?」(約八3-5)他們說這話乃是要試探耶穌,要來為難耶穌,意思說如果你要遵守摩西的律法,就沒有愛,如果要愛就要違背摩西的律法,在他們想來,這可不得了,可難為這拿撒勒人耶穌了,但是主耶穌有祂的智慧,對付他們,祂對他們說:「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約八7)結果怎樣?他們從老到少一個一的都走了。

       再看,在舊約堛熄恩U,他是一個頂聰明的人,而且時常在動腦筋的,那一次,當他從巴旦亞蘭,他的母舅那埵^家去,路上他看見他的哥哥以掃來了,他心媊蓱,於是便把那與他同在的人口分作兩隊,說以掃若來擊殺一隊,剩下的那一隊還可以逃避,他把他所愛的妻子兒女都擺在後面,不愛的就都擺在前面,他一面禱告,一面運用他的聰明,他的聰明還是拿不掉,但雖然他是這樣的聰明,可是他吃的苦頭卻是不少,越是聰明,他的打擊越是大的。

       分析的頭腦、聰明的頭腦,只能攔阻你得著啟示,攔阻自己的進步,我們應付一件事,如果是在自己動腦筋,這是不行的,我們每做一件事,每說一句話,都要無依無靠地擺在神的面前,靠著祂的恩惠,這才是一個好的基督徒。聰明只能叫你驕傲,越解釋得多,越是疑惑多,人的聰明是要不得的,對於讀神的話和聽神的話,更是這樣,不能靠自己的聰明,你一聰明,神的話就變了顏色,你一聰明,神的話就向你藏起來了,聰明通達的人,得不著甚麼,啟示向他們是隱藏的。但是向著嬰孩就顯出來了,啟示也向他們顯現。所以我們每做一件事,每一次來到神面前,都應當說:「主阿!我甚麼都沒有。」實在,你若與神交通,真正的摸著神,你就會看見你甚麼都沒有。如果你禱告,把人的意思擺進去,把自己擺進去,那麼你所求的、你所作的,就有人的色彩,就有人的作為了。所以我們作基督徒的,一切都不能憑著人的智慧,只要倚靠神的恩惠。

       或者有些人說,聖經堣ㄛO叫我們要靈巧像蛇的嗎?(太十16)是的,但是他們把下面的一句「純良像鴿子」忘記了。而且這堜珓的「靈巧」是指著我們的感覺說的,為著要保護自己的,與你的心沒有關係,你的心「要純良像鴿子」。你們或要問說,做基督徒不聰明一點,豈不是被人欺負嗎?不是要吃虧嗎?

       哥林多前書說:「神的愚拙總比人智慧。」(林前一25)我們所要學習的還是要靠祂,行事為人不靠人的聰明乃靠神的恩惠,尤其今天在這一個世代中,我們更當學習,對付一件事,都不要去動我們人自己的腦筋、去用人自已的聰明和方法,我們越是想這樣作,就越是困難,用人自己的聰明是神所不喜悅的,我們在神面前要像嬰孩一樣倚靠祂、仰望祂。

       不是說一個有經歷的人,才會玩弄他的聰明,就是一個小孩子,也會玩弄他的聰明。有一次,我到一個姊妹家堨h,姊妹拿一粒福建的橄欖給她的小女兒吃,這是她從來沒有看見過的,姊妹就逗她,問她說:「這是甚麼?」那小女孩想一想就說:「我不告訴你」,你看見她是多麼的聰明:她是從來沒有見過福建的橄欖的,但她卻說我不告訴你,她想如果說:「我不知道」,這是多麼的羞恥呀,這實在是很聰明,但是這是要不得的。雅各就是這樣而吃了許多的苦頭。我們要將自己的一切都撇下,像一個剛出生的嬰孩一樣,因為世故深,天機就少,物質重人的靈就昏。你聰明通達,天機在你面前就漏掉了,人可以拿聰明來誇口,但這對基督徒來說是最忌諱的,我們所當有的是,每辦一件事都應當放下自己,一無所有地專心一意的仰望神。
羅馬書第三章說到世人都是虛謊的。今天我們要活在真的堶情A我起先不懂得「真」是從那堨X來的,後來我才明白了「真」乃是從靈堶悼X來的。所以主耶穌要人敬拜他,是要人用心靈誠實拜祂,只有靈堶悼X來的,才是真的,從頭腦堨X來的,多少時候都是假的,時常欺騙了自己也不知道。所以我們要做基督徒,要做有啟示、有亮光的基督徒,就得將自己的聰明放下,而靠神的恩惠,像嬰孩一樣地仰望祂。

【這一篇的交通,乃是從前與倪拆聲弟兄同工的李淵如姊妹在廣州的時候,與弟兄姊妹一起聚會最後一天晚上所交通的信息,時間約是在一九五二年。這是一位當時參加聚會者所留下的筆記】。


我情意留在這種情形下

       亞豐索因著為主作工,格外勞苦,健康越來越差,最後得了一種很厲害的風濕病。這病使他半身不遂,直到晚年再也不能走路,頭抬不起來,且是歪的,下顎垂在胸前,時有痛楚;雖在這種痛苦情形之下,內心卻很安然。他說:『主願意如此,讚美主的名。如果祂願意,我願意在這種情形之下,直到我臨終。』他又說:『讚美主!賜我這點禮物。我雖自頭至腳完全成了殘廢,且受各種痛苦,但我感謝我主,賞賜我這十字架,我深知這病是個憑據,是主願意使我像祂。』(亞豐索)


拾珍


羔羊的靈

       他(倪柝聲弟兄)常遭受毀謗,被人誤會。有一次我在上海,聽見好些弟兄姊妹議論他的事情,都是說他不對。我聽見了也認為是不對的,以為我們的弟兄不應該這樣。但大家都在背後說,不敢去當面告訴他。在那時候,我很遵守馬太福音第十八章的教訓,知道弟兄錯了,就要趁著他一人和我在一起的時候,當面指出他的錯來。我這個愚昧的人就到他家堨h了,當面指著他的錯說,許多人都說你如此如此。等我講完了,他很簡單的解說幾句。始知事情與人所毀謗的話完全相反!那時我又怪他,既是這樣,你為甚麼不說呢?我帶著責備的口氣來問他,為甚麼你不解釋一下呢?他很嚴肅的對我說:『我如果去解釋的話,我就沒有十字架了!』我一聽見這句話,好像有一個大光忽然把我照了一下,我就滿面羞慚地回去了!我以為要去幫助他,結果反而得了他的幫助。

       他不只在背後被人毀謗,誤會和批評,有時也被人當面責罵。他有一次在北平,一位弟兄就當面對付他,差不多有三個鐘頭之久,一直的責罵他。但我們的弟兄沒有申訴,也沒有辯論,連一句話都不說,只是點點頭,有時候笑一笑。在坐的有另外一位弟兄,就是徐仲潔弟兄,他看見我們弟兄的態度,三個鐘頭受責罵,一點都沒有還口,非常受感動。本來徐仲潔弟兄也是贊成那位弟兄的,但從那一天起,他就轉過來與倪弟兄同工了。這樣的事情,不只有一次.可說是常常有的。我們的弟兄不為自己講理由,小為自己申辯,不為自己說話,不為自己表白,默默的接受別人的苦待,實在表現了羔羊的靈。(陳則信)


屬靈的度量

       他(倪柝聲弟兄)有一個很大的度量,在他一生之中,不知道受過多少人的頂撞,但他都能饒恕,從來不計算人的惡。從前為著生化藥廠的事,許多人反對他,在背後批評他、毀謗他、或是當面頂撞他,但在他恢復職事的時候,他都赦免。向他認罪的,固然赦免;就是沒有向他認罪的,他也赦免。有一位同工,現在也為主殉道了,就是張愚之弟兄,當倪弟兄去經營生化藥廠的時候,張弟兄反對得很厲害。但當倪弟兄恢復職事時,張弟兄看見自己的錯,向他認罪,他全都饒恕了;不只饒恕,並且他和張弟兄一同事奉主,在上海末了的幾年,張弟兄成了他最好的一位同工。他赦免人到一個地步,就如詩歌堜珨〞滿G『一若毫無其事發生似的。』神怎樣赦免我們,他也怎樣赦免那些得罪他的人。由於他度量的寬宏,所以能包容一切與他不相同的人,也能包容許多反對他的人。他實在是被神擴充過,具有寬廣的度量,因此他也能帶領那麼多弟兄姊妹往前去。(陳則信)


可咒詛的名

       他(倪柝聲弟兄)也是一個不求名的人,除非為著責任的關係,在文字上才寫他的筆名。只要能避免的,他都盡力避免;只要能隱藏的,他總是盡量隱藏。他不願意出名,雖然他不願意給人知道,但卻是人所共知的。有一次,我在杭州參加特別聚會,他在同工聚會中說:『我實在羞辱你們,因為許多公會的人,都說你們是倪柝聲派。這『倪柝聲』三個字,加在你們身上』。他立刻就轉了一個口氣,並且很厲害地說:「『倪柝聲』這三個名字,是可咒詛的!」他恨惡自己的名字。我們有主耶穌的名字就夠了!一個人既不求名,也不求利,在世界上來說,是相當不錯的;就是在屬靈的境界堙A這樣的人也是非常難得的。(陳則信)


不盈利不傳名

       亞豐索常常寫書,作傳道的工作,一共出版了一百一十一種書,他寫這些書的目的,完全是為榮耀主和救人的靈魂,絕無怨利的意思。有一次,有人建議,賣書之時應賺點錢。他立刻答覆說:『我不是商人,不要賺錢.我賣這些書,非為賺錢,乃是償還我的負擔,完成我的任務。』又有人建議,要把他的相片印在書上,他很生氣的回覆說:『把我的相片印在書上,別提這個,這對本書不大合適;因為這書是為叫人認識神,愛神,何須叫人看見作者的樣貌,況且我又不要傳名。』(亞豐索)


耶穌的見證人

       他(史百克弟兄)是為基督異象持守耶穌見證的人。他沒有自己的教會;沒有自己的工作;他也不願為他的文字高抬甚麼地位。他說:『我死了,我辦的《見證報》也要一起埋葬掉。以後有人接續,不要用原來的名稱。我在世活著,主託付我辦這一個文字的供應;我死了,別人有負擔的話,不必繼承我。』在這一小點他都惟恐玷污了耶穌的見證。(徐爾建)


木屑或是麵包

       如果你丟一些木屑在地上,鳥兒們不會太注意;可是,如果你撒一些麵包碎片在地上,你會發現,牠們很快飛下來把麵包一掃而光。
神真實的兒女能辨別何者為木屑;何者為砲]。許多掛名的基督徒以世界的木屑為生,而不是從天上降下的麵包得著滋養。除了永生神的真道以外,沒有一樣東西能滿足靈魂的飢渴。 (慕迪)

 

Top